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的青春期很“刘海”

作者:未知

  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扎着高高的马尾的我,到了初二,倔强地要与过去决裂。
  我渐渐不满意镜子里的我,讨厌这种“傻呵呵”的高马尾——显脸大,没个性。终于在某天中午放学后,我鼓起勇气,由若干支持我“起死回生”的同学摇旗呐喊,迈着舞台小品步,以一种恐龙灭绝不低头的气势进了理发店。
  向理发师比画,向发型谱讨范例,我要剪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刘海”。理发师一手执梳、一手执剪,很专业地“咔嚓咔嚓”一顿狂剪,从我脑瓜顶上落下来一堆他认为多余的头发。逝发如乌雪,纷纷眼前落,我吓得赶忙闭住眼睛,生怕看见这“手起刀落”的过程。我在心里祈祷:“千万别下错剪啊,生生误了我迫切需要的洋气。”直到理发师在空中自豪地咔嚓了几下剪刀,似乎宣告“大功告成”,又用梳子细细地将我的脑门梳了好几下,摆出架势端详我的头,我才敢眯着眼偷看镜子。
  镜子里的我,额头上诞生了一个厚重又时髦的大刘海,刘海的长短刚好能贴在眼皮上,脸的侧面还各有一撮修饰脸型的“副刘海”,显得脸小了一圈。
  整个造型,和以前的大不相同,我高兴得“吼吼吼”!我再也不是“大脸猫”了!我要欢呼,我要歌唱,我要走秀,我再也不是“傻呵呵”的了!我,终于算得上正儿八经的初中女生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又忐忑又欣喜,怕同学们会认不出我,也期待着接受他们的赞美。
  结果,由于我找的那个理发店离学校比较远,坐车回去还遇到堵车,下午的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五六分钟,我才风尘仆仆地赶到教室。
  这第一节课,正是班主任的数学课。一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射在我身上,分明在提示:“你死定了!”我瞬间红了脸,结结巴巴不知该说些什么。班主任还不忘“神补刀”:“哎呀,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以为日本的樱桃小丸子来了。”
  “哈哈哈……”同学们哄堂大笑,笑声震天,梁上落尘。我感觉自己的脸红得发烫,似乎有火苗在腾腾燃烧。我低下头,双手搓着衣摆,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不知道我的青春期到底带给了我一种怎样的情绪,剪完刘海之后,我开始变得敏感起来。以前从来不在身上带小镜子的我,为了让自己的发型随时随地保持完美,特意买了一块小镜子16小时带在身上。为什么是16小时而不是24小时?因为还有8小时是睡觉的时间。
  一遇到刮风,我会下意识地捂住刘海,不让它被吹乱。风越大,我护得越紧,以至于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护头妹”。在風静处,掏出小圆镜,左比比右照照,生怕有一根头发乱了阵脚,破坏我整体的美感。
  因为太注重自己的外表了,导致我上课时注意力集中不起来,学习成绩因此一滑再滑。
  爸妈很发愁,但又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他们猜想,我会不会在学校“早恋”了?老师说:“早恋猛如虎,好学生变豆腐。”
  家长就是这么可爱,他们有时候认定的一些事情,其实根本不存在,但他们一定要像侦探一般,搜寻证据来证实自己的推论。几次放学,我爸都会在学校门口等我一起回家。他表面上跟我说今天只是下班早,顺道过来接我,实则左顾右盼,看看以我为中心的“方圆几里”内,有没有出现和我“搭调”的“可疑男生”。
  刚开始,我和我爸走路回家显得很拘谨,男同学给我打招呼,我也低着头不太敢回应。我爸就怀疑那些同学里,肯定有我“早恋”的对象。他采用不露声色的“侦察”手段,进行观察排除,欲找出“真凶”。但几天过去,一无所获。
  有一天晚上,我在家做完作业准备去洗漱,路过爸妈的房间,就听见我妈在屋里出主意:“你下次再去接她的时候,仔细看看有没有男生一直瞄着她又不说话,或者她一见着那个男生就低头的,八成有猫腻!”“好,好,我过两天再去接她的时候,就照你说的办。”我爸若有所思地应和。
  好呀,还不甘心!非要给我整出个“早恋”来,看我不整整你们。我蹑手蹑脚回到自己房间,心中一个大计划油然而生,就等我爸下次去接我了。
  没过两天,我爸又出现在学校门口,还是以“下班较早顺道接我回家”为由。这次,我可不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边走了,一会儿跑到前面去架着我们班男生的脖子,一会儿又跑到后面去和其他班的男生打打闹闹,还拉着同级的女生一起开男生的玩笑,最后再拉几个人去我爸面前介绍介绍。
  这么一来,我爸也蒙了:这什么情况?怎么和老婆说的不太一样?但是他还是要保持一副“我不能乱了阵脚”的样子,点头微笑着和我的同学打招呼。
  看到我爸强颜欢笑的样子,我心中窃喜,故意在岔路口与同学分别时,对着男生大喊:“嘿,哥们儿,明天见!”同学们向我招手,嘻嘻哈哈地四散“逃遁”,各回各家。
  我也推搡着我爸往回走。我爸忍不住问我:“平时没见你这么‘拉风’啊,和什么样的同学都能玩,男女不分,没有重点。”“那是,我也有小秘密,还能什么都让你知道啊。没有重点,都是重点!”
  从那之后,爸妈对于我早恋的猜疑彻底打消。我也将心思收了收,回归学习。不过啊,一刮风就捂住刘海的毛病,是改不掉了。
  (选自2019年第4期《读者·校园版》,本刊有删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404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