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生死疲劳》中的隐喻翻译研究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小说《生死疲劳》来源于生活,取材于农村与土地,这其中包含着大量隐喻表达,这也给翻译带来了一定的挑战。隐喻是小说中一种常见的修辞手段,既是一种思维方式,也是一种表达方法。文章以莫言的《生死疲劳》为原文本,以葛浩文的英译本《Life and Death are Wearing Me Out》作为切入点,主要从动物隐喻,黑色隐喻和俗语隐喻三个方面,选取一些典型的句子或短语,来分析小说《生死疲劳》的隐喻表达。
   关键词:《生死疲劳》 隐喻 翻译 文化
  1.引言
  莫言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他被称作是“寻根文学”作家,他的代表作《生死疲劳》植根于中国的土地文化,围绕着土地这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一个被冤杀的地主,经历了驴、牛、猪、狗、猴、大头婴六道轮回,在这不断的转世中,以不同的视角,观看并体验了自解放以来的五十多年来,中国农村社会的变革与发展。
  《生死疲劳》最出名的译本就是葛浩文的《Life and Death are Wearing Me Out》,一本好的著作,加上一个好的译者,成就了《生死疲劳》的诺贝尔文学奖,也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关注,国内外学者对莫言小说的研究,对《生死疲劳》的研究,也日渐增多。文章打算选取中英文本的例子来分析《生死疲劳》的隐喻翻译。
  2.隐喻的定义
  隐喻是一种比较常见的修辞方法,它所对应的是明喻,从字面意义便可以看出来,隐喻不像明喻一样一眼就能看出喻体和本体,而是隐藏的一种比喻,隐喻又被称作暗喻。
  西方古代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这样定义隐喻,“隐喻是把属于另外一个事物的名称转移到每一个特定事物上去,这一转移可以是从种到属或从属到种,或从属到属,或根据类推进行拓展(1996:149)。我国现代修辞学的奠基人陈望道在《修辞学发凡》中对隐喻的解释是:隐喻是譬喻的一种。思想的对象同另外的事物有类似点,说话和写文章时就用那另外的事物来比拟这思想的对象,就叫譬喻,也称比喻,属于积极修辞一类(1997:72)。隐喻不仅仅是词与词之间的转换,也是词的意义上的转换。
  在《生死疲劳》中,有许多意义没有直接表达出来,而是采用了隐喻的表达方式,因此在翻译的时候,译者不仅要理解字面意思,还要领悟到其中的内涵,接下来文章将从动物隐喻、颜色隐喻和俗语隐喻来分析《生死疲劳》中的隐喻翻译。
  3.《生死疲劳》中的隐喻翻译研究分析
  3.1动物隐喻
  (1)区长说:蓝脸,你的情况,我听洪泰岳说了,我批评了他,我说蓝脸就是一头犟驴,要顺着毛摩挲,性急不得,性急了他会尥蹶子、咬人。(莫言2012:31)
  “Lan Lian,” the chief said, “Hong Taiyue told me what happened, and I wasn’t happy with him. I told him that Lan Lian is one tough donkey, and you have to rub him with the grain. Don’t be impatient with him, or he might kick or bite you.”(Goldblatt 2012:33)
  在农村,农民离不开土地和牲畜。驴,作为土地生产的重要生产工具,给农民的生产和生活给予了重大帮助。但是,可能因为驴的外表给人留下了愚钝的印象,所以在英语和汉语里,驴都是不讨人喜欢的动物。在英语中想表达某个热很愚蠢或者很固执,会说“he is an absolute donkey”,而中文就会说“他倔得像头驴”。在《生死疲劳》中,因为蓝脸拒绝加入人民公社,区长把蓝脸比做“犟驴”,葛浩文译成“Lan Lian is one tough donkey”,驴是倔强的代表,在“donkey”前面还加上了“tough”,加强了驴很固执的这一形象,表明了蓝脸的性格固执,坚持自己的想法。
  (2)这小子聪明猴儿,顺着竿儿往上爬;见了我就叫干爹,见到白氏就喊干娘。(莫言2012:11)
  He was a smart little pole-shinnying monkey. He called me Foster Dad as soon as he laid eyes on me, and called Madame Bai Foster Mother.(Goldblatt 2012:12)
  猴在十二生肖中,是最接近人類的灵长类动物,智商极高,善于攀爬,所以在中国文化中,猴子是聪明机智的象征。同时猴子又灵活好动,所以也是调皮的象征。蓝脸被西门闹收养的时候,特别机灵,见着谁都叫的特别亲,惹人喜爱。所以西门闹把他比作“聪明猴儿”,“顺着竿儿往上爬”表明他会见机行事,葛浩文将这两个小句译成了一句“He was a smart little pole-shinnying monkey”,把“顺着竿儿往上爬”译成了形容词“pole-shinnying”,句子简洁的同时也传达了原文的内涵意义,译文读者便能知道蓝脸小时候是个特别聪明活泼,惹人喜爱的机灵鬼。
  3.2黑色隐喻
  (3)这小子先是跟着长工干点零活,放马,放驴——阎王爷啊,你怎么黑心把我变成一头驴啊——后来就渐渐地顶大做了。(莫言2012:11)
  He started out by helping the foreman tend the horse and donkey—Ah, Lord Yama, how could you be so evil as to turn me into a donkey?—and gradually moved on to bigger jobs.(Goldblatt 2012:12)   颜色在汉语文化里可谓博大精深,并不单纯地指物体的色彩,在不同的场合里,有不同的象征意义。比如红色在京剧里代表忠贞、勇敢,但在民俗中又代表喜庆;黑色在京剧里代表刚强、正直,但在日常生活中代表阴险、狡诈。在上面的例子中,西门闹抱怨阎王把他变成了一头驴,说阎王“黑心”,这里的“黑”显然不是刚正的意思,是说阎王居心不良,故意让西门闹转世为驴,所以翻译的时候肯定不能直译成“black heart”,要将其隐喻意义译出来,所以葛浩文译成了“how could you be so evil”,把“黑心”的真正含义翻译出来,这样译文读者也能更好地理解原文的内容,了解西门闹的心情。
  (4)“它是头畜生,用不着你下这样的黑手!”(莫言2012:20)
  “There’s no need for you to be so dammed vicious with an animal!”(Goldblatt 2012:24)
  这句话是蓝脸说的,蓝脸的驴因为啃树皮被洪泰岳打了一顿,蓝脸找他理论。洪泰岳本就不是个好人,所以蓝脸说他下“黑手”,“黑手”这一词是用来形容洪泰岳的残暴无情,不能直译成“black hand”,葛浩文译成“vicious”,而且还加了个修饰语“dammed”,更加凸显了蓝脸的愤怒和洪泰岳的卑鄙。
  3.3俗语隐喻
  (5)她说:当家的,你把她收了吧!肥水不流外人田!(莫言2012:12)
  She said, “Lord of the Manor, I want you to accept her. Good water must not irrigate other people’s field.”(Goldblatt 2012:13)
  西门闹的妻子白氏,因为久不生养,所以劝西门闹收了她的陪嫁丫头迎春,好传宗接代。“肥水不流外人田”原指好处不能让给别人,在这指迎春是自己身边的人,与其到时候把她许给别人,不如让西门闹娶了,给他生儿育女。葛浩文将这句话直译为“Good water must not irrigate other people’s field”,保留了原来的喻体,给了译语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
  4.结语
  小说《生死疲劳》将命梦幻般的现实主义与民间传说、历史和当代相结合,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小说语言贴近生活,具有大量的俗语文化和隐喻表达,为小说增添了独特性,但也给翻译带来挑战。文章通过分析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来研究《生死疲劳》中的隐喻翻译,对小说的翻译研读有一定的帮助。同时也能看出英譯本作者的翻译水平精湛,语言功底深厚,给我们日后的翻译工作也提供了指导。
  参考文献
  [1]Goldblatt, H.trans. Life and Death are Wearing me Out [M]. New York: Arcade Publishing,2008.
  [2]陈望道. 修辞学发凡 [M].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
  [3]刘庚,卢卫中. 汉语熟语的转喻及其英译策略——以《生死疲劳》的葛浩文英译为例 [J].外语教学,2016(5): 91-95.
  [4]刘兆雪.《生死疲劳》中的概念隐喻 [D]. 广西:广西民族大学,2018.
  [5]莫言. 生死疲劳 [M]. 北京:作家出版社,2006.
  [6]亚里士多德. 诗学 [M]. 陈中梅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作者介绍:易丹恒,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翻译学硕士)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3569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