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读书报告

作者:未知

  摘 要:万尼瓦尔·布什与唐纳德·司托克斯分别出版了两部科技政策类的著作:《科学—无止境的前沿》和《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布什在报告中提出了一维二分法,认为科学研究领域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两分法;司托克斯在著作中提出了二维四象限(即巴斯德象限),认为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非对立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交错融合。二人研究观点相异,但在研究内容、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上却有相通相融之处。
  关键词:一维二分法;二维四象限;巴斯德象限;科技政策
  中圖分类号:G3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2064(2019)08-0252-01
  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离不开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然而,在推动体制和科技创新的工作中,我们会遇到一系列认识上、政策上和实践上的问题。显而易见,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的关系、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就是制定新时代中国科技政策的关键影响因素。只有认清了这些关键因素之间的关系,才能制定出符合我国国情的科技引导政策,才能从根本上推动我国的科技进步、经济发展和国际竞争力。
  关于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的关系,全球有两大主流学说,即“布什学说”与“司托克斯学说”。万尼瓦尔·布什(Bush·Vannevar)是美国科学与研发办公室主任,他于1945年向总统递交了名为《科学—无止境的前沿》的科学报告,明确提出了科学与技术关系这一科技政策核心问题,更提出了名言:“一个在基础科学新知识方面依赖于他人的国家,将减缓它的工业发展速度,并在国际贸易竞争中处于劣势”。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唐纳德·司托克斯(D·E·Stokes)于1997年出版了学术著作《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从历史、现实和理论三方面深入探讨了科学与技术的关系,并强调由应用引起的基础研究的意义。
  布什在报告中提出:基础研究旨在阐释普遍的纯粹知识和自然规律,而应用研究旨在创造和研制新产品和新技术,二者具有内在矛盾性。其提出的线性路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开发→生产经营”阐释了基础研究是科技进步的先驱,是研究的源点,后续环节总是依赖于前环节的研究,最终沿着线性路径实现产业应用转化。
  相反,司托克斯提出: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非矛盾对立关系,二者在某种程度上相互交融。科学与技术是动态关联关系,相互促进,且可并存于同一研发活动中。基于微生物学案例研究,司托克斯按照研究活动追求的知识属性和应用属性将其分为四类,提出了科研活动的巴斯德象限。他认为研发活动中的前沿基础研究兼有应用研究的实际需求归属于巴斯德象限,它是产业创新的主动力,处于波尔象限与爱迪生象限公共地带。由此布什静态图景的一维二分法应发展成为了二维四象限。
  综上所述,他们二人的研究结果相斥相离,甚至是针锋相对,但抛开表层的对立,二人存在诸多方面的相似。本文将从研究内容、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三个方面对二人的研究加以探讨。
  1 研究内容:二分法与四象限
  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在概念定义、研究类型、研究目标等方面存在本质差别。在概念定义上,基础研究确切的本质,是拓宽人们对某以科学领域现象认识。应用研究则直接面向个人、团体或社会的需求。在研究类型上,凯思·A.H.·慕瑞,牛津大学林肯学院终身院长、英国高校资助委员会主席认为: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互不相关,从事两者研究的人员在研究兴趣与天赋方面均表现出差异;从研究目标角度看,基础研究旨在认识,应用研究旨在应用;从时间角度看,基础科学具有超前性。同样,布什也认为:一个具体的研究项目或是属于基础研究或是属于应用研究,而不能同时属于两种。他强调两者的关系是线性的静态图景的一维二分法。
  区别于慕瑞和布什,布鲁克斯和斯托克斯二人立场一致,共同认为: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互交接。司托克斯将研究由求知和拓展知识激发和研究由应用激发分成纵向和横向两个坐标,进而将科学技术研究分为四类研究,分别对应四个象限来说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关系,简称二维四象限。同时,他通过大量的历史资料和现实情况,从历史的、现实的和理论的角度,得出:政府制定科技政策、处理与科学的关系时要注重由应用引起的基础研究的重要性,通过政策支持、经费预算和科学评价基础研究,而不能单一也不可能只关注布什模式的理论。布鲁克斯亦认为:巴斯德的后期工作正是认识和应用这两种目标相融合的结果。
  无论是两分法还是巴斯德象限理论,布什、司托克斯二人都提出了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存在概念上和本质上的差别,并且都是以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为研究对象得出各自的研究结论。所以,从研究内容角度来看,布什和司托克斯发生了正面碰撞。
  2 研究目标:科技政策著作
  布什的《科学—无止境的前沿》的科学报告回答了罗斯福提出的有关美国战后科学技术发展的四个问题,也就是就如何把战时的经验用于即将到来的和平时期的问题提出意见。报告和附件中广泛地讨论了政府和科学的关系,与疾病作斗争的办法,扩大就业机会,修订专利法和税法,如何培养和选拔人才等问题,成为了国家的经济发展、生活标准提高和社会发展推动的新动力。因此,它既是一份科学政府的文献,也是一份科学社会学的文献。这部著作发表以后便成为无数研究、报告、分析、解释和评论的主题,有人甚至把它比作科技政策的《圣经》。它不仅对战后美国的科技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至今对美国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科技政策也产生了重大影响。由此,布什奠定了国家支持科学和教育发展的思想基础。
  然而,鉴于对科学与技术的关系、基础与应用的关系深度思考,司托克斯在《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著作中提出:由技术发展引起的对基础科学的需求绝不单单是建立在人为的学科分类之上的,而应来自于社会的多方面因素,更是包含了一系列的技术而不是单一的技术,因此两者关系的研究需要系统的、跨学科、动态的综合探讨。因此,司托克斯的著作中涉及了哲学、社会学、物理学、生物学等许多学科,并且涉及到美国的历史、政治、政策结构等实际资料,证明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是相互作用和相互影响的关系:科学研究既会流向技术,同样技术发展也会反馈回科学研究。相比于过于狭隘的线性模式,科学研究的象限模型引申出了新的科学政策导向:重视巴斯德象限,即对应用背景引发的基础研究从政策上、项目组织和社会评价上予以重视,建立科学和社会之间新的联系。此书一出版,即引起人们广泛注意,好评如潮,被称为90年代美国十大科技政策著作之一。   显而易见,布什的《科学—无止境的前沿》与司托克斯的《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都是有深远借鉴意义的科技政策著作,回答的都是政府应该与科学建立何种关系问题。在促进经济发展、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和保护资源环境等国计民生领域对国家科技政策的制定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从研究目标角度看,他们俩再一次擦出火花,相近相融。
  3 研究方法:图形化的一维二分法与二维四象限
  布什坚持: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二分法。基础研究作为技术进步的先驱,是“一般认识以及自然界及其规律的认识”,强调是应用研究与开发将基础科学的发现转化为技术创新的,构成了一种典型的—维图像线性模式,即基础研究引起应用研究与开发,再依据创新是一种产品还是一种工艺,转到生产或经营,由此得出“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开发→生产经营”的一维线性模式。针对布什的观点,司托克斯通过大量历史资料和现实情况说明:科技政策的制定、对科学与政府关系的正确认识关键离不開关注巴斯德象限,即对由应用引起的基础研究的政策支持、项目投资和科学评价,而不应该也不可能从布什模式出发。对此,司托克斯发明了一套二维结构的新体系来说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关系,即二维四象限。以由求知和拓展知识激发和由应用激发为二维结构的两个坐标,把科学技术研究分为四类研究,分别分在四个象限里。借助二维四象限,司托克斯提出:纯基础研究(玻尔象限)与纯应用研究(爱迪生象限)是各自沿着自己的轨道发展的,而带有应用目的的基础研究是连接上述两个轨道的枢纽,并以19世纪著名科学家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的名字命名为巴斯德象限。
  无论是一维二分法还是二维四象限,都处于静态的知识研究和技术创新研究领域,无论是线性图还是坐标图,二人都是利用图形法进行分析研究,双方又再一次走向了对方。
  由于布什和司托克斯有着不同的研究背景和研究目标,二人不免存在诸多形同相异之处。但抛开表层的对立,二人的研究思维实际上形似吸铁石,有相斥,但更相融。无论是一维二分法还是二维四象限,他们研究的都是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都是以图形式的研究方法得出了自己的研究结论。可见,二人在研究内容、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上在一定程度上走向了对方,相融相吸。
  参考文献
  [1] 陈红喜,江春,袁瑜,王帅斌.基于新巴斯德象限的新型研发机构科技成果 转移转化模式研究—以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为例[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8,447(11):42-51.
  [2] D.E.司托克斯.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M].科学出版社,1996.
  [3] 李勇.布什报告与美国战后科学研究信念的建构—从科学研究信念史的视角解读《科学-没有止境的前沿》[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8,24(3):79-83.
  [4] 张涛.辩证看待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的关系[J].求是,2001(10):54-5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3799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