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爱我吗?
作者 : 未知

  大三一结束,找工作的事儿就正式提上了日程。他来自南方,在北京读书。“211”大学学了四年传媒,专业不差业务水平优良,找工作,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想在省级以上的媒体工作做和专业相关的事儿。
  毕业实习的时候,他去了最有名的央媒当实习记者。工作虽然辛苦,但专业对口学有所用。可谁都知道,在央媒这样的单位里相当记者,别说本科生,研究生都不太可能留得下来。老师介绍他到同一家央媒的另一个部门工作,那边急缺实习生,而且干得好或许有机会留下来。他珍惜这样的机会,但却心有不甘。采访拍摄结束回到办公室,记者开始写稿,他只能在一旁干瞪眼等着。他旁敲侧击地问过领导打不打算留他,领导的答复总是模棱两可,也始终没给他确切时间。他知道,签不签他,领导也没法自己说了算。
  2013年下半年的校园招聘季开始了,他给苏州、天津的几家单位投了简历。没过多久,都给他来了信儿,让他去实习。他还是想在刚毕业工作的时候找个大一点的平台,决定再多等等,“毕竟大媒体都还没来。”浙江的单位来得最早,他还和女朋友开玩笑,“你说,如果说我女朋友是浙江人,所以想去杭州发展,他们会不会优先考虑我?”接下来的日子,江苏、上海的单位都来了。递交简历,参加面试,他忙前忙后。得知江苏的第二轮招聘有笔试,他还特意买了资料备考。可参加了这几家单位的第一轮招聘之后,没有一家单位再给他发消息。
  一边实习一边继续投简历。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些着急。身边的同学也大多在奔忙着,有人拼死想留在北京,也有人一心要回到家乡,更多的人都在纠结和平衡。
  2014年,家乡的单位终于来学校招聘。回不回去,他自己也想不太清楚。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千盼万盼想让他回家。但他觉得,他的女朋友不会愿意去他的家乡。那段时间,他觉得生活无解,只能把内心的纠结通过电话发泄给了远方的父母。他一边和父母犟着,一边投了简历。简历通过、面试结束的那天,他对她说,“你猜我面试说了什么?”
  “什么?”
  “我说女朋友在北京读书,可能不太想回去。”
  一周、两周过去了,就在他自己也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家乡的单位给他来了消息,让他近期就过去实习。父母得知了这个消息,比他更兴奋。天天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认真考虑。就在投出的一封封简历石沉大海的时候,家乡单位传来的好消息,好像给了他一根救命稻草。
  他犹豫了。北京的平台好,机会也多,汇聚了各行各业的各种精英。可他从小就相信一句话,“宁做鸡头,不当凤尾”,在北京闯的人虽多,出头的却是寥寥。每天实习他都能看见,从国贸开往燕郊的班车能排上二百米的长队。那些刚从写字楼里走出来白领们穿着套装,一个挨着一个地等待,脸上写满了疲惫和焦虑。他害怕自己也会变成他们中的一个,他也不敢想,自己未来的爱情和幸福在现实面前的会发生什么样的转变。他不是刘易阳,不想演《裸婚时代》。
  如果回到南方,那个他熟悉的地方,或许不会有那么多机会让他心情澎湃,但他觉得自己会轻松一些,回到原本就属于他的圈子。他不想错过家乡单位的这个机会,他更担心自己一头埋在北京最后没有退路。“毕竟,我在北京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实习单位也没说一定签我。我要这次不回去,连保底的工作都没有。”但他有很多顾虑,最让他不想离开北京的,是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从来不劝他留下来,他也越来越少和她提工作的事儿。这是一个死结,绕不出来的。和家乡单位约定的最后实习期限快要到了,他买好了火车票,至少先去实习一段。
  和他相似的人还有很多。他同班有个王姓同学想留在北京,狠心推掉了很多待遇优渥的工作机会。但在北京找了大半年工作,没有一个比他推掉的那些工作待遇高。到了现在这个节点,“那个同学也有点纠结了”。他还认识一个师哥,爱北京这个城市,比起他,师哥更珍惜能留在北京的每一个机会,几乎把自己想去的所有单位都试了个遍,但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有保障的工作。“师哥最后回家乡附近的一个城市工作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