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假如哆啦A梦没有了口袋

作者:未知

  亲爱的大雄,你的难过我知道
  转到这所中学之后,我似乎把十几年来不曾体会过的痛苦,通通体会了一遍。我也是刚刚发现,胖女孩真的没有春天。
  小时候住在镇里,同学们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他们跟我一道上学、放学,下河摸鱼、进园摘果,我们像一个共同体,亲密和睦,不分彼此。我以为我就是他们,他们就是我。看着他们的样子,我从来没有发觉,自己是个胖姑娘。
  四年前,爸爸到市里的一家面馆当学徒,慢慢地当上了帮厨、主厨,直到半年前,他筹钱开了属于自己的面馆,还在市里租了房子,把我和妈妈接了过来。我告别了镇上的伙伴们,怀着满腔的憧憬,进了城。
  面馆开在三中附近,我们的租屋也在三中附近,于是我进了三中。
  班主任将我领进班里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的一只脚已经踩进了地狱。
  我站在讲台上绽放笑颜,“大家好,我是謝家遥,转学生,希望能跟大家在这里一起开心地学习。”
  “什么遥?肥遥吧!真的好肥啊!哈哈,巨磊,她跟你旗鼓相当!”一个男生全然不顾我的尴尬与班主任的火冒三丈,站起来指着坐在角落的一个胖男生说道。
  那个胖胖的外号叫“巨磊”的男生很不屑地白了我一眼:“我是男生,胖点可爱,别把我跟她混为一谈,掉价!”
  全班同学哄笑起来,班主任拿教鞭在黑板上“啪啪啪”地抽了好几下,这才控制住了局面。
  我的脸像被火烧了一样烫,心里不知是尴尬还是难过,总之是哆哆嗦嗦地走到了最后一个空位,低头坐了下去。那节课我完全没有听到老师说话,我只是用余光看到大家时不时用看外星人的目光回头瞄我。我听到了他们的窃笑,鼻子很酸。
  回家后,我心不在焉地扒了两口饭,就回到小房间里去了。我翻开从镇上打包来的书箱,想看几本漫画转换一下心情。当看到《哆啦A梦》的那一刻,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了泪。从前,我时常怀疑,这世上怎么会有大雄那样懦弱、平凡、受人欺负的人物,可是现在,我却成了大雄。
  暗淡生活中的一点点小逆转
  或许你们都没有试过,在学校里整整一个星期都不跟别人说一句话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天气热得厉害,下午放学后,我索性在图书室里看看书再走。约莫七点时,我走出校门,一家饺子店门口排着长队,我远远地看到一个耀眼的身影,那是我们班的班花苏唯。苏唯站在夕阳里,看上去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她猛地转身,一脚踩在我的脚背上。疼得钻心,我却不敢喊。
  苏唯脸都白了,连连说对不起。等我抬起头来,她看着我的脸,诧异地问:“谢家遥?”
  我大吃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班上最漂亮的女生竟然记得我的名字。
  “踩疼你了吧?”她一脸愧疚的样子。
  “没事,没事!”我慌忙摆手。
  苏唯叹了一口气:“我晚上要在学校排舞,为下个月的艺术节做准备,所以来不及回家吃饭了。听说这附近的东西很好吃,我就来试试。谁知道排队排了好久都吃不到。”
  “去我们家的店吃吧,我爸爸做的面很好吃。”
  “远吗?”
  “就在前面,走两分钟就到了。”
  苏唯眉开眼笑,挽起我的胳膊就走。我喜滋滋地走在她身边,这是我转学之后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第一次意识到我心里还残留着一丝尊严。
  苏唯是一个有礼貌的女生,她跟我爸爸妈妈打招呼后才坐下,周到的问候对我爸爸妈妈很受用。爸爸亲自给她做了一碗海鲜面,她才吃了一口,就大呼好吃,还怪我怎么没有早点带她来。
  如果可以,我愿意当哆啦A梦
  第二天,我一进教室苏唯就跟我打招呼。我愣在门口,同学们都很诧异地看着我们,气氛瞬间凝固了。苏唯朝我走过来,竖起大拇指说:“真好吃,如果什么时候还能吃到就好了。”
  我开心地点头。大家“哇哇”直叫,表情都遗憾得像是自己错过了什么惊天大机密。于是,我成了班里的“抢手货”,不管是下楼做早操,还是放学回家,都有人主动邀我一起。这样的感觉很不错,我把这一切都归功于苏唯。
  我发现苏唯爱吃零食,便时常让爸爸给我做一些糕点。每次我拿出来给苏唯时,她都笑得很开心。“你真是我的哆啦A梦啊!好吧,以后我就是大雄。哆啦A梦,我这张馋嘴可要靠你了。”她这样说着。我的身份终于完成了转变——从大雄变成别人的哆啦A梦。
  苏唯本来就是出现在我绝望的生活中的一根救命稻草,只要可以抓住,我不在乎是不是只有我这一方在付出。
  最伤人的成语是过河拆桥
  为了可以跟苏唯走得更近一些,我提出去她们舞蹈队帮忙。
  艺术节开幕了,各种各样的节目都很好看。城市里的孩子真的都是多才多艺的,我想了想自己,恐怕除了学习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神秘的印度音乐响起时,穿着金红两色的裙子,戴着面纱的十来个婀娜多姿的女生上场了,她们在台上的一个扭腰、一个转身,都能引得台下欢呼声不断。我没有想到的是,苏唯对我的热情跟艺术节一起闭幕了。
  平时总会跟我聊天的苏唯,下课时却在座位上独自看书,不再理我了。我像往常一样给她糕点,她也只吃下一点点。放学后我问她想去哪里,她却用带有疑问的目光看着我说:“你没有自己的课余生活吗?”我愣了,跟她说了声“再见”,默默地转头离开。是啊,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怎么还妄想能和她成为朋友呢?细细想来,我只是在她忙碌的时候充当一个打杂的吧,现在她忙完了,我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大雄,假如我没有了口袋
  后半个学期,我重新回到了孤独的生活。我每天都跟苏唯打招呼,她也总是对我笑,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期中考试结束那天,苏唯兴高采烈地跑来找我,“谢家遥,放学去你家的面店吃面好不好?”
  “你不是不理我了吗?”我低着头说。
  苏唯歪了歪脑袋,半晌才说:“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只是你下课不跟我说话了,放学不跟我一起走了,我家的糕点你也不吃了,我俩是决裂了吧。”
  苏唯叹了一口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她仍旧像以前一样挽着我的胳膊,笑着说:“果然是误会,那我就一件一件说给你听。我们练舞练了两个月,累得回家都看不了书,好不容易等到艺术节闭幕了,我得赶快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才行。你的糕点,我很想吃,但现在不跳舞,热量消耗没有那么大,我要是吃得太多,非被老师赶出舞蹈队不可!还有,放学后不跟你一起走是因为我家跟你家的方向完全相反啊,之前练舞不回家,所以放学后才能跟你同路去吃东西的。”
  我听了她的话,忍不住笑了。我问她:“可是没有了口袋的哆啦A梦,对大雄来说还有什么意义?”“也许没什么意义。”苏唯耸耸肩说:“但我敢肯定大雄是不会把哆啦A梦送走的,因为不管哆啦A梦有没有口袋,他们都是互相扶持的好朋友。”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385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