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孙犁中短篇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孙犁是位富有个性的的作家,他的小说尤以塑造女性人物形象见长。在孙犁中短篇小说塑造的众多女性中,既有形象比较单一的“扁平”人物,又有形象较为复杂的“圆形”人物。孙犁以诗化的笔墨将这两类女性刻画得多姿多彩,具有高度的审美价值。
   关键词:女性 形象 扁平 圆形
   孙犁是当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他的小说里塑造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尤以其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得最为出色。孙犁曾说:“我喜欢写欢乐的东西,我以为女性比男性更乐观,而人生的悲欢离合,总是与她们有关,所以我常常以崇拜的心情写到她们。”他笔下的女性,或鲜活灵秀,或勤劳能干,或深明大义……她们共同筑成了孙犁小说中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纵观孙犁的中短篇小说,这些女性大体上可以分成两类:形象比较单一的“扁平”人物和形象较为复杂的“圆形”人物。孙犁中短篇小说中塑造的多数女性都属于前者,后者则以中篇小说《铁木前传》中的小满儿为代表。无论是“扁平”人物,还是“圆形”人物,孙犁都将她们塑造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一.“扁平”女性形象
   孙犁中短篇小说中塑造的大多数女性都属于“扁平”人物,她们的形象相对比较单一,要么是“美”的化身,要么是“丑”的化身。“先进”女性形象基本上是“美”的化身,而“落后”女性形象就成了“丑”的化身。这两类“扁平”人物在孙犁短篇小说中呈现出“二元对立”的关系。
   1.“先进”女性
   孙犁小说中着墨最多、刻画最精彩的就是这些“先进”女性形象。对于这些女性,作者极力赞扬、热情歌颂:她们是外在美与内在美的统一体;她们身上体现了人性美、人情美;她们不仅具有中国传统农村女性勤劳、善良、贤惠等美德,还表现出“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雄气概……这些众多的“先进”女性形象,孙犁并不是把她们塑造成千篇一律的模子,而是丰富多姿,各有各出彩的地方。建国以前的小说以《荷花淀》《嘱咐》中的水生嫂最具代表性,这位女性是坚忍不拔、深明大义、无私奉献,对丈夫、民族和国家都怀有深深的爱的农村妇女的代表。1949年以后的中短篇小说中,孙犁又刻画出了妞儿、双眉等女性形象,这些女性呈现出不同于水生嫂的光辉个性。
   《山地回忆》中的妞儿是塑造得比较有个性的女性。妞儿一开始并不是以一个温婉大方的女性出现的;相反,她一开始的表现给人一种泼辣、蛮不讲理的感觉。故事是从由“洗脸”引发的争吵开始,农村少女妞儿正在河边洗菜,碰到正在上游洗脸的“我”,于是就开始了一场大骂。小说中妞儿的言语很富有个性化:“你看不见我在这里洗菜吗?洗脸到下边洗去!”“菜是下口的东西呀!你在上流洗脸洗屁股,为什么不脏?”“我们是真卫生,你们是装卫生!你们尽笑话我们,说我们山沟里的人不讲卫生,住在我们家里,吃了我们的饭,还刷刷牙,我们的饭菜再不干净,难道还会弄脏了你们的嘴?为什么不连肠子肚子都刷刷干净!”……这一系列的言语让人感觉妞儿似乎是一个没有教养的野孩子,言语、举止粗鲁,完全是一个“落后”的农村女性。但是如果继续往后看,就可以发现不是这样的。当妞儿得知“我”是来抗战的子弟兵,又看到“我”光着脚,就想着为我做一双袜子。但少女特有的腼腆使她不可能直截了当地提出来,于是引发出一连串有意思的提问:“光着脚打下去吗?”“我问你为什么不穿袜子,脚不冷吗?也是卫生吗?”“不会买一双吗?”“不会求人做一双?”羞涩、腼腆,却又热情、善良,这是一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形象。妞儿的身上既体现出女性特有的阴柔之美,又体现出超越传统的阳刚之美。这两种之美表现在妞儿的身上,并没有违和之感,反而让人感到格外亲切可爱。
   中篇小说《村歌》里的双眉,也是孙犁以饱含赞颂的笔墨塑造的一个女性。双眉因为夜晚登台演戏,“好说笑,好打闹,好打扮”,得罪了村里的一些人,于是被有些人扣上“流氓”的帽子,还不准她参加村里的生产组。但是双眉很不服气:“不是讲生产吗?我们可以比一比呀,她们一天卸一个半布,我一天卸三个”“好说好笑是我的脾气,赶集上庙是我要买线卖布,穿的花布是我自己织纺”……这样的双眉不甘落后,有上进心和好胜心,并且勤劳能干。后来村里允许她成立互助组,但她领导的互助组村里有名的散游人员组成的组,但双眉却是很有志气地承诺“大娘们,咱们可得要做出个样叫他们看看,争这口气”。在这个组里,双眉“工作得很起劲”,“做活又仔细又快”,而且鼓励组员一步步向前迈进,同时帮助别人完成任务。就这样,她领导的互助组不仅没有垮,反而越来越壮大,而且还被“当作一个经验”向县里汇报。虽然阻挠重重,但双眉还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别人证明了自己,并且赢得了许多人的欢迎。这是一个洋溢着生活气息、积极上进的新型女性。
   除此以外,《吴召儿》中的吴召儿、《小胜儿》中的小胜儿、《铁木前传》中的九儿等等,她们或聪明伶俐,或活泼潇洒,或勤劳能干,或积极上进,共同体现出我们民族农村女性的优秀品质,共同成为孙犁小说中“美”的化身。
   2.“落后”女性
   孙犁中短篇小说中的“落后”女性写得比较少,孙犁说过:“看到真善美的极致我写了一些作品,看到邪恶的极致,不愿写。这些东西我体验很深,可以说是镂心刻骨的。可是我不愿意去写这些东西,我也不愿意回忆它。” 像建国以前小说《战士》里的掌柜的老婆、《钟》里的老尼姑、《光荣》里的小五,这些女性往往外貌丑陋,思想落后,行为举止皆引人厌恶,是以集众“丑”于一身的形象出现的。建国以后,孙犁又在《铁木前传》里又塑造了黎大傻的老婆这样一个“落后”女性,字里行间体现出作者对她们的强烈谴责。
   中篇小說《铁木前传》中黎大傻的老婆,作品中写到:“这女人长得既丑且怪,右脚往里勾着,黑麻脸,左眼从小瞎了,有一大块萝卜花向外冒突着。她的性情很是刁泼,在新社会里,也长期改造不好,又非常好吃,为了满足她那馋嘴,她会想出一些奇奇怪怪别人绝想不到的办法。”无比丑陋的外貌以及刁泼不改的性情,可以看出孙犁对她的深恶痛绝。对于这些女性,孙犁给予了无情的批判,同时也反映出他对“美”的向往,对“丑”的厌恶。    二.“圆形”女性形象
   “圆形”女性人物在孙犁中短篇小说中所占比例较少,但却依然塑造得非常成功。这些女性不再是某一种形象的代名词,她们身上往往体现出美与丑、善与恶、先进与落后的交织,从形成较为复杂的性格,给人以更丰满的认识,更真实的感觉。这类女性以中篇小说《铁木前传》中的小满儿为代表。
   作品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小满儿光鲜的面貌:她“长得极端俊俏,眉眼十分飞动”,有着“明丽媚人的脸”“红白焕发的容光”。但有着这样美丽外貌的她,却游手好闲,到处招蜂引蝶,勾引青年的注意,行为放荡。她在大街上行走的时候,引来无数青年的注目:“她通过这条长长的大街,就像一位凯旋的将军,正在通过需要他检阅的部队。青年们,有的后退了几步,有的上到墙根高坡上,去瞻仰她的风姿。”她整天与不务正业的六儿混在一块,还讲究打扮、好逸恶劳。正如作品中所说:“她的青春是无限的,抛费着这样宝贵的年华,她在危险的崖岸上回荡着。”但小满儿并不完全是孙犁一贯以来所写的“落后”得无可救药的女性,她虽然放荡不羁,但也有值得称道之处。首先她聪明能干,“她的才能是多方面的……不管多么复杂的花布,多么新鲜的鞋样,她从来一看就会,织做起来又快又好。她的聪明,像春天的薄冰,薄薄的窗纸,一指点就透”。其次她充满了青春热情,“女同志去了,小满儿总是热情地招待着,如果抱着小孩,她总得给孩子弄些好吃的东西来,并且接到怀里,不停地在孩子的脸上亲亲吻吻”;她同时有着青春的“幻想和冲动”以及“奔流的感情”。
   除此以外,小满儿也接受了新时代女性的思想,追求婚恋自由,反抗包办婚姻,这也是她形象中刻画得最成功的方面。当小满儿的母亲让她回婆家时,小满儿义正词严说:“我不去。婚姻是你和姐姐包办的,你们应该包办到底,男人既然要回来,你们就快拾掇拾掇上车走吧。”这段话颇有五四时期追求婚姻自主的反抗精神。作为包办婚姻的一名受害者,小满儿也曾经顾影自怜,反省自己,“她忽然觉得很难过,一个人掩着脸,啼哭起来。在这一时刻,她了解自己,可怜自己,也痛恨自己。……过去的路,是走错了吧?她开始回味着人们对她的批评和劝告”。小满儿的思想性格中有相互矛盾的对立面,她也曾痛苦挣扎过,但毕竟反抗得不彻底;恋爱自由的失败令她自暴自弃,虽有反省却又不愿放弃懒散享乐的生活。
   孙犁在《铁木前传》里塑造的小满儿不是一个模式化的人物,而是一个有血有肉、形象丰满、徘徊于时代十字路口的女性;她表现出比较复杂的性格,既有放荡不羁的一面,又有聪明能干的一面;既游手好闲、爱慕虚荣,又追求恋爱自由,反对包办婚姻。这样性格立体的“圆形”女性人物更具有生活的真实性。
   总之,孙犁的小说以塑造女性形象见长。在他的中短篇小说中,既有妞儿、双眉这样性格比较单一,却作为美好化身的“扁平”人物,也有小满儿这样形象比较复杂、立体的“圆形”人物,同时还有较少的“落后”的女性。这些女性身上寄托了孙犁的爱憎和好恶,显示出高度的审美价值,具有持久的思想艺术魅力。
   参考文献
   [1]孙犁.孙犁全集[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2]李永生.孙犁小说论[M].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1988.
   [3]高城英.一代文学新女性——孙犁小说中的女性形象[J].零陵師专学报,1993.(4):64-69.
   [4]王正杰.论孙犁小说中的另类女性形象[J].淮海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6(3):56-59.
   (作者单位:湖北襄阳市第四中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07150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