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之美
作者 : 未知

  阳光透过树隙筛落下来,洒下片片浓荫,同时淌落下来的,还有一地鸟鸣。高高低低、长长短短的鸟鸣,伴随着粘稠的蝉鸣声,交织出一曲曲动听的林间交响曲。穿行在城西郊的这片湿地公园,走走停停,轻嗅着青青草木的芬芳,我感受到沉静悠然之美。
  我家位于城东的闹市区,附近有马路、菜市场,每日车鸣声,喇叭声,交谈声,叫卖声,还有夜夜笙歌的广场舞,沸声浩浩,令人时常生出莫名的烦忧和无端的焦躁。因而,每逢周末,我习惯一个人背起相机,从城东乘车一个多小时,来到新城区的白龟山湿地公园,寻一方静谧安然之所。
  湖边垂柳依依,花木葳蕤,水中生长着清逸秀拔的芦苇与一塘又一塘挤挤挨挨的荷花,湖对岸远山如黛,隐隐可见,恍惚间,好似漫步西子湖畔,只是这里比西湖寂阔,万余亩湿地园区内游人稀少,抬眼即景,秀美如画。
  我手端相机,边走边拍,一转就是大半天。我熟悉这里的花草树木,清晰地记得哪个角落牡丹品种最多,何处有大片的蔷薇花瀑,月季几月花开最盛,哪条小径旁边是海棠林等等,仿若它们是我的故交旧友。
  这些年,朋友来来去去,相伴走过一段心路,也许再见,或是再也不见,徒留下一段回忆,一份怀思,或是几许惆怅,几声叹息。好在花不负人,它们年年地开。你来,或不来,它们都在那里,默然无语,又胜却千言万语。一树一树的花开,如瀑如潮,我沿湖而行,如赴一场花的邀约。
  我偏爱海棠,年少时读《红楼梦》,记住了海棠诗社,想那一群妙人儿,每日在大观园中赏花,饮酒,酌诗,何等热闹快活,终是红消香残,人散去。这也让我在那般年纪,便懂得伤感怀愁,有了怜时惜物之心。年年海棠花开,我会来这里赏花拍照,花瓣薄而轻,素雅清美,盈盈欲飞。一大片海棠花盛放时,我站在花树下,迎望一树粉白,光华灼灼,觉得一切语言都显得那么无力,唯有感恩,唯有欢喜。
  想必是,每个女子的心中都有一朵花,它是你努力想成为的另一个自己,暗合了你的禀性与气质。世上没有不美的花,各有各的美与好。美好的人与美好的花是一样的,都有带香气的灵魂,不仅懂得修养自身,也让身边的人觉得安心、舒心和宽心。让他人因你的存在,感到生命充盈丰美,有安稳妥贴的好。
  久居闹市,那颗心被生活打磨得日渐粗砺,只有让脚步慢下来,才能听见万物的召唤。世间每一场相遇,都是深深浅浅的缘,从与花草生灵的对视中,能照见生命的繁茂与坚韧。我愿意把时间浪费在看似无用却有趣的事物上,沉静在柔软的时光里,就这样慢慢老去,有多么美好!
  (编辑  高倩)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