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彝族自治州马湖乡旅游精准扶贫路径初探

作者:未知

  摘要:以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马湖乡为例,对当地村民旅游开发的意愿与态度进行了问卷调查,分析了其结果,探讨旅游精准扶贫路径,以期为其他民族地区旅游脱贫发展提供案例参考。
  关键词:民族地区;旅游;精准扶贫;扶贫路径;凉山彝族自治州马湖乡
  中图分类号:F59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9)06-0152-04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9.06.035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Abstract: Taking the Mahu district of Yi Autonomous prefecture of Liangshan as an example, a questionnaire survey on the willingness and attitud of local villagers towards tourism development was conducted, the results were analyzed, and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path of tourism was explored, so as to provided a case reference for the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development of other ethnic regions.
  Key words: ethnic areas; travel;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path for poverty alleviation; mahu town of Liangshan Yi Autonomous prefecture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4.0%以下[1]。新的历史时期,全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社会经济发展与扶贫形势均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在党的十九大“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指导下,旅游扶贫承担着更重要的责任与使命[2]。
  国外对旅游扶贫的研究起步较早,在研究方法、研究理论、研究实践等方面均有较成熟的研究体系。国内的旅游扶贫研究发展相对滞后,主要集中在旅游扶贫的效益、模式、战略、特定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受益研究等方面。自从旅游精准扶贫被首次提出后,国内的旅游扶贫研究方向便发生了转变,研究内容主要集中在对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精准识别、精准帮扶和精准管理上,同时提出了可持续性发展的运行机制和实施路径。
  民族地区扶贫具有特殊性。西南民族山区自然景观优美、民族文化内涵深厚,但是生态环境脆弱,第一、第二产业很难突破,生态旅游发展是发挥优势资源、实现脱贫,走向发展的好路子,目前很多西南民族山区正在积极发展旅游,但如何达到旅游精准扶贫、使区域全面共同发展,还值得探讨。以凉山彝族自治州马湖乡为研究对象,通过实地调查,探寻马湖乡贫困户脱离贫困的可持续性创新发展道路。
  1  研究区旅游精准扶贫可行性分析
  1.1  研究区概况
  马湖风景区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东北腹地,面积为128 km2,水域面积7.33 km2,是以高山湖泊盆地地貌为主体,以湖泊水景和三国遗迹为主景,以“秀”“古”为特色,以汉、彝人民的和谐文化为主题的省级风景名胜区。马湖风景区涉及马湖乡和黄琅镇,据实地调研得知马湖地区精准扶贫集中在马湖乡开展,故选择马湖乡大杉坪村、大水井村和唐家山村为研究区域。
  1.2  研究区旅游精准扶贫优势
  1.2.1  旅游资源价值突出  馬湖风景区自然资源与人文资源并存,共涉及8个主类、24个亚类、59个基本类型。景区湖、瀑、岛、天坑、溶洞、湿地、丹霞、原始森林俱存,动植物类型多样。水乡文化、三国文化、彝汉和谐文化集中展示,资源类型极为丰富。资源实体疏密度优良,马湖景观重点分布于湖泊东部地区,自然生态系统保持完整,核心资源实体马湖及周边山水环境优美,保持原有形态与地质构造。
  1.2.2  政府政策利好  雷波县政府着力发展扶贫开发事业,不断建设和完善基础设施服务体系,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积极发展以旅游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加快马湖景区创4A工作建设,编制乡村旅游发展规划和金沙江溪洛渡旅游规划。通过加大旅游宣传,开展节庆营销和区域联合营销,加强从业人员的培训工作,巩固马湖莼菜、雷波脐橙、彝族刺绣、竹笋和茶叶等特色地域品牌建设;强化旅游行业自律和行政监管力度,严厉打击规划区内乱修乱建行为,鼓励发展超市连锁和电商快递业,积极发展节假日消费经济[3]。
  1.2.3  农民脱贫致富愿望强烈  在马湖乡实地调研过程中,对当地贫困村民进行了入户问卷调查,马湖乡绝大多数村民对旅游精准扶贫表现出较高的积极性。虽然目前对于参与到旅游发展甚至是旅游规划中去略显信心不足,但是均表示愿意为了当地的旅游发展奉献自己的力量。
  2  研究设计与实地调查
  在现有理论研究成果基础上,设计了凉山彝族自治州马湖乡村民对旅游开发意愿与态度的问卷调查表,对3个贫困村(大杉坪村、大水井村和唐家山村)235户贫困村民家庭的贫困状况进行精细排查。根据当地扶贫、脱贫标准,识别出彝家移民新村大杉坪村已脱贫60户;大水井村2014年已脱贫19户,2017年底预脱贫13户;唐家山村2014年已脱贫19户,2017年底预脱贫36户。除去已脱贫和2017年底预脱贫的家庭,着重对剩下的88户贫困家庭进行精准识别。   马湖乡3个贫困村的88户贫困家庭调查中,以户为单位,一户一份,共88份调查问卷。最终回收有效问卷79份,无效问卷9份。其中,79份有效问卷对应的79户家庭就是旅游精准扶贫目标人口,9份无效问卷对应的9户家庭就是非旅游精准扶贫目标人口。身体、年纪、文化程度等因素是其不愿意以旅游这种方式实现脱贫的原因,因此这9户家庭应寻求其他的脱贫路径。
  2.1  被调查村民的人口特征分析
  表1反映了被调査村民的基本统计学特征,样本的选取经过严格的筛选,且采取入户调查的方式,因此可以保证分析结论的可靠性。在调查样本结果中,20岁以下和61岁以上村民人口所占比例较少,是因为被调查人口年龄过小和过大,对旅游精准扶贫的认识存在不足;20~40岁村民人口所占比例不到50%是由于这一年龄段的中青年人口在外务工的比较多。当地村民学历普遍较低,多为小学和初中,这和当地经济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多数年轻人选择辍学;家庭人均年收入一大半都在贫困线以下,主要经济来源是务农,其中种植业又是农业中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在对“您能为旅游发展提供的项目和服务”调查中,由于此项和家庭收入主要来源同为多选题,所以劳动力、原材料、餐饮原料、农家土菜馆所占比例均在70%以上,仅有6.10%的家庭表示没有能力为旅游发展提供项目和服务,究其缘由,年龄和身体状况是主要制约因素。
  2.2  旅游扶贫经济效应感知调查
  由表2可以看出,当地村民对旅游扶贫经济效应感知强烈。90%以上的村民认为旅游扶贫对当地经济影响具有正效应,而最切合村民实际利益的就业与收入问题,赞成率也分别达到89.02%和91.46%,说明当地村民对旅游扶贫持积极和支持的态度,当地的旅游扶贫发展大有可为。
  2.3  旅游扶贫文化生态效应感知调查
  由表3可知,当地村民对旅游扶贫文化生态效应感知赞成率均在80%以上,其中促進本地文化多样性、提高本地知名度、改善本地基础设施、提高本地生活质量的赞成率更是在90%以上。在少数民族贫困村,中青年男子多外出务工,女性在家待业、务农、持家等。而随着当地旅游的发展,彝族女性制作的传统手工艺品作为地理标志性纪念品在旅游商品市场热销,增加了彝族女性的就业机会,从而提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动听的彝族歌谣搭配着传统的彝族民俗风情表演,更是激荡游客心灵,促进了彝族文化的传播和彝族经济的发展。
  2.4  旅游扶贫负效应感知调查
  由表4可以看出,旅游扶贫负效应评估中,提高了物价和生活成本、加剧了本地村民贫富分化和破坏了本地风俗文化三个方面赞成率最高,分别是47.56%、54.88%和52.44%。因此在后续旅游精准扶贫工作中,要注意贫困人口观念转变的问题,通过控制物价和生活成本、均衡经济发展和制定民族风俗文化的保护性措施等,消除或者减少贫困村民对旅游扶贫的负效应感知。
  2.5  村民对旅游扶贫开发的态度调查
  由表5可以看出,84.15%的村民认为本地旅游扶贫开发总体利大于弊,对旅游开发持支持态度,支持率达到89.02%,但对本地旅游业发展的满意度只有37.80%。从访谈中得知,大家普遍认为如今马湖景区的开发力度还不够,尤其是和泸沽湖相比,人文特色还不足,加之马湖地区自然条件较差,限制了旅游的进一步开展。
  2.6  村民参与旅游意愿与能力调查
  由表6可以看出,本地村民参与旅游发展意愿比较强烈,但愿意参与到决策与规划中去的意愿较低。通过访谈得知,主要是由于当地村民自身的经济实力、文化基础和对能力的不自信造成。当前乡村旅游正处于转型升级阶段,现代乡村旅游成为了融合传统乡村田园生活和现代文化创新创意生活的产物[4]。当地村民只有通过一系列的教育培训才能达到契合乡村旅游发展的人才要求,因此挖掘贫困人口的发展潜能十分重要。
  3  研究区旅游精准扶贫实现路径
  贫困作为一种可逆状态,内因是起决定性因素的,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5]。因此要根据研究地区的实际情况,大力激发贫困地区、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同时与外部多元扶贫相结合,形成联动机制,精准扶贫。
  3.1  少数民族村寨旅游与农业的“农旅融合”模式
  大杉坪村属新成立的高山生态移民村彝族文化旅游新村位于雷波县马湖风景区规划区内,与马湖核心景区错位发展。以传统农业为主,主要是种植业和畜禽养殖业,盛产玉米、土豆等粮食。通过农业结构调整,大杉坪村已基本形成黄羊养殖、莼菜种植、石竹笋种植等3个以上主导产业,是典型的农业社会场域。适合发展以少数民族村寨为核心载体、以传统农业社会凝结并遗留下来的农业乡村景观体系为基础的“农旅融合”发展模式。在发展山地农业的同时,通过旅游这个产业消费环节,实现传统村寨农业的科学化、集约化和商品化[6],最终通过产业化道路极大提高农业和旅游服务业的经济效益,构成以彝文化为主题,集农业旅游、休闲观光、生态美食、乡村休闲养生于一体的民族村寨旅游资源,达到消除贫困的目标。
  3.2  增强村民脱贫内生动力
  3个精准扶贫村中,有些村民已经通过自己的劳动实现了脱贫甚至是致富,然而在调查的88户贫困家庭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老弱病残人口,精准帮扶对于这些无劳动能力或者劳动能力不足的村民来讲,扶贫效果并不明显。同时,因为村民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进一步影响了贫困人口的发展观念和视野,多数人仍然认为扶贫即为“等、靠、要”。目前,马湖乡获得扶贫资金的贫困户家中多为留守在家的妇女、老人和儿童,大多数将获得的资金用于储蓄,既不敢消费更不敢投资,这又进一步降低了脱贫的动机。因此,增强旅游精准扶贫的内生动力,是马湖乡实现精准脱贫的重要途径。通过入户宣传、示范等形式转变贫困村民消极的脱贫观念,树立积极自信的脱贫态度与苦干精神;深入开展具有针对性的旅游精准扶贫劳动技能、旅游意识等各种培训项目,提高贫困人口参与旅游发展的意愿和能力;加强对口扶贫和帮困的力度,建设旅游精准扶贫示范基地,提升贫困地基础服务设施建设,创造适宜旅游发展的良好环境。   3.3  引入人才,打造创意旅游
  人才是旅游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贫困地区的发展离不开人才的创新与付出。目前,由于缺乏职业吸引力和提升的路径来自其他部门的竞争教育供给、实践和培训的不足等原因[7],旅游行业很难吸引和留住人才,更不用说地处偏远,经济社会极为不发达的四川省凉山州等地区。因此,可以通过人才引进和本地人才培养相结合的方式,加强与四川省内高校、旅行机构、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合作,将本地特有的彝文化资源融入到旅游活动开展中的方方面面,为旅游提供良好的互动娱乐体验性。深入挖掘马湖乡的历史文化资源,将传统自然体验和现代科技相结合,打造身临其境的互动性和体验感,同时吸取其他地区成功的发展经验,结合本地的具体实际,打造极具区域性、文化性、艺术性、创新性的民族区域旅游特色品牌。
  3.4  加强旅游精准扶贫识别和帮扶的精准度
  在对问卷调查结果分析的基础上,通过了解贫困户致贫原因与参与旅游开展的意愿能力,找出各户旅游精准扶贫的差异性,制定不同的帮扶政策,对能力缺乏的要提供技能培训,资金缺乏的要提供资金支持,教育滞后的要提供再继续教育等,严格实施“一村一策”“一户一法”[8]。同时加强资源及文化保护,建立能力持续增强体系、利益分享机制、多元管理协调机制和返贫动态监控系统。特别是返贫动态监控系统,由于马湖乡滞后的社会保障体系和特殊的地理环境,因病返贫和因债返贫现象时有发生,因此必须要以政府为主导,构建旅游精准扶贫联动合作机制,提高旅游扶贫识别和帮扶的精准度,有效推进马湖乡贫困村民脱贫工作。
  3.5  实现女性素质的提升与发展
  通过对马湖乡扶贫人口调查发现,贫困女性人口数量庞大。由于当地青壮年男子外出务工,女性便成为了家庭中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成员,保留着彝族人民最古老和质朴的穿着、性情和生活方式,而这正是和汉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不同也是最吸引外地游客的一个特别的因素。因此对马湖乡女性素质的提升与发展,包括以女性与民俗文化的深入融合为吸引点,涉及对彝族女性的集中导游培训、刺绣工艺培训、歌舞表演培训、厨艺培训等技能培训。
  4  结论
  旅游精准扶贫是国家扶贫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乡村和农业旅游开发是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而旅游扶贫的核心与关键是贫困人口的脱贫致富[9]。本研究正是立足于马湖地区丰富的旅游资源,在对其旅游精准扶贫实现机理和可行性分析下,通过实地调查研究,根据实际情况,提出具有针对性的现实路径,以求增加贫困村民在旅游发展中获益的广度与深度,为马湖乡提供可持续脱贫动力,让贫困村民早日踏上脱贫致富之路。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J].前线,2017(11):15-34.
  [2] 陆  娇,方世明.旅游精准扶贫体系研究——以广东丹霞山夏富村为例[J].湖北农业科学,2017,56(2):360-364,369.
  [3] 王永贵.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EB/OL].http://lb.lsz.gov.cn/leibo/zfgzbg7/3794388/index.html,2015-03-10.
  [4] 胡  柳.乡村旅游精准扶贫研究[D].武汉:武汉大学,2016.
  [5] 习近平.习近平谈扶贫[J].理论导报,2016(9):43-45.
  [6] 吴亚平,陈品玉,周  江.少数民族村寨旅游精准扶贫机制研究——兼论贵州民族村寨旅游精准扶贫的“农旅融合”机制[J].贵州师范学院学报,2016,32(5):56-61.
  [7] 国家旅游地理.人才是旅游发展的核心竞争[EB/OL].http://news.cntgol.com/dyzd/20170621/142461.html,2017-06-21.
  [8] 刘有军.农村整村推进减贫绩效评估中的农民参与问题研究[J].西部经济管理论坛(原四川经济管理学院学报),2016,27(3):27-31.
  [9] 鄧小海,曾  亮,罗明义.精准扶贫背景下旅游扶贫精准识别研究[J].生态经济,2015(4):94-9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7725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