漫谈潘玉良裸体画的精神层面
作者 :  朱 瑜

  摘要:潘玉良作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成就突出的女画家,有着坎坷的人生遭遇,但也是富于传奇般色彩的人物,由于她异常的人生使其艺术的造诣有着脱俗的雅致和超凡的纯正,更是她精神世界对艺术的诠释。
  关键词:潘玉良;裸体画;女性画家;精神世界
  中图分类号:J20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5-5312(2010)10-0016-01
  
  潘玉良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成就突出的女画家,作为任何一名女性画者,应该很容易就能从她的画作中找出女性所特有的共鸣,当然她的艺术成就和她坎坷的际遇有着密切的关系。
  她原名陈秀清,后改名张玉良。1895年6月14日 生于江苏扬州,她出生那年,父亲病故,8岁时母亲又撒手人寰。13岁时她被赌棍的舅父骗到芜湖,卖给了妓院当烧火丫头,幸遇芜湖盐督潘赞化相救,并且替玉良赎身,跳出火炕娶为小妾,玉良为表感激之情,遂将潘字冠以名前,改名潘玉良,证婚人是陈独秀。
  婚后潘氏夫妇寓居上海,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色彩学教授洪野先生为邻。家务之余,潘玉良开始读书识字,并随洪教授学习绘画。潘玉良天资聪慧,毅力过人,进步飞速。1918年,在当时上海美专,从朱屹瞻、王济远学习油画。
  对女性艺术家而言最具体最对象化的自恋是自己身体。由于接受了社会与文明为自己设置被“欣赏”的角色,女性往往会自我欣赏,而最具有欣赏价值的便是自己的身体,但潘玉良生活在如此封闭的社会,是在没有机会描摹别人的情况下才会对着镜子画自画像,可见她对女性身体所具有的独特的美感的追求。
  在《观猫女人体》,《披花巾女人体》和《女人体》中,潘玉良先用细腻流畅的线条勾勒出典雅素静的女裸体,然后用淡彩点染出人体的结构和质感,背景部分运用点彩和交错的短线来制造层次,成功地将中国的笔墨精神和西画的实体质感巧妙地融入她的彩墨画中,呈现出既秀美灵逸又坚实饱满的极富独创性和个性化的审美情趣。在她的人体绘画中不难看到,她刻意突出甚至是夸张地表现女人的臀部、大腿,甚至还有一些男性艺术家很少表现的大跨度人体动作。潘玉良的画法似在通过对女性生育崇拜似的造型来强调女性的尊严,可以说,她的女人体作品是将女性作为类似史前艺术中母神的形象来展现的。
  《醉》是一幅看似贪杯好色的享乐图,画中似乎有着某些回忆的阴影。穿着蓝色唐装的中年男子膝盖上坐着一位似醉未醉、穿着小凤仙装的女子,三位侍者以不同的角度和姿态呈现于画中,几双小猫与小狗将画面装点得更加热闹。这幅画的题材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潘玉良崎岖的人生,能够想象曾经的玉良在妓院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每天面对的都是怎样的画面,只有真正经历过这样生活的人才能画出如此毫不做作的场景。
  命运有时确实对每个人是不公平的,就像你无法掌控自己的出生,但人应该学会改变,改变自己不济的人生,当你越是泥足深陷时,只要能够保持内心的那一方净土,相信污浊就不会沾染到你的衣襟,而玉良便是这样从淤泥中爬出来的坚强的女人。
  青楼出身的潘玉良这一生对潘赞化都是感激的,从一个青楼女子到学生、画家、教授,这一切都离不开潘赞化的支持。潘玉良为报恩情,改他的姓、为他忍辱负重,在后半生旅居法国的近40年时间里,再未恋爱。在她去世时,人们发现她贴身保存的两件物品,一只镶有她和潘赞化照片的项链挂盒,一个是潘赞化送她的怀表。
  但同样赋予潘玉良新生的就是艺术。她对潘玉良生命的改变更为深刻。她是在潘赞化的支持下才有了她的艺术人生,她曾因为过去是青楼女子,而被校办拒收,但也因她才华的横溢而被录取,对于潘玉良而言,那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她自己说:“不止一次地从梦中笑醒。”
  那段时期也是潘玉良执着于描绘女性人体的开始。 开风气之先的上海美专是中国第一个使用人体模特教学的地方,但迫于社会压力学校曾一度停止使用人体模特,而潘玉良因为她的身世则面对着更多的流言蜚语。但她并未因此停止,她趁丈夫不在家时对着镜子画自己、跑到女澡堂偷偷写生。在毕业展览上,她展出的多幅人体画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什么是人体?也许正是早年的人生经历让潘玉良对女性人体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受与认知,青楼女子是为满足男性欲望而存在的,身体只是男人发泄的工具,人变而为工具,人生的意义可想而知。但绘画让潘玉良在人生的暗无边际中发现了光的存在――身体竟然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富于生命力的造物,这让曾对自己怀疑和鄙弃的潘玉良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新的渴望。这种发现对潘玉良而言是意义重大的,让她感激且珍惜,她用自己的一生去巩固、创造、传播她发现的美丽。
  潘玉良就是这样用一生的时间去诠释自己的艺术,她的每一幅人体画作都透着清彻的气息,可见她的心智早已不是当年妓院的烧火丫头,而是纯如青莲的艺术家,可能是际遇造就了她所拥有的艺术气质,但也同样是她内心的纯洁造就了这位令人敬佩的女性画家。
  
  参考文献:
  [1]朱伯雄、陈瑞林.中国西画五十年1898-1949[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