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费也能打折?慎重(一组)
作者 : 未知

  学费也能打折?慎重
  “新入学硕士研究生,缴清学制期学费,享受全款的九五折优惠。”近日,黑龙江某高校出台这一关于预缴学费打折的政策。据称,因为预缴折扣率较大,很多新入学硕士研究生都预缴了学费。到底是为了筹集资金,还是真心为学生减负,没有确凿证据不能定论。但依据教育部《高等学校收费管理暂行办法》,跨学年预收学费显然涉嫌违法。从长远来说,高校有一定的自主办学权并无不可,但学费上涨或打折毕竟关系教育公平,校方必须在法律框架内,以更恰当的方式进行探索。(刘大山)
  禁烟靠罚款治标不治本
  奇葩校规经常有,这次西安某中学光荣上榜。据报道,该中学因为在厕所里发现太多烟头,认定学生吸烟现象严重,于是就以吸一根烟罚款20元的方式来处理吸烟的学生。校方介绍,这样“上手段”,效果还不错,全校吸烟现象明显减少。
  引导、教育学生不吸烟,是学校的本分。但是,如果用罚款来解决学生的吸烟问题,显然是摆不上台面的,透出一种简单粗暴的管理思维,也很难在现实中取得实效。这是因为一个坏习惯如果学生不是发自内心地认识并改正,仅靠外力强加,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刘 波)
  怎能要求贫困生上台演讲“比穷”
  有很多大学生向笔者反映,他们的学校在评定助学金时,要求贫困生上台演讲“比穷”,然后再由班级或同系同学进行票选,学校会根据得票高低来划定贫困生等级,进而相应匹配助学金。诚然,高校有高校的难处,由于我国诚信体系尚未建立,高校对于助学金申请者家庭经济状况的掌握,仅限于由学生家庭所在社区开具的《学生家庭经济状况说明》,但这一纸证明也多因基层腐败或人情关系而反映失真。贫困生认定一事确实不易,但无论如何高校都应走在正确的轨道上。要求贫困生上台演讲“比穷”,是在将矛盾与压力转嫁于学生,是没有尽到育人本份的“懒政”。(吕博雄)
  研究生卖凉皮是“双创”缩影
   世界500强的外企部门主管庄栋为了创业,决定辞职离开上海。揣着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证,他重新站在母校对面那条名叫“金水路”的巷口,开始了新生活――卖凉皮。庄栋说,他要利用互联网+去改变凉皮。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氛围越来越好,政府的支持政策也很优惠,“研究生卖凉皮”乃是“双创”时代来临的缩影。创业本身有风险,不可能人人都成功,至于未来是成功还是失败,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努力过,并从中获取宝贵的经验财富。(江德斌)
  不要把"敢骂"解读为"质疑"精神
   人大教授发公开信断绝与“狂徒”弟子关系一事,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对这件事,笔者认为确有值得讨论的地方,其中一点就是,学生该怎样质疑教授、前辈。笔者并不赞成导师通过公开信方式,“断绝”师生关系这种做法。但是,却认为导师对学生无理谩骂学院、教授,是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的。倡导质疑和批判精神,不是靠鼓励“骂”权威、“骂”教授,而是要倡导说理,独立思考、自由表达,如果经历这起事件,人大这名学生和其他大学生,能明白怎样进行正常的学术质疑和批评,学会理性思考,那也不失一种收获。(熊丙奇)
  别沉溺于“最牛班主任”的教育狂欢
   近日,长沙“四大名校”之一长郡中学的名师徐老师退休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她任教期间被誉为“史上最牛班主任”,她退休前所带的三届学生中,有97名被北大、清华录取。毋庸讳言,徐老师肯定是一名优秀的中学老师。可我们也同样应该意识到,以多少学生被北大、清华录取,作为衡量一名老师或者一所学校的指标,却多少令人担忧。基础教育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培养出类拔萃、考入名校的尖子生,还是致力于提高全民的素质?这个问题值得教育界深思。
  (唐映红)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