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探颐与启示

作者:未知

  摘要: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是重要职能之一。历经百年发展形成的庞大转学网络系统,不仅实现了高等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而且促进了美国高等教育民主化。梳理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的历史演进、运行机制,为我国高职教育开阔视野和思路。立足我国实际,需要拓宽高职学生进一步深造的机会,鼓励高职和本科院校联合培养人才,并健全课程、学分互认以及质量保障机制。
  关键词: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
   中图分类号:G71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9094-(2019)05C-0065-04
  在美国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的各项职能中,转学教育(Transfer)是重要职能之一。所谓转学教育,指的是社区学院在既定的条件下,为学生提供相当于大学一年级和二年级的课程,学生修满规定的学分、成绩达到一定要求或者取得副学士学位后,可以根据自身需要有选择性地进入四年制大学。社区学院作为美国高等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学生向更高层次的学习提供了机会,为教育体系的完善搭建了桥梁,为国民素质和学历层次的提升做出了贡献。[1]前加利福尼亚大学校长、卡内基高等教育委员会主席克拉克·克尔(Clark Kerr)认为:“两年制社区学院的兴起,是20世纪美国高等教育最为伟大的革新。”[2]深入研究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历史演进和运行机制,可以对我国高等教育体系特别是高职教育人才培养提供借鉴。
   一、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历史演进
   美国社区学院的前身是初级学院。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经济社会发展大转折,工业化推进将美国带入了城市化发展轨道,大量农村人口流向城市,新中产阶级迅速崛起。美国大学学生数剧增,面临从招生到教学等一系列的压力,高等教育质量出现弱化趋势。为缓解这一压力,同时确保筛选出更好的学生进入大学深造,曾留学德国的芝加哥大学校长威廉·哈珀(W.R.Harper)等人提出,参照德国“纯粹教育”模式,把大学分为初级学院和高级学院两个部分,前者提供大学一、二年级课程,让绝大部分学生有能力获得副学士学位,更多充当“过滤器”和“减压阀”功能;后者主要提供大学三、四年级课程,让有能力的学生获得学士学位。于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所初级学院“乔里埃特初级学院”(Joliet Junior College)于1901 年在伊利诺伊州出现。[3]
   1917年,美国联邦政府发布《史密斯职业教育法》,初级学院职能在原有基础上,开始向职业教育扩展。特别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萧条时期,初级学院为那些因缴不起学费无法进入大学深造的学生和庞大的失业群体提供了必要的职业培训服务,初级学院也逐渐发展成为开展转学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机构。然而,当时职业教育还未得到普遍重视,所占比重较小。20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美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初级学院正式更名为社区学院。尽管这一时期的职业教育、社区教育等职能有所扩大,转学教育仍然是首要职能。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经济出现了衰退,职业岗位需求倾斜向“半专业化”技能,倒逼很多大学毕业生重回社区学院学习各种职业技术课程。相应地,美国联邦政府先后出台了《职业教育法案》《工作训练伙伴法案》等,支持和鼓励社区学院发展职业教育。这一时期社区学院的办学定位转向以职业教育为主,培养学生就业所需的各种技术和技能,服务于经济发展和企业需求。据统计,这一時期的社区学院主修职业技术课程的学生人数从70年代初的42.6%迅速上升到80年代初的62.5%。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知识经济战略的实施和科学技术发展,对人才学历需求的高移也使得大学教育重新成为开启“成功的钥匙”,社区学院转学教育也逐渐走出低谷,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4]当前,在美国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社区学院呈现出融转学教育、职业教育、社区教育、继续教育等多元格局,并且因其开放办学、形式多样、收费低廉等特点,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关注,赢得了“人民学院”的美誉,成为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二、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运行机制
   近年来,随着美国先进制造业回归战略的提出,联邦政府特别重视社区学院发展。奥巴马就任总统期间多次提出,要通过培养数百万甚至更多的社区学院毕业生来支撑劳动大军。美国社区学院的发展规模不断壮大,地位不断提升,转学教育已经从个别院校间的转学衔接逐渐发展成为各州普遍范围内绝大多数院校参与的庞大转学网络。
   (一)平台搭建是转学教育有效运行之“基”
   在美国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和社区学院的积极努力下,很多四年制大学改变了对社区学院的偏见,逐步解决了与社区学院衔接不够、交流不多的问题,普遍增加了录取社区学院毕业生的名额,甚至是世界排名前列的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等每年都有社区学院的招生计划。此外,美国各州都设有高等教育委员会,鼓励和支持社区学院和四年制大学达成转学协议,建立起转学教育信息网络和平台,定期为转学学生提供必要的转学信息、转学咨询和转学指导课程等,为实现社区学院学生的有效转学教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5]
   (二)体系健全是转学教育有效运行之“核”
   在联邦政府的提议下,美国各州都将转学教育作为高等教育绩效考核的重要内容,并且通过立法、统一课程、开发课程编码系统等建立健全转学体系。截至2011年,美国已有40多个州以立法形式确立了转学衔接,建立起转学网络。[6]以俄克拉荷马州为例,该州共有27所四年制大学和18所两年制大学及社区学院。该州转学系统使用的是以转学核心课程为主、前专业课程为辅的课程编码系统,这是社区学院和四年制大学一致认同的学生自愿转学体系。其基本的程序是:社区学院向州高等教育委员会申报转学课程,州高等教育委员会审批后,将通过审批的转学课程统一编码,然后根据课程性质和特点给予一定的经费拨款。在这一体系中,社区学院申请转学的学生需要完成一定的课程和学分,并且成绩要求达到规定的C级以上,就能够顺利转入四年制大学。其课程衔接、学分互认等,不仅简化了转学衔接手续,而且拓宽了学生的选择范围,提高了学生转学成功率。    (三)监督评价完善是转学教育有效运行之“要”
  美国社区学院成熟的转学网络,还体现在完善的监督与质量保障机制上。在联邦政府层面,早在1978年就由大学录取和注册办公室协会等三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学分授予和转迁的联合声明”,对转出学校的教育质量、转入学校学分的可比性、专业课程计划的适切性等进行了规定。在地方层面,各州也分别建立了社区学院转学系统监督机制,主要包括成立独立的转学委员会,制定转学教育的相关政策,建立政策考核评价和审计系统,制定申诉制度等。[7]比如,俄克拉荷马州规定,美国公立的社区学院每5年要对照文件和标准,对转学教育的核心课程、前专业课程进行自我评估,评估报告报州高等教育委员会审议,审议结果与下一轮课程审批和经费拨款挂钩。
  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网络越来越成熟,其吸引力也不断增强。作为社区学院首要咨询机构,美国社区学院协会(AACC)服务于近1200个2年制副学士学位授予机构和1200多万学生。[8]当前已形成向上转学(社区学院学生向四年制大学的转学)、反向转学(四年制大学学生向社区学院的转学)和同向转学(社区学院相互之间的转学)三种不同类型。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的实施和运行,不仅在一定时期内保持了高等教育机构学生的合理比例,实现了高等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减轻了高等教育大众化带来的社会就业压力,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弱势群体公平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最大限度激发了人才潜能,促进了美国高等教育民主化进程。
   三、对我国高职教育的启示
   从教育层次上来看, 美国社区学院与我国高职教育都属于高中后教育范畴,同時又具备为四年制大学输送人才的职能。学习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成熟的做法和经验,能够为我国高职教育开拓思路、提供借鉴。
   (一)拓宽高层次教育机会
   美国社区学院办学初衷是通过转学教育为更多的高中毕业生开辟一条通往更高层次教育的通道,使大多数学生能够接受正规的高等教育,最大限度地开发自己的潜能,从而提高学生可持续发展能力,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社区学院具备了大学预备教育的功能,为那些因家庭贫困或者其他原因难以进入四年制大学学习的学生,额外提供了一个上大学的机会,以实现教育机会均等。[9]美国第44任总统奥巴马,在升入哥伦比亚大学之前,曾接受过加州西方学院两年的社区学院教育。
   相较而言,我国很多高中毕业生由于区域教育资源、教育质量不均衡等一些外部因素制约选择了高职院校,他们的入学成绩虽然不太理想,但是他们有良好的学习态度和学习基础,有强烈的继续升学的渴望。然而,作为唯一通道的“专升本”选拔方式,无法实现大多数学生的升学意愿。以笔者所在的学校为例,报名参加“专升本”(含专转本、专接本)考试的学生呈逐年递增趋势,每年考取的学生约占学生数的5%—10%左右,其中大量的二本、三本高校成为专升本学生报考的稳妥选择。借鉴美国大学“宽进严出”的培养机制,研制高职院校转学教育办法,在现有专升本之外拓宽继续学习通道,更大程度上为有意愿深造的学生提供第二次选择机会。
   (二)鼓励高职与本科院校联合培养人才
   当前我国高职院校学生“专升本”愿望强烈,然而由于缺乏校际之间的衔接,无论是培养目标、课程标准,还是教学计划、教学方法仍停留在“各扫门前雪”的状态,仅凭“一考定成败”的办法,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普通本科教育要求,但却不利于高技能人才的培养。美国不仅关注高等教育的普及,更加关注其质量和层次的提升。经过多年发展,美国业已形成相互贯通的高等教育体系,在学历层次上涵盖了副学士、学士、硕士、博士在内的四级学位制度,社区学院主要承担了培养副学士学位毕来生的教育功能。相比之下,我国的高等教育体系还不够健全和完善,特别是普通本科与高职缺乏有效对接,在国家提倡应用型本科转型尚未落地前,职业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断头教育”。
   借鉴美国社区学院经验,我国应鼓励和支持高职院校与同专业领域内本科院校联合培养人才,试点开展高职转学教育,鼓励普通高校开展应用型人才培养,不仅为高职学生接受高层次教育额外提供机会,也为普通本科转型应用型本科提供路径。当然,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有条件的高职院校也可以与本科院校联合办学,试办本科学位职业教育,联合培养本科层次的高技能人才,更好地满足社会转型期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10]
   (三)健全课程、学分互认及质量保障机制
   美国社区学院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其转学教育也不断发展完善,一个重要原因是建立了公开、透明的课程衔接、学分互认的转学机制。完善的课程体系,为社区学院与四年制大学之间学分互认提供了保障,一般社区学院学生满足符合规定的课程和学分条件,都能成功升入大学。同时,校际之间通过转学协议和学分互认实现更深层次的沟通和合作,形成了紧密联系的合作伙伴。美国大部分州都制定了以课程衔接和学分互认为主要内容的“全面学制衔接协议”(CAA),确保了社区学院转学教育的有效实施。
   对于我国高职教育而言,一方面高职院校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发展参差不齐,有些院校并未真正进入内涵发展阶段,与其他高职院校、普通高校的合作较少有实质性进展;另一方面受普通高校“重理论”、高职院校“重应用”的办学观念影响,很多普通高校和高职院校在学科建设上未能形成共识,导致学科衔接制度难以建立。面对现实困境,需要扭转传统观念,在现有“3+2”“4+0”等人才培养模式基础上,继续做好职业教育资源整合,通过健全认证机构、完善认证制度等形式,建立高职院校与普通高校之间有效衔接的监督和质量保障机制。具体实施过程中,需要在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的支持下,发挥政策法规的协调和导向作用,在人才培养、课程设置和学分互认等方面建立转学教育机制,同时就课程内容开发、学分折算标准、考核评价办法等方面达成共识。
   社区学院是美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的一项重要创举,其转学教育不仅为四年制高等教育选拔出大量优质生源,起到了“过滤器”的作用,而且其开放办学、有教无类的特点,有效推进了高等教育民主化进程,成为美国高等教育“民主”与“公正”的代名词。学习借鉴美国社区学院的成功经验和典型做法,重新审视我国高职教育体系和学生可持续发展等现实问题,需在政府支持下,以“大职教观”为指导,以“不破不立”的姿态,构建和完善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探索和试行职业院校与普通高校之间课程衔接和学分互认的转学机制。这既是一种大胆的尝试,也不失为破解目前高职教育发展困境、实现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有效路径。
   参考文献:
   [1]孙曼丽,周志群.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的历史变革[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1).
   [2]韩云炜.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概况[J].职业技术教育,2008(10).
   [3]滕大春.外国教育通史:第五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3:267-278.
   [4]刘颖,郭靖.浅议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功能及对我国人才培养的启示[J].职教论坛,2014(27).
   [5][6][7]孙曼丽.构建高等职业教育和高等普通教育间的桥梁——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复兴再探[J].外国教育研究,2011(7).
   [8]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Colleges [EB/OL]. https://www.aacc.nche.edu/about-us/,04/08/2019.
   [9][10]宋剑祥,贾旻.美国社区学院转学教育对我国高职学生能力培养的启示[J].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4(6).
  责任编辑:夏英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8959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