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倡导联盟理论视角下的Y市数据管理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王彦植

  摘要:倡导联盟理论是由萨巴蒂尔提出政策分析理论,该理论关注的焦点是倡导联盟间的相互作用。 该文将倡导联盟理论框架用于分析Y市数据管理。在整个过程中出现了以主导的联盟A和主导的联盟B,在两大联盟相互博弈的过程中政策经纪人的活动和联盟间相互学习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使得Y市数据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汇聚,Y市数据管理办法、数据流通机制的出台提上了日程。
  关键词:倡导联盟理论 数据管理 数据汇聚 共享交换
  中图分类号:S973.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22)05(a)-0000-00
  Data Management of Y C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dvocacy Alliance Theory
  WANG Yanzhi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Kunming,YunanProvince,650500 China)
  Abstract:Proposed by Sabatier for policy analysis, the advocacy coalition theory focuses on the interactions among advocacy coalitions. In this paper, the advocacy coalition framework was adopted to analyze the data management of City Y.Two dominant coalitions, i.e., coalition A and coalition B, emerged in the process. In the game between the two, the activities of policy brokers and mutual learning between coalitions played a crucial role. While facilitating the aggregation of data in City Y, this put the city's data management practices and data flow mechanisms on the agenda.
  Key Words:Advocacy Coalition;Data Management;Data aggregation;Sharing and exchanging
  近年来,信息技术得到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取得新突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进一步突出了大数据作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的重要地位,掌握丰富的高价值数据资源日益成为抢占未来发展主动权的前提和保障[1]。曾有研究显示,公共部门掌握了80%的社会信息资源。如何把这些信息资源盘活,为经济社会发展发挥更大价值?这个问题使数据治理成为当前公共部门治理中的一项重要政策议题[2]。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正式公布,首次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并列为五大生产要素之一,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发展的背景下,以数据互联和应用为核心的数字化发展的浪潮,正在推动新动能快速增长。
  当前,各组织数据管理基础还很薄弱,数据标准不统一,数据孤岛普遍存在导致各组织业务系统间的数据无法共享,资源利用率不如预期,各条块之间数据孤岛化严重等现象,阻碍了数据的共享利用。数据标准缺失、录入不规范等原因致使数据质量得不到提升,垃圾数据增多,数据可用性不足。数据安全意识不够、安全防护不足导致了数据泄露事件频发。各相关组织还未建立起成熟的数据意识,对大数据的治理和应用严重不足,导致数据的价值难以发挥。
  1 倡导联盟框架理论概述
  倡导联盟理论是由萨巴蒂尔提出政策分析理论,该理论关注的焦点是倡导联盟间的相互作用,认为人可以组成一系列联盟。依照该理论,当人们关注一个重要政策议题的时候,会形成关于这个问题的政策子系统,在这个政策子系统中会存在多个倡导联盟(一般是1~4个),政策子系统中的行动者(参与者)分别属于这些不同的倡导联盟,区分倡导联盟的关键是各自政策信仰的不同[3]。其中包括:一涉及基本准则和价值观的深层核心信仰,它最难以改变;二是对社会中资源和政治权力适当分配的认知的政策核心信仰,它较难改变,是为了实现深层核心信仰而实施的基本策略;三关于政策问题领域中因果关系和利害关系的具体的信仰(次级方面信仰),次级方面信仰较容易改变。基于这样一些共同的信仰,联盟成员的行为通常具有统一性。
  萨巴蒂尔认为政策变化是不同联盟间相互博弈的结果,其博弈路径一般为:一联盟间的相互学习;二外部事件的影响;三内部事件的干扰;四联盟间的相互妥协。
  在倡导联盟理论框架中,各个联盟间的竞争由政治掮客居(政策经纪人)中调停,因为这些政策问题的解决对于这些政治掮客(政策经纪人)有着不同程度的利益关系,或者因为政治和睦能给这些政策经纪人带来好处。
  2 Y市数据资源现状
  2.1 抢抓数字机遇
  现在人们通常说的数据是指“电子化”的数据。 该文中“数据”若无特指仅指电子数据,“技 术”则指现代信息技术。技术让我们变得更快和更具行动力,数据则让我们变得更好、更具有智慧[4]。从我国实施大数据战略和“互联网+”行动计划以来,Y市所在的J省积极抢抓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新机遇,不断夯实大数据发展基础,大力推动大数据产业发展。提出率先开放一批重点行业和领域大数据,建立政府、社会共享共建、互利共荣、协同开放的市场化发展新机制,推动数据资源的整合与开发利用。2019年,成立工作领导小组,完善机制体制建设,推进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助力底志济跨越发展。2019年J省《工作报告》中,“数字”一词出现了39次,并指出:数字经济发展即将迎来爆发期,机遇千载难逢,机遇稍纵即逝,我们必须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抓住它,积极、有序、稳妥推进数字化建设。

nlc20220617102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433882.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