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问君是否已倾心

作者:未知

  初二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他坐在我左后方两排的位置,恰好和我好朋友是同桌。一个课间,我去好朋友那里闲聊,也不知说了句什么,他在一边居然也听得莞尔。我一向很不起眼,从没想过能感染别人,他的微笑一下子在我心里扎了根。
  我开始注意他,和我的好朋友整晚整晚地谈他,为他写诗、画画。每天上学,还没有进教室,我就迫不及待地从窗户里寻找他的身影,为了见到他,我每节课至少回头两次。
  他好像发现了我的注意,也开始关注我。我转过头去看他时,常常会撞到他的眼睛,然后两个人心慌意乱地别开脸;他离开教室时,也不再走后面,而特意绕个弯从我身边经过,那时我们的距离肯定不超过10厘米!
  初三的一次期中考,我们恰好分在一个考场,他的成绩比我好,很快就做完了,我还在吭哧吭哧地演算。算到一半,我习惯性地抬头找他,发现他手里拿着卷子,半側身坐在座位上,一副想要交卷的模样。但是他始终没有交,只是看看我、看看老师,直到考试结束。我猜他是在等我一起,不想把我一个人落下。虽然直到那时,我们还几乎没有说过话,但不妨碍我心底的甜蜜如热带风暴一样肆虐。
  快中考的时候,他连着三天没有上学。我很担心,托我的好朋友偷偷去打听,才知道他病了。幸好,那时候大概全国都有一人生病、全班皆去探望并送课堂笔记的风气。我就跟着一群人,忐忑又欢喜地去了。
  他们家住在县郊的一个村子里,从县城唯一的一条柏油马路拐下去,还得走过很长的几段土路,并经过一片田埂。5月的阳光明媚,照得庄稼叶子和土路都明晃晃、干燥燥的。快到他家时,一阵热风突至,卷起漫天的尘土向我们直扑过来,把几个县城里的女生都裹挟得惊叫起来。直到进了他家,大家还心有余悸。他正在家里,听到这件事时很内疚,不停地向大家道谢。我热切地看着他、看着他的家和他的家人,却又胆怯地往人群后躲,怕被他看见。
  后来高中时不在一个班了,偶尔在楼梯遇见,我们假装不认识,只敢用眼角的余光追随;大学不在一个城市,倒开始通信,却总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类似于革命青年的互相勉励,或者同乡之间的寒暄慰问。我很想问他,到底有没有动心,为何还不来靠近,可直到毕业、直到音讯渐无,也没能问出口。
  十几年后,因为工作的机缘,我居然意外地和他联系上了。约定会面的那天,我很兴奋、很紧张,心情起伏得没办法形容。他一如当初我喜欢时的那个样子,不同的是,他第一次坦然地直视我,向我走过来,伸手,握手。我一边努力地保持矜持,一边压抑不住激动,和他回忆当年的班级、同学。
  讲着讲着,我发现我好像在唱独角戏,而对面的观众只是出于礼貌给我零星的掌声。一瞬间,委屈、难堪全涌上来。我就转了话题,跟他说起当年的那阵风沙,如何把我眼睛迷得睁不开。他脸上显出讶异的神情,问道:那次你也去了吗?我完全没有印象,当时还真没有注意到你。说完,他歉然一笑,又弥补一般地告诉我,现在老家已经完全改造了,所有的土路都铺上了柏油,“再也不会有灰尘了,欢迎你回老家看看!”他用发言人的口吻,做了个总结陈词。
  他的话让我所有的不甘变成了沮丧,我一直以为自己有过的烽烟弥漫的青春,原来连尘土都不曾留下。
  (刘名远摘自《哲思》2018年第11期 图/潆夏)
论文来源:《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7324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