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模态话语对比研究
作者 : 未知

  [摘要]电影海报是集语言文字、数字图片、色彩色调及空间分布于一体的多模态话语,电影《梅兰芳》的海报主要由图像、文字两种符号模态构成,都能表达概念、人际和语篇意义,同时两种模态间又存在互补或非互补关系,相互作用构建意义,实现海报语言的劝说功能。研究发现电影海报制作时应考虑不同的文化、语境因素,并兼顾图像、文字、版式等各种模态的意义潜势,使电影海报预期宣传效果得以最大化实现。
  [关键词]《梅兰芳》 多模态话语 电影海报
  doi:10.3969/j.issn.1002-6916.2011.11.011
  
  一、引言
  在实际交流中,话语的实际发生就具有多模态性,人们在具体的社会情境中,总是运用多种多样的符号资源完成意义建构[3]。多模态话语是指运用听觉、视觉、触觉等多种感觉,通过语言、图像、声音、动作等多种手段和符号资源进行交际的现象[9]24。多模态话语研究的必要性在于任何话语具有多模态性,随着新的话语形式不断产生,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人类的信息传递。Kress& Van Leeuwen以Halliday的系统功能语言学为理论基础,超越了单模态的语言符号系统,将话语意义研究纳入到社会符号学的大背景下,把图像也视为一种符号系统,提出了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成意义为核心内容视觉语法,分别与语言符号的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相对应[2]。研究方法是将语言及其相关的资源整合起来[1],结合多模态话语分析综合框架四个层面[9]24逐一深入:文化和语境层面,体现于语言语法、视觉语法的意义层面,体现图文关系的形式层面,以及体现于语言、非语言因素的表达层面。
  二、电影《梅兰芳》两张海报的多模态对比研究
  电影海报具有多模态性,读者在对海报中不同符号模态的解码过程中获得海报旨在传递的信息:电影主题,情节,卖点及文化内涵等。本文基于视觉语法,从以上四个层面探讨海报中图文两种模态如何实现再现意义、人际意义和构图意义,如何相互作用,相互补充构建整体意义。在此基础上对《梅兰芳》在中国和日本的不同宣传海报进行对比研究,就不同的文化语境下,探讨两者在多模态意义构建上的成功与不足之处。
  (一)文化、语境层面
  作为国剧,京剧艺人与政治风云有着最紧密的接触,他们身不由己地一再被推入时代的洪流当中。在日军侵华的国难面前,京剧艺人们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在梨园界广为传颂的是梅兰芳的蓄须明志。电影是基于以上的文化背景,即语场是梅兰芳在日军侵华后拒绝为日军献艺,面对生命威胁、人格侮辱,始终用生命供奉着舞台这一精神家园的崇高圣地,坚守着做人的气节与尊严;语旨是指梅兰芳与梅党的关系,与喜爱京剧的侵华日军的关系;语式是指电影的题材,鉴于导演陈凯歌未完全采用写实手法,而加入了艺术渲染手段和商业成分,不是梅兰芳传记片,而是文艺叙事片。
  (二)图像符号意义层面对比
  正如语言的语法决定词如何组成小句、句子和语篇,视觉语法将描写所描绘的人物、地点和事物如何组成具有不同复杂程度的视觉的“陈述” [4]1。
  1.图像再现意义
  图像分为叙事性和概念性两大类,叙事再现指在图片中各元素形成斜线,通常是强烈的对角线,就形成矢量,而矢量就是叙事图像的标志。叙事性图像分为行动过程和反应过程,可以是及物的和不及物的。在这类图像中,动作者即发出矢量的参与者是最为突出的,可以从尺寸、图像位置、前背景色对比、聚集程度及心理凸显程度(如人脸对观看者具有心理凸显性)来判断[4]59,两张海报都属于叙事图像。
  图一是不及物的反应过程,画面的中心位置是放大的演员半身像,他右肩的光束形成前景化效果。坚定的目光构成向左上角投射的矢量,给观众以伟大光辉的形象感,突出影片主题,就像陈凯歌所说:“我们要拍一个我们自己心目中的梅兰芳”。与这一前景化图片相对的是舞台上的梅兰芳,聚光灯凸显出舞台在京剧艺人心中的神圣地位。电影中的京剧舞台,是梅兰芳演绎京剧的历史场所,也是承载人类尊严的神圣平台和铭刻生命意义的特定空间[7]。图二是不及物的行为过程,画面前景化部分是青年梅兰芳出演自己改编的新剧《黛玉葬花》时的定格, 他是动作的发出者,哭这一动作本身就构成了矢量,是动态的叙事。“黛玉”内心的凄楚、悲凉,和对命运无奈的感慨都由盈盈的泪水写明。作为在日本的宣传海报,日本人对京剧文化早有了认同,但不熟悉该电影题材,因图像只显示梅兰芳的艺术生涯,呈现给观众的主要信息是京剧艺术,就未起到突出电影主题的效果。
  2.图像互动意义
  图像能展现观看者和图像中的世界之间特定的关系,提示观看者对所再现的景物应持的态度。在实现这种互动意义时,有三个要素:距离、视角和接触。它们可以共同作用,创造出观看者和再现内容之间的复杂、微妙的关系[8]。
  接触体现图像参与者与现场观众的相互关系,是图像中参与者通过目光的指向与观看者之间建立起来的一种想象中的接触关系,分为索取和提供两类[4]118。两张图都是提供类图像:参与者的目光不指向观众,表达提供信息的意义。图一展现梅兰芳在经济大萧条时访美演出走在纽约街头时的画面,他目光沉着坚定地投向远处的前上方,并未与观众产生互动,客观地再现了梅兰芳对艺术和尊严产生冲突时的价值取向。图二主人公悲凉的目光投向斜下方的中等距离,这种往下看、回避式的目光体现了动作者内心的悲伤孤僻[5],这具超脱性的目光体现梅兰芳的超高演技,具有高度情感传染力。社会距离体现图像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的社会关系分为三类:近距离、中等距离和远距离[4]124。距离的尺度包括:见脸或头的亲近距离;见头或肩的个人近距离; 见腰部以上的个人远距离; 现整个人的社会近距离; 现周围环境的社会远距离;以及展现四到五个人以上的公共距离[8]。图一摄影师给出的是主人公的个人近距离,展现了历史人物的客观性。图二展现了“黛玉”脸和头部的亲近距离,观众不由得怜香惜玉。视角体现图像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的权势关系。摄影师在拍摄作品时用其独特的视角来表现一个主题思想或一种情感态度。主要有水平(正视、侧视)和垂直(仰视、平视和俯视)两类常见的视角[4]133。图一是从仰视的侧面视觉拍摄的,参与者的权势地位展现梅兰芳在京剧艺术上及精神品格的至高性,侧面视角体现了电影题材的历史性,在一定程度上是写实的。图二以俯视的正面角度拍摄,使观众融于梅兰芳反串旦角时神情高度一致的艺术境界。
  3.图像构图意义
  图像构图意义指各种构图元素的空间顺序的布局,给观众的整体印象。三种相互关系的系统能被用于描述图像的构图意义,即信息值、突出和框架。
  为了判断视觉成份的信息值高低,按从左到右和从上至下的阅读习惯,把页面分为四个象限:上方为理想信息,下方为真实信息,左方为已知信息,右方为新信息[4]177。两张图中图像信息都占据了整个构图的已知信息、新信息和中心信息的位置,使观众一目了然,这对人物形象的宣传起到良好的效果。但图一趋于理想性新信息位置的是舞台中央全身被光圈打住的京剧演员,电影题材明晰化。与图二相比,其传达的京剧文化内涵却不太明显。突出是指构图中能吸引观看者注意的元素,可通过被放置在前景或背景、相对尺寸、色调值的对比(或色彩)、鲜明度的不同来实现[4]160。图一突出的是照明集中到人脸部,其大小也被放大(占整个画面的2/3)置于大剧院的上方,制作方运用蒙版的手法,使他和谐地融入到了整个剧院的热烈气氛中,这样突出了前景化效果。图二突出的人脸和头部,但背景部分单调,并没有给观众提供情景语境。当今在日本,熟知京剧喜爱梅兰芳的观众毕竟占少数,且局限于一定的年龄段,这种宣传手法对拓展海外市场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
  分析构图意义时,要打破对语言的研究和对图像的研究之间的界限,尽可能用兼容的术语讨论这两者,因为在实际交际中,大多是多种模态整合形成的一体化文本。基于图像符号功能意义分析,本文征对文字符号如何实现三大功能,传达有效信息做以下分析。
  (三)文字符号意义层面对比
  文字符号可以是一种开放性的资源,能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下产生意义具有意义潜势,文字本身就是一种符号模态,它同样具有概念再现、人际互动和构图意义[4]215。
  图一最具前景化的是纯白色的“梅兰芳”三字,于画面最具信息值的部分,占据整个画面的1/3以上。字体为行草,柔中有刚、张弛有度、飘逸流畅,颇具中国风,具有深刻的隐含意义:梅兰芳谦逊随和,谈吐文雅,但面对生命威胁、人格侮辱时,表现出全然不顾、一心坚守着京剧艺术的纯洁,更是高尚民族气节的体现,故“梅兰芳”三字有着很大的宣传力度。但就电影主题来讲,文字未提供给观众具体电影情节信息。图二在“梅兰芳”三字前加了“花の生涯”四字,置于画面最具信息值的位置,且把“梅兰芳”的字号缩小许多,置于画面右下角,用破折号相连,构成“花”指代的对象,与日本的说法如出一辙:男人似富士山,女人似樱花。粉红色的“花”,这一高情态的文字符号让人联想到樱花,一种女人的柔性美,是对梅兰芳反串旦角的高度赞扬:“比女人还美的男人”。标题左边竖向展开小字号“�郅蛭瑜ぁ�郅松�る”是电影情节的体现:梅兰芳与孟小冬从相遇到相知相爱,两人又随之渐行渐远的过程。这一交叉线似的梅孟恋给电影增加了卖点。与图一相比,这一排字体过小,虽有体现电影情节的文字,但信息值明显不够,只有画面右边红色背景竖排文字提到“さらば、わが�邸栋酝�e姬》を越える最高�茏鳌保�并没有提及演员导演等具商业价值的信息。
  (四)图像和文字模态关系及整体意义构建对比
  典型的多模态话语模式是一种模态的话语不能充分表达其意义,或者无法表达其全部意义,需要借助另一种来补充,我们把这种模态之间的关系称为“互补关系”,互补关系又分为强化和非强化关系[9]27。图一构成以文字模态为主、图像模态提供背景信息的强化关系。具前景化的白色行草“梅兰芳”能使观众从远距离就能辨认其主题意义、电影题材、背景信息等,它有吸引观众注意、迅速传递信息的优势。图像起到了意义解释或延伸的作用,观众看到的是主演黎明的“梅兰芳”形象,及部分电影情节的再现。在国内观众对电影海报主要关注的是电影题材、主题意义、主演及导演信息,基于此文化背景,图像模态并非不可或缺。
  图二中图像和文字模态构成的是非强化关系。前景化部分是国内戏剧演员余少群在电影中饰演青年梅兰芳的扮相,对于日本观众是陌生的,单看图像他们不清楚这是叙事文艺片,还是京剧专场演出。故“花の生涯――梅�m芳”是必不可少的文字模态。然而对于当代日本观众眼里,他们并不了解梅兰芳于1919-1956年间三次访日演出带来的轰动效应和对日本歌舞伎产生的影响。因此宣传方未足够凸显出“梅兰芳”这一人物卖点,缺少人物背景信息介绍。就整体意义而言,图二的定位更具艺术价值,但缺少商业元素,未达到电影海报宣传的理想效果。值得借鉴的是其本土化策略:粉色“花の生涯――梅�m芳”文字模态给日本人以亲近感,刺激他们的观看欲望。相比较,图一的更具商业价值,艺术元素也比较到位,起到一定的京剧文化宣传作用。
  三、结语
  电影海报是集语言文字、数字图片、色彩色调及空间分布于一体的多模态话语,电影《梅兰芳》的海报主要由图像、文字两种符号模态构成,都能表达概念、人际和语篇意义,同时两种模态间又存在互补或非互补关系,相互作用构建意义,实现海报语言的劝说功能。研究发现电影海报制作时应考虑不同的文化、语境因素,并兼顾图像、文字、版式等各种模态的意义潜势,使电影海报预期宣传效果得以最大化实现。
  
  参考文献
  [1] Gibbon, Dafydd, Inge Mertins&RogerK. Moore. Handbook of Multimodal and Spoken Dialogue Systems[M]. Bos-ton: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2000.
  [2] Hallidy, M. A. 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London: Arnold, 1994.
  [3] Kress, G. & van Leeuwen, Theo Van. Multimodal Discourse: The Modes and Media of Contemporary Communication [C]. London: Arnold, 2001.
  [4] Kress, G. & van Leeuwen, Theo Van (2ndEdition).Reading Images: The Grammar of VisualDesign[M]. London: Routledge, 2006.
  [5] Mark L. Knapp& Judith A. Hall. Noverbal Communication in Human Interaction[M]. Belmont ,USA: Thomson Higher Education, 2006.
  [6] Scollon, Ron& Levine, Philip. Multimodal Discourse Analysis as the Confluence of Discourse and Technology[M].Washington DC: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2004.
  [7] 贾磊磊.《什么是好电影――从语言形式到文化价值的多元阐释》[M]. 中国电影出版社北京,2009.12
  [8] 李战子. 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J]. 外语研究,2003.
  [9] 张德禄. 多模态话语分析综合理论框架探索[J]. 中国外语,2009.1.
  
  作者简介
  谢莉,1989.1出生,女,籍贯:浙江,浙江工商大学研究生,研究方向:语篇分析,多模态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