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爆文作家只需这三招
作者 : 未知

  得益于自媒体的发展,生活里天天热点不断,随随便便一篇咪蒙体就能瞬间突破10W+。别看爆文层出不穷,却依然让很多自媒体人难以望其项背。怎样才能炮制一篇刷屏爆文?这其中有何套路?古人早在课本里给了我们答案。
  标题字要少
  要少到什么程度呢?《氓》,才一个字,翻译过来就是《致渣男》。光速祭出核心内容,直奔主题。去翻翻《诗经》,三百多个标题几乎都是两到四个字。
  我们很少看到长篇累牍的爆文,实在太长,还会改为漫画。速读时代,几乎所有爆款都在追求言简意赅。拿情侣发合影为例,几年前流行“我们”,如今进化为“官宣”,换汤不换药,但字数就是没变。不信?那么请问“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这句诗出自哪里?咦,答不出来吧,这是李白的《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瞧,字多的标题是多么不好记,要是李白命其为《消愁歌》,我不信有人记不住。
  这方面,有位当代文学大师为我们树立了典范。他的一首诗,标题只有两个字,而正文却比标题还短,这便是北岛先生著名的诗――《生活》,全诗仅有一个字:网。北岛写这首诗时,难道梦见了今天人们头顶将布满wi―fi信号?可见爆款学得好,不仅有望成为文学经典,还可以预言未来。
  情节要曲折
  文案要火,必须会讲故事。来看看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的《孔雀东南飞》是怎么讲好一个狗血故事的吧。
  第一阶段,初级宅斗。青铜小媳妇对战黄金婆婆,智斗不成反被爆。小媳妇刘兰芝利用弱势者的同理心,欲擒故纵地写信给老公,说:“在你家做人好难啊,你趁早把我送回娘家吧!”本想靠正话反说,撒娇求抱抱,没成想男主是个“妈宝”设定,几回合下来斗不过老娘,还真把刘兰芝送回了娘家。弄假成真玩到脱,成为本文第一大转折。
  第二阶段,进阶言情。祭出玛丽苏标配,男女主角见面,互诉衷肠,约定就算天各一方也要继续做彼此的天使。读到这里我们发现,古人一千多年前就对“玛丽苏”手到擒来了:刘兰芝前一天还哭哭啼啼,和焦仲卿道别后的第二天就瞬间化身“精妙世无双”的“女神”,和蔡依林新专辑里唱“看不见我的美,是你瞎了眼”形成“神仙默契”,婆媳战斗升级成20版。
  第三阶段,高阶互撕。刘兰芝被休回家后,马上有人来提亲,一提还提俩,全是官二代,完美演绎都市离异女性精彩逆袭之旅,浑然南北朝版《我的前半生》。得知消息的前男友火速赶来,谁知含泪再见竞成“吐槽大会”:先是男主讽刺女主“恭喜嫁入豪门哦”,接着神补刀“你变心我完全可以理解,反正女人本来就容易变心,我自己去死好了。”这一顿骚操作气得女主忍不住说“You jump,I jump!”成为全文第三大转折。
  最后迎来超丧结局,女主受爱情和道德双重折磨,大婚之日果断跳池。前男友目的达成,跟著“自挂东南枝”。爱玩双标的长辈这才后悔了,于是要求将两人合葬,成就一出亡羊补牢的爱情悲剧。
  结尾要反转
  结尾反转是对全文剧情的提振,有时候,如果做不到全程跌宕起伏,那么结尾大反转也能让故事绝地逢生。南北朝时期,作为与《孔雀东南飞》并驾齐驱的另一部长篇叙事诗――《木兰诗》,可算得上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有名的结局反转型作品。全诗就是以“木兰是女郎”这一核心创意来构思故事的,既写征兵、又写战场,做足了铺垫,才把包袱一股脑儿抖开。
  古人的每一招都暗藏爆款基因,那么回到当下,有没有一次性把这些套路都用上并成功出位的作品呢?还真有。今年春节期间刷爆全网的《小猪佩奇过大年》预告片《啥是佩奇?》就是集上述大成于一体的标杆!
  先看标题。就四个字:啥是佩奇?问题虽短,却无异于《名侦探柯南》里的“凶手到底是谁?”《小蝌蚪找妈妈》里的“小蝌蚪的妈妈到底长啥样?”成为整个故事的核心线索。接着看情节,五分钟时间里,爷爷为了弄清“啥是佩奇”闹出了许多笑话,终于弄明白原来“佩奇是猪”。最后便是升华全片、造就爆款的反转式结局:大家都以为爷爷这样东拼西凑地打听信息,怎么可能搞清小猪佩奇这个二次元形象?可偏偏,爷爷用老家的吹风机,辅以螺母零件和电焊技术,愣是手工打造出一个硬核版小猪佩奇!其神似度,让人目瞪口呆!为了满足儿孙的愿望,笨拙的老人摸着石头过河,用爱创造了最朴素的奇迹!所有笑点在反转中全部化作汩点,爆款就这样诞生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