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世界的伟大母爱
作者 :  陶文波

  翻肚鲶鱼
  
  我的故乡离黄海很近,人们吃鱼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一位老乡从集市上买回来几条活鲶鱼,照例在大锅里烧水活煮,眼看着鱼们在沸水中狂蹦乱跳,绝望地探出头来,大口地呼吸空气。这时他便把调料倒进鱼们的嘴里。但其中有一条鱼与众不同,它没有挣扎,也没有本能地探头出水,而是将头尾贴在烧热的锅底,并极力把腹部露出水面……老乡好奇地观察着这一切,心里很纳闷。他试着用筷子帮助一下那条自讨苦吃的鲶鱼,让它的脑袋浮出水面,但是它很快又恢复原状。水渐渐滚开了,那条鲶鱼的头部和尾巴已经被高温的铁锅烫得焦糊,但肚子基本没变样。把鱼们捞出锅后,老乡迫不及待地先把那条“笨鱼”切开,想看看它到底有什么“毛病”。
  雪白的肚皮像窗帘似地拉开,里面露出一团团大米粒一般透明的鱼籽……壮烈的母鱼,伟大的母爱!老乡全家都傻眼了,那一锅鱼他们没敢吃一口,而是像出殡一样送进了大海……
  事情传开去,乡亲们啧啧称奇,有的甚至唏嘘不已。从那以后,煮活鱼的做法绝迹了。
  
  开膛护子
  
  一个青年人到河里网鱼,看到有很多乌子在水面嬉戏,青年人知道下面肯定有一条大的黑鱼,便用网子狠命地搅动水面的乌子。水底的黑鱼发怒了,一下子跃出水面撞进网中。青年人把黑鱼带回家开膛破肚,然后到河里去冲洗。黑鱼以顽强的生命力挣脱青年人的手,拼命地往乌子密集的地方游,翻开时候,黑鱼仍然守护着孩子,自己连饭也不吃,把眼睛都饿瞎了。有的小鱼便钻进黑鱼的嘴里,把自己做食物给黑鱼母亲充饥。
  
  超超生命的爱
  
  在我所做的医学实验中有一只雌性小白鼠,脑根部长了一个绿豆大的硬块,我想了解一下硬块的性质,就把它放入一个塑料盒中,单独饲养。十几天过去了,肿块越长越大,小白鼠腹部也逐渐大了起来,活动显得很吃力。
  一天,我突然发现,小白鼠不吃不喝,焦躁不安起来。我想,小白鼠大概寿数已尽,就转身去拿手术刀,准备解剖它,取些新鲜肿块组织进行培养观察。正当我打开手术包时,我被一幕景象惊呆了。小白鼠艰难地转过头,死死咬住自己拇指大的一块肿瘤,猛地一扯,皮肤裂开一条口子,鲜血汩汩而流。小白鼠疼得全身颤抖,令人不寒而栗,稍后它一口一口地吞食将要夺去它生命的肿块,每咬一下,都伴着身体的痉挛。就这样,一大半肿块被咬下吞食了。我被小白鼠这种渴望生命的精神和乞求生存的方式深深感动了,收起了手术刀。
  第二天一早,我吃惊地发现在小白鼠身下,居然卧着一堆粉红色的小鼠仔,正拼命吸吮着乳汁,数了数,整整10只。小白鼠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左前肢腋部由于扒掉了肿块,白骨外露,惨不忍睹,不过小白鼠精神明显好转,活动也多了起来。恶性肿瘤还在无情地折磨着小白鼠。看着10只渐渐长大的鼠仔没命地吸吮着身患绝症骨瘦如柴的母鼠的乳汁,心里真不是滋味,我知道,母鼠为什么一直在努力延长自己的生命。在生下仔鼠21天后的早晨,小白鼠安然地卧在鼠盒中间,一动不动了,10只仔鼠围满四周。
  我突然想起,小白鼠的离乳期是21天,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仔鼠不需要母鼠的乳汁,可以独立生活了。面对此景,我潸然泪下。
  
  骆驼妈妈
  
  有一个美国旅行者在非洲撒哈拉沙漠看到这样的一幕:无人区里有一只母骆驼带着几只小骆驼一路低着头,不时地停下来闻着干燥的沙子。按照常识,美国人知道这是骆驼在找水喝。它们显然渴坏了,几只小骆驼无精打采地走着,在太阳炙烤下,它们的眼睛血红血红的,看起来快要支撑不住了。
  旅行者还发现,小骆驼们紧紧地挨着骆驼妈妈,而母骆驼总是根据不同的方向驱赶孩子们走在她的阴影里。
  终于,它们来到一个半月形的泉边停住了,几只小骆驼兴奋异常,打着响鼻。可是,泉水太浅了,站在高处的几只小骆驼不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把嘴凑到泉水边上去。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那只骆驼妈妈围着她的孩子们转了几圈,突然纵身跃入深潭……水终于涨高了,刚好能让小骆驼们喝着,而骆驼妈妈再也上不来了。
   《大爱无言:地球村动物环境伦理启示录》,陶文波主编,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定价:20.00元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