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逆风成长的少年

作者:未知

  一名感觉统合失调的11岁少年没有自我厌弃,他以超常的坚持和顽强,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目标。
  下课了,同学们像一群破笼的小乌挤出教室,董效铭却还伏在课桌上一遍又一遍地背着《海上日出》这篇课文,这已经是他背的第10遍了。“老师,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怎么连一句也记不住哇!”伤心的泪水顺着董效铭的脸颊一点点滑落下来。“我们每个人都有缺点,都在接纳自己和他人中学会长大,只要你努力了,日积月累,就会有惊人的进步!”每当董效铭情绪低落时,班主任滕丽艳老师总会及时地予以安慰和开解。
  就读于沈阳市南京一校的董效铭并不笨,也不懒。由于感统失调,背英语单词、做数学计算题、书写汉字这些对于一般孩子来说极简单、易操作的学习任务,对他来说,却是做哪一件都不容易,都需花费很大的力气!
  爸爸妈妈是董效铭的坚实后盾。除了必要的训练以外,他们更多的是给予孩子多一些的陪伴、肯定与欣赏。在班级里,滕老师对董效铭也比别的孩子更多了一份关注与呵护。上课时多给他几个鼓励的眼神,课后耐心细致地交流,引导同学去帮助他,还和同学商量,谁都不要在董效铭面前提起他的“小缺点”,不要给他任何心理暗示。
  尽管父母、老师和同学们极尽所能地保护,内心的煎熬和委屈还是让董效铭倍感孤寂——认字、记字对他来说非常困难,刚学过的生字,转身工夫就忘了;朗读时,不是多字就是少字,而且错字连篇;写字时,不是多一画就是少一笔;经常弄混“b”和“d”、“P”和“q”、“6”与“9”,甚至连“上”和“下”、“左”和“右”都分不清,学习成绩在班级里常常是后面的。
  四年级上学期期中考试前,因为右脚趾骨上长了一个东西,董效铭入院做了手术。手术的疼痛在他的日记中描述出来:“我紧攥着拳头,脸也绷得紧紧的,豆大的汗珠浸湿了枕头,持续的疼痛,耗光了所有气力,我就像一颗西红柿被汽车压碎了……”
  董效铭不愿成为别人的包袱,他咬牙坚持着,希望云开日出,希望否极泰来的命运转向。还没等手术后完全恢复,董效铭就急不可待地上学了。坐在教室里的他,显得有点儿滑稽——左脚穿的是一只自己的鞋,右脚穿的是一只爸爸的鞋,大大的、肥肥的。按照医嘱,他要熬过半年时间才能跑到操场上玩耍。于是,他就常常拿起笤帚、拖布打扫教室的卫生,或者帮助老师检查一下同学的作业。整天困在教室里,他不觉单调,射进教室里的阳光,常常温暖着他。
  因为不甘心,所以有逆袭。在画室,董效铭可以连续画上五个小时,即使眼睛、手指、腰都已酸疼,也要把一幅画作坚持画好。他知道,只有在坚持这一点上,他可以比别人有优势,也正是因为坚持,他才收到了时间的馈赠——目前已是中国美术学院速写水平八级,画作获得七次大奖,还有两次刊登在杂志上;学习儿童声乐、打击乐小鼓均以十级收官;跆拳道训练,他系上了镌有自己名字的黑色腰带;乐高机器人编程,他远赴新加坡与美国参加比赛,分别获得含金量极高的RoboCup第三名与Robo Rave一等奖;跑长跑,参加沈阳马拉松迷你跑那天,四公里的赛道他没有一次停歇,一气呵成跑了下来。
  四年级下学期,董效铭开始培养对字词的“黏合”能力,他要每晚录制朗读视频,然后发给滕老师。在滕老师的不断鼓励下,从朗读语文教材到朗读《小王子》《亲爱的汉修先生》《八十天环游地球》……从每天朗读几分钟,到每天的几十分钟,从语速很慢地到流利地读出很复杂的句子,一本书一本书地实现着自我挑战与超越。董效铭朗读的最厚的一套书是《纳尼亚传奇》,收官那天,他激动地说:“这么厚的一套书我都朗读完了,以后读什么书都不惧十白了。”
  每项漂亮成绩的背后,都凝聚了老师、同学的关爱与付出,董效铭由衷地对所有人心怀感恩。他担任升旗手时在国旗下这样讲道:“感谢我的滕老师,是您给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感谢我的同学们,是你们温暖了我孤寂的内心。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我的人生才会变得如此精彩!”2019年即将来临的时候,董效铭在班级的元旦联欢会上扮成圣诞老人,他将礼物装满了三只圣诞大袜子,送给了每一名同学。董效铭偷偷地告诉滕老师,他在“喜马拉雅”上做了主播,名字叫“神秘图书馆”。目前已创建37张专辑,发布1398条朗读,朗读長达108.5小时,声音被收听19588次,拥有83个粉丝,声音已传遍了32个城市。此时,董效铭童真的脸上洋溢着无限的快乐和自豪。
  在时间面前,董效铭和其他同学一样,走过了十一个春秋。但他逆袭式的成长却让时光更悠远,更刻骨铭心。他深知每一分时间的馈赠背后,所付出的汗水有多苦,有多涩!
  结语:感觉统合失调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病症,据大量科学调查研究表明,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存在感统失调,只是表现程度不同而已。有的好动调皮,任性发脾气;有的不自信,胆小易紧张;有的语言发育迟缓,表达困难;有的平衡能力差,易摔倒……感统失调的孩子更需要细心的呵护和耐心的指导,因为每一扇门的后面,都是一个不可估量的宇宙,每一扇门的开启,都是一个无法预测的未来。
论文来源:《新少年》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478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