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父亲的秘密

作者:未知

  马修开始记事时,母亲住进了伦敦一家有名的传染病院,父亲里奥陪护在母亲身边。祖父母在家照顾马修。
  马修想念父母便嚎啕大哭,不停喊著叫着要妈妈。可是,无论马修怎么哭闹,都无法见到母亲。慢慢地,马修习惯了祖父母照管他。
  马修的父亲偶尔会回家看他和祖父母。父亲每次回家都把马修举过头顶,马修惊呼、大笑,像过节一样开心。父亲会从提包里拿出母亲带给他的各种美食和玩具,他开心得手舞足蹈,一样样地抱进怀里,就像见到了母亲一样。
  睡前,父亲给马修讲母亲如何想他,怎样嘱咐要他听话,注意安全。他笑眯眯抱着父亲的胳膊进入梦乡。
  马修5岁时,父亲带他坐火车、乘巴士到母亲住的医院,父亲抱他坐电梯上5楼,走到507病房前停下,让他从门玻璃向室内望。马修看到病床上的人正在由左向右翻动的身体,探头喊:“妈妈。”伸出双手向门扑去,父亲右手抱紧他,迅速用左手捂住他的嘴,轻轻说:“医院不让患者家属进病房,更不能大声说话。”马修瞪圆眼睛看病房里的母亲。
  马修父亲抱他在病房外站一会儿,让他摆手说再见,抱着他下楼,坐车回家。
  回到家,马修父亲把他抱在膝上说:“宝贝,妈妈需要继续在医院治病,你的姑姑护理妈妈,爸爸留在家赚钱给妈妈治病、养宝宝长大。”次日,马修父亲出去工作。
  马修父亲每年去看他母亲两次,一次在母亲生日,一次是父母结婚纪念日。父亲每次从母亲那里回来,都会把一个装得满满的大提包放在马修身边,一样样拿出里面的东西,摆在他面前。马修觉得提包像个魔术箱,都是他特别喜欢吃的零食,好玩的玩具和漂亮、合体的衣帽。
  晚上父亲和马修讲起母亲对他的惦念和叮嘱,总是刮着他的鼻尖说:“马修是个父母共同疼爱的好孩子。”马修心里想着母亲睡着了。
  转眼,马修已是个小学生。父亲再去母亲那里,带回的东西多了一些学习用品。母亲每次都要说到他的学习,猜想下一次父亲去医院时,马修的身高、体重,期望马修好好学习,快快长大。
  马修喜欢学习,总能在父亲的描述中,听出母亲知道他的成绩与成长的快乐,他想送母亲别致、特殊的礼物。从小学4年级起,每次父亲去看母亲,马修都让父亲把他的成绩单带给母亲。
  马修看到小伙伴和同学的母亲,就会想念自己的母亲。他想用自己的双手治愈母亲的病,让母亲早日回家,下决心考医学院,每天争分夺秒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马修步入初二,开始上晚自习。马修上晚自习不久,发现父亲天天晚自习时间外出,在他放学时匆匆赶回家。马修怀疑母亲长期住院,父亲耐不住寂寞,背叛了重病的母亲,他痛心、苦恼,对父亲生怨。
  一天晚上,马修盯着随后进家的父亲说:“最近怎么天天出去?”父亲边脱外衣边说:“出去转转。”马修知道父亲在敷衍他,追问道:“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父亲摸着他的头说:“别胡思乱想。”
  他直言不讳要求父亲不要晚间外出,父亲立刻答应。可是,马修父亲并没有守诺。
  马修几次身体不适提前回家,父亲都不在家。他开始奚落、挖苦父亲,直呼父亲的名字,说:“里奥先生,我要迟到了!”又说:“里奥,脏衣服放盆里了……”他用蔑视的眼光看父亲,不再睡到父亲身边。马修这样怨怼父亲三年。
  马修高考结束时,收到父亲写给他的信。“亲爱的宝贝:有件事,很早想告诉你。你一定记得5岁时我带你去医院看母亲。那时,你母亲已经病故。为了让你像父母双全的孩子一样成长,我决定用这种方式呵护你长大。我曾选择最好的医院医治你母亲的病,欠下大笔外债。直到你上晚自习,我才有时间外出兼做出租车司机,还清债务。孩子原谅我瞒着了你,现在你长大了,希望你能理解我,也预祝你考试成功!”
  马修双手捧信,泣不成声,原来父亲用伟大的爱保护了他的成长,给了他一个充满梦想,近乎完美的童年。
  (郭旺启摘自《知音・海外版》2018年第9期 图/潆夏)
论文来源:《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2677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