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批评隐喻视角下中美政治话语对比分析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以批评话语分析理论为指导,批评性隐喻分析为路径,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对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和2018年美国国情咨文进行对比研究,探讨了中美政治话语中概念隐喻的类型、分布比例及其产生差异的原因。
  关键词:批评隐喻 政治话语 政府工作报告
  一.引言
  隐喻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语言现象,一直受到语言学家的关注。Charteris-Black在2004年提出了一种全新的隐喻分析方法——批评隐喻分析。批评隐喻分析将语言分析、认知理解和社会文化相结合,通过背后所隐藏的意识形态来分析隐喻,该理论主要研究语言、权利、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
  Lakoff是第一位将概念隐喻理论应用于政治话语分析的语言学家,他主要通过隐喻研究来揭示语言背后的政治导向、政治理念和价值观。与西方相比,国内关于隐喻在政治领域的研究相对较少。本研究以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和2018年美国国情咨文为语料,以批评隐喻分析理论为指导,对两国语料中的概念隐喻进行对比分析,揭示政治话语背后所隐藏的政治意识形态。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以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和2018年美国国情咨文为语料(共计25835字),依据Charteris-Black的批评隐喻分析理论对两国语料中的概念隐喻进行识别分析。
  第一步,隐喻识别
  利用隐喻关键词来辨别语料中是否存在隐喻,逐个分析每处隐喻是隐喻性表达还是字面意义;分析隐喻表达式的始源域,确定始源域与目标域之间的映射关系,并统计每种隐喻类型出现比率。
  第二步,隐喻阐述
  判断隐喻表达式所归属的概念隐喻类型;结合语用学、认知语言学知识以及隐喻表达式所处语境来阐述每处隐喻的映射关系。
  第三步,隐喻解释
  结合语境及认知、语用因素来归纳隐喻的语篇功能,并探究政治家是如何利用隐喻来传达其执政理念及其国家意识形态的。
  针对本文目标语料中的中文语料,隐喻识别分为两步;首先,采用汉语分词系统ICTCLA S2013对语料进行分词,依据隐喻定义来确定候选隐喻,将具有隐喻意义的候选隐喻归为隐喻关键词,将这些隐喻关键词用检索软件AntConc3.2.1进行检索定位和定量统计;其次,把隐喻关键词代入到原文中,判断这些隐喻关键词具有隐喻意义还是纯字面意义,将不具有隐喻含义的关键词剔除。
  此外,Charteris-Black提出的“共鸣值”概念也是分析概念隐喻时的重要参考。所谓“共鸣值”就是用一个量化的标准来测算某类始源域在语料中出现的频率高低。共鸣值(resonance)是由某一始源域类型下隐喻表达式个数之和与隐喻表达式出现次数之和相乘所得。例如,假设始源域“建筑”有且只有3个表达式“支柱”“台阶”“夯实”,其中“支柱”使用5次,“台阶”使用3次,“夯实”使用11次,那么“建筑”的始源域共鸣值是(1+1+1)*(5+3+11)=57。然后,再计算出每一类概念隐喻共鸣值在总共鸣值中所占的百分比,并重点分析语料中使用频率较高的概念隐喻。
  三.研究结果与讨论
  通过对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和2018年美国国情咨文两篇语料中隐喻表达式的识别和概念隐喻的提取,发现其主要存在以下隐喻:旅途、建筑、家庭、围棋、宗教、机器、战争、植物。其中旅途、建筑、战争是两国语料中的共有的高频次隐喻;宗教隐喻是美国国情咨文中特有的隐喻,而围棋隐喻和机器隐喻是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特有的隐喻(如表1-3所示)。根据Charteris-Black提出的“共鸣值”概念,本研究将重点分析几种共有隐喻与特有隐喻类型。
  1.共有隐喻
  1.1旅途隐喻
  旅途是以某一地作为目的地的一段行程,在政治隐喻中,政治家们经常把国家发展历程比作一段旅程,而领导人和人民群众则是这段旅程中的旅行者,苦难和挑战是旅途中的负担和障碍,这暗示着国家的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不断付出努力才能最終抵达终点,实现发展目标;在旅途隐喻中,“迈步”“前行”“进展”等隐喻表达式出现频率最高。
  例:(1)I will not stop until our veterans are properly taken care of, which has been my promise to them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of this great journey.
  (2)Each day since, we have gone forward with a clear vision and a righteous mission.
  (3)面对极其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前行……
  (4)充分发挥人民首创精神,鼓励各地从实际出发,敢闯敢试,敢于碰硬,把改革开放不断向前推进。
  1.2建筑隐喻
  建筑隐喻在两国语料中均占有较高比例,其中“建设”、“支柱”、“夯实”等是高频隐喻关键词。
  例:And together, we are building a safe, strong, and proud America.
  Here are the four pillars of our plan:
  全面复制推广自贸区经验,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
  财税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全面推行财政预决算公开,构建以共享税为主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格局……
  如上例所示,领导人使用建筑隐喻来激发人民的责任意识和参与意识,从而动员人人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总的来说,将始源域建筑投射到目标域国家建设中有助于听众对国家政治更好的接受和理解,同时对于政府执行决策也有一定促进作用。   1.3冲突隐喻
  冲突隐喻,也称为战争隐喻,是政治语篇中不可缺少的一种常见隐喻类型。政治家认为“Politics is a war”。
  例:We have ended the war on American Energy — and we have ended the war on clean coal. We are now an exporter of energy to the world.
  As we have seen tonight, the most difficult challenges bring out the best in America.
  全面开展质量提升行动,推进与国际先进水平对标达标,弘扬工匠精神,来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锐意进取,扎实工作,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如上例所示,两国语料中的战争隐喻强调实现社会目标时需要付出一定的个人牺牲和集体的团结力量。中国政治话语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而美国政治话语更倾向于实现人权平等、自由、民主等。
  2.独特性隐喻
  2.1宗教隐喻
  美国政治话语中也时常会出现特有的隐喻类型----宗教隐喻。如下例所示,“faith” “values” “trust”等都是该域中的高频关键词。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宗教在人们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美国人的语言也深受宗教影响,因此,领导人在政治语篇中会使用宗教隐喻来增强其政治话语的说服力和威信力,试图将政府政策主张与神圣的宗教信条联系起来以获得听众的支持和信任。
  例:As long as we have confidence in our values, faith in our citizens, and trust in our God, we will not fail.
  In America, we know that faith and family, not government and bureaucracy, are the center of the American life. Our motto is “in God we trust.”
  2.2围棋隐喻
  在中国政治话语中,围棋隐喻也占有一定比例,其中“开局”、“局面”、“格局”是高频隐喻关键词。为了获胜,下棋者必须具备综合把握全局和合理使用战术手段的能力;这与领导人带领全国人民发展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因此,利用围棋隐喻来传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再合适不过的。
  例:广大干部要提高政治素质和工作本领,求真务实,干字当头,干出实打实的新业绩,干出群众的好口碑,干出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生动局面。
  快速崛起的新动能,正在重塑经济增长格局、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成为中国创新发展的新标志。
  2.3机器隐喻
  例:改革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
  要尊重经济规律,远近结合,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经济平稳增长和质量效益提高互促共进。
  如上例所示,在机器隐喻中,“推动”、“运行”、“驱动”等为高频隐喻关键词。国家犹如一台巨大而复杂的机器,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环境等就是国家机器重要组成部件。只有各个零部件运转正常,形成合力,国家这台大机器才能平稳运转。机器隐喻的使用,表明了中国政府致力于发展社会经济,并且不断的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而不断奋斗。
  四.结论
  综上所述,中美两国语料中存在着相似的概念隐喻类型,同时由于两国意识形态及社会文化环境等不同,也产生了语言文化方面的差异,两国各有自己特有的隐喻类型。由此得出,政治话语的批评隐喻分析对于更好的传达领导人的执政理念和政府的意识形态有着重要价值,同时有助于人民大众理解复杂的政治话语,增强大众参与政治活动的积极性。
  参考文献
  [1]Charteris-Black, J. (2004). Corpus Approaches to Critical Metaphor Analysis.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George Lakoff. (1993). The Contemporary Theory of Metapho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Zhang hui, and Di Weichao. (2016). A critical cognitive analysis of US strategic intelligent reports on Sino-US relation.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Language. 63-93.
  本文系2017年度江蘇省大学生创新项目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201710304017Z).
  (作者介绍:杜思婕,南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杨娟,南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语言学、跨文化交际)
论文来源:《文学教育·中旬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0078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