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打
作者 :  Cool

  TED的冰盾蜘蛛舞
  
  比赛地图为TwistedMeadows。在比赛正式开始后,黄色的TeD出现在了地图的五点钟位置,按照祭坛、通灵塔、兵营、商店的标准“狗流”开局发展。而他的对手Fisch则对角而立坐落在了地图的十一点钟位置,同样也是按照常规的兽族对战不死族战术开局发展。
  兽族先知在训练完毕后的第一时间便带领着步兵展开了快速mf,TeD的n(从后赶来开始“尾随骚扰”,同时不死族家中也是早早摆建下了坟场准备转型训练蜘蛛,这可是TeD典型的“狗转蜘蛛”招牌打法哦。见DK在旁虎视眈眈,兽族当然不敢冒险进行练级,先知也就此开始了满地图的逃窜试着去甩开OK的尾随,但意识过人的TeD还呈凭借着骷髅战士的有力侦察一直是让兽族部队的行迹暴露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Fisch见状后也是一不做二不休地直接展开双线操作进行分兵练级,孤身一人的DK见无利可图后,也就开始撤回家中打算带领着蜘蛛开始自己的mf之路。拥有2级F5的Fisch却集合起部队反过来开始牵制起了不死族正常的练级。(图1)在双方相互纠缠了一番后,fisch成功地 凭借着二发英雄SH的妖术以及步兵的围杀迫使DK使用了回城离去。
  趁TeD回城恢复之际,引sch带领着兽兵们果断的mf掉十二点钟分矿且派苦工摆建下了分基地,而这个时候狼骑也加入到了兽人大军的部队中来,Fisch随即趁着目前相对占优的局势开始以狼为“侦察员”满地图地寻找起亡灵可能在mf的点位,在成功发现了TeD在mf其大本营旁的地精实验室后,兽族部队立刻蜂拥而至从后偷袭而来,TeD从家拉出了食尸鬼并配合着蜘蛛+雕像硬着头皮选择了强行开战,两人第一次大规模的交战也就此展开。
  Fisch将部队火力集中在了被狼骑诱捕的蜘蛛与雕像上,而TeD的主要攻击目标则是对方脆弱的狼骑,在两人相互拼兵拼操作的过程中,霜冻护甲与死亡缠绕的施放很好地起到了保护蜘蛛的作用,让Fisch感到相当的棘手,另外由于是在不死族的家门口交战,TeD兵力的补给也就自然变迅速了很多,在兽族接连损伤掉若干步兵狼骑后,Fisch避其锋芒选择了撤退(图2)。
  稍占优势的TeD抓住时机,在购买好血瓶,魔瓶等宝物后立刻便向着Fisch的分基地进行施压,同时TeD还从酒馆招募出第三英雄深渊魔王来辅助战斗。在苦工的接连阵亡声中,Fisch使用了回城进行营救,决定着双方胜负的关键战正式开打了(图3)。在死亡缠绕、霜冻护甲以及深渊嚎叫的应用下,零伤亡的蜘蛛开始不断射杀着对方的步兵与狼骑,同时Ted还将部队调整成“前紧后宽”的阵型,这让对方科多兽只得是眼巴巴地看着蜘蛛而吞噬不到。TeD逐渐开始掌握比赛的节奏.在骷髅战士与蜘蛛形成近程、远程攻击的协助下,Fisch不得不放弃继续死守分矿的打法转而开始围守家中进行恢复且另寻战机。
  不过TeD却在也没有给对方任何的机会,在拆除了分矿后,不死大军乘胜追击一路又杀到了兽族主基地。由于“苦守分矿战役”Fisch损失严重,这就导致了亡灵三英雄等级的大幅度提升,Fisch见大势已去后无奈地打出了gg,退出了比赛。
  
  当“兽人皇帝”遇到“浪漫人族”
  
  比赛地图为TerenasStand。在比赛正式开始后,蓝色的Grubby出现在了地图的个点钟位置,按照标准的兽族祭坛一地洞一兵营开局发展,而浅绿色的Tod则出现在了地图的四点钟位置,同样也是按照人族常规的开局发展着。
  双方的首发英雄剑圣与大法师在训练完毕后第一时间便展开了快速的mf,在各自清掉地精实验室野怪与附近的巫师学徒后,两人英雄均到达了2级。Grubby此时开始带领着兽兵门从地图下方向人族基地开进,而Tod则是带领着人族步兵从地图上方向兽人基地开进,两人阴差阳错地“上下交叉”却没有在中途遭遇。不过对于Tod来说这样还是比较占优的,因为自家里的魔塔与民兵是不会让剑圣十步兵占到任何的便宜,相反Tod却能够以水元素为肉盾集中步兵火力去强拆脆弱的地洞。所以当Grubby发现自家的基地正被Tod部队偷袭时,剑圣赶忙跑到商店购买了传送权仗传送回家进行支援。
  Tod见剑圣正在传回基地后赶忙是拉着人族部队选择了撤退,而剑圣传回到家后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追杀大法师,购买了鞋子的剑圣一路是对大法师穷追猛砍,待大法师逃窜回基地后,剑圣开始应用起疾风步继续对其进行疯狂的砍杀,而这个时候由于人族基地内部挖金伐木的农民不断来回“阻碍”着大法师的逃走也就让剑圣更加称心如意地进行着追杀,眼看着就要被剑圣送回祭坛时,大法师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选择了回城。而Grubby本来打算待大法师回完城后剑圣再上前补砍一刀结束大法师性命时.却哪儿想到回程后的Tod将农民巧妙地把大法师围了起来,如此一来近战攻击的剑圣只得是放弃砍杀悻悻地应用了传送权仗离去(图1)。
  接下来中期来到,两人的战术也在此时完全暴露了出来。Tod是二发山丘之王建造双神秘圣地的“Sky流”战术,而Grubby则是二发牛头人酋长建造兽栏、灵魂归宿训练狼骑、灵魂行者的兽族混合部队打法。在牛头人酋长训练完毕后,Grubby立刻展开了双线操作,一边由剑圣骚扰牵制对方,一边由牛头人酋长带领着兽兵们进行练级。而在剑圣侦察到Tod是选择了开矿战术后,Grubby同样也是赶紧清掉了自家门口的分矿建造起了兽人大厅。
  为了拖延人族扩建分基地的时间,剑圣不断地砍杀着脆弱的建造农民,Tod见状后索性也是直接放弃了练级开始留守分基地进行防御。而这样一来的话,牛头人酋长带领着的兽兵们也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练级,不一会儿,4级牛头人酋长就练了出来。Grubby开始在经济与英雄等级上领先于Tod了。
  然而此时的Grubby却并不着急着与人族部队开战,而是继续迂回地占着人族的小便宜,时而屠杀人族分矿农民与Tod互换回城,时而强拆掉人族主基地建筑物再加速逃跑,频频被骚扰强拆搞得Tod郁闷不已(图2)。而在积攒到了80人口的部队后,Grubby立刻整顿好了兵力、购买好了宝物开始向人族分基地发起最后的总攻。
  在总攻行进的路上双方在9点位雇佣兵营地的空地上不约而同地遭遇了,最后的决战号角也就此吹响(图3)。在宝物、兵力、英雄等级上占优的Grubby从两军决战开始起就凭借着个人完美操作不断地击溃着人族部队,同时阵型的调整,宝物的应用以及技能的施放更是让Grubby变得所向披靡,最终兽兵们势如破竹地疯狂屠杀着破坏者与男女巫师。没带回程卷轴的Tod见情况不妙随即选择调头撤退,然而在狼骑的诱捕以及兽人部队的一路追击下,Tod在苦守分矿无果导致全军覆没后打出了gg,退出了比赛。
  
  “苏总”的弩车反击战
本文为全文原貌 未安装PDF浏览器用户请先下载安装 原版全文   比赛地图为TerenasStand。从比赛一开始双方就应用出了各自不同的战术打法,Sase为祭坛。月亮井,首发月之女祭祀双兵营爆女猎手的战术。而suhO则是典型的战争古树辅助mf然后转型“熊鹿流”的打法。不过当suhO发现了对手的战术后,自己也是立刻补建了一棵远古守护者与战争古树,此时双方虽说是双兵营vs双兵营,不过suhO训练的兵种却并不是女措手,而是弩车。
  凭借着战争古树快速练到2级的叫开始频频地骚扰牵制Sase的正常练级。不过在众多女猎手的合攻下,DH也是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这个时候Sase发现suhO家中高筑防御、暗造弩车自己若强攻的话必将死伤惨重,所以也就顷水推舟地放弃强攻开始了清分矿建分墓的打法,不过DH还是在第一时间便发现了Sase的企图,在将缠绕的金矿强拆限制其分矿运做后,正要逃走的DH被大批从后赶来的女措手团团围住,无奈的DH也只得是交出了回城保命离去(图1)。
  回城后的suhO见弩车已攒有了一定的数量,立刻便到地精实验室购买来飞艇空载弩车沿着地图边路向Sase主基地开进,在到达目的地后,弩车先是强攻森林腾出了一处空地,接着飞艇再载着弩车降落到空地上,这样四面八方有树林做掩护的弩车就可以称心如意地去背后袭敌了(图2)。然而久经战场的Sase却早已做好了防御准备,战争古树站立吞吃树木开始逐渐向弩车方位移动,同时留守着的女猎手,弓箭手也凭借着远程攻击进行有力的还击。见无利可图的suhO只得是派飞艇又载回了弩车向DH的另一波部队飞去。
  其实就在刚才空运弩车背后偷袭Sase主基地的时候,suhO的另一队暗夜人马也悄悄地同步向Sase分基地开进,本来打算来个两面袭敌的suhO由于Sase主基地防守的严密而只得是集中火力向Sase分矿发起总攻,不过随即赶来支援的Sase部队立刻便与suhO纯弩车的部队展开了恶战。弩车虽然有着强大的高攻击力,但移动速度缓慢且血少甲薄无疑是让Sase不断地应用着女猎手进行秒杀。而suhO呢,虽然这个时候一直通过飞艇的空载来将弩车的损失减到最小,不过随着Sase弓箭手的加入,suhO在这一战中还是以失败而宣布告终了(图3)。
  差对方30多人口的suhO在此战过后更是几乎全军覆没,然而他依然不舍不弃地继续走自己“弩车流”的发展路线,同时为了不与对手经济相差过大,suhO打算在1点钟的金矿扩张分基地,然而面对着几乎是自己一倍兵力的Sase.suhO此时想到了进行迂回战来拖延对手,一边由血多甲厚的5级恶魔猎手进行迂回的骚扰牵制,一边则是由弩车+生命之树进行快速扩张。同时为完全拖延住Sase部队行动,suhO多次上演经典的二线操作来限制对手,最终在suhO分矿开始运做的同时,他也凭借着流畅的多线操作应用群弩车的强大攻击力将对方分基地的生命之树强拆掉。
  分基地被拆的Sase一怒之下便带领着全部的部队杀向了suhO的分基地,决定着两人胜负的关键大战也就此打响。本以为战场形势会完全倒向自己的Sase却没有想到suhO既然凭借着战争古树与弩车天衣无缝的配合使得自己的部队立刻被射杀得血肉模糊,而与此同时升到6级的恶魔猎手也是随即变身恶魔投入到了战斗。就在两军愈拼愈烈之时,红血的月之女祭祀选择了回城离去。当回城稍做恢复的Sase再次集合起群女猎手一路追杀而来时,多棵古树与多辆弩车的拼死反击又一次让Sase无功而返,而suhO此时趁机又在7点位扩张起了第二处分矿。
  只有一本基地的Sase知道大势已去,他在集合起自己全部的兵力后,杀向了suhO七点位的分矿。在最后的决战上,将近一队的弩车瞬间便将Sase部队的阵型冲散,随后古树起立冲前,弩车尾随断后,就算6级月之女祭祀也未能力挽狂澜,最终Sase在女祭祀施放了一半的流星雨就阵亡后打出了gg,退出了比赛。
  
  女王归来Soju的WD秀
  
  在比赛开始后,两人就应用起了各自在赛前充分准备过的最精密战术。SoJu选择的是非中立开局,以守望者为首发且将战争古树。月亮井摆放在了9点位雇佣兵营地前,看来是要凭借着古树进行快速的mf了。而Lucifer这边虽说是常规的开局发展,但DK在训练完毕后立刻便卖掉了回程卷轴带领着食尸鬼mf向了门口的分矿,同时大墓地训练完毕的侍僧随即跟上建造了闹鬼金矿,Lucifer原来选择的是不死族非常冒险的分矿打法。
  当小精灵发现侦察到不死族开分矿的企图后,通过战争古树mf到3级的守望者在购买好鞋子后立刻便向着不死族分基地发起了进攻,而刚走到其分基地门口时便遭遇到了群食尸鬼的亡灵部队,SoJu随即将部队远程攻击的火力点全部集中在了对方DK身上,而此时走位过于靠前的DK也由于是被自己食尸鬼挡着撤退的路而无法顺利逃跑,就在红血死亡骑士好不容易串出一条路向家里奔去时。守望者一记闪耀一记暗影突袭,未带回程的3级DK就这样被送回了祭坛。
  在DK阵亡后,守望者随即便带领着弓箭手、雇佣兵折回原路压向了亡灵分基地。Lucifer此时由于没有英雄的支援也只得是无奈地放弃了分基地的发展。趁着UD复活英雄之际,SoJu不但继续快速地进行着mf同时还在7点位的分矿处扩建了分基地。而Lucifer则在DK复活了之后依然继续选择强开分矿的打法,不过这一次SoJu又是在第一时间便侦察到且立刻带领着部队强攻而来。
  但这一回亡灵的分矿处有了蛛网怪塔与幽魂之塔的保护,Lucifer也是凭借着食尸鬼+蜘蛛的兵种组合成功地将暗夜部队击退(图1)。然而就在食尸鬼屠杀着被减速的弓箭手时,守望者一个闪耀跃在了DK身前.暗影突袭配合着Naga冰箭的施放,脆弱的DK又一次的是被送回了祭坛。应用“擒贼先贼王”打法的SoJu随后开始打得更加飘逸,虽说UD的分矿通灵塔遍地不好强攻,但群龙无首的亡灵部队面对着暗影突袭的强力秒杀以及闪耀技能的瞬间逃离只得是撤到基地深处去避难。而每一次当Lucifer复活了英雄带领着部队与SoJu发生交战时,往往被攻击的第一个目标就是DK,同时SoJu还特别从地精实验室购买来飞艇用于载运贫血的作战单位,形势一片太好的SQJu在第三次将Lucifer的DK置于死地后,胜利的天平开始完全倾倒向了暗夜这一边(图2)。
  面对着5级守望者不断的挑衅骚扰.Lucifer随即想到了应用女妖的反魔法盾来辅助战斗。在把主矿分矿防御的固若金汤后,Lucifer开始建造起诅咒神庙训练起了女妖。然而就在Lucifer转型蜘蛛+女妖时,SoJu不但又扩建起了一片分矿同时还正在向“熊鹿流”转型。而就在双方各自转型着兵种时,两人的大战也是一直没有终止,SoJu仗惜着6级守望者的强大攻势频频向亡灵基地发起一波又一波的 本文为全文原貌 未安装PDF浏览器用户请先下载安装 原版全文 进攻,要不是UD幽魂之塔摆得多,恐怕Lucifer是早已难以招架了(图3)。
  在两人不断的多次冲突交战中,双方各自的部队也已完全转型完成,Lucifer为双英雄+蜘蛛+女妖+雕像+毁灭者的兵种搭配,而SoJu这边则是由双英雄+熊鹿+弓箭手+德鲁伊组成的混合部队。当Lucifer主矿金钱挖空且侦察到对手已有两处分矿后,Lucifer终于是按耐不住,先发制人地集合起自己全部的部队向SoJu分矿发起了总攻。然而面对着80人口的暗夜部队就算女妖给每个兵都加上反魔法盾来也已经是螳螂挡车无济于事了。最终在集中秒杀对方守望者未果自己却挂掉了死亡骑士之后(图4),Lucifer打出了gg。
  
  “月神”复活
  
  比赛地图为LostTemple,在这张“有泉水无酒馆”的地图上,一般来说暗夜在内战时都是会选用双兵营爆女猎手的战术。而在本场比赛开始后.两人也都不约而同地应用了此战术,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Moon首发英雄为月之女祭祀,而Satiini则选择的是守望者。
  双方在前期都选择了在神庙附近进行快速的mf,彼此之间并没有过多摩擦,然而在入夜后,两人为争夺地图中央生命之泉的“使用权”时开始兵戈相见。操作显然更胜一筹的Moon凭借着猫头鹰的视野与女猎手的围杀,不但杀掉了对方一只女猎手还成功地将Satiini守望者团团围住,为保自己性命的守望者也只得是乖乖地交出了回城(图1)。而趁对方回城之际,Moon迅速地清掉了中央泉水的野怪,同时开始在自家旁的分矿上扩建起了分基地。在清完生命之泉的野怪后,稍占优势的Moon随即又是去抓Satiini的mf。在成功地偷袭到对手与Satiirfi的暗夜部队开战后。Moon又是上演了经典的围杀,被国到的守望者由于这一次未带回城,在一声惨叫后被送回了祭坛(图2)。Moon真的是“不围则已,二国杀人”呀。
  接下来分矿的运作、宝物的购买以及在兵力上占得优势的Moon开始逐渐地让场上形势完全被自己掌控起来。而Satiini也在此时明白若继续跟Moon拼女猎手的话自己一定会愈打愈惨甚至会输掉比赛。于是Satiini开始攀升起了二本基地打算向熊鹿部队转型,而为了不让Moon抢先进行强攻Rush,Satiini先发制人玩起了“迂回战”的打法。所谓Satiini的“迂回战”其实就是凭借着群女猎手时而去攻击Moon主基地迫使对方回程,时而又去攻击Moon的分基地迫使对方进行防守,这样一来的话Moon必将会花大量的时间与金钱耗费在防守基地与购买回程卷轴上,自然也就给了Satiini转型“熊鹿流”更多准备的时间。
  为了破解对方“迂回战”的打法,Moon随即也攀升起了二本基地,时为了减少购买回城卷轴的金钱,他还将女猎手部队一分为二,一半留守主基地,一半留守分基地随时随地地提防着对方可能进行的偷袭行动。
  在防守反击对方进行“迂回战”的过程中,Moon的二本基地也已升级完成。随即Moon二发丛林守护者,并建造了风之古树打算以弓箭手+德鲁伊的兵种组合来对付对方的“熊鹿流”。处在劣势的Satiini见“迂回战”无利可图后索性直接放弃“迂回”,而开始带领着熊鹿部队展开mf工作。而就在Moon应用猫头鹰侦察到对方正在进行mf后,自己立刻集合起部队杀向了对方的主基地。不敢与Moon部队正面接触的Satiini为减少损失,不得不又一次使用“迂回战”来迫使Moon回城。
  此时两入主矿的金钱都已被挖空Satiini正护送着永恒之树缓缓的向旁边的分矿移动着,而已有双矿运做的Moon也在此时集合起了自己全部的兵力浩浩荡荡的向Satiini分矿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在最后的决战上,女祭祀流星雨的施放以及整个Moon部队固若金汤的阵型让Satiini部队顷刻便全军覆没,大势已去的Satiini在此时打出了gg,退出了比赛(图3、图4)。 本文为全文原貌 未安装PDF浏览器用户请先下载安装 原版全文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