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白墨黑鸽(二十八)

作者:未知

  上集回顾:列卡悄悄离开了队伍,但他的踪迹被夏尔发现了,夏尔对列卡的行为很失望。
  胜
  一路逶迤前行,途中无话。
  空山无人,但令人十分不自在。我感觉得到,夏尔一直跟随在我身后,她那动物牙齿串成的腰带总是在万籁俱寂时突然作响,好像是在提醒我:不要太放肆,一个来自“真实森林”的成员正用猫头鹰一样的眼神和红豺一样的耐心监视着我。
  最高的圣山就在我的眼前了,寒风从山顶上裹挟着大量的雪尘从天而降,气温骤然下降,世界灵的呼吸在这里是寒冷彻骨的。最高的圣山就好似一条蜿蜒的银色巨龙,气势磅礴地盘踞在这里,阻挡了我们仰望世界灵的目光。
  圣山陡峭的悬崖上,有一条完全被冰雪掩盖的羊肠小道,皑皑白雪看起来不是散落其上,而是因为地势陡峭,完全像是悬挂其上。我知道,这座圣山的灵魂还在沉睡中,但只要稍一苏醒,它的力量完全和海洋不相上下。我沿着狭窄的道路向上攀缘,云雾就在身边蒸腾和环绕。恍惚间仿佛跋涉了许久,但刺破青天锷未残的圣山仿佛直插云霄,根本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这条无穷无尽的路。
  夜晚悄无声息地降临,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山顶往下飘落。我瑟缩着,祈祷着,挤在狭窄的山石缝隙里等待着漫长的黑夜过去。小路太窄了,我只得背靠着冰冷的岩壁,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世界灵在这一瞬间看起来是那么的强大,只要他稍稍皱一皱眉头,我立刻就会被山峰上终年不化的积雪活埋。
  背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响,积雪扩大了踩踏的声响,加上粗重的喘息和小声的催促混合在一起,在寂寞恐怖的夜里听起来沉闷诡异。我警觉起来,此处没有周旋的余地,我只能硬着头皮等待着那人的来临。
  马蹄声渐渐放慢,松脂幽香提前冲入了石缝,我不觉皱了皱眉头—— 是夏尔,她怎么上山了?尾随了我这么久,为了追踪我,用得着把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一路追上山吗?
  “我知道你在那里,出来。”夏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我将寒冷的雪花从肩头扫下,攀住岩壁,侧身走了出来。
  “他们来了,就在山下。”夏尔淡淡地抚摸着黑马,黑马因为极速奔驰出了一身的汗,在冰天雪地的冷风中,马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冰凌,冒着白气,打着响鼻。
  “复仇者?”我感觉我的心猛地一紧。
  夏尔点了点头:“他们要抓我们,其余五个人已经落网了,”她嘲讽地偏了偏头,“都怪森林的懦弱和该死的海洋,”接着是意味深长的一瞥,“长期的滞留最终暴露了所有人的行踪。要是我們被捕,森林就会完蛋,我们只有这一条路了。”她抬起清瘦苍白的面孔,眼神带着畏惧,凝望着此时此刻依然遥不可及的山巅。
  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
  彼时黑马从石缝中艰难地侧过身子,我抓住夏尔的手,爬上了湿淋淋的马背。
  这里的山体,路虽然狭窄,但好在悬崖没有完全与地面形成直角,各种各样的角度在不一样的段落上倾斜着。黑马是守护者,在山脊上蹦跶跳跃,全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四蹄化作一团浓得化不开的烟尘,雪尘翻飞中已经飞驰了好大一段路。
  望着夏尔的身影,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上的一股怪异滋味儿。夏尔是一个要强的女孩,但她跟踪我、监视我的一路上,是否也是在暗中保护我呢?得知复仇者的消息,她冒着生命危险带我上山。但她这样做,是不是因为我身负使命呢?
  疲劳和寒冷渐渐散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肩头的疼痛,整只右手仿佛燃烧起来,又麻又痒。雪花落在上面,就像落在火炭上,立刻融化。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昏睡,夏尔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好像生怕我会蒸发了似的。午夜,大雪纷飞,我听到她独自一人在默默地啜泣。
  第二天中午,雪停了,圣山上的太阳为我们指明了道路。马蹄轻轻地一踏,拐入了圣山两块岩石之间的夹缝中。这条夹缝已经被太阳晒成了棕红色,依靠着山石的屏障,我们很轻松地在山体之中走完了最后向上延伸的一段路。
  圣山的山顶比我们想象的要大许多,绵延不绝,仿佛与云海也连成了一片。不知道雪狼在哪儿,也没有力气想那么多,我一头扎入皑皑白雪,大口喘息。
  我好像都能听见世界灵呼吸的声音,带着满脸感激之情看了看夏尔。她也看着我,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她的嘴角微微地往上一扬,对我露出了一个森林野马式的微笑……
  (未完待续)
  518028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百花六路深圳实验学校
  下期预告:列卡和夏尔在圣山上的雪屋里避风取暖,但他们点燃的火堆吸引了一群人的注意,雪屋外传来的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列卡六神无主……
论文来源:《作文大王·中高年级》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037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