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样子
作者 : 未知

  日头皱巴巴的,像一只褪色的皮球,滚落在垭口。
  富翁早年在农村,生活贫苦,后来南下进城,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终于在大都市挣得如山的财富。衣食无忧之后的富翁,却没有了幸福的感觉,整天心里空落落的。
  看着富翁天天紧蹙的眉头,秘书有些担心。有一天,秘书驱车把富翁送到一座深山里散心,希望富翁能把心里丢失的东西找回来。
  富翁抽烟,虽然家人劝他戒了,城里很多场合也禁烟,但他还抽。这些年,他早已熟谙许多富人的做派,也改掉了不少陋习,但抽烟这个嗜好,他始终改不掉。富翁说,都丢了,那我是谁?我还是我吗?
  走在前头的富翁点上一支烟,夕阳照着富翁有些凌乱的头发,像极了乡村荒原上的一蓬秋草。富翁对秘书说,我奋斗了一辈子,过上了别人向往的生活,却把幸福弄丢了,我也忘记幸福长什么样子了,你觉得幸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乡下窄窄的泥土路,如何承载得了如此宏大的命题。秘书心里笑了一下,没有接腔。此时,前面一个肩扛一捆长竹的农民走了过来,走近了他们才看清,是一位老妇,扛的竹子也可以数出来,是五根杯口粗的毛竹。
  富翁紧走几步上前打招呼,老妇把肩上的竹子放下来,斜靠在田坎上。富翁问,您今年高寿?老妇答,八十五。老妇神情淡定,径自抽出后腰上别着的一杆细竹烟杆,动作娴熟地装烟,点着,目光淡漠地望着远方,吸一口,吐一口,烟雾缭绕,却无话。
  富翁见此,有所触动,随后跟着老妇进了村子。老妇住一间简陋的泥房,看上去有上百年的历史,屋顶的瓦沟里长了几茎野草。屋内昏暗,灯泡上糊了一层厚厚的灰,仿佛一件包浆的古物。村里人围拢过来,富翁这才得知老妇无后,孤身一人生活。富翁摇头感叹,八十五了还要面对如此艰难的生活,谈何幸福。邻居搭腔说,她经常记错年龄,其实她已经一百零二岁了。富翁愈加惊讶。老妇屋子虽然简陋,但十分整洁。旧木碗柜里放着两碗青菜,没有一点儿荤腥。富翁想起幼时家里贫困的生活和早逝母亲因饥饿而浮肿的脸庞,眼窝一热,从老妇屋内退了出来。那一刻,他似乎找回了什么。
  第二天,富翁让秘书专程送他到老妇家里。富翁从袋子里取出十沓钱,十万元。富翁对老妇说,钱虽不多,但可以改善你的生活。老妇坚决不收,令富翁甚感意外。老妇说,我不缺钱,现在政府每月发到我手上的长寿津贴我都花不完。老妇又说,我生活很满足,这一辈子过一天我就幸福一天,我现在吃住开心,没有烦恼。你昨日见我上山扛竹子,我不为挣钱,只为活动筋骨,出一身透汗。
  富翁愕然,但还是坚持要为老妇做点儿什么。老妇反复捋著额前的头发,想了许久,看到富翁抽烟,于是说,我一辈子抽旱烟,但现在乡里圩场上买不到旱烟叶,你帮我到山那边的圩场买一把烟叶吧,除了这个,我不缺什么了。
  青黛色的山峦间,太阳鹅黄,像刚涂抹后洇开的水粉画,毛茸茸、颤巍巍地卡在垭口。
  (郭旺启摘自《洛阳晚报》2018年10月22日 )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