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未知

  白色,是一种简单而易被忽视的颜色,她既没有红色紫色的浓烈,也缺乏绿色蓝色的清新。白色给我的感觉如一杯清澈的老酒,入口柔和而回味悠长。
  喜欢上白色,是因为她是自然的底色。你看,晴空的云朵,早晨的雾气,凛冬的落雪……自然界到处都有白色的倩影。万物有灵,只因染上了人的情感。王国维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自然之景,在极富想象力的文人笔下,都变得有了生机,有了活力。于是雾是野的,云是闲的,雪是灵动的。庄周说:“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李白说:“闲云随舒卷,安识身有无?”白居易问朋友:“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你看,天要下雪了,小酌一杯怡情应景。白雪有情,为好朋友相聚增添由头和乐趣!文人笔下,白色不再单调,有画面有故事,含情脉脉,余味无穷。现代作家冰心在《繁星·春水》里說:“白的花胜似绿的叶,浓的酒不如淡的茶。”这诗句隽永,内涵颇丰,耐人寻味。
  要说把白色的美感发挥到极致的,当数中国水墨画中的留白手法。我着实喜爱水墨画黑白错杂间容纳的万千景色和方寸之中勾勒的广阔天地。常常凝视莲花瓣心的那抹白、山林瀑布泻下的那条白、笼罩山头的那团白……我常想,画家得有怎样的心境,才能做到身囿于俗世却能把那向往的意境尽数倾注于笔端,挥洒出一片祥和,再用这份祥和感染观画者。他们的人生是否如画中那般,充满动静相宜的气韵,充满空灵悠远的意境?不管怎样,我对那些作画的人,是极敬佩也极羡慕的。敬佩他们可以在纷繁杂芜人生中寻得纯情的依托,羡慕他们可以把纯情在画中表达得精确酣畅。
  我特别欣赏影视作品中塑造的这些人物形象,如仙人,如剑客,如书生。他们往往身着一袭青白色调的衣服,淡雅脱俗,姿态飘然,似一滴散于水中的墨,动中含静。少年时代的我,懵懵懂懂,无忧无虑,自然不用去思考人生走向以及生活方式等问题,却羡慕小说中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他们像白雪般清冷无瑕,潇洒自若,似乎斩断了世俗的纷扰,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繁华。白色衣袖轻轻拂过,仿佛一切问题都被看淡了,而整个人,也如那纯净的白色一般,活得简单而不失风格,逍遥却又带有些许个性。
  我喜欢白色简洁纯净,喜欢白色充满活力,喜欢白色营造的虚实相生的意境。我喜欢简单如白的生活,喜欢剑客的不羁,喜欢诗人的隐逸,喜欢画家的恬淡心境。我羡慕他们拥有一颗经历人间冷暖后泰然自若的心,我向往那种平和质朴潇洒随性的生活方式。这份从容自若或许是历经千锤百炼后才修得的,而那平和的心境一定是洗尽人世铅华之后才沉淀下来的。
  唐代诗人王昌龄在《芙蓉楼送辛渐》中说:“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清澈澄明的心境,高洁清白的品格,应该是诗意人生永远追寻的。
论文来源:《阅读与作文(高中版)》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7203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