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禽兽为邻(节选)

作者:未知

  常来我家的老鼠并不是平常的那种,平常的那种据说是从外地带到这野地里来的,而常来我家的却是在村子里看不到的土生的野鼠。我寄了一只给一个著名的博物学家,他对它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还在我造房子那时,就有一只这种老鼠在我的屋子下面做窝了,而在我还没有铺好楼板,刨花也还没有扫出去之前,每到午饭时分,它就到我的脚边来吃面包屑了。也许它从来没有看见过人,我们很快就亲热起来。它驰奔过我的皮鞋,而且从我的衣服上爬上来。它很容易就爬上屋侧,三下两蹿就上去了,像松鼠,连动作都是相似的。到后来有一天我这样坐着,用肘子支在凳子上,它爬上我的衣服,沿著我的袖子,绕着我盛放食物的纸不断地打转,而我把纸拉向我,躲开它,然后突然把纸推到它面前,跟它玩躲猫儿。最后,我用拇指与食指拿起一片干酪来,它过来了,坐在我的手掌中,一口一口地吃了它之后,像苍蝇似的擦擦它的脸和前掌,然后扬长而去。
  很快就有一只美洲鹪来我屋中做窠;一只知更鸟在我屋侧的一棵松树上巢居着,受我保护。六月里,鹧鸪这样怕羞的飞鸟,带了它的幼雏经过我的窗子,从我屋后的林中飞到我的屋前,像一只老母鸡一样咯咯咯地唤它的孩子们,它的这些行为证明了它是森林中的老母鸡。你一走近它们,母亲就发出一个信号,它们就一哄而散,像一阵旋风吹散了它们一样。
  鹧鸪的颜色又真像枯枝和败叶,经常有些个旅行家,一脚踏在这些幼雏的中间了,只听得老鸟拍翅飞走,发出那焦虑的呼号,只见它扑扑拍动的翅膀,为了吸引那些旅人不去注意他们的前后左右。雌鸟在你们面前打滚、打旋子,弄得羽毛蓬松,使你一时之间不知道它是怎么一种禽鸟了。幼雏们宁静而扁平地蹲着,常常把它们的头缩入一张叶子底下,什么也不听,只听着它们母亲从远处发来的信号,你就是走近它们,它们也不会再奔走,因此它们是不会被发觉的。甚至你的脚已经踏上了它们,眼睛还望了它们一会儿,可是还不能发觉你踩的是什么。
  (选自《瓦尔登湖》,有改动)
  点睛之笔
  梭罗结庐湖畔,远离人烟,各种小动物便成为他的近邻。选文主要写了野鼠、美洲鹪、知更鸟和鹧鸪,对它们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观察,并将它们自由自在的生活,复杂多样的习性,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作者以一个林中住户的身份,同小动物建立了和睦亲密的关系,充满情趣的生活让我们为之向往。
  我来写
  同学们,大家有没有细心观察过一种小动物呢?请将你观察到的它写下来吧!
论文来源:《作文周刊·小学六年级版》 2019年1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4699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