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来了一对独角仙
作者 : 未知

  2008年,作为六一礼物,我们的作者张月赠送了一对独角仙的蛹给编辑部。它们被埋在腐土里,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个啥样。虽然六一已过十来天,编辑部还是很珍视这份礼物,大家把蛹和土放在空瓶里,像等待种子发芽一样,等待它们破蛹而出。
  过了几天,透过玻璃瓶,我们看到一处泥土的颜色明显比其它地方更深,这就是资料上说的:独角仙会把拉出的大便筑在它的周边,形成一个安全的空间,它就安安稳稳地住在里边。这个时候它们是不喜欢光的,通常我们把瓶子放在背阴处。为了看看它们在土里的动静,我用铅笔拨开其中一只蛹周围的土,却不小心戳到了它的背部,这使它很不高兴,拼命扭动起胖胖的身子,笨拙的样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这个时候它的模样已经完全能看出来了,颜色偏黄,摸上去硬硬的,脚蜷缩着,还有一副看上去很牛气的大角。再等了十几天,大家又忍不住把其中一只从土里掏出来观察了一番,大约它是没有意见的。此时它已经完全变成了褐色,依然缩手缩脚的,难得动一下。
  这对独角仙的成长超乎想象。又一个礼拜过去了,一天早上我们突然发现,从瓶子里爬出两只油光闪亮、爪子毛毛糙糙的黑家伙――这回,他们是真的长大成“人”了。仔细一看,其中一只的背上有一个明显的小坑,真是抱歉,那应该是我戳过的印迹。
  为了能让它们安居乐业,我们用纸盒给它们做了只窝,从此它们开始了幸福又平凡的生活,同事们谁有水果都会给它们一块。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伙食来源不稳定,一天,其中一只拉下黄黄的一摊稀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第二天一早,盒子里只剩下一只独角仙了。糟糕,我们居然忘了它们还能飞!不过,也许离开我们,它短暂的一生会更加跌宕起伏一些。另外一只,我们送还给了张月,但历史一幕重演――在一个青天白日,那一只也静悄悄地飞走了,看来,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一只小小的虫子,自由都是最重要的。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