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永远的父亲
作者 :  刘丽佳

  辅导教师:何素雯
  生活像一个戴着面纱的人,如果你有一双善于捕捉的眼睛,你会发现微笑背后不一定是友好,冷醋背后不一定是漠不关心。
  ――题记
  老爸,您真好
  曾几何时,我依偎在您的怀里甜甜的叫您一声"爸爸",然后边撒娇边要您给我讲故事;曾几何时,我要您背着我再背上我的书包带我去上学;曾几何时,我要您做我和木马,让我在您的背上尽情的玩耍。对于这些,您的回复便是一个憨厚的微笑和"百依百顺"。
  想起儿时快乐的生活,我真想说:老爸,您真好。
  老爸,您变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您渐渐老去,岁月的犁在您的脸上划下了一道道沟壑,岁月的染发剂把您的青丝染成了白发。渐渐地、渐渐地,您变得沉默寡言,但永不变更的是您忙里忙外的操持这个家。当我满怀喜悦地拨通您的电话,您总是硬邦邦的说一句:好好学习。当我告诉您我好想您时,你却恶狠狠的说:想什么想,这么大的孩子了成天想家,成何体统。然后便挂上了电话,老爸,您知道吗?在电话的这头一个很无助的小女孩抱着电话,早已哭得天昏地暗。您怎么不理解我对家的牵挂?
  对于这些,我真想说:老爸,您变了。
  老爸,对不起
  对于您的严厉,我开始憎恶,于是我便找了一条"捷径":尽量不和您说话。当我回到家,您用严厉的声音问我的学习状况时,我总是冷漠地回答一句不知道。您问我的其他问题,我只有一个回答:I don't know。这样,我们便开始打冷战,饭桌上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电视机前没有了往日的"高谈阔论",有的只是冷战时的硝烟气息。
  那天晚上月色很柔,爸爸又出去了,我和妈妈在家,饭桌上,妈妈告诉我那次在电话里的话是爸爸故意设计的,是为了锻炼我的自立能力,妈妈还告诉我爸爸经常打电话给我们老师问我的情况……听着听着,我对爸爸的一切怨恨都消失了,有的只是懊悔,眼泪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我在心里默念着:父亲,永远的父亲。
  很晚,很晚,爸爸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我泡了一杯茶向爸爸走去……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