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高原水乡乌干达
作者 : 未知

  这个横跨赤道的内陆国家,贫穷的背后,却是一片锦绣山河。   非洲国家中,乌干达我是最陌生的,只知道前些年连年战乱,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对其风光所知寥寥。到乌干达前,我已游历了埃及,苏丹、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在这些以沙漠为主的非洲国家的经历,使乌干达的美丽对我的冲击尤其强烈。这个横跨赤道的非洲国家,河流纵横,雨量充沛,植物繁茂,有“高原水乡”之称,曾被丘吉尔喻为“非洲明珠”。
  
  
  纯朴平和的人们
  
  无论到哪里,人文景观――这最让人回味的风景线,都是我的第一关注要素。
  相较东非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乌干达更具原始非洲特色。当地人质朴善良,达观热忱。一个充满金钱欲望和不择手段的地方,对旅行者来说,最扫兴。埃及和肯尼亚的过度商业化,曾让我非常无奈,斗智斗勇的过程虽然有趣,但很累人。所以,旅行归来,更怀念乌干达这个小国家的安宁,以及乌干达人平静的微笑。
  直喜欢去那些贫穷,温和却有独特味道的国家,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柬埔寨,尼泊尔和乌干达都符合我的标准。在这样的国家拍摄,有时不免反思,甚至厌恶自己强烈的好奇心理。尽管内疚感让我总有些小小的挣扎,但多数情况下,我还是按下了快门,通过镜头,记录下一些寻常巷陌中的百姓生活。
  要是在肯尼亚,人们看到你的镜头,会怒颜相向:在埃及,会向你索要小费,在乌干达,对方也许不很乐意,但至少和平相对。虽然拍摄人物总让我感觉像犯罪,可是,乌干达充满异国风情的人们,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总是让我欲罢不能。比起那些静止的风景,他们更值得记录。直到今天,看到照片上乌干达人灿烂的笑脸,心里总会漾起暖意。
  
  坎帕拉的别样风情
  
  到乌干达,首都坎帕拉是必不可少的一站,不仅因为这里是首都,而是这座城市别具一格的浓郁风情。当年,在乌干达境内维多利亚湖北岸,有一处山丘涌聚之地,叫“坎帕拉”,当地语意即“小羚羊之地”,传说这里是布干达国王放牧羊群的牧场。
  如今,坎帕拉是乌干达最大城市,1962年被定为独立后的乌干达首都。当年的牧场早已变成了美丽的花园城市,不过,这美丽的花园仍然起伏在大大小小40多个山头上。其中大山头7个,有寺庙,教堂和古老的王宫,陵墓等建筑。
  坎帕拉是非洲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公元10世纪末到19世纪中叶,是乌干达历史上统一强盛的布干达王国时期,坎帕拉一直是布干达王国的都城。14世纪,布干达权势曾扩展到尼罗河、坦桑尼亚边境地区。
  布干达王国时期的经济已相当发达。据英国探险家斯皮克描述在那里,像英国驿道一样笔直宽广的道路,穿过茂盛的草地,爬上起伏的群山。居民的茅屋和花园干净整齐。盛装的乌干达人穿着整洁的树皮袍子,好像是最好的黄色灯芯绒,摺缝笔挺,像烫过似的,外面还披上用小羚羊皮缝成的东西作为上衣,缝合精致。
  布干达国王们的卡苏比陵是世界文化遗产,是了解乌干达历史和文化的好地方。卡苏比陵位于坎帕拉一座面积有30公顷的小山上。山腰的中心地带是过去布干达王国的王宫,建成于1882年,1884年以后成为皇家墓地。穹隆屋顶的陵墓主建筑内有四位皇室成员的圆形墓。卡苏比陵是最原始材料建筑的典范,主要由棕榈树叶,芦杆、篱笆条等材料建成,其最大意义不只在于建筑本身,还在于其所体现的精神价值和信仰价值。
  穆特萨世是第一位下葬卡苏比王陵的国王。卡苏比王陵所在地原是穆特萨一世的王宫,穆特萨去世后,遵照他的遗愿葬在宫内,王宫从此改为王陵,四周环绕着用非洲大象草编织的篱笆,大象草全部倒置斜插,表示院内主人已不在人世。陵地内有7座大小不等的圆锥形草房,最大的一座高约10米,直径15米。这里埋葬着布干达王国的最后4个国王,被乌干达人视为圣地。王陵两侧的4座草房原是王后和妃嫔居住的宫室,布干达王国时期,国王拥有许多妻妾,每个氏族至少有一个女子成为嫔妃。
  乌干达是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并存的国家,在坎帕拉,可以见识到多种宗教并存的融合景观,市区著名的印度庙金碧辉煌,而建于1913年的圣保罗大教堂,为基督教新教教堂,是一座红色穹顶的建筑,坐落在纳米伦贝山头,宏伟壮观。
  
  
  探寻尼罗河的源头
  
  金贾作为
  座城市的名字,让人感觉到一种繁荣的气息,事实上,这里的确是乌干达发达地区。作为乌干达第二大城市,金贾南靠维多利亚湖,距首都坎帕拉约80公里,是乌干达最重要的工业城市。
  很多人到金贾并不是为了探求这里的工业文明,这座城市之所以蜚声海外,是因为它是全世界第一大河流――尼罗河发源地。
  尼罗河长6690公里,在苏丹首都喀土穆以南,有两条干流:从埃塞俄比亚流向苏丹的称蓝尼罗河,从乌干达流向苏丹的称白尼罗河。
  关于尼罗河的源头,曾有过长时间的争论。英国探险家斯皮克于1862年进入布干达(即今乌干达的布干达地区),他是进入布干达的第一个欧洲人。经过考察,他宣布位于维多利亚湖北岸金贾出口处为尼罗河的发源地。
  尼罗河零公里处位于尼罗河水与维多利亚湖水交界的地方,那是一片平静的湖面,不像其他河的源头总在高山里。
  在蓝天和椰树的掩映下,一块黑底白字的石碑矗立在开阔的草坡上,标明了尼罗河从此通过乌干达中部,北部,苏丹和埃及,开始了通往地中海的漫长旅程。绕过这块石碑,顺坡而下,迎面吹来凉爽而清新的风,尼罗河的源头近在眼前。这里是水鸟的乐园。树上落满了姿态各异的水鸟,或金鸡独立,或白鹤亮翅,或相依相偎,或闭目养神。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金贾因地靠维多利亚湖,捕鱼业发达。城市北部的欧文瀑布水电站,是乌干达国内主要动力来源。欧文水电站2000年开始发电,除了满足本国,还向肯尼亚输送。
  
  尼罗河上游的狂野世界
  
  乌干达栖息着大量珍稀野生动物和飞禽,全国建有多处天然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卡巴雷加国家公园是乌干达最大的野生动物园,面积达3900多平方公里,地跨尼罗河两岸,距离坎帕拉200公里。
  从首都坎帕拉到卡巴雷加的路非常难走,很多路段都是坑坑洼洼的红土路,但越是这样的地方,越有独到美景。卡巴雷加国家公园名气虽不如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一些公园叫得响,但动物种类齐全,曾被推荐为“全球1000个最应该去的景点”。
  卡巴雷加国家公园于1952年建成开放,原为默奇森天然野生动物园。1973年,为了纪念公元19世纪同殖民主义进行英勇斗争的布尼奥罗国王卡巴雷加而改成现名。卡巴雷加瀑布旧称“默奇森瀑布”,距离维多利亚尼罗河汇入艾尔伯特湖处32公里,落差120米。尼罗河自维多利亚湖流出后+水流湍急,河面仅宽6米,形成“瓶口”状,加上地势陡降,便有了这一非洲著名的瀑布,区内有帕拉,乔贝和帕库巴3个游览中心。
  帕拉以河马众多闻名,据说是乌干达河马最多的地方,有“河马之乡”的称号,体态肥壮的河马成群结队在水里戏闹,场面十分壮观:乔巴是钓鱼区,位于维多利亚尼罗河南畔,在12公里长的河段上开设有50个钓鱼点,游客凭票垂钓,钓到的鱼,不论大小,可以带走;帕库巴则是观赏珍稀动物白犀牛的地方,游客须按规定在导游带领之下,乘车进入国内参观。
  乘船游览维多利亚尼罗河是令旅行者最感兴趣的项目,偌大一艘轮船,欧美人占绝对多数。每个人都为自己找好地形,端起相机,等“猎物”出现。忽然,人群一阵骚动,不远处的河面上,河马大叔现形了!卡巴雷加国家公园的河马和鳄鱼是一绝,事实上,之后在其他国家公园,再也没看到如此集中的河马与鳄鱼,成群结队的河马与鳄鱼潜伏在水中,优哉游哉,让人叹为观止。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