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打
作者 :  钢 蛋

  编者按
  李连杰通过他曾经扮演的一个角色告诉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于是我抡出一记锤子,砸晕了此间的地头蛇DK,这厮醒后掉头就跑,生怕再挨一锤子砸散了自己跨下的小羊排骨。本期开始,我决定霸了这地盘,过过嘴瘾,有不好好听丘哥讲故事者吊起来打。
  
  洛丹伦的凶器
  
  你问我怎么这么兴起?全是那个叫T.H.OOO的小孩给哄的,我丘哥因为身量短胡子也不够长从来都是跟在AM老头马屁股后面踮儿,只是曾经韩国那个叫KUA的家伙总对我委以重任,但是他服兵役去了,再加上暴雪对我手中大锤的削弱,现在甚至连跟AM马屁股踮儿的角色都未必是我了。可是无独有偶,中国又出来个不到17岁的小将T.H.OOO,在他飘逸灵动的指挥下,我得以再现锤敲东海死骑,斧劈南山先知的风采,且看我今次是怎样杀翻ZACARD。
  我的紫衫联盟驻扎在TM地图的右上方,老兽TZACARD和他的部下在我的正西方向。当倍受THOOO推崇的我再次被他请出祭坛时,我想知遇之恩,当涌锤相报,于是当我瞪了几眼前来骚扰的先知见他没有知趣离开的意思,当即给他的两个步兵以及他本人每人一锤子,并且指挥我的民兵步兵混编部队围殴了他们,致使我在损失一步兵的状况下杀死他两个大G并且回城。他回城后还贼心不死希望用狼追死我早些时候派两个步兵引怪买回的黄皮医生,但是TH000的强劲操作让他没有得逞。
  他领教了我大锤的重量不敢继续造次,于是我和他分别率领部下摸佛起来,在THOOO的手下,我摸佛时总能看到步兵早早的举起盾牌,他总是不急于攀升科技在我看来很有魄力。摸佛过程中我打到了对ORC来说很爽的吸血光环,于是显然我和对方都没爽到。不爽的我去窥探ZAD的动向并且授权手下直接去摸佛,在THOOO手下,举盾步兵完全可以在没有主将的状况下摸佛。
  当我率部第一次冲击ORC基地时,因为AM只有绵软的一级暴风雪,除了开始拆毁他一个地洞外,我损失几个部下被迫回城,他却0损失。这次是我不敢造次了,于是ZAD和我又分别摸佛,当陆地上的两处红点被ORC和我分别清理后,我们再次遭遇了,此次交手虽然使我升到了恐怖的5级,但是对方的2级闪电链和3级震荡波迅速蒸发了我的法师部队,所以我再次TP了。TP后我忿忿不平,说什么也要去亮亮我的三级大锤,于是两个猫在ORC家中的狼骑翻了。
  THOOO的建筑风格从来不拘泥于INSO发展的一字口袋阵,科技兵种也不拘泥于任何形式。你可以在我的联盟中看到星罗棋布的房子和多兵种混合的部队,然而此时面对ZAD的高等级面伤魔法和步兵的普通攻击,任何兵种以及虽然魔免却是中甲的破法都创造了极低的战场存活率。尽管这样也没有关系,因为任何部队在高等级的我面前均如土鸡瓦犬耳,任何英雄在我眼中都是插标卖首耳!(关公如是评价颜良部众。)
  在THOOO出色的意识粉碎了ZAD扩张的意图后,我在遭遇战中锤杀了5级先知然后摇身一变,天神下凡了。这时我和他有20以上的人口差距,在后来的战斗中,我和ZAD分别拆除了对方的分矿,当我的部队损失殆尽他的先知又被锤杀后,RPG时间到来了,尽管我无比威猛,但6级老牛也不光吃嫩草,他要欺负大法师,于是我掩护AM且打且退,尽管后来我有机会杀掉TC,但因为我没把握连杀他两次于是作罢,当AM睿智的重修水元素弥补兵力不足而我又所向披靡的杀掉ZAD除了牛头外的所有单位后,他没有不GG的理由了。
  
  火之炼狱
  
  我是个谦虚的人,总不忘在夸完自己威猛凶悍后顺便聊聊其他。首先自然要帮自己同命相连的兄弟说话――同样是万年二发的高贵法师血精灵:话说有个不是韩国人的人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确切的说是我不知道的)原因起了个ID叫愤怒的韩国人(ANGRY_KOREA_MAN,俗称AKM),他拥有比THOOO更加个性的个性――万年首发――而且几乎都是单发BMG对抗所有种族。的确,他的身影几乎没有在世界顶级赛事出现过,而且很少见到他与国际知名的魔兽选手们有过交手,但这并不影响他时常以灵动飘逸的表现赢得大家的眼球,而且事实上,仔细阅读他的REP,你会发现慢手流的AKM绝对拥有高超的操作技巧以及完善的大局观。单就下面这盘录像可知一二。
  失落的神庙里,愤怒的韩国人的HUM在3点出现,他的对手ex]Kihzaor(一位名气不大的北美BN高手)则现身12点位置掌控ORC部落。AKM第一时间放下了BL和两座箭塔,因为仰仗BMG骚扰牵制的AKM流需要尽早码塔防御基地,而AKM流往往并不修建兵营,直接攀升二本法师部队。ORC则常规开局。BMG和FS走出祭坛后都选择了清理分矿区土著,也都放下了分基地。AKM在分基地也放下了5座塔,为了保证木材供应,此时HUM的农民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越了中国,达到惊人的23个。因为固若金汤,HUM选择分基地升级2本。
  之后先知直接带队MF泉水狗头人,而BMG兄弟则悠闲的去探路,当他发现6点没人而对方远在12点位置后,家中再次敲出了民兵进行2次扩张,然而路途遥远,民兵抵达7点矿区时都已经卸下戎装,BMG为了保证攻击输出过于玩火,最终被食人魔猎手的飞斧削死,好在众农挥镐力量大铲除了匪寇,第二分矿得以修建。与此同时,ORC显然对AKM流很有研究,针对性的拉上投石车前来TR人族主基地。好在AKM也深得“塔立班”真谛,BT林立,而且迅速做出反应抢修两座车间开始量产迫击炮。从这时候开始,我的两个小眼睛就看得有点迷糊了:HUM箭塔、ORC箭塔,蛇棒、男巫、迫击炮、投石车、大G、苦工、FS、SH、BMG、幽灵狼、烈炎风暴,真所谓‘箭塔与炮台对点,血肉并弹片横飞’……长达十余分钟的对攻战后,终于凭借经济和主场物品及医疗优势,单靠投石车与蛇棒经验到达5级的BMG领导半队追击炮逼退了骁勇的兽族大军。
  虽然我知道等级再高的BMG也不能撼动我的权威,但是他后来的表现仍然赢得了我的肯定,到达6级的BMG带领着孱弱的法师部队几乎以一人之力挑落了罕见的ORC三英雄(FS,SH,TC,TC的出现显然是希望通过震荡波杀伤迫击炮大军)以及他们率领的牛头人部队。理论上说,他的烈炎风暴尽管杀伤力惊人,但毕竟施法区域固定,哪比我锤锤不离后脑勺,但是因为AKM对BMG法术的出色理解,这个技能在他手中发挥了最大的效能。可以说,他不愧为仅次于我的英雄。
  
  古老而强大的精灵族战士
  
  我有一大把胡子,而且铜锤无敌,但是论到年龄,也许暗夜精灵族随便挑出一个Ac都是我的奶奶辈,所以即便强大如伊利丹在我的锤头面前都如土鸡瓦 犬,我依然尊敬这个上年纪的种族,
  可是这里提到得古老而强大的精灵族战士并不是法里奥,伊利丹兄弟,而是来自韩国和保加利亚的两位老牌NE选手:Check和DIDI8。虽然我要讲述的是他们俩打仗的故事,但是对于掌控古老种族的古老的他们来说,胜负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年龄,才是最重要的。
  两位古老的选手把战斗地点选在了豺狼人的森林(GW),DIDI8像他的名字一样滴滴于8点位置,check在4点位置。原本看到两人同样首发DH出AC时,我猜测俩人应该是镜像式发展的,但是似乎我的智商不及锤子那般响当当,DIDI8的DH出来骚扰,而Check的DH出来就削下了或大或小半队狗头人的狗头,然后才回来驱逐不同颜色的自己。在驱逐的道路上,Check的DH再次削下三个狗头到达2级半,之后回家歇会喝口水的工夫,DIDI8的DH也削狗头到了2级,当DIDI8准备收集更多狗头于10点分矿区时,check赶来creepjacK,然而自己攀熊导致的15人口劣势难以从DIDI8手中抢夺狗头,当矿区狗头尽数被DIDI8削小后,Check的NAGA终于赶到,逼对方TP。所以我向来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DIDI8大概听到了我这句话,也请出了自己的女人POM,于是40人口的AC部队笼罩了强击光环,我看到40人口的DIDI8部队开往Check基地方向时携带了几个小精灵,就知道强劲的一波到来了,DIDI8果然没有再次愚弄我的智商(谁都看出来了),他把部队压到Check阵前时,开始种树了,他知道前人栽树,后人就能乘凉。
  Check哪堪就范,利用镜像吸引火力,试图为自己的大师级熊德争取时间,但是AC太多了,即便强悍如我,又能在她们的齐射下支撑多久呢?(不过我不会给她们齐射的机会)于是此刻之后的Check举步维坚。
  当Check的DH,NAGA节节败退,DIDI8的大树得寸进尺时,熊之德鲁依的专家级和大师级终于修炼完成,并且一度冲入AC阵型,但是强击光环支持下的AC点射实在不是盖的,NAGA也随着一只只熊的倒下而倒下了,而且熊的皮糙肉厚在BR面前又显得稍逊一酬。时至此刻,我已经私下为check判负了,但是这个韩国人又一次捉弄了我。
  熊德作为整个WAR3世界中性价比最高的兵种,无愧于自己的威名,当拥有强大攻防和恢复力的他们小有规模后,就算战争古树的高大都不得不拜服于熊掌之下。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英雄里我称老大,别人连老二都不敢当;地面兵种里,熊称老二,牛头人不同意我都得锤它们几下,谁让它们必须熬到3本建筑而且金子木头都很费来着。于是在Check的DH追杀DIDI8的DH于4点商店,古树一棵棵在熊掌下化为齑粉后,泰兰德觉得自己不能独活,也让Check成全她追随伊利丹去了(如果她们真有奸情,看在共同赴死的悲壮上,我就不告诉法里奥了。)DIDI8初级兵种的一击不成,只能GG。
  
  变相怪牛
  
  矮人说起话来之所以连绵不绝,完全得益于我们矮,因为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而我们则能得到高密度的氧气从而保证长时间的唠叨。方才丘哥已经给大家讲过两个怪人和两个老人的故事,下面要讲到的,是两位神人。之所以被称为神人,并非取决于人是人他妈生的,神是神他妈生的……而是因为他们原本是人,却被人们尊称为神,而因为我的天神下凡一脉单传,除我之外没谁敢叫神,我就勒令他们只能叫神人,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木耳”MOON和“瓜瓣”GUBBY。
  达拉然时间1月26日凌晨,WC3L第十赛季的线下总决赛由两个小名彗星和地球的队伍打响了,它们是4Kings和mYm,上赛季总决赛中彗星没有撞烂地球,本赛季它们能够成功么?如果让我说,两队都有接近于神(也就是我)的人物存在,并且身后都有强大的队友支持,比如TOD和Lucifer,我本来是要持观望态度的。但是考虑到mYm已经风光过一次,我可不希望他们一队独大,所以我勉强更支持4K,可是一语成谶,4K就真的3:2赢了,而两队中神人的对抗结果,就是4K多出的一分。瓜瓣完胜木耳。
  万众瞩目(但似乎包括我在内的大家失望了)的1.21版本中暴雪官方新加入的两个地图之一的SecretValley上,木耳和瓜瓣开战了,木耳的第五种族出生于7点,瓜瓣生在对面。两人都是常轨开局,NE VS ORC铁打不动的DH,BM首发。木耳的BR种在533狗头人旁边,大树帮助DH拿下了此处的经验,这段过程里我看到瓜瓣的苦工拔步挥镐试图耽误DH削狗头,因为最终杀死狗头人的是大树的话,DH是得不到经验的。
  之后DH,8M这对冤家展开了长时间的缠绵悱恻,之所以缠绵的时间更长是因为生命之泉的存在。终于木耳用2级DH的生命换得了两个Grunt的惨叫,此时两人仍然均势。只是木耳无法实现雇用兽王后的一分钟压制了。老牛出现在ORC阵营后,仍然是寻常的BM牵制,TC摸佛,TC运气很好地摸佛到魔法坠饰这等对他而言的好装备,这时木耳前来creepjack,瓜瓣利用加速帮助残血的TC撤退,BM则抄后路用诱捕逼迫DH回城。我这会儿有两点纳闷,一是BM肯定知道木耳摆下的是两株知识而非风之古树,应该选择二发SH而非TC;二是老牛被DH追时宁愿被干抽两次魔法都不舍得波他一下未免过于小气了,原因我看到后面才明白。
  两人再次常规摸佛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迎来正规军战斗,木耳交战前一定暗喜于瓜瓣二发TC而非SH,但当他发现TC交战后直奔自己阵中才恍然觉醒――此时3级老牛拥有的是2级3秒眩晕的踩地板技能,这意味着Cooldown只有5秒的T可以导致NE部队在60%时间里丧失攻击输出,而且牛头拥有魔法坠饰和魔法盗取权杖能够一仗跺上3-4脚。所以即使木耳也只有措手不及的份,NE败走。
  我想牛头的动地跺乍一下出来,别说是木耳,即便强如我山丘也的得蒙上一阵子。果然在两人又经过短暂的MF后,决战展开时木耳仍旧没有找到有效的对策,于是老牛又是三脚下去后,木耳离开了游戏。
  所以我常说,变化的war3才是精彩的war3。
  
  攻其有备
  
  书接上回,木耳在瓜瓣的变相怪牛动地跺面前猝不及防,惨败一局,休息时间里自然潜心研究瓜瓣变招的应对方法。在我的想象中,如果瓜瓣面对木耳成名的吹吹流,仍然使用变相怪牛的招数也未必得不到好效果,试想如果满地的风德不停被震晕,即便损失了震荡波极大的杀伤力,却也在有效的抑制了对方的攻击输出的同时,保证了自己的部队不会长时间飘在空中――当风德群苏醒的两三秒吹起了BM和若干狼骑后,只需要一头白牛的驱散就可以确保部队结实的攻击下一次眩晕中的风之德鲁伊。 当然,因为没有实践过,我的上述猜测仅限猜测,欢迎广大war3爱好者一试。
  木耳显然也顾忌没实践过战术的有效性,所以在第二局中他没有选择吹吹流,因为瓜瓣也没有继续二发TC。Ts地图上木耳的NE座落于4点位置,瓜瓣则是相对的10点位置,双方仍然是DH,BM首发,木耳的建筑布局采取了TS上NE最近流行的一字全封闭式,状似INSO的HUM―字口袋阵。瓜瓣则采用自己风格的Y字型建筑布局,可以有效地防御HuM及NE二本雇用兽王的一波压制。
  木耳例行公事的对地精实验室进行战争古树MF,与上局一样,瓜瓣的苦工又来挡DH的路,直到这时我才明白,瓜瓣苦工的挡路并非为了拖延DH抵达MF地点,因为无论如何BM都不可能赶到creepjack,苦工这么做只是为了影响木耳的操作,争取使其不能及时拉回大树从而让大树拍死变节AM。结果这次苦工做到了,我们可以看到地精实验室和三个变节男巫拿下后,DH并未到2。反倒是BM在跑向NE家旁边的商店买鞋的路上摸佛到2了。
  英雄所见往往略同,DH和BM分别前往对方基地制造小规模骚乱,DH打退了瓜瓣在建的商店和地洞,而面对一字全封闭建筑(己方出入时可以拔起战争古树腾地方)的BM就不那么幸运,只是消耗了NE零星的维修费用。DH单传回家驱逐兽人的路上,顺势购买了兽王去瓜瓣家压制,但是瓜瓣竟然凭借出色的卡位令NE无法接近建造中的地洞和商店,并且在SH出现后利用变形术逼迫DH撕开了回程卷,然后杀死了不在回城范围的兽王。远处的瘦BM则带领地精收割机取得了一个月井的成果。可笑的是,TP的DH位置刚好使小精灵无法接近月井进行维修才导致月井被拆。
  也许因为前期维修费用的消耗,使木耳没有足够的木材升级永恒之树,这就意味着相当长一段时间双BL的NE只能出鹿,瓜瓣作为接近于我的人物自然审时度势地做出了反应,SH到二后放弃了医疗波而选择了穿刺伤害的蛇棒,家中没有生产科多白牛而是狼骑投石车的组合,之后的战斗就是大家可以想象的了,穿刺的蛇棒和攻城的狼骑投石车完全克制纯小鹿的NE部队,木耳自知回天乏术,再次离开了游戏。
  尽管木耳输掉了比赛,但是它在比赛中的严谨态度赢得了我的尊敬,在最后50人口的决战中,穿鞋的瘦BM开加速追杀贫血胖BM,木耳仍能瞬间操作距离瘦BM最近的小鹿点驱散掉加速效果并且掷出毒标减缓速度。不过后来胖BM还是被杀死了,所以甭听他们说什么光脚不怕穿鞋的,在war3世界里,光脚的永远害怕穿鞋的,除了丘哥我例外。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