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喻文化管窥师幼关系
作者 : 未知

  眼下许多教师都感叹工作难做,抱怨现在的幼儿不好教,深感“后生可畏”,认为现代的幼儿思维活跃,富有个性。   最近有两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是幼儿园大班幼儿溪溪带来爸爸刚从巴黎买回来的新玩具让小朋友玩。陈老师先拿起来摆弄,但始终无法让玩具动起来。这时,舒舒说:“老师,应该是这样玩的吧。”他接过陈老师手中的玩具一摆弄,玩具果然动起来了。二是在“太空旅行”的主题活动中,教师让幼儿自由谈论相关内容,其中一个幼儿对飞碟探索的奥妙侃侃而谈,那副满腹经纶的样子让教师忍俊不禁。
  在传统的师幼关系中,教师可以对幼儿指指点点,为幼儿解惑释疑。那么,到了网络信息时代,教师还能像过去那样对孩子指指点点吗?
  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Meed,1901~1978)是美国当代杰出的文化人类学家,她在《文化与承诺》一书中从文化传递方式的差异出发,将整个人类文化划分为三种基本类型:前喻文化、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前喻文化是按照自上而下的方向传递文化,即晚辈向长辈学习,在这种文化里,教师是“传道、授业、解惑”者的角色;并喻文化是两代人相互学习的文化;后喻文化是长辈反过来向晚辈学习的文化。在后喻文化中,幼儿的主体性得以彰显,新型的主体间性得以形成。本文拟从后喻文化的内涵出发管窥现代师幼关系。
  首先,教师是幼儿平等对话的伙伴。随着后喻文化的到来,年轻一代即将成为文化的主导,教师不可能时时处处保证给予幼儿正确的指导。师幼交往的关系是一种人际关系,它应该表现为一种平等的关系,表现为两个主体间的对话过程。在后喻文化中,教师必须真正把幼儿当作“对话”的伙伴,真诚地做幼儿的“对话”伙伴。
  第二,教师是与幼儿共同活动的探索者。后喻文化强调教师与幼儿间的互动关系,强调师幼共同发展和成长。结合时代特征,幼儿园课程中不确定因素大大增加。这就要求教师与幼儿积极参与,共同探索。教师不再主导课堂话语权,而成为与幼儿共同活动的探索者。
  第三,教师真正成为幼儿的支持者、促进者。后喻文化虽强调幼儿的主体地位,但也不否认教师的作用。毕竟,由于幼儿缺乏经验,对事物的认识往往停留在表面上,这就需要教师积极引导,适时地给予支持,使幼儿的探索活动深入下去。正如一位幼儿园教师所说,“在教育改革不断深入的今天,我们要面对的是具有三分之一确定性和三分之二不确定性的幼儿。”正是这些确定和不确定因素使得每一个孩子如同一本本书,丰富多彩,变化万千,需要每位教师用心欣赏、研读,及时给予支持。教师只有摆正自己和幼儿的位置,以幼儿发展为本,才能真正走进幼儿的心灵,和他们一起探索世界的奥秘。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