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要拿着笔读书

作者:未知

  安徽师范大学附中朱诵玉老师引用专家观点,指出语文教改大潮中出现种种怪现象,核心问题乃是“把文本这个‘本’给弄丢了”。朱老师把具体表现归纳为两条,即非语文知识的大量纳入、课堂上无效讨论过多:并指出严重的后果,那便是“教师与学生之间、教师与文本之间、学生与文本之间,隔阂越来越深”,“我们的语文教学离语文本身也越来越远”。朱老师主张:(1)语文教师先做阅读者,获得具体真实的阅读体验之后,再做阅读的指导者。(2)在阅读教学过程中,“细读”为本,“活动”为用,也就是立足于对文本的细致深入的解读。通过采用灵活机动的教学方法来实现导引、获取实效。他以《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一文为例,直观地演示其教学理念。这堂阅读课,从实施的过程看,教学任务主要是细读文本,领会文中的“三点要求”,兼顾其结构严谨的特色。朱老师围绕“细读”这个核心,别开生面,借助作对子的方法,激发学生进入文本领会要义的兴趣。
  请看:第一联――求学志在做官发财放荡冶游总误己,择师只看地位官阶出而任事终害人;横批:北大腐败。第二联――进北大研究学问决无二心,求知识爱惜光阴终有一用;横批:抱定宗旨。第三联――品行谨严不染流俗无害根基,娱乐正当无亏道德有益身体;横批:砥砺德行。后两联特别是第三联,学生也对照课文,参与拟定。这三个对联,分别从蔡元培校长给北大学生提的三点要求中生发而出,阅读与写对联交织在一起,写对联对领会演讲辞要义起到―定的支持作用。
  研究这个教学案例,也促使我们更多更细地思考了某些相关问题。从学生“学”的角度探究课文阅读,一般存在这样几种需求:(1)能大致读懂课文,基本理解其内容和写法;(2)能根据特定要求筛选、处理信息,熟练掌握这种实用性很强、应用范围很广的阅读技能;(3)能学习并吸收、积累精美的语言;(4)能欣赏作品的个性化表达特色,获得审美体验;(5)能对文本作出个人评价,或进而依托文本展开某些探究活动,比如对同类文献资料的研读等。这五种需求,往往不应该同时成为学习重点,多数情况下,要根据某一学段、某一年级语文能力训练的实际需要,有所取舍,合理地确定阅读教学重心,侧重满足一种或若干种学习需求:在满足不同学习需求的时候,基本的学习方法也应有所区别。例如,第(2)种是训练筛选信息的技能,主要方法并非通篇细读,而是先要速读、圈画要点,而后加以整理(不排除细读局部文字),按照一定要求处理相关信息。再如,第(5)种之中的研读(对文化论著等文献的研究性阅读),主要方法并非诵读,而是要综合运用多种阅读手段。
  统观上述五种阅读需求,我们发现常规阅读课的基本学习方法都包括个体诵读、默读与群体研讨。正如朱诵玉老师所言,常见的弊端是:课堂集体讨论“轰轰烈烈”,实际上“什么问题也没解决”,或者说所获实效比较少。教师带领少数学生有问有答,在文本间跳跃前行,多数学生主要在倾听高论,并未能潜心体验文辞、文旨、文情。我们认为,阅读教学要有常规路数、硬性指标和基本方法。第一是诵读,持续向诵读的较高层次靠拢,即“美读”,逐渐至于涵泳的学习境界。第二是在诵读与默读中,借助“动笔墨”的方法,让每一位学习者拿着笔读书。朱诵玉老师带领学生边细读边写对子、写提要,体会内涵,可列入此类。浙江语文特级教师郑逸农多年前即采用堂上填写作业纸的方式,激励每一位学生即时记述阅读心得,积累了珍贵的教学经验。清华附中邱道学老师,近年来也在拿着笔读书方面作出了积极的探索,比如,他教《故都的秋》使用了评点法。这里摘录其些许“笔墨”:
  (“故都”一词,如同对老朋友的称呼,有留念之情;似乎已见到斑驳的宫墙、颓圮的院落,有萧索之感)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表明自己对秋天情有独钟,秋色符合自己的审美趣味):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强调北国之秋是自己的最爱)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直接评价“清”“静”“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连续用两个“赶上”串起三个地名,表明心情之急切),也不过(强调程度低、分量轻,轻描淡写)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急切”地想做这样一件“分量轻”的事情,可见这件事情在自G,u目中的分量之重)
  我们感到,“动笔墨”这一条中国古老的阅读经验,在新的语文课程改革大潮中,还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更没有通过借鉴、改造,形成创新意义上的相关教学理念和操作套路,仅仅见到一些零散的案例和阐释文字。针对班级授课制度固有的缺陷和浮夸的教风,有必要大力提倡“动笔墨”,拿着笔读书。其益处可分三层:(1)让诵读、默读的心得体会,变成清晰有条理的文宇,可供自省、反馈之用;(2)在利用文字将思维和情感外显的过程中,促使阅读进一步细化、深化;(3)外显为文字的阅读收获,可直接与其他阅读者碰撞、交流,从而开创出新的发展提升空间。再深一步探讨,“动笔墨”也正是崇尚自主学习,推动每一个学生自觉参与探究、历练语文能力的有效途径。那种课堂上的口头讨论,若无“动笔墨”作为支撑,则很容易流于浮泛空虚,且很难让全体学生真正受益。
  当然,并非实施了诵读和拿着笔读书这两项措施,便一定立竿见影,快速生效。多年以来,这方面还鲜见成熟的教学经验,反倒是把“对话”误解成“说话”,未经诵读、潜心涵泳而夸夸其谈,做表面文章,这一类做法更多传承的风气,做起来得心应手、花样频出。所以,我们要静下心来想一想:拿着笔读书,这笔怎么拿、这书怎么读。然后付诸教学实践,探寻阅读教学的正道,创造出丰富的成功经验。
论文来源:《语文建设》 2010年第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18182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