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词 “Behind”一词多义的认知研究
作者 :  王红丹

  摘要:认知语义学用意象图式及其隐喻, 转喻引申来说明一个词语相互关联的多个义项之间的关系, 较好地解释了多义现象. 本文通过对“behind”一词多义从认知角度的分析,得知这些意义虽不相同但又密切联系,构成一个非常复杂的意义体系。
  关键词:意象图式;射体;界标;投射;隐喻
  中图分类号:H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0)10-0030-02
  
  一、引言
  一词多义一直是语言学研究的现象之一。传统语言学对词义的研究主要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词义的变化。例如,历史比较语言学研究的重点则在对词义变化的类型,词义变化的原因的探究;结构主义语言学对词汇意义的研究更强调处于共时关系中词与词之间的意义关系,如同义词、反义词、上下义词等等。与传统语言学不同的是,认知语言学的词义研究更加注重认知方式和认知过程对词义构成和词义变化的影响。本文主要从认知的角度,通过实例对“behind”的词义作一些分析。
  二、理论基础
  (一)意象图示
  “意象”是指人在某物不在场时但在心智中还能想象得出该物的形象。这是在没有外界具体实物刺激输入的情况下,人在心智中依旧能够获得其印象的一种认知能力。例如,在合上眼睛后依然能想象出某一场景,在寂静时心中尚能回荡激越的交响乐等(Langacker,1987)。 “意象图式”是在对事物之间基本关系的认知的基础上所构成的认知结构,事人类经验和理解中一种联系抽象关系和具体意象的组织结构,是反复出现的对知识的组织形式,是理解和认知更复杂概念的基本结构,人的经验和知识是建立在这些基本结构和关系之上的。
  意象图式的形成有其生理和物质基础。首先人的身体是一个三维容器,人们吃饭、喝水、呼吸新鲜空气是“吃进”“吸入”,人们住、行,“坐在椅子上”、“走出房间”。由于人体的特点和地球的引力,人们与外部世界首先形成一种空间关系(spatial relations )。我们与外部世界的这种关系的相互作用经过多次反复,就会在大脑中形成一定的意象图式。意象图式不是具体的形象,而是抽象的认知结构。它已脱离了具体的,丰富的形象,而是一种只包含少数构成成分和简单关系的结构,是非命题的抽象结构。如容器图式(container schema)的基本构成要素是:里(interior)、外(exterior)、边界(boundery). 人们从空间结构获得了这种图式,又将它用于对世界其他经验的建设。即将其他的非容器的事物,状态也看作是容器,并依此来认知和描述。
  人的经验中具有多种意象图式:
  部分――整体图式(the part-whole schema)。
  生理基础:人本身以及其他物体是由部分组成的整体
  构成要素:整体、部分、构造。
  连接图式(the link schema)。
  生理基础:人的第一连接物是脐带。
  构成要素:两个实体,一个连接关系。
  中心――边缘图式(the center-periphery schema)。
  生理基础:人体具有中心(躯体和内脏器官)和边缘(手指、脚指、头发等);同样,树和植物具有树干、树枝、树叶。
  构成要素:实体、边缘。
  起点――路径――目标图式(the source-path-goal schema)。
  生理基础:当物体从一个地点移到另一地点时,一定有起点、终点和路径。
  构成要素:起点、终点、路径、方向。
  其它还有上――下图式(up-down schema),前――后图式(front-back schema), 线性图式(linear order schema), 力图式(force schema)。
  Johnson总结了意象图式的基本特点如下:
  (1)意象图式决定我们的经验结构;
  (2)意象图式具有完形结构,在我们的经验和认知中是具有意义的同一的整体;
  (3)存在将意象图式投射到抽象域的隐喻概念;
  (4) 所以, 隐喻不是任意的, 而是源于日常经验的结构。
  (二)认知模式
  认知模式是人与外部世界互动的基础上形成的认知方式,即对我们的知识进行组织和表征的方式,不是客观存在的,而是人类创造的. 认知模式有四种, 根据结构原则的不同,可分为下列类型:
  命题模式: 表明概念及概念之间关系的知识结构属于命题模式, 如一个描述关于”火”的知识的命题模式包括”火是危险的”这一命题.这些知识包括对特定对象的成分, 属性及其之间关系的认知, 数个认知域中的知识形成知识网络。 人类一部分知识是以命题形式存在的,这也是以前的语言学研究最多的。
  意象图式模式: 所有意象图式都涉及空间结构, 所以凡是涉及到形状, 移动, 空间关系的知识是以此模式储存的。
  隐喻模式: 一个命题或意象图式模式从某一认知域投射到另一认知域的相应结构上就形成隐喻模式. 隐喻模式用来对抽象事物的概念化, 理解和推理。
  转喻模式: 在上述某种或多种模式基础上, 使其中某个成分与另一成分发生联系,如在一个表示部分―整体的图式模式中,使一个部分转到整体的功能, 从而使部分能够代表整体, 这就形成了转喻模式。
  三、“behind”一词多义的认知分析
  认知语义学用意象图式及其隐喻, 转喻引申来说明一个词语相互关联的多个义项之间的关系, 较好地解释了多义现象. 认知语义学认为人类空间概念是最基本的概念,这是因为人类思维源于人的身体本质, 躯体经验和生活环境的自然状况,再此基础上形成了人类基本的意象图式, 空间隐喻( spatial metaphor) 是以空间概念为始发域( source domain ) 向其他认知域或目标域( target domain) 进行映射(map ) 进而获得引申和抽象意义的认知过程。对空间隐喻模式的认知分析指解构基本概念上的空间性状和隐喻概念上的引申意义, 这是因为空间隐喻已把空间关系和性状投射到非空间的关系和性状上。隐喻不仅能使抽象和未知的概念具体和熟知, 而且能启迪读者的想象力, 在不相容的事物之间建立起一种相互的关联。 在经过隐喻和转喻模式, 物理空间概念被影射到其它抽象的概念结构中去, 于是,其它本无空间内容的概念也被赋予了一种空间结构, 一个词的意义具有了用于不同的认知域的不同的而又有联系的义项. “behind” 一词也由空间概念产生出其它比喻意义:
  例如:
  (1) He sat behind me.
  (2) Dole was behind Clinton in the polls.
  (3)He was hiding behind the hedge.
  (4) What is the reality behind its facade ?
  (5)I’m right behind you in your application.
  (6) We left our wounded friends behind us.
  (7)The train was ten minutes behind time.
  (8)We have left the worst behind us.
  (9) His apprenticeship was behind him.
  在认知语言学中,如果某个客体处在相对于另一个客体的位置,或向后者移动, 那么前者就叫“射体”(trajector),后者为“界标”(landmark). 射体移动的线路为“路径”(path)。在一般情境之下,射体与界标是主副关系,射体是主题,界标是衬托。射体具有鲜明,完整地形象,更易于被感知,而且比界标突出。如The ball is under the table.“射体”为the ball,“界标”为the table.
  前――后概念方位是以参考点立足于一个水平面时所指的水平方位。前――后概念同样源于人类的自身经验。在正常情况下, 人移动时, 方向跟面部所朝的方向一致, 与其他客体接触时也通常面对着客体。特别是当说话者在参照物没有自身方位特征时, 说话人采用的是这种面向的策略, 即使用前――后概念方位词。汉语的“前”、“后”和英语的“before”、“after”、“ahead”、“behind”都体现了前――后图式。前后图式表现为射体沿路径与界标同向, 同时处于移动状态, 一前一后或射体界标同时处于静止状态,一前一后。
  如1)中表示“射体”he位于“界标”me的后方, 表示的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空间关系,是“behind”的原型意义。通过隐喻从空间域投射到其它抽象的领域,其隐喻意义为: Abstract competition is a race。2)中的意义为“落后于”。“behind ”的另一中心空间词义经常用来描写由某一界标隐藏某一实体的情景,如3)。 其隐喻意义体现出: Seeing is knowing. ( I see = I understand) ;Not seeing is not knowing. ( I don’t see what you mean) 。通过这样的分析,产生出behind 在这一空间意义上的另一种比喻:背后的,不是表面的,如4)。 Behind在这一空间意义上的第二种比喻意义建立在某人被别人支持的情景中,其隐喻意义为: Abstract support is backing up,如5)。抛开实体与界标的系,behind 的第三个主要空间意义通常与我们的背部有关系,如6)。例7)是由空间域向时间域的投射。时间概念的线性模式之一是时间沿着横向坐标运动, 因此时间概念就有了前――后的方向。前――后概念隐喻时间意义时, 主要有两种用法。如果以某一时间为参照点, 则早于该时点为“前”, 晚于该时点为“后”。这种隐喻方式是把时间的发展看作一根轴线, 这根轴线有自己的方向, 有“前”和“后”之分。晚于某一时间为behind。前――后概念隐喻时间的另一种隐喻方式是以观察者所处的时点(现在) 为参照点, 则未来在观察者前方, 过去在观察者后方,如8)、9)。根据以上分析,现将behind词义归纳如下:
  (1)到、在…的后面、背后(适用于一切原型的空间意义);
  (2)落后于,不如;
  (3)迟于;
  (4)支持;
  (5)对…来说以成为过去。
  四、结论
  通过以上对behind一词多义的分析可知,behind一词可以表达许多不同的意义,这些用法虽不相同但又密切联系,构成一个非常复杂的意义体系,其一词多义性显而易见, 同时也证明了认知语言学的观点:介词的使用具有严密的组织性,是英语中最具一词多义性的词类。
  
  参考书目:
  [1]F.Ungerer & H.J. SchmidAn Introduction To Cognitive Linguistics.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年版.
  [2]John R. Taylor., 1995. Linguistic Categorization: Prototypes in Linguistic Theory [M]. Oxford: Clarendon Press.
  [3]Langacker , Ronald W. Functions of Cognitive Grammer : Theoretical prerequisites [M] . Stanford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7.
  [4]蓝纯.从认知角度看汉语和英语的空间隐喻[M].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4年版.
  [5]赵艳芳.认知语言学概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6]束定芳.认知语义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