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权力、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
作者 :  陈本凤 周洋西 宋增基

  摘要:选取2007~2011年我国16家上市银行为样本,研究CEO权力、政治关联是否影响银行业绩风险,以及CEO权力同政治关联之间的交互作用。研究发现,无论采用普通最小二乘法还是工具变量法:CEO权力同银行业绩风险正相关;政治关联单独与银行业绩风险具有正向关系;针对强势CEO银行业绩风险施加更多的政治关联,银行业绩风险反而会降低。
  关键词: CEO权力;政治关联;银行业绩风险
  中图分类号:F830.2;F272.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409(2013)11-0022-05
  CEO Power, Political Connections and Bank Performance Risk
  CHEN Benfeng, ZHOU Yangxi, SONG Zengji
  (School of Public Affairs ,Chongqing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44)
  Abstract: This paper, based on the sample data of listed banks of China in 2007~2011, examines whether bank performance risk is a factor influenced b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O) power and political connections and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se factors. Whatever by ordinary least square or instrumental variable method. the result shows that: CEO power is positively associated with bank performance risk; political connections alone have a positive relationship with bank performance risk; when a CEO has more power with higher political connections, he will take on less performance risk. In brief, CEO power changes the relationship of political influence with bank performance risk.
  Key words: CEO power; political connections; bank performance risk
  一、引言
  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引起国内外对银行风险的高度关注。以雷曼兄弟破产为发端的金融危机对美国银行业造成重创。美国银行业在金融危机期间遭遇业绩大幅下滑,一些中小银行纷纷倒闭。同样在欧债危机中,欧洲银行业持有大量政府债券,政府债券收益率不断升高使得银行贷款成本大幅上升,增加了银行业绩的下行风险。2010年7月,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授予我国16家上市银行生存力评级,没有一家银行获得a类生存力评级,并警告称这些银行可能面临下调压力,其原因是资产质量风险与资本金水平薄弱的状况。此前,惠誉评级多次指出中国银行系统中期资产质量展望的风险,因为自2008年以来信贷增速较快,其中大量贷款被发放至地方政府以及房地产行业相关借款人。2012年12月,华夏银行理财风波犹如一颗炸弹,引爆了各方对于银行风险现状的审视。不管是监管部门还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均应严防银行风险发生。
  CEO权力是影响银行业绩风险的重要因素① 。CEO在银行内部担当协调董事会决策和管理层经营的职责,虽然提名委员会负责董事选择和提名,但是CEO依然对该过程起着重要作用[1]。鉴于我国上市银行的CEO都担任银行的董事,强势CEO会以各种方式影响董事会决策。CEO权力如果过大,CEO将不顾其他持有异议董事的意见,由此产生的决策可能会增加业绩出现极端值的可能性。
  另一个影响银行业绩风险的关键因素是政治关联。政府与银行的关系及其对银行业绩的影响, 向来是银行业的核心话题。政府对银行既可能是一只帮助之手, 也可能是一只掠夺之手。从银行CEO的角度来看,通过与政府建立紧密的联系, 构筑了一条获得资源的渠道;而从政府的角度来看, 与银行发生关联, 有利于对银行进行干预以及为融资提供便利。
  本文对CEO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之间的关系展开研究,并且考察CEO权力是否影响这种关系。笔者把CEO权力作为公司治理的一项重要因素来研究,认为强势CEO更能够从自身激励影响董事会决策,从而影响银行业绩风险。
  二、文献综述和研究问题
  1 CEO权力
  本文依据Adams、Almeida和Ferreira的方法,把CEO权力定义为CEO影响公司核心决策的能力[2]。一般认为,CEO权力将增加公司业绩风险。Pathan实证得出,强势CEO更可能使银行参与过多风险业务,如次级抵押贷款、信用违约互换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3]。权小峰和吴世农选取深交所374家上市公司,实证得出CEO权力与公司股票收益的方差和业绩波动性正相关[4]。这些结果表明,强势CEO导致更多的企业业绩风险。
  假设1:CEO权力与银行业绩风险正相关。
  2政治关联
  我国上市银行与政府部门有密切的关系。四大国有银行由汇金公司行使股东职能;而其他上市银行由地方或国有企业等控股。现有文献主要关注了政治关联对企业行为或价值的影响, 发现政治关联可以提高业绩[5~8] , 也有可能对业绩产生不利影响[9,10] 。鉴于国内对CEO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还未展开研究,因此本文提出:   假设2:CEO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正相关。
  3CEO权力和政治关联的交互影响
  现有文献鲜有对CEO权力和政治关联之间的互动效应进行研究。当CEO具有较高的物质激励时,其个人收益与银行当期业绩密切相关,因此他们更多从事风险业务,提高当期业绩。然而,当CEO具有较高的政治关联时,CEO会更加关注业绩的平稳性。本文研究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之间的关系是否受CEO权力水平的影响,因此提出:
  假设3: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之间的关系受CEO权力水平影响。
  三、数据来源和研究设计
  1数据来源
  本文采用我国A股16家上市银行2007~2011年的数据为样本。CEO权力数据主要来自于银行年报,经过百度网核对补充;财务数据主要来自于新浪财经和凤凰财经,经过年报加以核对补充。
  2研究变量
  (1)CEO权力
  本文在现有文献的基础上,结合我国上市银行的特征,使用5个虚拟变量(是否兼任副董事长、从业经验、独立董事比例、境外投资者持股比例和初始学历)组成的指数衡量CEO权力。CEO权力通过对5个虚拟变量直接相加,最终取值在0~5之间。数值越大,表明CEO权力越大。
  ①是否兼任副董事长
  由于我国16家银行的CEO都兼任董事,本文选取是否兼任副董事长及以上作为CEO权力的测度。二职合一,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银行董事会对CEO的监督作用。
  ②初始学历
  初始学历指一个人工作前取得的学历。银行CEO的初始学历越高,声誉和专业知识也会越高,这对提升CEO的权力具有重要作用。初始学历硕士以上,虚拟变量取1,否则取0。
  ③从业经验
  随着银行业经验的积累,银行CEO能及时了解和处理银行发展过程中的关键问题。并且,经过长期从业,CEO能够形成自己的核心管理团队和行业关系网,使得董事会对CEO的约束力降低。当CEO银行业从业经验年数超过行业中位数时取1,否则取0。
  ④独立董事比例
  董事会决策时,内部董事往往受到管理层的影响,而独立董事的存在限制了CEO这种影响,从而减小了CEO权力。独立董事比例低于行业中位数时取1,否则取0。
  ⑤境外机构投资者持股水平
  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引入对CEO权力形成了有效的监督,当其持股水平低于行业中位数时,CEO权力相对较大,此时虚拟变量取值为1,否则为0。
  (2)政治关联
  如果银行CEO现任或者曾经是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则认为其具有政治关联[11~13]。
  (3)银行业绩风险
  本文主要从两方面测度银行业绩风险:纵向业绩风险和横向业绩风险。纵向业绩风险测度银行样本期间ROA(总资产收益率)和ROE(净资产收益率)的标准差,表示银行内部的风险;横向业绩风险测度样本期间ROA和ROE偏离行业平均值的幅度,表示银行间的风险。
  3.回归模型
  由于银行业绩风险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本文借鉴现有文献基础上,引入薪酬激励、股权激励、银行总资产的自然对数和资产负债率指标作为控制变量。回归模型如下:
  Std_ROA or Std_ROE =γ0 +γ1Power +γ2LnPay +γ3Stock +γ4Political +γ5Lnpay*Power+γ6Political *Power +γ7Stock*Power + γ8LnAsset + γ9Leverage + ε(1)
  Abs_ROAi,t or Abs_ROEi,t=γ0+γ1Poweri,t +
  γ2LnPayi,t+γ3Stocki,t+γ4Politicali,t +γ5Lnpayi,t*Poweri,t
  +γ6Politicali,t *Power+γ7Stocki,t*Poweri,t+ γ8LnAsseti,t+ γ9Leveragei,t+ εi,t(2)
  模型1是银行纵向业绩风险的回归方程,Std_ROA和Std_ROE分别表示五年内ROA的标准差和ROE的标准差。模型2是横向业绩风险的回归方程,Abs_ROA和Abs_ROE是横向业绩风险,分别表示五年间ROA和ROE偏离行业平均值的幅度。Power是CEO权力,LnPay为薪酬激励的自然对数,Stock为股权激励,Political为政治关联,LnAsset为总资产的自然对数,Leverage为资产负债率。由于在一定时间内CEO权力指标变化不大,固定效应模型并不合适,故选取随机效应模型处理纵向业绩风险。
  四、实证分析
  1统计性和相关性描述
  表1是CEO权力指标的统计性描述,Dual表示是否兼任副董事长及以上,Education表示初始学历,Experience表示从业经验年数,Independent表示独立董事的比例,Foreign表示境外机构投资者持股水平。从表1可以看出,我国上市银行CEO兼任副董事长的比例较高,平均值为064。初始学历的平均值为046,说明我国上市银行CEO的初始学历为硕士以上的大约为46%。CEO的银行业从业经验年数的平均值和中位数分别高达28年和26年。另外,我国上市银行引入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比例也较高,平均值达到了1646%。
  表2是主要变量的统计性描述,可见:①描述银行CEO权力的均值为243,较为适中。②虚拟变量政治关联的均值为065较高,表明银行CEO一半以上具有政治关联。
  表3给出自变量的相关系数,可以看出:①CEO权力同政治关联相关且不显著,CEO权力可能对政治关联缺乏控制力。②政治关联同股权激励负相关,而且政治关联与薪酬激励显著负相关,表明政治关联与薪酬激励有一定的替代关系,这与我国现阶段全国性银行相对于地方性银行政治关联较大,薪酬激励较小的现状相符。③资产规模同政治关联显著正相关,说明资产规模大的国有大型银行政治关联尤为明显。   2实证结果
  表4是CEO权力、激励以及银行业绩风险的普通最小二乘法(OLS)回归分析,可以看出:①CEO权力与银行纵向业绩风险和横向业绩风险正相关,且都显著。这表明上市银行CEO的权力越大,导致更多的银行业绩风险。这反映伴随我国上市银行CEO权力的增大,银行的经营业绩背离正常业绩的可能性越大,银行业绩更可能出现极端值。这验证了假设1。②政治关联与银行纵向业绩风险和横向业绩风险的回归系数都为正。表明政治关联促进银行CEO更多参与风险业务,以增加企业的业绩。这说明了我国现阶段上市银行国有控股背景下,政治关联对上市银行CEO具有显著的影响。假设2得到验证。③无论在银行纵向业绩风险模型和横向业绩风险模型中,交互项Political*Power的回归系数为负数,说明强势CEO伴随着高水平政治关联时,银行业绩风险会一定程度降低。假设3得到验证。
  鉴于CEO权力与业绩风险的内生性问题,表5是CEO权力、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的工具变量法(IV)分析,对于横向业绩风险,由于是面板数据,采用CEO权力指标滞后一期的数值作为工具变量。对于纵向业绩风险,由于是横截面数据,采用初始的CEO权力指标作为因变量的回归系数依然为正且显著。表明CEO权力越大,CEO越可能做出极端的决策,增大银行业绩风险。交互项Political*Power的回归系数虽然有较大变化,但正负性依旧没有改变。
  3稳健性检验
  由于银行横向风险回归采用面板数据,为了验证研究结果的稳健性,本文进行了三项检验:①因为不同市场条件下,银行治理对银行业绩的影响会有不同。本文剔除2008年金融危机探底时的研究样本,研究所得结果基本不变。②针对不同银行业绩风险进行单独的检验,除2008年外其他年度的研究结果基本没有变化,这可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影响下,银行横向业绩风险受到更多的外部因素影响,银行内部因素对业绩风险的影响可能不那么显著。为了验证这点,本文同时把银行分为地方性商业银行和全国性商业银行进行分组回归,结果表明对于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大的地方性商业银行,CEO权力对银行业绩不那么明显。而全国性商业银行,CEO权力强度对银行业绩风险的影响相对显著。③从变量出发,对一些变量进行替换。将自变量公司规模由总资产的自然对数换成总市值的自然对数,研究结论没有变化。将虚拟变量学历的界定从硕士以上取1、硕士以下取0,变成本科以上取1、本科以下取0。此时,CEO权力的显著性降低,原因可能在于由于我国商业银行CEO的初始学历一般都在本科以上,高学历取本科以上将导致虚拟变量初始学历的差异性减小,从而导致CEO权力显著性降低。
  五、结论和意义
  银行治理的效率一方面应该关注治理对银行业绩水平的影响,更要注意其在稳定银行治理风险上的作用。本文从CEO个人出发,选择CEO权力、政治关联与研究其对银行业绩风险的作用。选取2007~2011年我国16家A股上市银行的数据为样本,研究发现:CEO权力、政治关联与银行业绩风险正相关;当一个CEO拥有更多权力,伴随更多政治关联的时候,银行业绩风险会降低。总的来说,CEO权力使得政治关联同银行业绩风险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本项研究具有如下意义:①目前鲜有研究我国上市银行CEO权力、政治关联同银行业绩风险的关系,本文系统研究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②政治关联程度的加强,将导致银行业绩风险的增加。CEO权力单独提高,也使得银行业绩风险增加。但较强的政治关联伴随着强势CEO权力,将导致银行业绩风险减少。从所有者的角度,特别我国目前银行终极控股者为国家的背景下,合理配置CEO权力结构与政治关联水平,进行成本与收益的权衡,避免国有银行“所有者缺位”造成银行业绩风险。
  参考文献:
  [1]Foster W G Board and Room[J].Forbes, 1987(130):219-227
  [2]Adams R B, H Almeida, D Ferreira Powerful CEOs and Their Impact on Corporate Performance[J]. The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2005(18):1404-1432
  [3]Pathan S Strong Boards, CEO Power and Bank Risk-taking[J]. 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2009(7):1340- 1350
  [4]权小锋,吴世农CEO权力强度、信息披露质量与公司业绩的波动性——基于深交所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0(4):142-153
  [5]Fishman R. Estimating the Value of Political Connections[J].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01(91):1095-1102
  [6]Li H, Meng L, Wang Q, et al. Political Connections, Financing and Firm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Chinese Private Firms [J].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2008(87): 283-299
  [7]Goldman E, Rocholl J, So J. Do Politically Connected Boards Affect Firm Value? [J].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2009(22):2331-2360
  [8]吴文锋,吴冲锋,芮萌.中国上市公司高管的政府背景与税收优惠[J].管理世界,2009(3):134-142
  [9]Fan J P H, Wong T J , Zhang T. Politically- connected CEOs, Corporate Governance and Post IPO Performance of China’s Partially Privatized Firms[J].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07(84): 330- 357
  [10]Boubakri N, Cosset J, Saffar W. Political Connections of Newly Privatized Firms[J]. 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 2008(14):654- 673
  [11]陈钊,陆铭,何俊志.权势与企业家参政议政[J].世界经济,2008(6):39-49
  [12]胡旭阳.民营企业家的政治身份与民营企业的融资便利——以浙江省民营百强企业为例[J].管理世界,2006(5):107-113
  [13]雷光勇,李书锋,王秀娟.政治关联、审计师选择与公司价值[J].管理世界,2009(9):145-155
  (责任编辑:张 勇)
  收稿日期:2013-01-07
  基金项目:国家杰出青年基金项目(70525005);高等学校博士后学科点专项科研基金资助项目(20100470815)
  作者简介:陈本凤(1964-),女,重庆人,副教授,研究方向为财政金融;周洋西(1988-),女,重庆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银行金融;宋增基(1965-),男,河南南阳人,教授、博士后,研究方向为公司治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