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学霸炼成记
作者 : 未知

  在美国留学期间,曾经有半年的时间,我与一个名叫玉儿的弹钢琴的姑娘同住一个屋檐下,成为室友。那段时间,我的房东要离开纽约去佛罗里达住半年,他们让我帮着找一个姑娘来租房。玉儿便是第一个联系我租房的姑娘。她是曼哈顿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的硕士。在我的想象中,弹钢琴的姑娘是这样的:眼神扑朔迷离,装扮清雅脱俗,表情忧郁,态度高傲。在见面之前,我还真有点担心,怕我们两人相处不来。可是玉儿来看房子的那天,我看到的是一个眼神清澈、满脸笑意、性情温和的邻家女孩。看房子时,她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我把房子的缺点都告诉给她,比如暖气总是会响并且声音很大,墙上有很多裂缝,屋子里有时能见到蟑螂,甚至偶尔还会有老鼠光临等。可是玉儿笑呵呵地说没关系,她说自己以前住的学校宿舍就在高架桥旁边,对噪音已经习惯了,而蟑螂和老鼠之类她也不害怕。就这样,我们两人一拍即合,不久她便搬了进来。
  不畏艰难,拿到留学offer
  刚开始相处时,我俩对彼此的生活和学习都感到很好奇,毕竟我们的圈子不同:她的朋友几乎都是学艺术的,我的朋友差不多都是文科生。我们常常讨论和音乐有关的话题,当然,多数时候都是我向她请教。从《不能说的秘密》到《海上钢琴师》,从隔壁大叔穿墙而来的重低音R&B到巴西音乐的鼓点,从日本动漫的片头曲到西班牙动画《火车火车过山洞》的配乐,玉儿都会为我解读,教我如何欣赏。在她的指导下,我这个乐盲也逐渐留心起各种歌曲、电影和动画片里配乐的音调起伏。当然,我们不仅聊音乐,也聊各自的成长,而玉儿的成长故事让我深受感动。
  玉儿从四岁就开始学钢琴了,那时是父母让她去学的。可能学的时候年龄小,她不觉得有压力,不知不觉中,还培养出了对弹钢琴的兴趣。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课业负担变得越来越重,而练习钢琴难免会占用文化课的学习时间。因而玉儿为此动过放弃钢琴的念头,但最终因割舍不下而坚持了下来。
  玉儿本科就是在国内读的钢琴专业。大学毕业以后,玉儿决定出国。可是她的英语不太好,这一点我是亲眼看到过的。她跟房东说话的时候,房东总是一脸困惑、不知所云的样子。玉儿跟我说:“你看我现在英语还是不够好,对吧?但跟在国内时比起来,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她告诉我,她来美国之前托福成绩都考不到80分,而80分是学校的最低分。那个时候,为了选申请的学校和联系指导老师,玉儿每天都趴在电脑前浏览各个学校的网站,但整个屏幕都没有几个自己认识的词。她却毫不气馁,在网上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查,以此了解各个学校的招生要求。写申请信时,她还找了很多人帮忙修改。
  到面试阶段的时候,每个学校的要求都不一样:有的学校让申请者把自己弹的曲子刻成盘,给他们寄过去;有的学校要求申请者到美国现场弹曲子。我心里曾认定,玉儿是由父母陪同来美国考试的。然而事实却出乎意料:她是自己一个人千里迢迢前来应考的。我想问,她英语不好又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来美国参加面试难道不紧张吗?我还没好意思开口,玉儿却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一脸灿烂地摇摇头说:“我当时也没觉得紧张。”原来她来美国前就在网上订好了酒店,买了美国电话卡,查好了从飞机场到酒店的路线以及从酒店到每所面试学校的路线。来面试前,她的钢琴老师叮嘱她一定要记住两个词―excuse me。但凡遇到不懂的、不会的就跟别人说excuse me, 请别人帮忙。她不会买地铁卡,提不动箱子,找不着路,但后来这些问题全都靠excuse me 解决了。
  玉儿一共参加了三个学校的面试,最后选定了曼哈顿音乐学院。申请者由于面试之前就已经知道要考查的曲子范围,因此备考时需要拼命练习。来面试前,玉儿每天练琴八个小时以上,就这样坚持了将近一年,加上她从小练就的扎实功底,因此面试时很顺利。玉儿还骄傲地跟我说,她当场就通过了面试时颇有难度的听辨考试呢。她还提到,面试时除了弹琴,老师也会和学生聊聊。玉儿由于英语差,基本没听懂老师在说什么,不过她最后还是听懂了一个词:“Congratulations!”
  坚忍不拔,成就钢琴学霸
  玉儿常常称我是“学霸”,她看我每天为了备课而看书、研究语法,常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她觉得我太辛苦了。玉儿倒是不怎么看书,但她常常看谱子,听曲子,练钢琴,其中的辛苦也是不言而喻的。
  文科生的阅读量要求比较大,而且还要清楚地把自己的论点写出来,因此读和写的任务很重。而学钢琴的学生要听、要练习的曲子也很多,可以想象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钢琴边度过的。曼哈顿音乐学院有些课程的考试就是听辨,老师会提前告诉学生要考试的曲子,但是要把那些曲子听完一遍就要将近40个小时。听一遍自然是不够的,学生必须反复听,记住曲子的旋律以及对应的曲目名称和作曲家。考试时,老师就从中选出几个小段,让学生听辨,要求写出相应的曲目名称和作曲家,有的时候还要分析曲式。在我这个乐盲看来,这真是相当有挑战性的考试。
  玉儿平时上课和练琴都很认真。她英语不好,上课常常听不懂,就经常跑去问助教。玉儿每天练琴的时间并不短,但也有时候我会看到她躺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手发呆。我蹲到沙发边上,把脸凑上去:“又欣赏自己的钢琴手啊!”玉儿嗤地笑出来:“你说我的手怎么不长茧子呢?我同学的手上都长茧子了,而且天天弹琴,腹肌都弹出来了!一定是我练习不够!”说完,玉儿噌地站起来,拎起外套去琴房了。
  她选了巴西音乐的课,据说以往选这门课的中国学生的最高成绩是C。玉儿决定挑战这门课并不是不担心自己的成绩,而是她觉得既然来美国了,就不能只为成绩而学习,要为提高音乐水平而学习。虽然像巴西音乐这种鼓点强的乐种是中国人的弱项,但是多接触有益于自身音乐素养的整体提高。我很欣赏玉儿的学习态度。在学生普遍为了成绩而上学的今天,像玉儿这样真心为提高自身水平而学习的学生可能是少数了吧。当然,玉儿在期末考试前也会一边听曲子一边抓狂地吼道:“我到底是为什么选这门课?”但我想她没有为选了这门课而后悔。
  玉儿的梦想就是能够不断提高自己的琴技。玉儿觉得很少有人懂她,包括她的父母。大家总是告诉她要现实点儿,她现在已经很少跟人提起“梦想”两个字。玉儿当然明白大家说的现实,对于学钢琴的人来说,职业选择主要有两条路:要么演出,要么教课。虽然演出是大多数学钢琴的人的心愿,但是未必能如愿以偿。玉儿做好了以后去教课的准备,可是这一点儿都不影响玉儿千方百计想提高自己琴技的愿望。在我看来,玉儿的梦想倒是很简单实在:专注于雕琢自己的琴技,让自己在一个领域里越来越专业。这不正是拓宽自己以后的就业道路的现实选择吗?
  在作为室友的半年时间里,我感觉玉儿时时刻刻都在笑。即使偶尔学业上不顺心,玉儿也会挥一挥衣袖,拂去郁闷的心情。后来,我们都搬走了,联系也变得少了。我祝愿玉儿永远都保持那时的样子:脸上笑容洋溢,眼睛流光溢彩,干净明媚得像初夏的天。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