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未知

  摘  要:德国工业的生产和技术能力均居世界前列,而其一直在工业创新上的投入也是巨大的。在新近发布的国家工业战略2030中,不难读出德国对于自身缺席创新领域的担忧和害怕。德国希望从产业布局、政策监管、多边合作等方向上,引起各方的重视,并有在创新领域上夺得世界领先地位的雄心。在此国际背景下,该文提出一些关于我国应该如何应对这场工业之争的思考。
  关键词: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  新兴技术  启示
  中图分类号:F4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9)03(b)-0197-02
  Abstract: Germany leads in world’s industrial manufacturing capacity and technology, keeping consistently large investment in industrial innovation. In the recent release of its Nat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 2030, we can easily see the worries and fear of Germany for absence from innovative high-tech sectors. Germany expects to adjust the industrial layout, policy and regulations and promote multilateral cooperation to gain the intention from EU, and desires to gain the leading role in world’s innovation area. Therefore, this paper intends to consult the countermeasures for keeping us advantaged where we have stand out.
  Key Words: Germany Nat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 2030; Emerging high-tech; Inspire
  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首先有针对性地扶持重点优势工业领域,保持其全球竞争力;另一方面,将工业4.0、数字化战略、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作为实现该战略终极目标——确保或重夺德国、欧盟的科技领先地位——的一柄利器。相比德国,我国当下快速发展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工业互联网、新兴汽车领域等虽有一定优势,但仍需进一步保持优势,并强化工业基础和基础创新能力,加快建设制造强国。
  1  近3年德国产业动态发展
  2019年2月,由德国经济部长阿特迈尔本人亲自操刀的《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正式发布,在德国和欧盟引起热议。战略指出,德国将重视人工智能、数字化技术、自动驾驶及工业4.0技术的发展。
  据路透社3月2日报道[1],接下来3年里,德国的汽车行业(占出口总之50%以上)将会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上投入600亿欧元,其中400亿欧元用在电力驱动上,180亿欧元用于数字化转型以及自动驾驶。
  早在2016年,德国就发布了数字化战略2025,主要是五大模块:数字化技能(如数字教育)、基础设施和设备(5G)、创新和数字化转型、数字化社会、现代政府。2018年11月,德国发布人工智能戰略,认为汽车产业、制造业以及健康医疗是受人工智能发展近期发展最直接影响的3个领域。早前,法国在2018年3月发布了人工智能战略。德国的人工智能战略,并不能仅仅看作只是搭建德国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德国会联结法国及欧盟其他的力量,从数据池、小微企业资助、伦理问题上将欧洲卷入其人工智能战略。据德国智库机构Stiftung Neue Verantwortung关于德国人工智能战略的解读分析[2],如果其他国家,比如说中国,不愿意给予与欧洲企业公平的市场准入或严格限制欧洲企业接管他们的企业,那么中国企业也不会得到高科技技术在欧洲的自由准入。
  2  德国重要工业战略发展
  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提到十大优势并继续保持的关键领域,分别为钢铁、铜及铝工业,化工产业,设备和机械制造,汽车产业,光学产业,医学仪器产业,环保技术产业,国防工业,航空航天工业,增材制造(3D打印)。德国有比较好的工业基础,此外,德国提出要在数字化、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及电动汽车、工业4.0技术上突破,以确保、或重夺德国、欧盟的科技领先地位。
  早在2016年,中国制造2025发布之后,德国制定了数字化战略2025,目的是通过发展基础设施、增加投资和推动创新让德国在新一轮的技术与商业模式大潮中领先。德国认为,实现这样的数字化转型过程,需应用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以及安全等前沿技术对商业模型进行再塑。德国提出10个数字化战略举措:(1)2025年前搭建一个GB级的网络;(2)鼓励创业,鼓励年轻公司和资深公司合作;(3)为引资和创新构建一个常规框架;(4)鼓励商业领域将智能网络作为基础设施;(5)强化数据安全并发展信息自主性;(6)为小微企业赋能新的商业模型;(7)实施工业4.0;(8)在数字化技术的研究、发展和创新中创造优秀(企业);(9)推行适合人生不同阶段的数字教育;(10)建立数字代理去承接(政府等)数字化转型上的急速变化。   在此,对比一下关于中国和德国人工智能战略的做法。德国明确将战略核心放在“弱人工智能”领域,即机器证明和自动推理、基于知识的系统、模式识别与分析、机器人技术、智能多模态人机交互。同时,德国调研制造业内的技术需求方和技术供应商时,发现质量控制、知识管理、资源优化、预测性分析均由市场需求方“拉动”,而无人驾驶和无人机技术、智能传感器技术、智能决策支持、机器人技术、智能自动化均由技术供应商“推动”。于是,德国部署由12个AI研究中心组成的全国创新网络,并预计在5年内,人工智能的应用将在德国上下大范围普及,AI服务外包将会成为常态,累计附加值超过300亿欧元。
  根据我国《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我国重视以市场需求为牵引,积极培育人工智能创新产品和服务: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智能无人机、医疗影像辅助诊断系统、视频图像身份识别系统、智能语音交互系统、智能翻译系统、智能家居系统。同时,我国认为要在智能传感器、神经网络芯片以及开源开放平台方面进行核心技术突破。
  德国在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方面有基础,接下来的布局方面,仍是从科研投入方面,选择较难的弱人工智能领域,从技术供应商角度,发展AI服务外包等;我国的人工智能以应用为主线,有大的制造业市场,重视培育产品和服务,在技术方面,进行重点突破。
  目前,我国的新兴技术产业布局主要采用的是增长极模式:如工业互联网自2017年底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发布后,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呈现点轴布局式增长,首先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长三角区域分布也比较集中[3],因为资金、技术、信息等生产要素的流动,现在逐渐向网状布局模式发展,区域与区域间协调发展,从而相对较弱的区域(湖南、辽宁等)也能发展起来,以实现相对均衡的产业发展。
  在2019年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同时,坚持包容审慎监管,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
  3  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带给我国的思考
  德国有感于在新一轮的互联网大战中,已失去先发优势,在一些新兴技术领域,如人工智能,虽有一定的研究基础,但尚无广泛的应用。在德国决心举欧盟之力,来实现在新兴技术领域“德国强,则欧盟强”的目标时,我们应该要提起高度重视,并思考和分析目前我们的优势和劣势,以及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应对这场工业之争,保持我们在优势领域上的持续领先地位。
  3.1 工业互联网高地之争
  德国软件供应商SAP认为工业4.0解决的问题是海量的供求关系以及产品设计的多样性,制造业需要快速创新以迎接日益剧增的需求。德国有很好的B2B市场,95%的电商交易都在B2B市场,而非面对B2C[4]。而中国的B2C市场受大批新技术的引入,实现了交易大增、品质升级、场景变革、智慧零售,阿里、京东、国美等纷纷布局各自构建自己的生态链条。个性化定制、电商等正在重塑全球产业链,我国应持续保持增长势头,及时应对市场需求,在智能产品上不断拓展,从而与德国产生差别化生长。
  3.2 数字化转型之争
  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数据驱动,数字化社会、数字化教育、数字化政府、数字化企业等,强调的都是如何通过新兴的信息技术,对数据进行有效利用,通过数据决策,推动运作模式的数字化转型。据德国研究中心Frauhofer Fokus的说法,在2020年时德国80%的工业企业将完成价值链数字化的阶段[5]。德国提出通过数字化技术将智能遍及生产、生活各个方面——工业4.0、智能服务、智能数据、云计算、数字组网、数字化科学、数字化教育、数字化生活环境。而实际上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对数字化转型有很大的隐忧,也就是数据安全。我国目前处在数字化转型的加速期,在两化融合的基础上,需引导及鼓励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同时规范工业数据保护、流通及监管,以快速形成一批优秀案例,从而推动成果的进一步扩展。
  3.3 新兴汽车市场之争
  德国之前呼吁法国、英国等9个欧洲国家在2040年前禁止燃油车,奔驰、宝马和奥迪近两年都纷纷发力新能源。我国在新能源车领域上是有一定的先发优势,但目前大众对新能源车的认可度不高,且对于电池安全和续航里程方面有一定的担忧,更倾向于买燃油车。电池是新能源车的核心,成本占到车的四成,现在国内做得比较好的是比亚迪、宁德时代。我国需在新能源车的电池技术方面加强研发,统一电池标准,探索其他可替代燃油的新能源。在自动驾驶领域,百度推出Apollo平台,与英特尔、戴姆勒公司在自动驾驶和车联网等领域合作。与此同时,蔚来、小鹏汽车等车企也在研发智能网联方面、智能车联网等,然而研发技术相对还不成熟。行业的前进需要在基础技术上的研发投入,以及在质量控制上的检测认证标准的同步更新。
  参考文献
  [1] Vera Eckert."German carmakers to invest 60 billion euros in electric cars and automation: VDA"[Z]. Reuters, 2019-03-02.
  [2] Harhoff, Dietmar. "Outline for a German Strategy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Z].2018.
  [3] 劉小琴,马树才.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现状与特征分析[J].临沂大学学报,2017(5):135-144.
  [4] Damian Winkowski."B2B e-commerce in Germany7figures you should be aware of"[Z].Divante,2014-04-14.
  [5] Fruanhofer Institute for Open Communication Systems  Fokus. "Industrial Internet of Things"[Z].
论文来源:《科技资讯》 2019年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3522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