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在墨西哥圆一个中医梦
作者 :  曾平 安薪竹

  我们走进墨西哥城中心的一家中医诊所,不由被一幕场景所吸引――一位中年墨西哥妇女从诊室走出来,满含热泪,边走边说:“天使医师、魔术师的手。”
  原来她在一年前因车祸撞伤了右肩,虽没骨折,但却造成严重软组织挫伤。经治疗虽伤愈肿消,但肩关节活动严重障碍,右上肢不能上举,洗脸梳头困难,只能用左手。多方治疗无效,听朋友介绍,中国医师宋钦福有绝活,许多坐骨神经痛、颈椎病、腰椎间盘脱出、关节病等疑难病症,往往能手到病除。她今天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前来一试,没想到经宋钦福和李美虹医师用一根细小针刀刺入肩部剥了几下,又在左小腿上和右胳膊上扎了几支针,捻了几下,她的胳膊竟奇迹般地举了起来,她边讲述边不停地举着胳膊让我们看,临上车时还不停地叨念着“中医真神”。
  来自大洋彼岸的中医大夫
  宋钦福1965年入伍从医,毕业于军医学校,在新疆医学院及友谊医院进修学习心脏内科2年,后又考入新疆中医针灸专科学校和长春中医学院学习中医8年,是一位既有医学理论又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中西医高级医师。
  他热爱中医事业,过去军队医院是以西医为主,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任某驻军医院医务处主任时就在军队医疗杂志上发表了《关于驻军医院开展中医工作的意见》的论文,极力倡导军队医院重视中医,开展中医工作。
  1988年他转业到烟台工作,当时政策规定,军队团职以上干部转业可以挑选单位,烟台市有设备先进、技术雄厚的西医医院他不去,反而挑选了当时条件较差的中医医院,担任医务科科长。他重视人才培养,带头搞科研,8年问他带领医院科研组同全国其他医院一起进行了14种新中成药的临床观察研究,并都通过了国家鉴定。
  他擅长用中西医诊治疑难杂病,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文20多篇。并获山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其业绩被收编入《烟台科技指南》、《中国当代医药名人》、《中国当代医药界名人录》等著作中。是当时烟台地区较有影响的医疗专家之一。
  1997年,宋钦福正值事业的鼎盛时期,他从山东烟台中医院应聘到墨西哥麒麟康复中心行医和讲学,1999年被墨西哥自治大学继续教育中心聘任为中医针灸顾问,并担任中医针灸教学工作至今。10多年来,他兢兢业业,认真执教,―直是该校中医针灸专业最具影响力的教师。
  他一贯主张外国中医教育要正规化,十分重视中医基础理论教育,教学生动活泼,能根据外国教学特点,注重启发式教学,并尽量引用现代科学知识讲解深奥难懂的中医理论,深入浅出,深受学生欢迎。
  中国教师和外国学员
  那天,我们到了卡宾构大学采访,尽管是星期天,教室里仍坐满了人。
  学生中不仅有来自墨西哥各地,也有德国、法国、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中国台湾等远道慕名而来的求学者。学员年龄参差不齐,有20多岁的年轻人,也有年过60的老者。有从事医疗工作的医师、护师,也有少量药师、化学工程师,甚至还有从事植物、花卉研究的学者。
  我们好奇地询问几位中国台湾籍学员:“你们为什么不在台湾或大陆学中医,而来墨西哥学?”他们说:“我们是慕名而来的,因宋老师教学严谨,从不保守,能用中西医两种理论讲课,易懂易学。”一位化学工程师告诉记者,他们学中医针灸不是为了当一名针灸师,而是喜欢中医,更重要的是让神奇的中医针灸为自己及家人的养生保健服务。
  宋钦福医技精湛,医德高尚,不重金钱,服务热情,每当有患者支付诊疗费有困难时,他都爽快地给予减或免,学生都亲切地称他“傻医师”。他在大学讲课10多年,工资从未增加,有人心疼地劝他,“你60多岁了,每天讲8个小时课,拿那么点钱,比看病少收入很多,又很累,快别干了。”他总是笑一笑回答:“我讲课不是为了钱,而是传播中医,服务患者。”
  针刀医学是新兴的一门中西医结合新医学,为能让针刀医学尽快走向世界各国,2001年他利用回国休假之机,参加了中国中医研究院举办的针刀学习班,回墨西哥后根据国外实际,摸索研究出能被国外医疗法规所许可的一套简便操做方法,成熟后多次办班推广并与李美虹带领学员组织成立了墨西哥针刀学会,多次组团到中国参观学习。2010年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国际针刀学术交流大会上,宋钦福荣获“2010年十大针刀特殊成就大奖”,并被推荐为“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针刀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宋钦福告诉记者,他能在墨西哥推广传授中医针灸,离不开李美虹的参与和帮助。
  师徒合作相得益彰
  李美虹出生于中国台湾,14岁随父母亲移民拉美30多年,父母都热爱中医,常用针灸帮人治疗病疾。李美虹自幼受父母影响,立志当一名医师,虽然她大学选修了建筑专业,并成为一名建筑师,但她始终未放弃学医之梦,1997年经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馆推荐,开始跟随宋钦福学医,成为宋钦福的得意门生。
  她学习刻苦,聪明勤奋,是卡宾构自治大学中医针灸专科第一届学员,现今已15届了,她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毕业后留校任教。她曾到中国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望京医院、北京军区总院、北京针刀总院、天津中医院、烟台中医院等地进修、学习,医技长进很快。目前又在美国攻读中医博士学位。
  李美虹除有系统、扎实的中医知识外,因她精通中文、西文、英文等多种语言,―直担任宋钦福的医学翻释,宋钦福的所有讲义、文稿,如中医基础、中医诊断、针灸学、特种针法学、针刀医学、中药学、成人推拿、小儿推拿等等,皆由她释成西文,这些讲义和材料已在墨西哥广为流传和使用。可以说,由于有李美虹的帮助,使他们对墨西哥的中医针灸事业和教学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宋钦福和李美虹认为,墨西哥是中南美洲地区针灸发展较好的国家,墨西哥针灸协会目前大约有5万多会员,中医针灸教育也较普遍,如墨西哥州就有一所规模较大的公办中医针灸5年制大学,学生超千名。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墨西哥理工大学、卡宾构自治大学都开设了中医针灸专业,一些私人中医针灸学院、学校就更多了。但教学质量高低不一,高水平的中医教师不足,有能力的中国教师更少。在课程设置上,缺少规范的教学体系和制度。因此,宋钦福和李美虹10多年来―直致力于推广中医针灸教育正规化工作。
  2002年,墨西哥国家卫生部针灸条例下发,这是墨西哥政府制定的第一个针灸疗法条例,它的正式发表意味着针灸疗法在墨西哥合法化。在同一时间,他俩撰写了《加强中医针灸教育规范化》的文章在报上发表,呼吁针灸教育需要改革和提高。在各种针灸学术会议上,他们也经常呼吁要重视中医基础理论教育学习。他们觉得,自己有责任推动墨西哥中医教育的发展。
  办一所正宗的中医大学,是他们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梦!
  2007年,宋钦福和李美虹多方奔走,注册了“墨西哥中医药大学”,他们计划办一所集教学、医疗、科研、制药为一体的新型大学。
  在课程设置上按《世界中医学教育标准》执行,引入中国中医药大学正规教学体系,招聘高水平的教师讲学,把墨西哥的中医教育提高到新的水平。
  目前宋钦福、李美虹又应聘在墨西哥州立针灸大学提高班授课,学员为针灸5年制本科毕业后的针灸医师和在职中医针灸教师,目的是培养一批较高水平的中医针灸人才。
  宋钦福、李美虹在墨西哥办一所具有中国特色、地地道道的中医大学的愿望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但要办一所大学谈何容易,前方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难以预料的困难需要面对,然而有志者事竞成,我们相信中医事业必能在墨西哥进一步发扬光大!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