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花打折,爱不打折

作者:未知

  小雪是临时工,专门负责会议,经常楼上楼下地忙着给各级领导沏茶。
  有时候能在楼梯间碰到她,圆脸上是密密的汗珠,双眼皮朝着我飘一下,笑出一对迷人的小酒窝。我对她一见钟情,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一些事情,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二个月。
  一天,一场重要的会议散后,天已经黑了。五楼会场门口摆满了花盆,园林老板来不及搬走。锁会场门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出的。小雪恋恋不舍地问我,这些花是单位买的吗?我很大气地说,不是,是个大老板赞助的,明天老板会自己搬回去,你想要可以拿走一盆。小雪大喜,不住地感激我,我也乐得无意间向小雪献了殷勤,反正老板也不差那一盆花。
  但是第二天,所谓的大老板即园林老板找到我,说是少了十盆花。我很吃惊,心想,小雪也太贪了点吧。我推说是我朋友喜欢,就拿了十盆花,掏钱堵上了园林老板的嘴。这些花是领导安排我办的,办砸了会被领导责怪,我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也对小雪有了一些不好的看法。
  这事过去了一些日子,又逢一场比较重要的会议,还是摆满了花盆。这次会议散后,我立刻冲出会场,身怕落在后面。小雪果然站在门口,看见我出来,很是惊喜。但我毫不理会,留下小雪眼巴巴地看着我的背影。下楼后,我立刻打电话给园林老板,叫他立刻把花搬走。
  我在楼下看着,那个园林老板也在搬花队伍中。他停下来告诉我,上面有个女孩问他要花,看她美丽又可怜的样子,就送了她一盆。我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个小雪,怎么像个花痴似的,要那么多花干什么?
  于是下班的时候,我跟踪了小雪。小雪捧着那盆花,急急出了城,往北郊走去,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到达了目的地。原来是一所敬老院,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出来。我于是打电话给敬老院院长,拐弯抹角地问起了小雪。才知道小雪是敬老院的义工,住在敬老院里陪老人们哩。我不禁为自己误会小雪而感到羞耻,就愈发地爱小雪了。
  第二天,我叫老板给敬老院送了一百盆花,有月季,有玫瑰,有百合花,等等,跟老板周旋了半个上午,打了个六六折,几个月工资就不见了,剩下的日子得啃窝窝头了。为了小雪,我想是值得的。花打折爱不打折,明天我就要向小雪表白了,大家祝福我吧!
  责任编辑/黄颖

论文来源:《青春潮活力派》 2008年第1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857150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