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280到免费送,让电竞吃瘪的东北
作者 : 未知

  7月5日,洲际赛的第一天,记者董小姐在大连体育中心里一共走了15000步,她最忙的事是要弄清楚场馆里哪些地方是自己可以出入的。这是她和保安多次争吵后仅剩的办法。
  大连体育中心,这座即将在7月中旬迎来周杰伦演唱会的地方,提前迎来了洲际赛。对这座场馆而言,他见证过足球带给大连球迷的狂喜,也承载过粉丝对明星的爱慕,但对洲际赛,它似乎理解不了。“说实话,我不怎么懂电竞,大连人也都不怎么懂电竞,现场的话,除了周杰伦那几个厉害的明星,大连人就觉得看看足球还算正常。”说话的是一位大连广播电台的员工,去年她曾想在大连推广电竞相关的内容,但最后计划暂时搁浅了。
  既然这样,电竞真的适合东北这片土地吗?
  看着场馆里大片大片空出的座位,是周四的原因吗?董小姐心想。不对,S7期间,她见过太多疯狂的粉丝。通过和他们交谈,她也知道现在大学生的“作息时间。”尽管洲际赛比S系列赛低了一级,但是“RNG、EDG他们都来了啊!”
  这个城市里的年轻人呢?毕竟年轻人才是电竞内容的主要消费群体。当董小姐将这个疑问抛给大连当地的的士司机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年轻人主要就是当初留下来那一批,现在都成家立业了。”其实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大连也和所有的东北城市一样,在逐步失去经济活力的同时,也在忍受着年轻人大批量的外流。
  在大连创业做手游的小文,在20个月的尝试后选择了放弃,将简历投到了北京和深圳。如果说这两年大连的经济呈现出一丝起色,根本的原因也许是政府积极开发城市周围的土地。一个有效果的老戏法总好过没效果的新戏法,大兴土木之下,经济问卷的得分总不会太低。但宏观经济的向好掩盖不了微观经济的疲软。
  就像近两年在国内突然风靡的奥派经济学提到的“宏观经济的数字对于每一个消费者而言终究是虚拟的。”
  小肖曾经想在南京六环外的江阴――一个南京人不承认是南京的地方买房,为此他要承担高达2万一平的房价。因为朋友的关系,他了解到大连几乎同等位置的房子只需要8000一平。最终,他选择移居。然而,更低的房价没有解放移居的小肖。在一家地域性团购网站上班的他,只能每个月拿着7000左右的薪水在房贷和车贷面前左支右绌。
  7000块,放在一线城市可能只是中位数的收入,在大连却已经是很高的收入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即是小肖的朋友,小郭,一家手游创业公司的核心员工,一个月到手只有4500。除去1000多的房租,他的可支配收入只有3000多。
  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的工业化、城市化、社会经济总量水平的提升、个人收入和消费总量的增长推动了个人消费结构的重心由必需品转向非必需品,这也是决定职业体育竞技产业需求结构的根本原因。老祖宗也给我们留下了类似含义的古训:饱暖思淫欲。
  我不知道主办方把电竞放在东北时是不是察觉到了东北文化生活的缺失。但让主办方没想到的是,新娱乐活动的魅力仍然难以穿透旧有的藩篱:对于生活在东北这片土地上的年轻人而言,不是这项新活动多有意思,他们盘算更多的是性价比。挡在电竞前面的是可支配收入这个庞然大物。可笑的是,在电竞全速推�M商业化的今天,电竞依赖它又受制于它。前面提到,大连人喜欢到现场看球,但足球的例子几乎是不可借鉴的。不止是时间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很难在大连本地找到另一个愿意出钱的万达做电竞。或者说放大了说,在厂商掌握着生杀大权的情况下,谁也不能确保每一个新城市都有一个愿意出钱的金主。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消费水平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事实上,在讨论东北经济的时候,很少有人提及这一点,这也是董小姐从头到尾没想明白的事情:“为什么官方的票已经14块一张了,他们还去要免费的票啊?”然而,这就是摆在洲际赛面前的现实。
  当然,东北经济也并非一无是处。庞大的经济存量也吸引了那些在一二线城市混不下去的新金融公司。这些套利者对于资本的嗅觉总是灵敏的,他们想要抓住的是站在这个不高的金字塔顶点的那群人,但电竞能抓住吗?
  东北目前的年轻人有两种:一种是留在本地工作的人,另一种则是在东北上学的大学生。前者要拿着不高的工资养家糊口,后者则计算着家里给的生活费安排娱乐活动。
  根据官方公布的票价,7月5-6日小组赛阶段的票价为280/380/580/880/1080元,7月7-8日淘汰赛阶段的票价为380/480/680/980/1280元,和去年在北京鸟巢举办的S7全球总决赛票价相差无几(280/380/480/880/1280元),甚至低端票更贵。横向对比看,周杰伦即将在大连举行的演唱会票价则定在了380/480/680/1280/1580/1880,与洲际赛相比,除了最高两个档几乎没差别。周杰伦现阶段也许可以做到妇孺皆知,但电竞不能,RNG、EDG等明星战队再有名目前也只是局限在这个电竞这个亚文化圈子里。
  所以,从体育消费的角度看,东北本土消费的疲软让洲际赛的高票价吃瘪,从内容消费的角度,经济落后带来的认知落后让电竞这个亚文化吃瘪。
  在腾讯的期望里,将重要的头部电竞资源放置在不同的城市里可以形成结点,继而辐射更广泛的线下区域。但事实并不如想象得那样美好。制约这个战略的不只是人均收入。
  目前东北区域内的交通手段主要就是火车和汽车。汽车时间灵活,但票价高。火车又分为三种:动车、高铁组成的高级列车组,带有空调的普通列车组,和俗称的绿皮车。在东北的交通运输网内存在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带空调的普通列车票价比绿皮火车贵,但时间反而更长,因此绿皮车成为了大家的首选。至于高铁,东北区域内高铁的最高速度只有江浙沪的一半,但东北又是出了名的地广人稀。这样一来,在东北人最注重的性价比上,高铁和汽车便不再具有优势。   每个向往冰雪城堡的南方人最终都会在零下30度拒载的出租车司机的指引下,在城堡内匪夷所思物价的指引下,在忆苦思甜饭的胁迫下最终远离东北。针对某个城市而言,目前的电竞,特别是头部赛事肯定能吸引到一批人,但当这些人走出机场和车站时,黑车司机们会率先给他们一个美好的问候。
  回到大连的洲际赛上来。我相信这次洲际赛政府应该是给予了大量的支持,也有可能在各方面降低了赛事的举行成本,政府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吸引更多的人到大连,增长当地经济。这意味着,要么年轻人到大连定居,但前面已经提到过,连大连本地的年轻人都在往外走。要么就是通过旅游拉动当地经济增长。这也意味着要么游客停留更长的时间,要么在同样的时间里花更多的钱。说直白点,游客在当地的吃喝拉撒才是拉动经济最根本的方式。
  这时,性价比这个可恶的概念又跳出来了。
  时间上,交通的不便无形中让人减少了在本地的停留时间,剩余的时间再被洲际赛切去一大块,还能剩下多少给当地的旅游业?如果说,把连续四天的比赛分割成两部分也许会对当地经济更有利,但代价是赛事成本的攀升。同时还要考虑这趟旅行对于东北的年轻人而言是否具有足够的性价比。
  成本上,四天的洲际赛意味着食宿和观赛上的固定成本,对于那些手头并不宽裕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又有多少能用来在大连本地消费?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很可能在大连当地吃一顿海鲜和看一场洲际赛就像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人不多。
  投资不过山海关,当货币都不敢拉动当地经济时,为什么一个尚未走入主流的娱乐产业会夸下如此海口是让我最不理解的一件事。
  如果说这次洲际赛的落地是一次典型的中国式商业合作,那么考虑到更久远的历史问题,洲际赛的落地地点也应该是沈阳而非大连。无论是消费能力、对电竞的接受度,还是城市经济复苏的可能性,沈阳都比大连有想象空间。而且沈阳曾经是腾讯在东北深耕的电竞市场,不提其他项目的成功,这次洲际赛就来了很多沈阳的粉丝。“本来想出去玩,这不来大连看看我狗哥。”一位从沈阳来的小姑娘说道。
  7月8日,洲际赛终于等来了远道而来的粉丝们,加上通过免费送票、打折(380的票打完折14块钱,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叫打折)吸引的电竞粉丝,上座率最终稳定在7成左右。
  最后,经历了让二追三后,LPL夺冠了。一位花了380块的女生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来分享这份喜悦,她不知道的是这个场馆里还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开心,一样发朋友圈。唯一的�^别是,她们可能没花一分钱。
  赛场外,拿着VIP票的董小姐也笑了,因为眼尖的保安主动给她指路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