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侠(下)
作者 : 未知

  恶有恶报
  
  垃圾场中的垃圾正在逐渐减少,而此时的蚯蚓侠变成了一个像楼房一样高大的巨人。地上的人仰着头,也只能看到他圆滚滚的肚皮。
  “蚯蚓侠,垃圾山的味道怎么样?”小男孩大声问。
  “不怎么样,酸甜苦辣咸,什么味道都有,”巨人蚯蚓侠皱着眉头说,“不过,为了全市人民的卫生和健康,无论多么难吃,我都要把这个山头给攻下。”蚯蚓侠张开已经变得像山洞一样大的嘴,把最后剩下的十分之一的垃圾山全都消灭了。
  哗!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
  “这节省出来的地,大家现在就可以种庄稼了。”蚯蚓侠打着饱嗝说。
  “只是这块地实在太硬,翻起来可是一个大工程呀。”一个农民爷爷担心。
  “别担心,有我呢。”蚯蚓侠展示着自己强健的叉腰肌,“要论翻地,我们蚯蚓可是一把好手。”
  蚯蚓侠把头一低,嗖地一下子钻到地下,卯足刚刚从垃圾山获得的能量便飞速地作业起来。哗哗哗,现场是尘土飞扬,土块乱舞。
  可是,由于在地底下难以分辨方向,并且热情过于高涨,蚯蚓侠不但把这一百亩土地翻了个底朝天,还顺便把旁边的一百亩地给翻了一遍。
  翻了就翻了呗,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了。
  可问题是,这片地上还有一个新建小区,高高的楼房刚刚立起,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居住,便被蚯蚓侠给掀翻在地――当然,也幸亏没有人居住,否则伤亡可就惨重了。
  望着东倒西歪的楼房,蚯蚓侠傻眼了――这可怎么办呀?
  大批业主闻讯赶来。
  “大家放心,我做的事,我一定会负责的。”蚯蚓侠一边拍着胸脯安慰大家一边在心里嘀咕,就凭自己这一点儿可怜的工资,如果赔偿的话,不知道需要几百辈子呀。“不用不用。”一个年轻业主摇着手说。“这么大方?”蚯蚓侠惊奇,“你是不是还没有交购房款呀?”
  “交了。”年轻业主确认,“但你看看这都是什么房呀!”年轻业主跳到倒塌的楼房前,伸手把一堵墙给举了过来。
  “你的劲儿可真大,”蚯蚓侠佩服地接过来,“这恐怕得有上千斤吧――咦,怎么这么轻?”
  “因为这是纸糊的。”年轻业主解释说,“刚才我已经调查了,这个小区所有的墙都是纸糊的,要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花了血汗钱买的房子原来是不合格产品。所以我们不但不会责怪你,还要大大地感谢你这个英雄呢。”
  这时,一个像地瓜一样矮胖的人在上百名西装大汉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过来了。
  “这就是这个小区的建设部经理。”年轻业主举起了拳头,“走,咱们找这个黑心的经理算账去!”
  可是,他们刚刚吵嚷了几句,那群西装大汉便卷起袖子,对着围过去的业主拳打脚踢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如此嚣张地行凶?蚯蚓侠的鼻子又通红起来,他抡起百年大树一般粗的手臂,几个横扫,便像扫垃圾一样把那上百名大汉扫到了一个大坑里,然后揪住了“地瓜”。
  都到了这个时候,地瓜仍然在叫嚣:“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搞破坏,知道我老爸是谁吗?”
  “谁?难道又是黄世仁不成?”蚯蚓侠笑了。
  “正是!”地瓜骄傲地说。
  好嘛!我和黄世仁可真有缘!蚯蚓侠真是明白什么叫冤家路窄。
  地瓜得意地笑了:“听了我老爸的大名,怕了吧?”
  “我怕?”蚯蚓侠几乎笑弯了腰,“恰恰相反,我正要找他算账呢!”
  “既然这样,你恐怕就要如愿了,因为我老爸已经来了。”地瓜一指天空。
  空中传来轰鸣声,一架武装直升机出现在蚯蚓侠的头顶,窗口出现了一个冬瓜一样矮胖的人。
  “你――你不是红鼻子大侦探吗?”虽然蚯蚓侠已经膨胀了N倍,黄世仁仍然认出了蚯蚓侠的真实身份,“你不是死了吗?”
  “现在我叫蚯――蚓――侠。”蚯蚓侠纠正。
  “我可不管你是什么侠,如果你不放开我儿子,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黄世仁威胁。
  “好,那我就放开。”蚯蚓侠把地瓜丢到了一旁。“开火。”黄世仁一声令下,武装直升机上的机枪开火了,啪啪啪。
  蚯蚓侠的身体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可是,蚯蚓侠只是把身体抖了抖,那些伤口便自动愈合了。
  嗖!气急败坏的黄世仁发射了机载导弹。
  咚!导弹在蚯蚓侠的身上爆炸。啪!蚯蚓侠倒下了,但随即他又拍拍身上的尘土,爬了起来,身上安然无恙。
  “现在该我出手了!”蚯蚓侠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做起了热身运动。
  还没等他热完身,黄世仁已经驾驶着直升机一溜烟地跑了。
  蚯蚓侠并不急着去追,仍不紧不慢地热身。他知道,黄世仁无论向哪个方向逃,最终的落脚点一定是黄氏集团第一化工厂,因为这个地方是黄世仁的紧急避难所,建在地下的防空洞坚固得能抵抗核弹的攻击。蚯蚓侠要充分准备,积蓄力量,迎接这场攻坚战。
  可等准备充分的蚯蚓侠到达黄氏集团第一化工厂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令他大吃一惊――原本气势恢宏的黄氏集团第一化工厂,如今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一群小狗一样大的老鼠正起劲地咬着黄氏集团最后的标志性建筑――黄世仁的铜像,而更多的老鼠则正冒着枪林弹雨强攻防空洞的入口。
  一只老鼠倒下了,更多的老鼠又涌了上去……
  能抵抗核弹的防空洞,最终还是没有抵抗住成千上万的能吃钢铁的变异老鼠的进攻,被攻破了。
  黄世仁在一群保镖的掩护下,仓皇地逃了出来。
  可眨眼问,他便又陷入了更多老鼠的包围,插翅难逃了。老鼠们磨牙霍霍,准备开饭。
  看来,黄世仁注定要死在自己制造的变异老鼠的嘴里了。这真是恶有恶报。许多人幸灾乐祸地想。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蚯蚓侠竟然跳到老鼠的包围圈里,挥拳把扑过来的老鼠打倒,把黄世仁给救了出来。
  “你也是来杀我的?”黄世仁胆战心惊地问。
  “不是。”蚯蚓侠摇头。
  “那是来救我的?”黄世仁惊喜起来。
  “也不是,”蚯蚓侠继续摇头,“我是来抓你的!像你这样恶贯满盈的大坏蛋,如果就这样死了,岂不太便宜你了?我要把你送到法庭上,接受人民的审判!”
  蚯蚓侠押着耷拉着脑袋的黄世仁,在大家的欢呼声中,走向呼啸而来的警车。他坚信,这块饱受污染的土地也会重新焕发生机!
  (完)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