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语言的动作性略谈
作者 : 未知

  [摘要]人物语言的动作性就是语言要充分反映此情此景中人物的动作、表情和心理矛盾,使人闻其言如见其状。小说《红楼梦》的人物语言不仅非常个性化,而且富有动作性;写人物对话总是努力追求人物语言的动作性,尽量少用甚至不用对人物的叙述描写,给人留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善于结合具体的情境和人物的神态,用特殊环境、特定思想情绪中人物讲出来的具有跳跃性的话,逼真的反映出语言的动作性;富有动作性的对话的主要作用,在于反映人物矛盾冲突,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人物语言的动作性与人物语言的个性化相一致,语言所反映的人物的动作、表情、心理是某一具体人物的,符合特定人物的性格特征。
  [关键词]语言 动作性
  
  在戏剧里,人物的语言是戏剧创作的主要手段,情节的展开、人物的塑造、气氛的渲染主要依靠人物的语言来完成。提示说明语只能用在极其有限的范围之内,因此人物的语言除了要求充分个性化以外,还要求富于动作性。所谓“富于动作性”,就是人物语言要充分反映此情此景中人物的动作、表情和心理矛盾,使观众闻其言如见其状,使演员能有所表演,把人物演活。其实,何止戏剧讲究语言的动作性,其他叙事文体,诸如小说、史传、报告文学、通讯等都应该讲究人物语言的动作性,不过在戏剧里更为重要罢了。
  
  一
  
  优秀古典小说《红楼梦》的人物语言就不仅非常个性化,而且富有动作性。其中的一些场面,简直可以当作戏剧来读,如果让演员来表演,那表情动作是可以演得相当精采的。且看第三十九回里刘姥姥议论贾府吃螃蟹的一段话:
  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厅,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银子,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了。
  这里写她又是摆行价,又是掰手指头算帐,又是念佛,活脱脱把一个乡村穷婆子的惊讶感叹、絮絮叨叨的神情状态从语言之中反映出来了。口吻逼真,动作、表情、心理跃然纸上。再如第二十六回,薛蟠做生日,请宝玉时介绍别人送来的稀奇礼品,说:
  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i这么大的西瓜;这么长,这么大的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罗猪、鱼。你说这四样礼物,可难得不难得?
  这里作者并没有相应地叙述描写薛蟠的表情动作,但是人们完全可以想见到他那比比划划的样子和得意炫耀的神情。如果作者再将薛蟠的动作叙述描写一番,就显得累赘;如果把原话换成“小腿粗的粉脆的鲜藕,巴斗大的西瓜”等等,也显得��嗦,因为薛蟠是对面前的宝玉说话,多粗、多长、多大手势已经表达出来了。至于你不知究竟多粗、多长、多大,那也无关紧要,不过是异乎寻常罢了。
  
  二
  
  一般人写作往往只注意人物的语言要表达什么内容,比较少地考虑当时的情状和人物的面部表情、心理变化。也就是说,只注意说什么,不注意怎么说。这样写出来的语言自然就缺乏动作性,流于一般化、概念化。人物的语言平庸,动作的叙述描写再精彩,也不可能把人物、场面写活。优秀的作家写人物对话总是努力追求人物语言的动作性,尽量少用甚至不用对人物的叙述描写,给人留有更多的想象的空间。第十六回,贾琏的乳母赵嬷嬷来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讨差事,她抱怨贾琏“只是嘴里说的好,到了跟前就忘了”、“靠着我们爷,只怕我还饿死了呢。”于是引起王熙凤的一段精彩对答:
  凤姐笑道:妈妈,你的两个奶哥哥都交给我。你从小儿奶的儿子还有什么不知他那脾气的?拿着皮肉倒往那不相干的外人身上贴。可是现放着奶哥哥那一个不比人强?你疼顾照看他们,谁敢说个不字儿?没的白便宜了外人。一我这话也说错了我们看着是‘外人’,你却看着是‘内人’一样呢!“说着,满屋里人都笑了。”
  王熙凤这里所说的“内人”,当然不能当作“妻子”理解,她是借用作“自己人”的意思,和“外人”在字面上相对,又有隐约点出贾琏偷鸡摸狗行为的意味,所以,满屋里人都笑了。根据这段话,我们可以想象,王熙凤起先是对着赵嬷嬷说的,她不给贾琏解释,反而自己讨好,顺着赵嬷嬷的意思,通过反问赵嬷嬷,数落贾琏“拿着皮肉倒往那不相干的外人身上贴”。说着说着,就转身直接对贾琏说:“可是现放着奶哥哥那一个不比人强?你疼顾照看他们,谁敢说个不字儿?没的白便宜了外人。贾琏不是木头人,对妻子、乳母这些指责,焉能毫无反映?特别是在用人问题上,他更是受着凤姐的制约,现在凤姐竟颠倒说,岂不冤枉。他或者惊讶,或者愠恼,或者张口要有所解释。所以,凤姐灵机一动,由“外人”转出一句俏皮的逗趣:“我这话也说错了:我们看着是‘外人’,你却看着是‘内人’一样呢!”一句话,把前面的指责化为玩笑,这样贾琏就无所谓气恼,更没有解释的必要了。赵嬷嬷也被逗乐了,她反面笑着来为贾琏辩解。从这段脱口而出的家常玩笑里,我们不仅领略到凤姐的八面玲珑、善于逢迎、随机应变的本领,而且还可以想见她此时的谈笑风生、左右应酬、眼飞眉动的神情。这是富于动作性的语言,是连带着情态、场景的活的语言。尽管这些指顾之间的微妙情状,是可以通过作者的叙述描写来表达的,但是,从人物语言中反映就更精炼、更含蓄、更有韵味。”
  
  三
  
  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人们在交谈的时候,由于当时特殊的环境、特定的思想情绪,讲出来的话断断续续、忽东忽西、具有跳跃性,光从语言上看似乎并不连贯,如果结合具体的情境和人物的神态一想,就会觉得十分逼真的反映,也是富于动作性的语言。试看第九回茗烟等大闹书房以后的一段对话:
  (宝玉)又问李贵:“这金荣是哪一房的亲戚?”李贵想一想,道:“也不用问了,若说起那一房亲戚,更伤了兄弟们的和气了。”
  茗烟在窗外道:“他是东府里璜大奶奶的侄儿,什么硬挣仗腰子的,也来吓我们l璜大奶奶是他姑妈。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儿,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眼里就看不起他那样主子奶奶么?”李贵忙喝道:“偏这小狗攘知道,有这些蛆嚼!”
  这一段对话生活气息很浓,活画出当时的情境:李贵老成持重,一意要息事宁人,茗烟则是仗势起哄的顽童,偏要把事情惹大。他那几句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既象是回答宝玉,又象是继续和金荣吵嘴。第一句上半句“他是东府里璜大奶奶的侄儿”算是回答宝玉;下半句“什么硬挣仗腰子的,也来吓我们!”则是冲着金荣说的。第二句“璜大奶奶是他姑妈”,再给宝玉解释一下。第三句上半句“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儿,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又奚落一下金荣:下半句“我眼里就看不起他那样主子奶奶么”则是自言自语。要是在一般情况下,这种近乎杂乱的语言,必须夹以对说话人的叙述描写才行。可是,这正是争吵打架的时候,哪能慢条斯理地介绍呢?如果那样,岂不冲淡气氛?况且这一回前面介绍过“这茗烟乃是宝玉第一个 得用且又年轻不谙事的”,“这茗烟无故就要欺压人的”。根据茗烟的习性、当时特定的场合,完全可以想象他那飞扬跋扈、东牵西掣的神态。他这些一边回宝玉、一边骂金荣、一边又拍胸自语的言词,活脱地表现出一个小孩子家的骄横稚气和伶俐口齿。
  
  四
  
  就整个作品来说,富有动作性的对话的主要作用,还在于反映矛盾冲突,推动情节发展。在第四十六回,老色鬼贾赦要讨丫环鸳鸯做小妾,鸳鸯不答应,围绕着这件事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在那样一个时代里,那样一个具体的环境中,鸳鸯是没有办法与贾赦进行面对面的抗争的。于是,作者巧妙地引出一个旗鼓相当的人――作说客的嫂子,让鸳鸯在她面前突然“爆炸”,以表达满腔激愤,从而激化矛盾,发展故事。且听鸳鸯和她嫂子见面时的几句对答:
  他嫂子笑道:“那里没有找到?姑娘跑了这里来!你跟了我来,我和你说话。”平儿袭人都忙让坐。他嫂子只说:“姑娘们请坐,找我们姑娘说句话。”袭人平儿都装不知道,笑说“什么话,这么忙?我们这里猜谜儿呢,等猜了再去罢。”鸳鸯道:“什么话?你说罢。”她嫂子笑道:“你跟我来,到那里告诉你,横竖有好话儿。”鸳鸯道“可是太太和你说的那话?”他嫂子笑道:“姑娘既知道,还奈何我!快来,我细细的告诉你。……可是天大的喜事!”
  这几句简短的对答,蕴含着她们各自的意愿、心情和手势动作,从而构成了尖锐的冲突。她嫂子有心攀龙附凤,巴不得鸳鸯去做小妾,所以兴冲冲、喜滋滋而来,见面就说:“那里没有找到?姑娘跑了这里来!你跟了我来,我和你说话。”笼络讨好之意溢于言表。别人让坐,她顾不得,只说“姑娘们请坐,找我们姑娘说句话。”……还是急于拉着鸳鸯要走。鸳鸯呢,正为这件事生气,再加上平日就厌恶她嫂子的为人,所以一句客气话没说,一点好脸色没有。只冷冷地说:“什么话?你说罢。”一完全是一副心绪恶劣、不想和她搭腔的神情。这一热一冷,一个急于献“宝”,一个爱理不理,形成强烈的对照。谁知道这时候她嫂子正陶醉在美好的憧憬之中,觉察不出来,仍然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你跟我来,到那里告诉你,横竖有好话儿。”――那急迫的心情使她已经顾不得别人在场就要把话挑明了。鸳鸯听说是“好话儿”,就已经猜着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和嫂子对这件事的态度,就追问一句,把问题敲实:“可是太太和你说的那话?”――那气愤的心情已经使她顾不得别人在场就准备发作了。真是热的愈热、冷的愈冷,显得冰炭难容。偏巧她嫂子越听越左,接口就说,姑娘既知道,还和我作难干什么,“快来!我细细的告诉你。……可是天大的喜事!”“来”上加“快”字,“告诉”要“细细的”,“喜事”是“天大的”,可以想见,她嫂子是何等兴奋,那手舞足蹈的样子该是何等不堪入目了。这对鸳鸯来说正是火上浇油。不由得不发作,她“立起身来,照她嫂子脸上下死劲啐了一口”,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这样,鸳鸯终于亮出了公开反抗的旗号,由此也就引来了贾赦的进一步迫害。这里,我们所要称赞的是这几句情态逼真的对话,反映了两个人物、两种思想、两种情绪的尖锐对立,从而使矛盾冲突进一步展开,人物形象更加鲜明突出。
  
  五
  
  《红楼梦》里人物语言的动作性是和人物语言的个性化相一致的,语言所反映的人物的动作、表情、心理是某一具体人物的,是符合特定人物的性格特征的。上面的例子说明了这一问题。再如第六十七回,凤姐得知贾琏在外偷娶了尤二姐的事,审讯家童兴儿,吩咐兴儿一不许过去、二不许走漏风声两件事,书里是这样写的
  兴儿磕了个头,才爬起来,退到外间门口,不敢就走。凤姐道:“过来!我还有话呢。”兴儿赶忙垂手敬听。凤姐道:“你忙什么?新奶奶等着赏你什么呢?”兴儿也不敢抬头。凤姐道:“你从今日不许过去哦什么时候叫你,你什么时候到。迟一步儿,你试试!……出去罢!”兴儿忙答应几个“是”,退出门来。凤姐又叫道:“兴儿!”兴儿赶忙答应回来。凤姐道:“快出去告诉你二爷去,是不是啊?”兴儿回道:“奴才不敢。”凤姐道“你出去提一个字儿,提防你的皮!”
  这一节写得简洁道劲,神采横溢。凤姐盛怒而大发淫威的情状,固然可以从兴儿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的行动举止上衬托出来:但是,更多的则是从她自己的话语中透露出来。“迟一步儿,你试试!”“提防你的皮!”多么厉害,可以想见她是那样恶声恶气、咬牙切齿、充满了杀机。还应该指出的是,她每吩咐一桩事情,总不是爽快的直说出来,而是先阴阳怪气地反问一句:“你忙什么?新奶奶等着赏你什么呢?”“快出去告诉你二爷去,是不是啊?”从中可以想象出凤姐此时的狡黠的、带有一丝狞笑的语调。这样一纵一收、一擒一放,凤姐面部神色的阴晴变化,不用作者叙述描写就自然表现出来了,她那凶狠、阴险的性格也突现出来了。另外,我们还可以从她三番两次对兴儿“出去”、“过来”的叫喊声中,体察出她那心机四伏、忙于盘算的心理状态。真是其言如镜,我们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巧心妙笔。
  当然,小说毕竟不是戏剧,我们不能绝对地要求小说与戏剧一样不用叙述描写:相反,能对人物的表情动作进行叙述描写还是它的长处,因为必要得当的叙述描写不仅能生动地传达出当时的状况,而且能表达更多的潜台词。我们再看这一回里与上面紧接着的一段:
  凤姐又叫:“旺儿呢?”旺儿连忙答应着过来。凤姐把眼直瞪瞪的瞅了两三句话的工夫,才说道:“好,旺儿!……很好!去罢!外头有人提一个字儿,全在你身上!”
  这里对凤姐神态的叙述描写极其得当,它与后面的话语配合起来,表达了很多内容:旺儿作为凤姐的心腹。遇到这样的事,照理应该先来报告:而他不仅不报告,却吃里扒外帮着隐瞒,喊来追问还支吾推托。凤姐想对旺儿的斥骂一定很多,处罚也必不可少,但现在要紧的是如何采取对策,而不是和他算帐。所以,凤姐只说了“好”、“很好”等话,这些话是反话,是气话,是威胁的话,是交代的话。句句话中有话,而她那“把眼直瞪瞪的瞅了两三句话的工夫”的描写,把那种气愤已极、忍无可忍而又暂时隐忍的情状传达出来了。如果把这句叙述描写删去,就表达不出凤姐那似风如刀的眼神,后面的话的意味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