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失落的“爱情”
作者 :  闻 心

  早恋,是青少年成长道路上最复杂的话题。早恋的核心是年少的学生在心智尚不成熟的情况下,产生了成人般的恋爱情感。它们往往是学生感情需求的一种表现,是弥补生活中亲密关系缺失的一种方式。在成人的世界里,中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学业,而过早地体验爱的滋味,会影响这一任务的完成效率,因此家长与教师都会因为孩子的情窦初开而紧张。
  【案例描述】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16岁的女孩子,眼睛里充满了伤感与哀愁,让人看了不禁会心生怜悯。这样忧郁的眼神原本不应当出现在这样花季般年龄的人身上,而在她红肿着的眼睛里,我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沉重的悲伤与无助的惶恐。她并不属于漂亮、出众的那种女孩子,中等个头,身材匀称,皮肤虽不白皙,但是很细嫩,直碎的头发被她随意地梳拢在一起,只留下厚厚的刘海儿将额头严严地遮挡住。她叫惠子,是一名中学生。虽然从穿着上看,她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但是从语言和动作上看,却仍然掩盖不住中学生的稚嫩。她上身穿一件淡粉色的圆领T恤,下着灰色休闲宽口镶着粉边的长裤,一个精致的粉红色卡通图案小布包将她整个人都装扮得协调又跳跃。然而鲜亮的着装,似乎难以遮盖她此时情绪上的阴沉。
  惠子是因为正在遭受着失恋的折磨,才走进咨询室的。咨询的最初阶段,惠子一边擦拭着不断流下的眼泪,一边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我以为跟他讲清楚了就没事了,可他就是不听我说。”在稳定了惠子的情绪之后,惠子才开始向我讲述了她的情感经历。
  惠子童年就读于一所市重点小学。小学阶段,惠子的生活快乐、轻松,无忧无虑。但是在学习上,却总是不能达到理想的状态,于是同许多孩子一样,她会在周末游走于各类兴趣班、培训班之间。对她来说童年的记忆就是路程与课堂,然而即使是投入了这么多的精力,惠子的学业还是没有什么大的进展,钢琴、绘画等曾经的兴趣也随着时间而渐渐地变成了负担。小学升初中的时候,惠子希望能够考上一所重点初中,却没能如愿。好在父母在经济上能够帮助她铺平求学的道路,最后她以“高价生”的身份进入了一所区级重点校。惠子在入学的第一年,努力追赶着其他的同学,也曾经获得过比较理想的学习成绩。但是到了初二时,她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也很难再有提高,学习的吃力使她的成绩直线下滑,以至于多门功课临近了警戒线。惠子感觉自己对不起父母,她开始害怕与父母之间的交流。每当回到家中,她都会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在重点学校里,成绩不好就很容易被同学、老师排挤,惠子就像是游离于班级之外的另类人,她不敢与同学有更多的往来,担心看到同学瞧不起的眼神。学习的困难和与同学关系的不密切,都让她感觉很孤独。正在这个时候,她结识了几名外校的学生,他们来自另几所重点学校,与惠子有着同样的经历与孤独体验,相似的感受使这几个孩子倍感亲切,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一有机会几个伙伴就会聚在一起,聊天、逛街。渐渐地,惠子对其中一位帅气的男生产生了好感,很快,两个14岁的孩子便开始了他们单纯的恋爱。这个男生是他们小群体中的领导者,惠子对他既崇拜又喜爱,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放学的路上,她的心中已经被他的影子填得慢慢的。男孩对惠子也常常表露出更多的关心与爱意,他喜欢惠子的细致,更因为惠子对她的崇拜而快乐。一年的时间中,他们以恋人的身份常来常往,即使不在一起,也要互发短信或者在QQ上聊天。但是进入初三不久,惠子发现,他们之间总会有争吵,之后,他开始疏远惠子。当惠子再到男生所在的学校去找他的时候,他总是会躲避她,网上也很难再寻到他的影子。惠子对男生态度上的突变无法接受,不断地用各种办法找寻他,想尽办法与他取得联系。终于只得到了他的一句话:“我们分手吧,我不能因为你影响了我的学习。”惠子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依然不顾一切地联系他,她认为自己与他的感情不应当成为扰乱他学习的障碍。直到有一天,男生的妈妈找到了惠子,在劝解和责怪惠子之后,惠子才发现自己在他眼里是那么低下。
  惠子的自尊心再一次被重重地伤害了,她为自己在感情上的失落而痛苦,为自己在人群中的孤独伤感。她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分析辅导】
  惠子的早恋起始于她这个年龄特殊的成长需要。当她在班集体中没有自己的栖身之地时,父母的过度宽容让她内心的负罪感陡升。而校外同类群体的出现使她获得了被接纳的轻松感。加之青春期孩子特有的对异性的好感,很快她喜欢上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男孩子。14岁的爱恋就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展开了,恋爱满足了他们被同龄人接受、尊重的需求,缓解了他们孤独、紧张的消极心理体验。但是由于年龄所限,他们缺少相互包容与沟通的能力,爱的夭折在所难免。
  解决惠子的问题,我们从接纳她、理解她开始。让她充分感受到,自己的情感是她内心需求的一种表现,没有对与错之分。因此,在咨询的最初阶段,我尝试着让惠子感觉自己在咨询室里是可以获得无条件接纳的,这里不会有成人式的评价,也不会有同伴们表面的安慰,她可以尽情地倾述自己的情感历程。在倾述的过程中,惠子的表情渐渐地轻松了下来,她因为不用在他人面前自我伪装而感到放松。同时倾述对惠子来说也是对其情感世界进行梳理的过程。惠子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发现情感挫折虽然给她带来了深切的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却是在告诉她内心中真正需要的是被接纳的感觉,而不是单纯的爱情。这一发现让她感到很震惊,也引起了惠子父母的自我反思。
  接下来我们通过讨论式的分析,使家长知道惠子恋爱行为的背后与父母只注重教育投资而忽视孩子心理成长有着密切的关系。而探寻适合惠子学习的教育环境,排解孤独感,是帮助惠子走出恋爱误区的重点。很多时候,惠子的恋爱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爱,而是一种内心群体归属感、被尊重感,一旦惠子在班集体中有了自己的位置,惠子的情感投入就会从对异性爱的索取,转变为自我价值的追求上。因此,只有给予惠子适合她成长的群体环境,惠子才能够获得自信,才能够在她的生活空间中得到接纳与认可。而与此同时,家长还要学会与教师做建设性的沟通,使教师在教育管理的过程中,能够发挥惠子的优势,使惠子有群体归属感,而不是被抛弃,被边缘化的感觉,毕竟青少年阶段,人们对群体接纳感的需求往往是最强烈的。
  我们在得知惠子具有绘画才能之后,引用了艺术咨询的方式,通过间断性的绘画治疗,让惠子有了一个借艺术之笔表达心理体验的途径,这对惠子来说比直接的语言交流更容易一些。通过一个阶段的绘画治疗,惠子作品中的主题以及色彩表达都出现了很大的改变。她已经不再纠缠于失恋的痛苦,开始为自己设计未来了。
  另外,惠子需要通过行为训练提高人际交往和学习的能力。毕竟扩展交往的空间,可以使惠子有更多的同龄伙伴,这样情感投入就不会太过闭塞了。
  半年后,惠子来电告诉我,她现在正在一所职业学校学习服装设计,这是她非常感兴趣的一项工作。因为具有独特的审美能力,惠子成为这所学校的佼佼者,甚至被选送到全国参加比赛。对于恋爱,她笑称自己曾经是这么幼稚,而对将来,她相信自己会有能力获得一次真正的爱情。
  【给青春期孩子家长、教师的建议】
  爱情是以亲密关系为主要行为的情感过程,爱的产生并不是糊里糊涂没有缘由的,任何一场爱情的背后都会有它自己的轨迹。有人说,爱就是一次心理疗伤的过程,这样的说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而这种疗伤的功能在中学生恋爱中尤其突出。临床表明,中学生恋爱大多都是发生在家庭亲密关系不稳固的情况下,当家庭成员之间无法做到相互接纳、轻松交流时,孩子就会通过其他途径获取满足。因此,一方面家长要与孩子从小就建立起良好的亲子情感关系,另一方面一旦孩子出现了早恋的现象,也不要大惊小怪,要弄清楚孩子在这种恋爱关系中满足了内心的什么需求,逐步引导孩子通过更多的途径来解决生活中的问题。
  对于教师来说,关注每个孩子的情感需求,了解每个孩子在群体中的位置,发挥他们的个人优势,可以防止因为孤独而导致的许多心理问题。当我们发现孩子有恋爱倾向时,也不要着急慌张,而是要看一看孩子的内心需求到底是什么,及时与家长沟通,在接纳孩子、认可孩子的基础上,给孩子创设更多的途径去满足他们的自尊等,而不要只局限在早恋的这个话题中。我们成人的心越是宽泛,孩子往往越是能够选择出更加适合他们自我发展的道路来。
  (作者系北京东明时光国际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主要从事青少年儿童心理咨询,亲子教育指导、学校适应指导、教师心理健康辅导等工作。多次在刊物上发表心理学专业和科普文章。)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