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动物.乌干达
作者 : 未知

     走近一看,这非洲野牛身躯高大,两只粗长的角向内弯曲。令人惊奇的是,它们不仅没有逃跑,反而大模大样地朝我们走来。   到乌干达不久,当地的朋友们告诉我们,乌干达的西部有一个举世闻名的天然动物园,那里有许多珍贵的野生动物。时逢阳春二月,我们休息3天,便在一位乌干达朋友的陪同下驱车前往。天蒙蒙亮时,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出发。越野车在宽阔的柏油路上行驶了150公里后,驶入一条狭窄的泥土路。路面坑坑洼洼,越野车像一只小甲壳虫,摇摇晃晃地向前爬行。路旁是高低起伏的丘陵,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一幢幢简陋的农舍散落其间,百鸟争鸣,彩蝶纷飞。枝繁叶茂、婀娜多姿的凤凰树正绽放着火焰般的花朵;树干挺拔的椰子树和棕榈树向人们展示了赤道之国的迷人风光。
  日已偏斜,越往前路况越差,路旁的村庄、农舍也渐渐地少了。下午4时左右开始进入“荒原地带”,郁郁葱葱的丛林消失了,一望无际的红壤丘陵上长满了高高的野草和一片片的灌木丛,各种鸟类在空中飞旋,偶尔传来野兽的叫声。整整两个多小时没有见到一幢农舍,没有碰到一个行人,这预示着离西部天然动物园不远了。
  其实,这里已没有“公路”了,只是沿着旅游者的车轮压出来的“草原便道”慢慢地向前行驶。过了一会儿,草原中跃出几只非洲羚羊,行动非常敏捷,头上那对弯弯的长角特别可爱。接着又见到了非洲野猪群,它们圆滚滚的身躯,浅棕色的皮肤上长着稀稀拉拉的长毛,脖子后面的棕毛竖立起来,双眼突出,弯弯的长齿伸出嘴外,凶相毕露。成群的非洲野猪黑压压一大片,有体重四五百公斤的大野猪,也有出世不久嗷嗷待哺的小野猪,令人大开眼界。
  太阳躲入地平线,天慢慢地暗了下来。直到晚上8时许才发现黑沉沉的荒野里有时现时隐的灯光。
  “快要到了!”大家欢呼起来。十几分钟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乌干达西部天然动物园。
  透过夜幕,隐隐约约看见有四五幢矮矮的平房,这是天然动物园的管理机构和旅馆。几个乌干达姑娘热情地将我们迎进中间一幢房子的接待厅。这是一个可以容纳数十人的大厅,在入口处的两侧耸立着一对特大的象牙,它晶莹如玉,粗略一量约有2.3米长,实属稀世珍品。乌干达朋友告诉我们,乌干达人视这对象牙为国宝,虽几经战乱,仍完整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不知是兴奋还是疲劳,奔波了一天竟毫无睡意。窗外传来了野兽的叫声,而且越来越高,就像是成群的野兽在窗外打转转,不禁使人毛骨悚然。
  “外面的野兽闹得这么凶,不会闯入室内来吗?”
  
  “哈哈!”服务员见我们担惊受怕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不会,绝对不会。在大自然里动物与人友好相处,这些动物在野地觅食。况且,我们这里没有凶猛的动物,放心睡大觉好了!”听了这番话,我们才放下心来,在野兽的叫声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这赤道高原的清晨凉风习习,颇有几分凉意,幸好我们都带来了备用的衣服。我们朝着昨晚来时的方向漫步1公里左右,见一块空地上竖着一对象牙雕塑,中间横放一块黑色木牌,上面写着:“请注意保护野生动物,这是大自然的恩赐!”木牌前方的地上长着一丛刺梅,点点绿叶中绽开着红艳艳的小花,它能耐旱连续6个月,是一种生命力非常强的热带植物。早晨6时整,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升起,衬托得天际灿烂一片,流金溢彩。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只有鸟儿的鸣叫;没有风驰电掣的汽车,只有婆娑的树影和绿叶的沙沙声……
  早饭后,越野车向草原的纵深进发。西部天然动物园有数百平方公里,有上百种野生动物,海拔1000多米,气候凉爽,非常适宜动植物的生长。
  越野车在野草和灌木丛中摇摇晃晃地行驶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偶尔见到一些野兔外,竟未遇见成群的野生动物,连大象的影子也没见到,大家有些急不可耐了。
  “别急,这个动物园里的大型野生动物都有它们自己的生活基地,比如大象的胃口很大,一天要吃数百公斤的嫩草和树叶,就必须生活在野草、灌木丰盛的地方。”导游耐心地解释。
  “大象!大象!”果然,前方出现了大象,大家高兴地呼叫起来。开始是东一头西一头,接着出现了成群的大象,每群有二三十头。越往前象群越多,有的一群竟有上百头,浩浩荡荡,极为壮观,我们仿佛置身于“大象世界”。
  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并没有惊动这些草原巨兽。它们有的正在觅食,伸出那粗大的长鼻子,一卷就摘下一大把树叶送入嘴里;有的在慢悠悠地行走,胜似闲庭信步;而可爱的小象正依偎在母亲身边吸奶,温情融融。越野车慢慢向象群靠近,逼近到80米时,象群开始向后跑。“别往前开了!触怒了大象可就麻烦了!有一次,我带领的一批游客被大象围困了一天。”向导告诫我们。
  归途中,见远处有两头体型高大的动物,欲看个明白,车就慢慢地靠近。
  “是非洲野牛,非常凶猛,别靠近!”向导提醒我们。走近一看,这非洲野牛身躯高大,两只粗长的角向内弯曲。令人惊奇的是,它们不仅没有逃跑,反而大模大样地朝我们走来。
  “停车!停车!”向导下令,司机只好停下车来。转眼间那两头非洲野牛已冲到我们身旁,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
  大家正后悔当初不听向导的劝告,一头非洲野牛已开始用头顶住车,想推翻它。几次尝试,车分毫未动。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向导敏捷地将猎枪伸出窗外,“砰!砰!”朝天开了两枪,非洲野牛终于被赶跑了,大家长吁了一口气。
  晚上正准备休息时,窗外传来了河马的呼叫声。我们三人上了越野车,为避免强烈的车灯惊跑河马,就未开灯,借着月光向“目标”前进。夜幕中,一群河马在专心致志地觅食,我们来到离它们10来米处时,它们仍未觉察。司机将车停下,一打开车灯,成群的河马惊恐万状,刹那间几十头河马逃得无影无踪了。
  第三天的大清早,我们告别了西部天然动物园,踏上了归途,也把这次终身难忘的旅游永远地留在了心中。
  潘金爱摘自《知识窗》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