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理念下网络虚假信息治理及启示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网络虚假信息已同恐怖主义一起成为影响国家安全的重要问题,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坚持国家利益至上、社区族群和谐和打造“强政府”的执政理念,不允许出现危害国家稳定和种族和谐的言论,对网络性虚假信息的治理采取“坐言起行”的政策机制。新加坡通过凝聚社会共识,开展宣导教育;制定严苛的法律规范、设置专职机构;培育网络安全人才、建立事实核对机制、与网络平台合作等多举措并施的治理思路。对多元民族和多元文化国家网络虚假信息治理有一定启示意义。
   关键词:新加披人民行动党 网络虚假信息 治理及启示
   在“人人手握麦克风”的网络自媒体时代,“网络虚假信息已经成为当前世界各国面临的重要安全问题”i,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者往往利用社会断层线来制造话题,误导公众,对目标方制造舆论压力,达到商业竞争或干预国家民主进程的目的。如果不对网络虚假信息进行有效的治理,将为国家安全带来重大的隐患。
   新加坡是世界贸易、金融、旅游、通讯的中心,东南亚联盟的重要成员国,大量重要的信息流经新加坡。同时,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的社会,以种族问题建国,更多的错误线索会被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者利用。2015年新加坡一则虚假新闻曾一度造成新加坡民族关系的紧张。当时,真实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网站发布某菲律宾家庭在大宝森节庆祝活动期间蓄意闹事的虚假信息,引发了一场骚动,这一消息在网上煽动了网友对菲律宾社区的仇恨情绪。新加坡新闻部长亚国博士认为,“更大的敌对势力可以利用社会断层线,牵制我们这个小小的多元种族社会”ii,来提醒政府和民众要重视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众所周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坚持“国家利益至上、种族和谐、打造强政府”等执政理念,创造了一个多元和谐社会的奇迹。新加坡执政党、政府和民众对多元社会和谐倍加珍惜,92%的新加坡人认为对信息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治理。新加坡特殊的社会环境和地理位置决定了新加坡在网络虚假信息治理上起步较早,并积极探索出部分坐言起行有借鉴意义的方法。
   因此,本文试图分析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党理念下,新加坡对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依据、要求和措施,希望为我国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提供一定的借鉴。
   一.新加坡关于网络虚假信息的界定
   1.网络虚假信息内涵及类型
   网络虚假信息是指以网络为传播媒介,不以客观事实为依据传播一些无中生有、添枝加叶、偷梁换柱等带有虚假性、欺骗性、误导性的信息。新加坡信息防御与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高级研究员Ben Nimmo认为,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至少在五个方面对网络虚假信息的产生和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虚假信息传播的平台和渠道的数量从根本上增加了;2.低成本的网络媒体平台,已经是信息生产呈现扁平化状态,失去了传统媒体的编辑标准;3.网络社交媒体“点对点互动”的模式,使恶意行为者可以绕过传统信息编辑的验证环节,使虚假信息不再受限制;4.互联网的无国界性使外国人更容易冒充目标国家的互联网用户,渗透到目标社区进行活动;5.现代编辑技术发展使虚假信息的欺骗性或误导性更大,从照片拼图到篡改的视频,可以使演讲者看起来说他们没有说过的内容。iii
   关于网络虚假信息的分类方法有许多种。iv新加坡在“后真相时代的国家安全的政策报告”中将虚假信息分为五类:1.故意散布虚假信息和谣言破坏国家安全,这可能是国家支持的虚假宣传活动;2.作为政治议程的一部分,即国内集团宣传的谎言和谣言、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事实的相对化的不同解释;3.在没有广泛政治目的情况下传播虚假信息和谣言,无论是否具有达到病毒状态的恶意目的;4.娱乐、戏谑、模仿、讽刺或看似幽默的作品信息;5.为获得经济利益而制造的虚假资产v。从网络虚假信息的分类中可以看出,不同的网络虚假信息服务于不同的利益目的,危害程度也不相同。
   2.网络虚假信息的危害
   按照新加坡“后真相时代的国家安全政策报告”中的分类,网络虚假信息的分为五种不同性质的影响后。1.故意散布虚假信息和谣言破坏国家安全,这可能是国家支持的虚假宣传活动。可以说是与恐怖主义并列,比传统的战争的成本更低而且避免直接的流血事件。这一部分虚假信息背后的主体往往是国家行为者,“使用高度个性化的方式针对社会中的特定人口群体传播虚假信息,以腐蚀民主进程”vi,这在美、英、法、德国等大选时都出现了大量的网络虚假信息。2.作为政治议程的一部分,即国内集团宣传的谎言和谣言、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事实的相对化的不同解释。可以用于党派之争、社会特殊利益团体等为实现其政治利益目的的一种活动,侵略者会部署一整套措施,选择最佳方式以实现预期结果。3.被用作为商业目的。市场上不乏一些谣言给商家带来经济损失,会造成商家的业务损失、名誉损失、失去客户信任等后果。例如,2018年4月24日新加坡伊斯兰宗教委员(MUIS)表示,社交媒体上传出的“取消了63家餐馆清真认证的信息是假新闻”。亚洲新闻频道看到的名单副本包括著名的餐馆和餐馆连锁店,如十八厨师4Fingers脆皮鸡肉,暹罗厨房等vii,这对餐馆经营影响非常大。4.作为恶作剧的一种,比如2017年6月,有人冒充英国GCHQ情报局和奥巴马政府在4chanviii上发布公函,但很快就被识别为虚假信息ix。5.通过分享骇人听闻的信息吸引粉丝关注,获得在线广告费。分享关于政治、宗教、民族等矛盾,易导致社会分化和分裂的主题,是他们快速获取粉丝流量的重要方式x。
   可以看出,网络虚假信息存在对个人、社会、国家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危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者还可能利用社会断層线,在种族和宗教团体、社会阶层之间制造不和,来达到削弱目标国家力量、摧毁社会信任系统的目的。
   二.理论基础: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执政理念
   执政理念是执政党在对本国基本国情和执政规律认识和把握之上,建立的为谁执政、如何执政的思想体系,并通过上升为国家意志付诸于实施,达到凝聚人心和巩固执政地位的效果。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执政理念,也是基于新加坡的国情制定的符合大多数新加坡人利益的观念体系。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从建党之初,就面临着国家分裂、种群不和等问题,人民行动党将多元种族和谐作为自己的行动纲领,带领新加坡从乱到治,创造一个多元种族和谐的社会奇迹。    在执政中,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努力平衡多元种族利益。人民行动党党纲明确倡导多元种族主义,“号召不同种族共同创建一个统一的新加坡xi”。通过立法的形式规定,不同种族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事务等方面均享有完全平等地位和权力义务,受国家法律的保护。引导民众形成新加坡人的国家身份來淡化种族主义,在社会上形成国家利益至上、种族和谐的共识。绝不允许在新加坡出现激起仇恨,种族矛盾的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和行为存在,直接采取立法行动来规范公民的言行。当前,新加坡政府已经充分认识到网络虚假信息对国家安全和种族和谐的带来的挑战,“承诺在未来几个月全力支持特选委员会提出的立法和非立法的措施”xii。
   为了巩固执政地位达到和谐社会的执政效果,多年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通过“打造强政府”的执政理念,提高政府效率来达到获取民心和社会控制的目的。通过强化政府功能,使政府居于国家控制系统和人民社会生活的中心地位,具有强大的动员力和组织力。新加坡在人民行动党“国家利益至上,种族和谐”的执政理念下,通过媒体素养委员会(MLC)、社区、学校、工会等主体,组织开展媒介素养教育、爱国教育、共同价值观培育、“全民防卫日”等活动,培养民众爱国意识、危机意识,逐渐形成了“国家至上,社会优先;社会关怀,尊重个人;协商共识,避免冲突;族群和谐,宗教宽容”xiii的共同价值观,提高民众的整体防卫意识,为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奠定了一定的社会基础。
   在传统的媒体新闻报道中,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要求传统媒体要对事实负责、对社会负责,不能因为强调新闻自由而破坏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对不负责任的媒体采取立法规范,新加坡政府多次将不负责任的西方媒体采取法律行动,对存有恶意和诽谤性新闻报道的媒体告上法庭。xiv但是,在网络时代,新加坡在虚假信息的治理上同样面临着新的严峻挑战。因为网络平台的低门槛和无国界特征,打破了传统对虚假信息的控制壁垒。用户可以不用经过信息审核随时发布信息,国外主体也可以假冒本国用户进行目标社区进行传播和渗透,这就大大增加了政府对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难度。
   但是,在新加坡自身的特点和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国家利益至上、种族和谐”、“打造强政府”等执政理念下,新加坡政府对网络虚假信息的感知力比较敏锐,对网络虚假信息治理起步比较早,做出诸多见效的成果。
   三.人民行动党执政理念下,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
   新加坡政府在人民行动党执政理念下,多举措并施对网络虚假信息进行治理。其中包括:采取严苛的法律规范;完善网络管理制度和设立专责机构;政府统筹公众宣导教育、网络安全人才培养、事实核对机制、网络平台合作等“量变到质变”的工作项目。
   (一)采取严苛的法律规范
   在国家利益至上、种族和谐的理念下,在新加坡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可能承担多项违法后果。新加坡“电信法”第45条规定:“任何人传播知道的假信息或可能导致他人误解的、捏造的信息,即属犯罪行为。如果假信息或捏造的信息是和炸弹、易爆物、易燃物相关,则可能被处罚50,000美元罚款或不超7年的监禁,或两罪并罚;最低处以10,000美元的罚款或不超过3年的监禁,或两罪并罚”xv。根据新加坡“刑法”第298A条规定:不允许发布引发种族和宗教团体和谐的假信息,“无论是谁,通过口头、书面、标志性或可见的陈述等方式,以宗教或种族问题为内容,意图制造种族或宗教群体之间矛盾、仇恨的;或作出他知道不利于宗教和谐、种族团结的行为,以及可能扰乱公众安宁的行为,可能面临3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并罚。”xvi根据新加坡“煽动法”第4条,发布可能导致新加坡不同类别或种族之间紧张关系的任何材料均属违法行为。例如,如果您在网上论坛上发布有关新加坡特定种族或宗教团体的煽动性信息,您可能会对此违法行为承担责任根据本条规定:你可能会处以“最高5,000美元或最多3年监禁,或两罪并罚”(重复犯罪者最高可判处5年监禁)xvii。又或者你所管理的网站、期刊杂志有此类内容。“一经定罪,可处罚不超过2,000美元或不超18个月的监禁。”xviii根据新加坡“国内安全法”第26条规定:“任何人以任何形式,通过口头、书面、报纸、期刊、书籍或传播虚假报告,作出可能引起公众恐慌的虚假陈述的都属于违法行为,违法者可被处以最高1,000美元或不超过2年监禁的罚款,情节严重者两罪并罚。”xix除以上处罚外,政府和法院还会要求停止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并删除网络上发布的虚假信息、道歉等行为。
   新加坡除了对具有危害国家、种族和谐、破坏社会信任系统性质的言论内容进行立法规范,还有通过《互联网操作法则》《垃圾邮件控制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网络安全法案》等网络相关法案有机结合起来,为网络虚假信息的监督和治理建立法律框架,使国家惩治网络虚假信息方面有法可依有据可循。
   (二)完善管理制度,设立专责机构
   1.采取“严格式审查”制度和“轻触式管理”制度相结合。实行“严格式审查”制度。新加坡广播管理局(Singapore Broadcasting Authority)早在1996年就颁布实施《分类许可证制度》规定了互联网管理的主体范围和实行分类许可制度。在2004年、2012年对该制度进行了修订,对网络服务提供商实施许可和注册登记制度,以保证用户的合法性与正当性。新加坡《互联网操作规则》中明确规定政府保持对互联网内容的审查权,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和内容提供商应承担自审内容和配合政府要求的责任。对网络中存在的危害国防安全和公共安全、不利于种族团结和宗教和谐、败坏社会道德和与共同价值观相违背言论和信息,是网络审查的重点。避免网络谣言等不良信息在网上传播,影响新加坡的种族和谐和国家安全。新加坡政府还在信息与艺术部下设检查署专门负责对因特网信息进行检查xx。设立专门的网络警察。在新加坡警察部队内部重点对网络论坛、社交网站和博客进行监控和审查,如果发现非法信息,经调查后可要求网站采取关闭论坛、网站账户,封堵网络谣言的传播渠道。    实行“轻触式管理”xxi许可制度。新加坡网络安全局(CSA), 隶属于总统办公室由通讯和信息部(MCI),统筹网络安全的监督、运营、教育和发展。在网络内容、网络信息的监管上采取“轻触式管理”许可制度。为网络安全服务提供商建立轻触框架。经新加坡网络安全局授权服务提供商,具有優先级别,可以访问其客户的敏感信息,实行监管xxii。目前,新加坡仅授权了管理安全运营中心(SOC)监控服务、渗透测试服务两个服务提供商。旨在网络安全需求和充满活力的网络安全生态系统的发展之间取得平衡。根据新加坡2018年2月5日通过的“网络安全法案”规定:授权新加坡网络安全局预防和应对网络安全威胁和事件。网络安全专员可以调查网络安全威胁和事件,以确定其影响并防止进一步的伤害或网络安全事件的发生;可以行使的权力根据网络安全威胁或事件的严重程度以及响应所需的措施进行评判xxiii。这向新加坡人保证了政府可以有效应对网络安全的威胁,保护好新加坡人。
   2.设立特选委员会专责机构。为治理网络虚假信息,新加坡律政部和通讯部展开了为期一年的调查研究,2018年1月5日发布了《网络蓄意假信息:挑战与启示绿皮书》xxiv(以下简称“绿皮书”),提议设立“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其主要职责是审查、研究关于网络虚假信息的内容,包含:1.研究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现象;2.传播此类谎言的动机和原因,以及参与此类活动的背景(国内外,个人还是实体机构);3.网络虚假信息可能给新加坡带来的危害,包括对新加坡机构和民主进程的影响;4.新加坡为预防和打击网络虚假信息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引导新加坡回应网络虚假信息的策略和原则;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等。xxv
   国会同意了“绿皮书”中关于设立特选委员会的提议,成立“网络虚假信息十人特选委员会”简称“特选案委员会”,通过特选委员会开展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对网络虚假信息问题展开广泛而深刻的对话。邀请各方专家和民众就网络虚假信息问题向特选委员会提交意见书。2018年3月,特选委员会公开聆讯,与主要问题的陈情人进行探讨。特选委员会共收到关于网络虚假信息170份陈情书,并就陈情书的内容组织公众进行了8天讨论,在“网络虚假信息的危害、提高网络媒介素养、建立网络虚假信息事实核对机制、加强民众辨别网络虚假信息的能力”等方面上达成一些共识xxvi。同时,也指出新加坡当下在网络虚假信息治理中的不足和需要注意的问题。
   认为新加坡近一半的民众缺乏对网络虚假信息的辨别能力,提高媒介素养教育将是有效的方法之一;另一方面,新加坡在“强政府”执政理念下,形成政府监管媒体、政府监管网络的强有力的监督和管理制度。2017年全球新闻自由排行榜中新加坡的排名是151,面临着政府监管媒体的危险xxvii,与新兴媒体的快速发展相比,传统媒体的影响力正在减小,而新兴媒体在虚假信息治理方面的主动性不强等问题。为此,新加坡内政和法律部长K.Shanmugam提出强化媒体素养的重要性,认为新加坡即使准备制定新法律来规范像Google和Twitter这样的平台商在假新闻、不当内容方面应该承担的重大责任,遏制网络虚假信息传播,但仍需要提高媒体(包括当地媒体)的媒介素养,强化媒体作为值得信赖的信息来源的印象和作用xxviii。防止在虚假信息的传播、辟谣、治理过程中,削弱社会信任系统,导致人们不相信伪事实的同时,也不相信事实。还有一些建议,建议政府通过解决新闻自由度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的媒体和网络社交平台,共同参与到网络虚假信息的打假活动中xxix等等,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新加坡政府提出今后努力的方向。
   (三)新加坡政府统筹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各项工作
   关于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工作是一个系统工程。包括公众宣导教育、网络安全人才、媒介素养教育、建立网络虚假信息事实核对机制、与网络平台服务商合作等。在维护网络安全,治理网络虚假信息方面,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继续依靠“打造强政府”的执政理念,使政府统筹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各项工作,取得一定的进展。
   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网络安全教育、媒介素养教育也成为新加坡国民教育的重要内容。新加坡网络安全总局设有网络安全教育专栏,针对不同社区、群体开展网络安全教育活动。新加坡政府还设有媒体素养委员会(MLC),通过与行业,社区和政府合作,支持和发展与媒体素养和网络健康相关的公共教育资源。培养公众的辨识力,目的是民众能够有效评估网络媒体内容,安全负责地使用,创建和共享内容xxx。在2017年,网上关于“新加坡ISIS战斗机疑似在叙利亚出现”的两个虚假视频传播时,新加坡穆斯林的信仰者凭借强大社会凝聚力和心理弹性,没有成为极端主义者,而是向身边的朋友和非穆斯林邻居保证,视频既不代表穆斯林教,也不代表新加坡穆斯林xxxi。这是新加坡政府对国民教育成效的一个力证。媒体素养委员会主席Lock Wai Han说:“在2018年的活动中媒体素养委员会通过在线教学视频、提高公众意识、建立事实核查教育的资源等行动,来加强打击网络假新闻和提高个人辨识网络假新闻的能力xxxii。
   除此之外,新加坡政府还在网络安全人才培养方面做许多努力。应对新兴市场要求,新加坡政府积极培养新加坡的资讯通信安全人才库。由新加坡网络安全局和新加坡信息通信媒体发展管理局(IMDA)联合倡议实施“网络安全协会和技术人员(CSAT)计划”,提升新技术专业人员和中期职业专业人员的网络安全工作者。学员将有机会接受在职培训计划,并参与新加坡或海外的CSAT合作伙伴的培训。为了吸引更多的大学生和年轻专业人士加入网络安全相关行业,CSA与新加坡计算机协会(SCS)合作,制定了网络安全专业人员的成长和职业发展指导计划。新加坡政府在网络虚假信息治理中,善于从多方面和长远考虑,注重量变到质变的积累,在公众宣导教育、网络安全人才培育、网络媒介素养提升、事实核对机制等方面做了许多努力。
   四.对中国的启示意义    新加坡在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上有诸多可圈可点的之处。其中包括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长期坚持的“国家利益至上、种族和谐”的执政理念下,培养新加坡人的爱国情感、宗教包容、社区和谐、尊重差异等共同价值的举措,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民众的社会信任感,抵制网络虚假信息的能力。新加坡政府在立法行动、制度设置、建立媒体素养委员会、设立“特选委员会”专责机构,探索事实核对机制、培养网络安全人才培育、进行网络媒介素养教育上做了许多努力,显出新加坡政府对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重视。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对网络虚假信息、假新闻、恶作剧等概念混合使用,提出举措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可能会因为网络虚假信息性质的交叉而相互抵消;目前对网络虚假信息的研究多是基于临时的非系统的模式之上xxxiii,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措施面临着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言论的责难和挑战。
   我国国情与新加坡相似,同样是一党执政,拥有多民族和多元文化的后发国家。并且,我国还面临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西化”“分化”的危险,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情况下,贫富差距、区域差距、民族差异、台湾问题等诸多社会问题都可能为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者提供线索。在政治图谋和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网络虚假信息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一种广泛政治和社会变革的表现形式”xxxiv。为此,笔者认为应该重视对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吸取新加坡以下的经验和教训。
   1.加强宣导教育,凝聚社会共识。新加坡执政党在应对网络虚假信息时,将公众宣导教育作为第一防线,对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意见建立在国民充分讨论和理解之上。一方面通过法律将一些可能危害国家利益和种族团结的行为进行规范,如《煽动法》、《宗教和谐法》。另一方面,在日常教育中注重对公民进行国家观、危机意识、共同价值观教育、网络媒介素养教育,形成维护国家利益和种族和谐、文化多元、尊重宗教信仰等的价值共识,增强民众之间的社会信任和心理弹性。在2018年初,新加坡通过开展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的形式,从社会民众和专家中广泛收集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意见并组织讨论,这有利于在网络虚假信息治理上形成一定的社会共识。我国同样奉行“国家利益至上”,“多民族团结”的原则,但对破坏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民族团结的行为缺乏专门的法律规范,民众在这方面的法律意识较为缺乏。我国网络虚假信息治理和研究起步比较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爱国教育、民族团结教育、媒介素养教育与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融合度不够高,民众的心理防御和辨别网络虚假信息的能力比较弱。因此,建议相关部门要足够重视网络虚假信息问题,对公民进行宣导教育,融合国家安全教育、网络安全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网络媒介教育等方面,提高民众的心理防线,社会的包容度和社会心理弹性。
   2.整合现有管理机构,成立专责委员会。建议整合现有管理机构,成立专门的委员会,对网络虚假信息开展研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有重视网络治理的传统,在对网络虚假信息的治理上有一定的制度基础和管理经验。其中包含新加坡网络安全局的职能发挥、网络安全人才库建设,媒介素养机构等等。在2018年新加坡国会专门成立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来专门研究网络虚假信息,并组织了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为政府决策提供指导和建议。但是,网络虚假信息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一些政策制定和策略选择上面临着言论自由主义者的责难。我们可以看出,新加坡“绿皮书”中将网络虚假信息、假新闻、恶作剧等概念混合使用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网络虚假信息对国家政治、民主进程的影响多是基于推测性的;新加坡政府在政策实施中如何保持中立,等问题。这反映出当前新加坡政府对网络虚假信息的研究还不够成熟对策略的评估和设置还不够科学。我国在网络虚假信息治理方面同样处于起步阶段,制度设计也有不完善和相关经验不足问题,建议相关部门能够整合现有的管理机构,成立专责的委员会,尽早开展对网络虚假信息的系统研究,为政策制定和实施提供学理支撑、制度保障。通过开展听证会,建立网络虚假信息治理平台等形式扩大公众参与,防止虚假信息的蔓延。
   3.加强对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激励机制研究。我们可以看出,新加坡在网络虚假信息治理制度上,采取“严格审查”制度和“轻触式管理”相结合制度。轻重结合,这对规范网络内容和网络平台供应商的行为、责任无疑是必要的。但是,缺少对“网络虚假信息治理”激励机制的设立。我们很容易看出,网络平台供应商和网络媒体的治理网络虚假信息的热情并不高,这就使网络虚假信息治理的效果大打折扣。在我國,同样采取了较为严格的制度规范。包括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约谈工作机制;《微博客信息管理服务规定》等,要求微博客网络服务商承担信息内容安全管理主体责任,建立健全用户注册、信息发布审核、跟帖评论管理、应急处置、从业人员教育培训等制度及总编辑制度;要求建立健全辟谣机制,发现微博客服务使用者发布、传播谣言或不实信息,应当主动采取辟谣措施等xxxv。2018年8月29日,正式推出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旨在为广大群众提供辨识谣言、举报谣言的权威平台xxxvi等。可以,看出无论是新加坡还是我国,现行的措施多是从外界施压,立法通过规范和制度规范来网络平台服务商的行为和进行辟谣工作建设,在高压环境和不断辟谣工作的推行下,会造成一种杯弓蛇影的社会氛围,民众可能会既不相信伪事实,也不相信事实,导致社会信任系统下降;网络平台供应商也是出于应付政府管理,在未来的发展上失去活力和主动性。
   因此,今后网络虚假信息工作的治理,应侧重探索多主体共同参与、合作共赢的治理模式,注重赏罚结合,建设网络虚假信息治理工作的激励机制,来调动网络平台供应商和网民对网络信息内容负责和对社会负责的积极性和热情,引导网络平台向注重自身新闻质量的方向发展。提升网络媒体和网络平台的媒介素养、公众积极参与等方面努力,为人们塑造值得信赖的信息来源平台和社会氛围。
   注 释
   i参见Ong Ye Kung,“Terrorism and ‘fake news’ key security threats the world faces”, Channel NewsAsia, https://www.gov.sg/news/content/channel-newsasia---terrorism-and-fake-news-key-security-threats-the-world-faces,30 Jan 2018.   ii假新闻太多 新加坡国会一致通过设特委会来应对.海外网: http://singapore.haiwainet.cn/n/2018/0111/c456236-3123 2955.html,2018-10-18.
   iii参见Ben Nimmo,“Written Representation 36”, Senior Fellow Information Defense Digital Forensic Research Lab,Parliament of Singapore, Received: Feb 22 ,2018.https://www.parliament.gov.sg/docs/default-source/sconlinefalsehoods/written-representation-36. pdf, 2018-09 -28.
  iv英國学者Tambini, D.将网络虚假信息分为六类,参见Tambini, D.“Fake News: Public Policy Responses, Media Policy Brief 20. ” London: Media Policy Project,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March,2017. 也有学者按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动机分为恶作剧娱乐性、金钱利益和政治图谋三种类型, 参见Ben Nimmo,“Written Representation 36”, Senior Fellow Information Defense Digital Forensic Research Lab,Parliament of Singapore, Received: 22 Feb ,2018. https://www.parliament.gov.sg/docs/default-source/sconlinefalsehoods/written-representation- 36.pdf,2018-09-28.
  vNorman Vasu,Benjamin Ang,Terri-Anne-Teo, Shashi Jayakumar, Muhammad Faizal, and Juhi Ahuja,“Fake news national security in the post-truth era”,Policy Report January 2018.
   vi参见A Green Paper by the 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Information and Ministry of Law. Presented to Parliament by the Minister for Law. Misc. 10 of 2018. Ordered by Parliament to lie upon the Table:5 January 2018.
   viiChannel NewsAsia ,“MUIS files police report over fake news claiming it cancelled halal certification of 63 eateries”, 27 Apr 2018, https://www.gov.sg/news/content/muis-files-police-report-over-fake-news-claiming-it-cancelled-halal-certification-of-63-eateries,2018-10 -13.
  viii“4chan”是一个英语图像版的网页论坛,主要以图像动画为主,设有多个板块有用户可以匿名在不同板块上发布帖子进行讨论.
   ix Ben Nimmo, “Online lies about spies,” DFRLab, 2 February, 2018, https://medium.com/dfrlab/online-lies-about-spies-b1 f5fb86aed4,2018-10-13.
  x例如,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有多份报告强调马其顿的青少年如何从虚构的超党派中获利通过广告赚钱的“新闻”故事。载于"The city getting rich from fake news," Emma Jane Kirby, BBC, December 5, 2016,http://www.bbc.co.uk/news/magazine -38168281,2018-10-6. 一位美国作家保罗霍纳声称每月赚10,000美元写假新闻故事。载于"This person makes $10,000 a month writing fake news," Sally French, marketwatch.com, November 18, 2016,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this- person-makes-10000-a-month-writingfake-news-2016-11-17,2018-10-6.
  xi郑维川:新加坡治国之道[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第124页.
   xiiGovernment Accepts In-Principle Select Committee’s Recommendation For Multi-Pronged Response To Tackle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Joint Press Statement by MCI and MinLaw,20 Sep 2018,https://www.mci.gov.sg/pressroom/ news-and-stories/pressroom/2018/9/govt -accepts-in-principle-select-committee-recommendation-on-deliberate-online-falsehoodspage=2,2018-9-28.   xiii 孙景峰:《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形态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第111页。
  xiv 参见吕元礼:《新加坡为什么能》[M].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第181-184页.
   xv The Statutes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 Act,Informal Consolidationversion in force from 16/5/2018 , REVISED EDITION 2000(2000Ed), p.104.
  xviThe Statutes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Penal Code, Informal Consolidation–version in force from 1/10/2017, REVISED EDITION 2008(2008Ed )p135.
   xvii、 xviii  The Statutes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Sedition Act,REVISED EDITION 2013,p3.
  xix The Statutes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nformal Consolidation–version in force from 2/1/2011, REVISED EDITION 1985, pp 24,23.
  xx 參见肖永平,李晶:《新加坡网路内容管理制度评析——兼论中国相关制度之完善》,《法学论坛》2001年第5期。
  xxi 李静,王晓燕:《新加坡网络内容管理的经验及启示》,《东南亚研究》2014年第5期.
  xxii、xxiii CSA,“Cybersecurity Act”, https://www.csa.gov.sg/legislation/cybersecurity-act, 2018/10/16.
  xxiv、xxv A Green Paper by the 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Information and Ministry of Law. Presented to Parliament by the Minister for Law. Misc. 10 of 2018. Ordered by Parliament to lie upon the Table:5 January 2018.
  xxvi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 “Select Committee on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Causes, Consequences and Countermeasures”,https://www.parliament.gov.sg/sconlinefalsehoods, 2018-10-10.
  xxvii新加坡媒体建议针对网上虚假新闻采取事实核查策略,亚洲新闻网,https://www.hzutv.com/index.php/Home/Content/articleusa/id/11520, 23Mar. 2018,2018-10 -10.
   xxviiiThe Straits Times, “Shanmugam sets out strategies in battle against fake news”, 20 Jun 2017, 5:00 AM,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shanmugam-sets-out-strategies-in-battle-against-fake-news, 2018-10-12.
   xxix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 “Select Committee on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Causes, Consequences and Countermeasures”,https://www.parliament.gov.sg/sconlinefalsehoods, 2018-10-10.
   xxx New Resource to Empower Parents to Raise Safe Smart and Kind Digital Citizens,https://www.betterinternet.sg/Pre ss-Roo m/2018/New-Resource-to-Empower-Parent s-to-Raise-Safe-Smart-and-Kind- Digital-Citizens, 2018-10-16.
   xxxi“Speech by Dr Mohamad Maliki Bin Osman Minister of State for Defence Committee of Supply Debate 2018”https ://w ww.gov.sg/microsites/budget2018/press-room/news/content/speech-by-dr-mohamad-maliki-bin-osman-minister-of-state-for-defence-committee-of-supply-debate-2018,2018-10-16.
  xxxii“New Resource to Empower Parents to Raise Safe Smart and Kind Digital Citizens”,https://www.betterinternet.sg/Press-Room/2018/New-Resource-to-Empower-Parnts-to-Raise-Safe-Smart-and-Kind-Digital-Citizens, 2018-10-16.
  xxxiiiSoroush Vosoughi, Deb Roy, Sinan Aral“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Science  09  Mar 2018:Vol. 359, Issue 6380, pp. 1146-1151.
  xxxivTambini, D. (2017). Fake News: Public Policy Responses. Media Policy Brief 20. London: Media Policy Project,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xxxv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信息安全和互联网办公室网站,http://www.cac.gov.cn/gfxwj.htm, 最后访问日期2018-10-09。
   xxxvi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http://www.piyao.org.cn/,访问日期2018.10.10.
   本文受暨南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资助,项目名称:新加坡执政党应对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的举措及启示。
   (作者介绍:侯志娟,暨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暨南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人员)
论文来源:《文学教育下半月》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67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