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匈牙利21世纪前10年的术语学理论和实践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刘籍鸿

摘要:匈牙利术语学研究史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但因其文献主要采用匈牙利语,故而鲜为人知。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匈牙利语作为一门小语种,它的术语学实践和理论深受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影响。匈牙利语言学家和术语学家阿戈陶的文章介绍了近20年来,处于时代变革中的匈牙利术语学理论和实践状况,并对匈牙利术语学的未来提出了展望。

关键词:匈牙利术语学;创造新词运动;匈牙利术语委员会

中图分类号:N04; H083文献标识码:ADOI:10.3969/j.issn.1673-8578.2020.06.006

Abstract: Hungary is a traditional country with a long history and independent language. Termin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al activities in Hungary can trace back into the 18th century and much earlier. However, due to all terminology documents are written in Hungarian, few people in the world could be informed of the Hungarian terminology in the past. This article aims to shed a light on the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Hungarian terminology during the first decade of the 21th century on the basis of translation and edition of Mrs. Fóris gota's paper for the “Terminology and Society” conference.

Keywords: Hungarian terminology; neologist movement; MaTT

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匈牙利术语学实践和理论深受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影响。阿戈陶(Fóris gota)作为匈牙利的语言学家和术语学家,于2007年撰写了《匈牙利的术语学现状和问题》(The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Hungarian Terminology)一文[1],详细地介绍了匈牙利术语学发展的历史和现状,并对匈牙利的术语学的未来提出展望。

一匈牙利术语学发展的历史

16世纪以来,欧洲社会发生了经济和技术的大变革,产生了大量的新术语,带来了整个欧洲各民族语言学意义上词汇的丰富和演变。17—19世纪,欧洲知识分子的主流学术活动之一,是发展民族语言,以适应科学、工业和经济的大发展。在匈牙利,第一次有组织的形成新术语的运动是1772—1872年发生的“创造新词运动”(neologist movement)(匈牙利语:nyelvújítás),匈牙利语专业词典收录了这些新术语。

直到20世纪初,迫于科技领域各分支学科发展的需要,术语学研究者才开始对术语分类进行主动思考。而早在1834年,匈牙利学者鲍伊佐(József Bajza)就已经认识到,术语的形成和术语体系的分类是以概念为基础的。

20世纪中叶,匈牙利语言学界和各学科之间积极开展跨学科合作,在这个时期出版了大量专业词典。匈牙利学者卡拉尔(János Klár)和卡瓦勒夫斯基(Miklós Kvalovszky)出版了《我们的科技术语需要发展和改进的主要问题》(Müszaki tudományos terminológiánk alakulása és feijlesztésének fbb kérdései/The Major Questions of the Development and Improvement of Our Technical Scientific Terminology)一书,对上述时期的匈牙利术语学研究成果进行了分析和总结,规划了匈牙利术语学发展目标[2]。

1974年,匈牙利的大学发起了“培训专业翻译”的活动,与此同时,以“讲授专业语言”为目的的教学活动也开展起来,为匈牙利术语学理论的形成打下了基础。

二21世纪初的匈牙利术语学困境

匈牙利术语学面临的许多问题,与世纪之交前后20年全球化的政治和经济变革,及其对民族语言演变所产生的影响有着密切关系[3]。科技成果的增加,使得术语分类体系的建立成为必然,尤其是当匈牙利的社会和经济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然而,在21世纪最初的10年,匈牙利逐年递减的经济增幅,导致国家对术语学发展提供的财政支持不足。也正是在这10年里,在全球范围内,术语学出现了新旧理论范式并存的现象,这使得匈牙利人不知道应当如何给自己的术语学理论及其实践找到合适的定位。比如,匈牙利的一些语言学家认为,术语学本质上是词汇学的问题,跟概念体系没有关系,术语学主要该考虑的是词素应该如何按照匈牙利语的特点进行制定。2000年之前,匈牙利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在术语学领域开设独立的学位课程,也没有相关的教材或者参考资料。

1989年匈牙利政治体制的改变以及2004年匈牙利正式加入欧盟,是对匈牙利术语学发展影响重大的两个事件。一方面,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下的术语体系是匈牙利自20世纪中叶起构成其概念体系的基础,苏联解体后,为了适应西欧概念体系的要求,匈牙利不得不建立起一套新的术语体系。另一方面,在2004年加入欧盟之前,匈牙利政府着手推动各项工作融入欧盟体系,以尽快达到欧盟的要求。据统计,2007年,欧盟有近20000种标准,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1500种的速度增长。由于资金的匮乏,这些标准里仅有23%被翻译成匈牙利语。在一些法律法规的翻译工作中,由术语不对等导致的困难很多,甚至一些概念体系完全不对等或存在缺失,當在已有的匈牙利语里找不到合适的术语时,就需要依据匈牙利语的术语构成法则创造一个新的术语。但是,当时并没有术语翻译标准,这就导致了一词多译的频繁出现[4]。匈牙利国家语料库(The Hungarian National Corpus)虽然是个开放型的语料库,但不包含专业文本,而其他的专业性术语资料库,大部分不对公众开放而只供内部人员使用,这导致在匈牙利很难开展大规模的术语协调工作。

进入21世纪,在匈牙利语使用区的学校里,开始鼓励教师使用匈牙利语进行教学。然而,学校里的大部分教师是在罗马尼亚或斯洛伐克求学的,虽然他们在日常生活里使用匈牙利语,但不愿采用匈牙利语教学。其根本原因是他们对本专业的匈牙利语术语体系不够熟悉[5]。实际上,他们处在双语的工作环境下,拥有更大的优势和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接触到其他语言的教科书、词典、术语资料库等参考资料。彭泰克(J.Péntek)曾指出,生活在匈牙利本土的学者确实更容易接触到用匈牙利语表示的新術语,因为在匈牙利的国际化企业里,匈牙利语还是使用最多的官方语言。

阿戈陶经过两年的调查研究后发现,加入欧盟后,匈牙利语涌现出大量的新概念和新术语,数量之大和速度之快都是空前的[6],对这些新概念新术语进行分类和规范化的工作迫在眉睫。2007年之前,匈牙利语中的一些新术语,通常是没有经过专家审核就已传播,这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导致规范的术语很难普及。事实上,要确保一种语言的术语规范性和科学性,建立起与当今科学知识体系对应的概念系统,并对概念进行合理定义和定名,是相当重要的。长期以来,匈牙利的专业词典经常出现专业性错误的原因,即在于此。一些出版商为了逐利,放弃了职业操守,带来负外部性,增加了规范术语普及的成本。

三对匈牙利术语工作的建议

针对上述问题,阿戈陶认为,在术语研究者、术语工作者和学科专家之间建立长效的合作机制,是长久之策。

她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一是建立科学的术语体系。要逐一学科开展本学科的术语规范化工作,以概念体系为基础,对术语进行整理,这对当前的匈牙利术语工作而言,是最急迫的。二是开展术语学教学工作。在大学的每一个专业,都加强本专业概念和术语的基础教育,开设专门的必修课程,并且一定要以匈牙利语为教学语言。阿戈陶建议开展专门的“术语师”培训。当时,欧洲的很多国家都已经开展了类似的职业培训,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三是由政府牵头创建较大规模的术语库。技术的发展,使得建立术语库成为可能,而且,数据结构完整的术语库,是开展术语服务的基础,很多术语研究产品或服务产品,都要以完整的术语库为依托。同时,术语库也是开展国际术语学交流活动和开展跨国合作的基础。

在以阿戈陶为代表的匈牙利术语学家努力推动下,匈牙利的术语学发展逐渐加快。2005年,“匈牙利术语委员会”(A Magyar Nyelv Terminológiai Tanácsa/Council of Hungarian Terminology,MaTT)正式成立,归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旨在为学者和专家之间架起一座开展术语研究合作的桥梁。2006年9月,“术语创新中心”(Terminológiai Innovációs Kzpont/Terminology Innovation Centre,the TermIK)成立,并于2009年迁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卡罗莱加斯帕大学(Károli Gáspár University),更名为“术语学研究小组”(TERMIK)。该机构在承担多维度的术语工作,致力于推动匈牙利术语学理论基础建设。2008年,《匈牙利术语学杂志》(Magyar Terminológia/the Journal of Hungarian Terminology)创刊,无疑为匈牙利语术语学研究的开展和成果的传播提供了平台。

21世纪以来,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全球化进程加快,使得科技术语体系发生巨大变化,这些变革势必给匈牙利的术语工作带来深远影响。未来,笔者会持续跟踪匈牙利的术语工作,及时译成中文,供国内术语工作者参考。

译者注:本文编译自The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Hungarian Terminology, 作者阿戈陶(Fóris gota),原文见Terminology in Everyday Life。本文经原作者授权编译。

参考文献

[1]Marcel T,Frieda S. Terminology in Everyday Life [M]//The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Hungarian Terminology. Amsterdam/Philadelphia: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2010.

[2]Klár J, Kvalovszky M. The Major Questions of the Development and Improvement of our Technical Scientific Terminology[M].Budapest: MTESZ, 1955.

[3]Fóris .Terminology and social-economic globalization[J]. Terminologija, 2007B(14):49-60.

[4]Várnai J. Terminology and translation of the European Union-part and present[J]. Forditástudomány, 2005(7):5-15.

[5]PéntekJ. Mother Tongue and Education[M].Csikszereda:Pallas Akadémia.

[6]Fóris . Hungary Terminology Today[J]. Szombathely,2007A:15-2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398163.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