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职业幸福的缺失之维与提升之道
作者 : 未知

   教师职业是一项为人的事业,其终极的目的在于为学生创造幸福。为人创造幸福需要教师付出艰辛的努力,但教师却往往容易在繁重的工作过程中失去自身的幸福。我们认为,创造幸福不能以自身不幸为代价,教师首先要收获自身的幸福,才能在教育中延续美好。因此,关注教师幸福,讨论教师如何获得幸福,应该成为教师研究中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一 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内涵
  幸福感是指舒适、愉快和健康的状态。幸福感是一种个人感受,它取决于教师个人对生活、工作和社会的满意度。教师的幸福感就是教师在自己的教育工作中实现自己职业理想的一种教育主体生存状态。没有不良刺激烦忧也没有重压时,教师就会形成职业幸福感,在此基础上会对教师职业甚至命运有一种掌控感。尽管对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定义是一种模糊的表达,但它在人们心灵深处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对幸福的期待是每一个教师的追求。
   (一)自我实现是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基石
   大多数教师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他们积极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这并不表现在追求良好的业绩,而其职业幸福感通常表现在对教学工作任劳任怨、尽责尽力。作为一名教师,要竭尽全力地教育、关心、呵护和鼓励学生,在自己专攻的学科领域内有较大突破,这对教师来说会产生巨大的压力。但他们仍然认为有认真完成的价值,这就是教师的职业幸福感。而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幸福感的支撑,即使精力耗尽,教师仍然会感到快乐、愉悦。
   (二)学会享受是教师职业幸福感的保证
   教师应善于把教育工作当成生活的一部分,学会享受教育,充分体验教育带来的职业幸福。虽然享受教育或许不是教师职业幸福的巅峰体验, 但是如果离开或者失去这种情愫,教师的幸福感也就无从谈起。陶行知说过:“教育即生活。”教师要把教育当成是一件乐事,就像魏书生一样乐教,享受教育,乐在其中。
   (三)善于创造是教师职业幸福感的佳境
   有关研究表明:机械、单调的工作容易使人产生职业倦怠,相反,多样的、富有创造性的工作容易激发人们的工作激情。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与创造性劳动紧密联系,是教师的最高幸福。换言之,最幸福的教师是那些在自身需要得到满足后,还能够创造性地工作着的教师。教师的创造性劳动关涉到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因而其职业幸福感深深地根植于创造之中,需要教师不断努力才能生成。
  二 教师职业幸福感缺失的表征
  
  今天的教师,早已不能像古代的私塾先生那样一心只读圣贤书,单纯地研究教学、教育学生了。他们在必须做好班级日常管理,学生思想教育,追求升学率的基础上,还要处理好与同事和领导的关系,做好学生和家长之间的沟通等琐碎的事项。繁杂的工作令一位普通的教师经常会承受着超出自身承压额度以外的挑战,这种状态不仅使教师在生理、幸福等方面难言幸福,在情绪、精神等方面也会遭遇重创,幸福感缺失的现象正笼罩着转型期的教师。
   (一)生理幸福感缺失
   有哲学家说过:“一切有生命和爱的生物、一切生存着的和希望生存的生物之最基本的和最原始的活动就是对幸福的追求。生理幸福是指人的身体感受舒适、平衡。人的身体是生理幸福感的基础。当今不少教师生理幸福的缺失主要表现为经常性疲劳、虚弱、精力不济、失眠、腰背颈酸痛、肌肉紧张、对疾病的抵抗力下降等。老师上课都站着,一站就几个小时,生理幸福感的缺失会影响教师身心健康,产生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严重者甚至无法正常工作与生活。
   (二)心理幸福感缺失
   心理幸福是指人的心理感受快乐、愉悦。心理幸福是客观现实在人脑中的反映,但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心理健康,而是职业幸福的重要体现。没有心理幸福,职业幸福就如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教师心理幸福感的缺失主要表现为以消极、否定、冷漠的态度理解和对待同事与学生,容忍度很低、同情心少,对他人的行为反应激烈,人际关系紧张等。心理幸福感的缺失可能会引起心理障碍,危及同事关系、师生关系、家庭关系,严重者可能会造成同事关系僵化或婚姻家庭危机。
   (三)情绪幸福感缺失
   情绪幸福感主要来自于健康的人际关系,其价值在于识别、理解进而表达情绪的能力。当今教师情绪幸福感的缺失主要表现在精神疲惫、情绪资源衰竭、注意力很难集中、对生活丧失热情、畏惧或厌倦工作,以及烦躁、抑郁、悲观等方面。情绪幸福感的缺失会使教师的消极、偏执、悲观等不良情绪通过语言、表情、动作等传染给学生,进而导致学生厌学,从而危害学生的身心健康,影响其健全人格的形成。
   (四)精神幸福感缺失
   精神幸福感是指人的精神感受满足、惬意。“精神幸福感也被描述为我们生活中产生追求、意义、勇气与和平的动力,是我们存在于世的根本,它与正直、同情、热情、意义和想象这些词连结在一起”。人既是一种自然的感性存在,又是一种精神的理性存在,而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人的精神存在,人是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统一。人的存在方式决定了幸福不是纯粹的肉体感官的满足,其本质上是一种物质幸福和精神幸福的统一。教师精神幸福感的缺失主要表现为对自己工作的意义和自我价值的评价倾向消极,工作能力体验和工作成就感下降,平庸感、挫折感增加等。精神幸福感的缺失会造成教师对工作采取敷衍了事的态度,害怕挑战、不思进取、无意创新,影响教师个人专业发展和对良好教学以及和谐师生关系的主动追求。
   三 教师职业幸福感缺失的归因
  (一)内部原因
   1 教师职业认同感缺乏
   职业认同感是指一个人对其所从事的职业,在内心中认为它有意义、有价值,并能够从中找到乐趣。职业认同感是影响教师职业幸福感的重要因素,不同的教师,对职业认同感的认识也是不同的。一些教师职业认同感低,不喜欢、不热爱自己的工作,甚至出现了职业认同危机,对于这些教师来说,工作是一种无聊的劳役和折磨,自然就无法体验职业幸福。    对一位因找不到“好工作”,为了谋生无奈进入教育领域,自身并不热爱本职工作的教师而言,其对教师职业的认识必定在某种程度上存在偏差,自然也会在教师职业幸福的理解上存在困难。一位真正的教师,他应该对这个职业深度认同,并把它贯穿于自己的生活之中,这样的教师才能真正感受到来自于课堂内外的幸福体验。一项事业的发展需要一个人全身心地投入,教师只有把自己融入到教育事业中,全身心投入,发自内心地热爱这项事业,才会从中体会到别人所体会不到的幸福,才会真切地感受到“燃烧自己”,不再仅仅是一种付出,更重要的是自身人生价值得以实现所产生的满足感。因此,教师职业幸福感应包括教师的职业认同感。
   2 师生关系不和谐
   任何教师的教学活动都与学生密不可分,良好的师生关系不仅能够满足教师被尊重的需要,同时也会使教师产生一种成就感。任教班级学生的差异程度是影响师生关系的重要因素。优秀学生由于成绩优秀,学习行为比较好,学习动机强,使得他们很少与教师发生冲突,使教师获得更多的职业成就感,从而使教师感到自己很幸福,日后这些学生进入高一级学府或者谋得佳职,更会增强教师的职业幸福感;而个别学生上课时不专心听课,课后不按时完成作业,不服从教师管教,甚至与教师发生冲突,这样就会减少教师在工作时的乐趣,更有甚者可能会导致教师不仅不能产生幸福感,反而还会产生挫折感。因此,教师职业幸福感应体现在教师的工作成就感中,而处理好师生之间的关系,会让教师的这种成就感大大提高,从而在教学中获得更多的快乐,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中。
   3 教师角色冲突
   教师不仅担当教书育人的角色,还是社会人。一位优秀的教师,应该在社会、家庭、学校的关系中正确定位自己,明确自己在这些关系中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并进行角色转换。一位普通教师,要在复杂的角色关系中游刃有余,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因此,对大多数教师而言,往往会陷入复杂的角色冲突中,进而影响他们的情绪,产生过重的心理负担,以致产生不良行为。这就需要教师调整心态,经常转换角度进行思考,始终对工作充满激情和动力。
   4 自我认知偏差
   自我认识偏差湮没了教师的职业幸福感,自我认知是对自我的认识与评价,自我认知是自我意识的主要内容。教师在自我意识完善过程中,有时不能客观地认识和评价自我,出现自我认知偏差,甚至造成自我认知障碍,损及职业幸福感。教师因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等的不同而出现不同程度的认知偏差。一是职业认知偏差,其产生原因是自傲与自卑。二是人格认知偏差。每一位教师都会面临各种心理冲突,但对心理冲突的感觉则因人而异。那些极端争强好胜,一直忙于工作、不善于安排自己生活,以及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流、内心焦虑、孤独难于排解的教师,容易产生职业倦怠,丧失职业幸福感。
   (二)外部原因
   1 学校对教师的要求功利化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转型过程中所产生的浮躁和急功近利心理,不可避免地同化了教育,教育的功利化达到了空前的程度,突出表现是片面追求升学率、考试分数和就业率。功利化教育迫使教师脱离以人为本,把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变成为教师、学校在现实层面上的生存与发展,而不是为学生在人性方面的成长与发展。在此前提下,教师除了要完成日常沉重的教学任务外,还要疲于应付各种检查、考评。对教师的考评原本是一种激励,但现在却将教师束缚在评估体系的各种项目和规则之内,使得教师变成工作业绩考评的附庸,因此很难一心追求工作的内在价值,难以体验到职业的内在幸福感。
   2 社会对教师的要求神圣化
   从古至今,教师一直被誉为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教师一度扮演着“圣人”的角色。在这种观念支配下,全社会都用“圣人”标准要求教师。这些追求极致的要求会给教师带来心理压力,迫使教师知其不可为之,舍弃正当的欲求,舍弃幸福的日常生活过程,企图以“圣人”的幸福来代替凡人的幸福,从而使幸福失去了现实生活的根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教师在无休止地对幸福的神往中追求安慰,长此以往,教师幸福感必然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四 提升教师职业幸福感的路径
  职业幸福是一种美好的理想,每个人都渴望幸福,尤其是现今,社会竞争压力大,能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寻幸福是我们每个人的追求。而重申教育幸福,重建幸福教育,恰恰是当代教育的价值追寻。奥本海姆曾说:“愚蠢的人到处寻找幸福,聪明的人就在自己脚下耕耘幸福。”对教师而言,只有通过自身的努力,才能最终找到专业成长的恰当路径。
   1 热爱教学事业
   教师只有热爱自己所从事的教育事业,真正沉浸于自己工作当中,才能真正感受到教师职业幸福感,正如叶澜先生所说,“如果一个教师一辈子从事学校教学工作,就意味着他生命中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是在课堂中和为了课堂教学而付出的,每一堂课都是教师生命活动的一部分。”每一个热爱学生和自己生命的教师,都不应轻视课堂教学,应该自觉上好每一节课,通过创造性的劳动和无私的奉献,体验到教师职业的内在尊严与劳动的欢乐形成职业认同。
   2 确立专业理想
   “社会职业有一条铁的规律,即只有专业化,具有不可替代性,才有社会地位,才会受到社会的尊重。” 当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强的时候,就会促进个人的专业成长,而专业化水平的提高,又可以促进自身职业幸福感的增强。今天,教师的专业成长与研究密不可分。一个教师,应当同时也是一个研究者,思想要不断与时俱进,否则,其职业之路就会受到限制。为了实现专业成长,教师必须加强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在教学上成为能手。更重要的是,教师在发展过程中,应当确立自己的教育理念。教育理念是支配教师行为的动力,一旦教师确立了“教育是快乐的”的理念, 就会在生活和工作中表现出执著和快乐的追求,使平凡的工作变得伟大,艰苦的劳动变得愉悦。    3 寻找有效缓解压力的正确方式
   教师应认识到压力实质是人积极适应环境变动而做出的反应,是人人都会有的正常反应。要调整认知,减轻压力。包括调整对自己及周围环境的认知。重新认识自己,客观分析自己,正确定位,相信自己拥有的个人技能及工作能力,不强迫自己做超越自己能力的事情;运用积极认知的方式看待问题,多看到改革带来的好处与机遇,增强信心。避免逃避,积极寻求发展。教师应该学会一些行之有效的放松的方法,在工作压力大的时候可以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倾述,在心情郁闷的时候可以去大自然放松心情,等等。教师应该广泛培养自己的生活情趣,积极开发自己的业余爱好来增强自己的抗压能力。同时,广泛的兴趣爱好可以丰富我们的视野,使我们的知识更加广博,通过这样不断地“充电”,使自己的业务水平和专业素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创新,让自己在工作中体会更多成功带来的喜悦和幸福。有效地缓解压力。
   此外,社会应该多给教师一些宽容、理解与尊重;教育行政部门应尽量给老师“松绑”,让教师腾出更多时间精力潜心钻研业务;学校应该多关心支持教师,根据教师成长发展不同时期的职业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升教师的职业幸福感;教师要珍惜职业荣誉,视教师职业为一种生活方式,不断探寻教师幸福的增长点。
   总之,教师幸福是教育事业永恒的追求目标,教师个人的幸福关系到一代又一代人的幸福。幸福的教师能很好地与学生进行沟通,对学生始终保持积极的情绪体验。也正是因为如此,雅斯贝尔斯说,“教育者不能无视学生的现实处境和精神状态”,“教育的本质是唤醒,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追逐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参考文献
   [1]李佳.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D].天津:天津师范大学,2012 .
   [2]崔胜杰.教师职业幸福感研究综述[J].辽宁行政学院报,2012(7).
   [3]郑杰斌.教师幸福之路的思考[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0.
   [4]李翠泉.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与教师的专业发展[J].徐州教育学院学报,2008(1).
   [5]杨玉红.浅谈教师的职业幸福感[J].科技信息,2008(9)..
   [6]王传金.教师职业幸福解读[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8(12).
   [7]肖川.教师的幸福人生与专业成长[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8]卢清.教师职业幸福干研究综述[J].专题探索――教育与幸福,2007(2).
   [9]黄正夫.论教师职业幸福感的缺失与重建[J].河西学院学报,2007(3).
   [10]陈月霞.中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及其影响因素[J].教育教学研究,2007(4).
   [11]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1977.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