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全球汽车业裁员,迫降准备?

作者:未知

  随着转型的加快,其他汽车制造商将仿效“减肥成功”的同行做法,汽车产业的重塑进程正在我们眼前展开。
  捷豹路虎成了最新发布令人沮丧消息的车企,预计在2019年1月份,这家被印度人收购的英国车企将裁员5000人,占据英国雇员的12.5%。并未有消息透露,捷豹路虎的裁员与亏损的2018年第三财季有关。已经明确,裁员是两年内缩减25亿英镑开支计划的一部分。
  2018年晚些时候,捷豹路虎在英国和北美的表现令人满意,但在亚洲最大市场遭遇挫折,下半年中国平均销量跌幅达到近50%。
  捷豹路虎的中国伙伴奇瑞没有公布任何裁员计划,而捷豹路虎反而在表现良好的英国市场被迫缩减人力开支。
  通用汽车和福特先行一步
  如果只根据当期财务报表做出裁员决定的CEO,会被资本市场认为“缺乏远见”。上一个被贴上这个标签的是福特前CEO马克·菲尔兹。他在大举转向新业务之后,传统业务遭到重击而遭到解雇。
  在捷豹路虎之前,公布裁员计划的是通用汽车和福特。通用汽车计划裁1.4万人,关闭北美5家整车厂,而福特的计划则激进得多,福特计划在2019年第二财季裁员7万人,占据全球员工总数的1/3。考虑到近一半的员工在北美雇佣,该地区将再次成为裁员重灾区。这与白宫的制造业回流呼吁背道而驰。
  眼下,中国汽车市场结束了近30年的连续增长,鉴于经济发展阶段,2018年不尽如人意的数据意味着中国汽车市場进入成熟期。分析师们大多不同意中国市场将遭遇连续重击,显然,跨国车企的高管们也持类似看法,否则,就不会有“中国生病,欧美吃药”的裁员做法了。问题在于,这是一个强周期的末尾,还是一次破坏周期节律的大动荡?
  此前汽车行业被认为是“长周期行业”,而通用汽车CEO玛丽·芭拉则在声明中称“汽车行业周期变得越来越短”。在科技行业打算重塑整个大交通生态的时候,车企们大多采取拥抱而非排斥的态度。他们希望甩掉包袱、尽早进入有利位置。
  从裁员决策结果来看,尽管欧美市场在当季仍处于增长,但对于中期前景持悲观态度。而对于中国,普遍认为增长仍未结束,至少将维持现有规模很多年。因此,中国汽车行业的半官方管理者频频发布库存超预警线的警告,但真正的行业性大裁员从未来到,至少此后几个冬天,中国汽车工人的饭碗,大都是安全的。即便甩卖的“壳资源”,也正在积极地寻找接盘者,而非绝望地关张了事。
  裁员也是生意
  虽然裁员总是伴随着雇员家庭的痛苦,但就市场整体而言,裁员是生意的一部分,本身并不意味着特别的信号。只有当同一行业内、主导性大企业纷纷裁员,才构成预警信号。
  既然是生意,裁员本身也是要成本的。2018年夏天,特斯拉从产能炼狱中爬出来之后,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裁员。具体做法是4万多名员工中裁掉9%,4000人左右。但理由是含混的,特斯拉发言人称:“为了帮助特斯拉降低成本,以期能首次实现年度盈利。”
  但特斯拉董事长马斯克则在社交媒体上称,裁员是公司彻底重组的一部分。在他看来,特斯拉结构已经出现臃肿迹象。部分部门角色和职能重复。为了令管理结构进一步扁平化,提高沟通效率,他将裁员视为“杜绝官僚主义”的常规做法。
  从对待员工的态度上看,特斯拉不是传统车企,因为它的员工流失率远超后者。夏天的遣散计划花费1.5亿美元(用于离职补偿),而节约的每季运营成本则达8000万美元。也就是说,如果规模不再扩张,特斯拉半年即可收回裁员成本。这与传统车企背负着沉重的养老金计划不同,后者的裁员成本更高。但是,随着上海生产线的建设,特斯拉必须在中国大举招人扩张。
  裁员的理由
  特斯拉影响力虽大,但它在劳动力市场上不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不过,马斯克说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大企业裁员,“重组”是一个诚实理由之一。
  而并购则是另外的理由。财务连续亏损、发生并购行为,都要进行大规模的裁员。新东家的保证通常也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裁员伴随着经营高层换血、业务结构调整,甚至迭代升级。
  并购发生后,即便产能维持,也替代为主导方的机器人生产线,尽量减少手工岗位,原有的岗位永远消失。
  行业性亏损,则是裁员的第三个坚强理由。此前中国的煤炭行业所经历的过程,已给予充分的展示。
  而在财务和现金流尚且处于健康的时候,动手裁员,才能保持主动。这是截至目前跨国车企裁员的动机。整个行业的转型已经迫在眉睫,电动化直接打击工作岗位,自动驾驶、共享经济和租赁出行则从根本上打击汽车业的规模。
  作为证据,通用汽车在裁员同时将停产数款轿车,包含一度看好的插电式混动雪佛兰Volt。管理层预测,五种新架构的电动车型将占据通用汽车产品的75%。电气化驱动架构,将成为通用汽车投资的重点。这样一来,一部分现有生产线上的熟练工人,甚至整个工厂,都将成为负资产。
  这是历史进程的一部分,残忍但周期性发生。从这一点上看,汽车行业的确处于强周期的末尾,而中国则需要拖后数年才会遭遇。
  随着转型的加快,其他汽车制造商将仿效“减肥成功”的同行做法,汽车产业的重塑进程正在我们眼前展开。
论文来源:《中国汽车界》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084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