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没买球的话,聊天都没法继续了
作者 : 未知

  世界杯开始之后,无论男女老少,好像都开启了“买球”模式,很多人不是职业赌徒者,也不是足球爱好者,但是少则几百,多则几万的博彩投入,好像已经变得稀松平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们的赌性变得如此之大。
  赌博能够带来的强刺激能够让人沉迷不假,但这么大规模的参与在个人的记忆中并不算多见。可能上一届世界杯是中国的体育博彩走上台面的第一次,就是在那一年才有“天台见”的说法,而这一次世界杯将这项活动真正意义上的推向了高峰。
  世界杯相关博彩的影响力突破了年龄身份和收入结构的壁垒,让大家迅速打成一片。随着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和整体文化娱乐消费的上扬,展现出的趋势是惊人,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消费领域,人们正在逐渐揭开他的面纱。
  在这背后是一代人认知的转变和社交参与方式的调整。
  这届世界杯开始阶段,几位知名的体育人针对高晓松的脱口秀节目《晓说》中涉及到博彩部分的内容进行了一些的讨论和解读,甚至已经到了言辞激烈的程度。为什么要一再表述博彩和体育的关系,不是说这些体育人是足够大的既得利益者,而是这中间关系着一个生态的合理性问题。
  体育和博彩到底是如何相关相生。
  如果一个体育项目观众已经不再相信其比赛结果的真实性,那博彩也就彻底失去了价值,竭泽而渔,博彩公司不会这么干,体育从业者也不会这么干,哪怕是有一些博彩公司希望可以得到第一手的消息而投资了相关的体育机构,但所以的赔率和盘口都是建立了自身的分析之上,而不是通过假赛。
  假赛这样的事情,一旦被公之于众,伤害最大的无疑是博彩公司,博彩与体育之间的生态出现了恶化,那观众有太多其他的选择,“不买球”和“买球”其实是一样容易。
  所以很多时候大型的博彩公司和体育从业者以一个微妙的平衡一起推动着整个运动的发展,近代足球由于其适度偶然性让人们乐于博彩,又能保证博彩公司的收益。所以在双方的互相推动之下,才迅速的成为世界第一大运动。
  在这一点上电竞差足球很多,一些在海外从事电竞博彩的业者表示,在所有彩种中电竞由于信息的透明程度最高,而且游戏内部的约束机制也最复杂,所以毛利率实际非常之低。
  大部分的MOBA项目在信息充分的情况下,爆冷的机会很低,而类似卡牌和大逃杀项目又由于游戏本身的随机因素(抽卡、缩圈)过高而导致了参与博彩的人在最初就对风险十分警惕。所以一直以来,没有利益的刺激,博彩业整体上对电子竞技的推动和发展并不足够。
  从国际赛事舞台上,两个由Valve发行的项目在俱乐部的赞助商名单上都出现了大量的博彩公司,假赛的事情也层出不穷,这其实在很多大程度上对更广泛用户的参与形成了制约。
  同时,在中国电竞的生态里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腾讯旗下的很多比赛项目本身还承载了为游戏产品建立政治正确的作用,所以厂商对于博彩十分的敏感,所持有的保守态度也十分容易理解。
  几重影响之下,本来更贴近线上博彩的电竞却始终没能把成功的实现大生态上的升级。
  值得关注的是,通过这次世界杯的全民博彩可以清晰地观察到不少80后,90后已经扭转了对博彩的保守态度,最初参与的社会压力门槛几乎不再存在。大家心安理得的在朋友圈晒参与足彩的情况,这其实是在过去很多年里,中��社会固有观念的一次明显改变。
  同时,对于博彩的热情也是出乎意料的高涨,只能解释为博彩是一种直接有效的参与模式,让更多的伪球迷可以有参与世界杯的体验,也是重要的社交手段。为了体验付费,承担财务上的可以预计的风险、享受巨大的感官刺激和一些不可期的收益,对于电竞相关的国内体彩、线上精彩和海外盘口来说,要考虑的可能是在互联网的环境下,到底怎么样能够最大程度上的满足参与感和社交环境了。
  世界杯还没有结束,最终相信会有份关于“地上”和“地下”总体情况的数据出炉,到时候可能这样的猜测就会更加清晰。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