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离歌
作者 : 未知

  天降北风,席卷江城。疾风怒号,几乎将黄鹤楼上磨洗了几个世纪的青砖撕碎,呼唤出历历时光轮回。从地理竞赛赛场返回学校的校车,轰隆地驶过长江大桥,如同沸腾的年代滚过的车轮,使屹立五十年未倒的大桥上的钢梁发出一声沉重的吼叫。自车窗里升起的目光平铺在汹涌的江涛上,任浪花去拍打,这中华的动脉啊!它的血正在我的心上流淌。
  虽说生命有始有终,人的离世,终归是悲寂的幸福。然而,生命所承担的使命却不尽相同,每每到历史的重要关头,总会有坚韧的生命不屈不挠挺立负重。于是,这些生命就如同大桥下的礅梁,成为了中流砥柱,在历史的长河中撑起文明的通道。但磐石总会被侵蚀,那些担当中流砥柱的英雄的生命也终将消逝。每当这样的生命消逝,往往不是一声暮鼓晨钟,而是一段时空的绝响。
  今年,伴随已走过的两百多个日夜,便有数位英豪,如巨星陨落。最早的噩耗来自西方,霍金――这个时间与空间的解放者――永远停止了呼吸。吞吐宇宙的气息不再,纵横时空的思想不再,仅留下那具紧连着冰冷机器的单薄身躯。于是,那张低矮的轮椅,那颗杰出的头脑带着无数个科学谜底一同化为了传奇。
  不久,伴着未名湖畔苍凉的叹息,季羡林撒手西去,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荣辱波澜、淡泊一生,修铸著作等身。在同时代的学问家中,季老是一个代表,他的离去,宣告了一个群体历史的终结。季老带走的,不只是九十年沧海桑田的见证,不只是一门学问的真谛,更是一种人格、一种姿态,是一个时代的精神。但愿他留下的不仅仅是感动。
  又过不久,中国科学界之巨擘钱学森又被时间无情地带走。两弹一星者,国之利器。而钱老,就是那铸器之魂。太平洋的波浪一定不会忘记,这位中国工程师站在船头眺望祖国时热切而惆怅的心境。虽说核武器,意味着万劫不复的毁灭;但钱学森创造的一朵蘑菇云给在强权下仰人鼻息的古老的中国前所未有的尊严与自信。他亲手创造了一支生生不息的科研大军,为祖国的科技进步注入了勃勃生机与动力。他赢得了自己的民族永恒的尊敬,而这个民族即将撼动世界。纵观历史,每当有巨人倒下,总有新人接替,而且往往会是波澜壮阔的时代到来。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人的生命只是短短一瞬。但无数个短暂生命的光华绽放的光芒,汇聚在一起便是不息的文明之火、不竭的人性的光辉。短短几年,随着新世纪时光的流淌,巴金、冰心、雷蒙西斯、伦德成尔、曼施坦因、古里安、中曾根康弘、钱恩、霍金、季羡林、戈尔什科夫、钱学森……这些振聋发聩的名字相继走进历史,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充满变数的未来。那么,历史又将赋予我们怎样的责任?
  据一个无法考证的民间说法,孙文生于黄昏,所以他注定要面对黑暗,去与长夜搏击;毛泽东生于凌晨,故要将中国引向光明。这固然是对伟人的神化,难脱宿命论的神秘色彩。那么,我辈生于这个伟大的时代,为民族之崛起而读书,为中华之振兴而求索,这何尝不是又一份更神圣的使命呢?
  思绪间,校车已驶过长江大桥,载着我们奔向未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