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高明区古树名木现状及保护对策

作者:未知

  摘要    本文对佛山市高明区古树名木调查现状进行总结发现,区域内现有古树名木251株,分属12科15属15种。在对古树名木树种构成、生长情况、树龄和胸径情况等进行具体分析的基础上,分析了高明区危害古树名木的因素,并提出有效的保护对策,以期为古树名木的保护提供参考。
  关键词    古树名木;现状;危害因素;保护对策;广东佛山;高明区
  中图分类号    S78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9)13-0138-02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Status  and  Protection  Measures  of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  in  Gaoming  District,Foshan  City
  LIU Chun-ying 1    HUANG Yong-yuan 2    JANG Yuan-qin 2    YUAN Jin-bei 2    YUAN yuan 2
  (1 Forestry Research Institute of Gaoming District in Foshan City,Foshan Guangdong 528500; 2 Gaoming Branch of Foshan Natural Resources Bureau)
  Abstract    According to the investigation,this paper summarized the status of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 in Gaoming District,Foshan City.There are 251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 in the region,belonging to 15 species,15 genera and 12 families.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species composition,growth status,age and DBH of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the paper analyzed the factors that endanger the growth of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 in Gaoming District in order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
  Key words    ancient and famous tree;status;hazard factor;protection measure;Foshan Guangdong;Gaoming District
  古树名木是林木资源中的宝贵财富,是自然界和前人留下来的珍贵遗产,见证了城乡发展和自然变迁,具有重要的科研、旅游、文化、经济和历史研究价值[1]。古树名木也是不可再生的独特的自然资源、珍贵的基因资源和深厚的文化资源。现结合高明区古树名木的调查情况,在对古树名木树种构成、树龄、生长情况、树高和胸径等方面进行具体分析的基础上,分析了危害古树生存的因素,并提出保护对策。
  1    自然概况
  佛山市高明区位于东经112°22′34″~112°55′06″、北纬22°38′46″~23°01′05″,属于南亚热带季风气候,日照充足,雨量充沛,雨热同季,气候温和而湿润,无霜期长,植物种类丰富。境内西部、南部、中部和北部为低山丘陵及台地,东部及东北部是广阔的冲积平原。域内山地与丘陵海拔多在150 m以下。沧江河及其支流横贯高明区东西,汇入流经高明区的西江[2]。
  2    古树名木资源现状
  2.1    古树名木的种属分布
  据调查统计,区域内古树名木共有251株,涉及12科15属15种,分别为桑科的榕属和见血封喉属、漆树科的杧果属、无患子科的龙眼属和荔枝属、木棉科的木棉属、樟科的樟属、榆科的朴属、大戟科的秋枫属和银柴属、冬青科的冬青属、豆科的格木属、马鞭草科的牡荆属、松科的松属、桃金娘科的蒲桃属。其中数量最多的是细叶榕,有218株,占86.9%;其次是龙眼、杧果和樟树,各有5株,各占2.0%;再次是木棉,有4株,占1.6%,樸树有3株,占1.1%,见血封喉和荔枝,各有2株,各占0.8%;其他各类树种7株,占2.8%。区域内均为古树,没有名木。   2.2    古树名木级别分布
  据调查统计,区域内古树名木中,一级古树(≥500年)有5株,全为榕树,占古树总量的2.0%;二级古树(300~499年)有11株且全为榕树,占总量的4.4%;三级古树(100~299年)有235株,占总量的93.6%。
  2.3    古树名木位置分布和生长情况
  据调查统计,区域内251株古树均散生在乡村,没有古树群。生长势为正常株的有226株,占古树的90.0%;生长势为衰弱株的有20株,占8.0%;生长势为濒危株的有5株,占2.0%。生长环境好的有236株,占古树的94.0%;生长环境一般的有5株,占2.0%;生长环境差的有10株,占4.0%。
  古树名木的树高主要集中在10~15 m之间,共132株,占52.6%;株高15~19 m共90株,占35.9%;株高5~9 m共有22株,占8.8%;株高20~25 m共6株,占2.4%;株高<5 m的有1株,占0.4%。
  古树名木胸径主要集中在100~199 cm之间,共172株,占68.5%;胸径50~99 cm共48株,占19.1%;胸径200~249 cm共21株,占8.4%;胸径<50 cm和>249 cm均有5株,分别占2%。
  古树名木冠幅主要集中在15~25 m之间,共140株,占55.8%;冠幅10~15 m共43株,占17.1%;冠幅25~30 m共36株,占14.3%;冠幅<10 m共21株,占8.4%;冠幅31~35 cm共11株,占4.4%。
  3    危害古树生存的因素分析
  古树名木历经长期各种环境变化,屡受严寒酷暑,生命活力减弱,抗逆性降低,影响其生存的因素有以下5个方面。
  3.1    古树自身因素
  古树大都是树龄较大的过熟乔木,经历了上百年的风雨侵蚀,自身生理机能不断下降,古树根部对养分和水分的吸收能力下降,导致生长状况不良、再生能力减弱。
  3.2    生长环境
  区域内的古树均分布在农村且大部分散生在房前屋后,古树生长的位置距离房屋太近,同时部分古树的生长空间也被乱搭建的建筑物侵占,古树枝叶的伸展和根系的生长受到严重影响,导致古树偏冠、树体倾斜,危及古树名木的生存。部分古树无人管护,四周杂草丛生,树干被藤蔓植物缠绕,也有古树砌树池太小或者周边铺设水泥,影响古树根系对周边土壤中水分和养分的吸收,不利于古树生长和生存。
  3.3    人为破坏
  区域内的古树均散生在农村,当地村民常在古树下进行烧香、烧纸等供奉行为,部分古树受到不同程度的熏烧毁坏,古树的生存环境遭到严重破坏[3]。同时,由于区域内古树以榕树为主,是本地常见乡土树种,但疏于管理,人们对其保护意识薄弱,一些村民将垃圾、废物、废料等随意堆于古树的周边,对古树的生长造成严重的影响。
  3.4    自然灾害
  高明区每年夏季台风活动较频繁,由于古树树体高大、枝干较脆弱,因而其抵御台风、雷击等破坏的能力下降。个别古树受到台风、雷击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导致古树树枝断裂、树体倾斜,甚至出现倒伏、被连根拔起等情况,严重影响古树的健康生长。
  3.5    病虫危害
  古树一般树形高大,过于衰老,免疫力下降,易受病虫害的侵入,部分古树遭受病虫害侵害后,出现树干腐朽、中空等现象,致使树干的机械支撑能力减弱,一旦遭受到台风、雷击等较强的外力,就会被折断,造成树体偏冠,甚至倒伏,导致古树死亡。
  4    古树名木保护对策
  4.1    创造良好环境,强化古树管理
  及时清除古树树冠投影下生长的灌木、杂草及树干上缠绕丛生的藤蔓植物,以保证古树生长所需的营养空间,同时对古树周边乱堆、乱放的垃圾等有害物质一律予以清除;根据实际情况,对古树设置围栏保护、修补堵洞、支撑加固、安装避雷装置等,保障古树名木的正常生长[4];拆除过小的古树砌树池及古树下铺设的水泥板,适时适量地施肥浇水以改善土壤环境。
  4.2    加强宣传教育,提高保护意识
  应通过电视、微博、微信等各类新闻媒体,展示古树名木的普查成果和古树名木的独特神韵;在古树围栏、铭牌上设置宣传标语[5];印发宣传册普及古树名木保护常识,宣传保护古树名木的特殊价值和重要意义,提高大众保护古树名木的意识。
  4.3    建立健全保护制度,依法保护古树
  林业相关部门应制定保护古树名木的地方性条例,明确古树名木的管养责任,将管护责任落实到具体所属单位或者个人,确保古树名木得到有效的管理和保护[6]。各级林业主管部门要加强巡查工作,及时发现并制止有关损坏古树名木的行为[7-8],严厉打击盗挖、倒卖、非法移栽、非法砍伐等破坏古树名木的违法行为[9]。
  4.4    加强古树名木后备资源的培育
  在保护好现有古树名木资源的同时,积极加大培育古树名木后备资源的力度[10]。调查区域内树龄在80年以上且100年以下的树木,将其列入古树名木后备资源库,有针对性地进行培育和保护,或者在区域内种植适宜本地生长、寿命长、价值高、科学研究和纪念意义大的优良树种,增加古树名木的后备资源[11]。
  5    参考文献
  [1] 苓建强,周英梅,田航军,等.古银杏树的保护与复壮技术[J].安徽林业科技,2018,44(2):58-59.
  [2] 区广贤.高明年鉴[M].北京:中华书局,2017.
  [3] 卢春英.闽西古树名木资源现状与保护对策[J].林业调查规划,2005,30(4):59-61.
  [4] 王富河,赵莲花,卢红,等.信阳市平桥区古树名木资源现状及保护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2013(19):211-212.
  [5] 张乔松,阮琳,杨伟儿,等.广州市古树名木保护规划[J].广东园林,2002(2):14-20.
  [6] 谈丽萍.古树名木现状及保护管理规划分析[J].现代农业科技,2010,(6):212-213.
  [7] 何冰,程铁锁,王保星,等.渭南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现状及对策[J].防护林科技,2014(6):99-100.
  [8] 刘菲,闫继峰,单淑平,等.沧州市古树名木资源现状和保护对策[J].河北林业,2008(5):36.
  [9] 黄金生,吴良文,林丽华.温州市区古树名木资源现状和管护措施探讨[J].林业资源管理,2010(3):94-97.
  [10] 马向阳,陈锋,冯志敏,等.河南新縣古树名木资源评价及保护[J].中南林业调查规划,2008,27(2):58-61.
  [11] 罗双龙.古树名木保护工作的现状及对策[J].绿色科技,2011(11):76-7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97675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