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现代汉语与英语中双宾语结构构成的异同

作者:未知

   摘 要:双宾语在现代汉语中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比较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构成的异同,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学习并利用现代汉语中的双宾语结构,也有助于理解和学习英语中的双宾语结构。本文先后探讨了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在结构上、动词、直接宾语、间接宾语方面的异同,对我们更好地学习和运用现代汉语中的双宾语有一定的帮助。
   关键词:双宾语结构;双宾语句;非双宾句同义句
   中图分类号:H13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20)02-0074-06
   在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句都频繁出现。我们在阅读由现代汉语写的一些新闻报道或文学作品以及由英语写的一些新闻报道或文学作品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句子中的动词后面跟着两个名词,这两个名词同时充当第一个名词前动词的宾语。像这种含有一个动词后接两个宾语的结构的句子,我们习惯上称呼它为双宾语句。关于双宾语句,黄伯荣、廖旭东主编的《现代汉语》(增订五版)教材是这样定义的:双宾语句,又叫双宾式,是指一句话中动词所表示的动作既涉及人又涉及物,因而带了两个宾语,而两个宾语又没有结构关系的句子。例如:“吴老师教我们外语”“他帮了我一个大忙”。其中靠近动词的宾语一般指人,我们称它近宾语(与事宾语或者间接宾语),如例子中的“我们”和“我”;而远离动词的宾语一般指物或事情,我们一般称呼它为远宾语(受事宾语或者直接宾语),如例子中的“外语”和“一个大忙”。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都必须从属于事情发生的动作,成为动词的附庸品。句子中的这种结构被称为双宾语结构。以下就现代汉语简要分析双宾语结构的特点:
   首先,动词要有“给出”“取进”“询问”等意义。有的动词既可以表示给出义,又可以表示取进义。
   例如:给我两本书(表给出)
   借我十元钱(表取进、给出)
   我问他哪个问题难(表询问)
   其次,双宾语中的近宾语一般指人,在句子中能回答“V谁”的问题,靠近动词,动词与近宾语无语音间歇,一般由代词、名词充当;双宾语中的远宾语一般指物与事情,也可以指人,在句子中能回答“V什么”的问题,离动词远,动词与远宾语可以有语音间歇或逗号,一般比较复杂,可以由词、短语、复句等形式充当。
   第三,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可以变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变换之后,宾语远离动词,句子不再是双宾句,句法结构不同,句法成分不同,但语义结构、语义成分没有发生变化。(例:哥哥给了我三支笔→哥哥把三支笔给了我)
   第四,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双宾语句中通常含有兼语句式,也就是说,句子中动词后面的成分既可以当作宾语,也可以当作主语,前一动词的双宾语也是后一动词的双主语(施事主语或受事主语)。例:我给你牛奶喝。其中的“你”和“牛奶”既是动词“给”的双宾语,也是动词“喝”的双主语。
   我们在从现代汉语和英语编写的文学作品或新闻报道中的双宾语句里可以看出,句中的动词后面跟着两个宾语。这两种语言中的双宾语的结构构成非常相似,甚至是完全相等。它们都具有語言学中双宾语构成的共同特点,但是,两种语言中双宾语的构成也表现出了它们各自的特点,这与语言本身有关,也与说这两种语言的人们的思维有关。因此,笔者把现代汉语和英语中的双宾语结构的构成进行了比较,进一步分析它们的相同点和不同点,有助于教学中的理解和运用。
   一、汉英双宾语结构的相同点
   双宾语在现代汉语中或英语中大多数是由“动词+近宾语+远宾语”这样的结构组成。它们的相同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从结构上看
   1.现代汉语中的双宾语结构与英语中的双宾语结构构成一致
   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大多数是由“V+O1+O2”构成。也就是说,结构中包含三个成分,即:动词、间接宾语、直接宾语。三个成分组合在一起构成双宾语结构。英语中双宾语结构的构成成分和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的构成成分也一致,也是由动词、间接宾语、直接宾语三个成分组合在一起,构成双宾语结构。二者的直接宾语都指物或事情,二者的间接宾语都指人。
   例如:他给我一本书。
   She gave him a notebook.
   两个例句所包含的双宾语结构中的动词分别是“给”和“gave”,都含有“给出”义。直接宾语分别是“一本书”和“a notebook(笔记本)”,都表示物。间接宾语分别是“我”和“him(他)”,都表示人。即“给+我+一本书”三者组合在一起构成了现代汉语中的双宾语结构。“gave + me + a notebook”三者组合在一起构成了英语中的双宾语结构。
   2.现代汉语和英语中的双宾语结构都体现着一种距离相似性
   这种距离相似性体现在间接宾语位于动词的后面,直接宾语的前面。按照距离相似性原则理解,在双宾语结构中直接(受事)宾语应该紧跟在动词之后表示受到动词所表示的动作的直接影响。但是在汉、英语中的双宾语结构中,动词和直接(受事)宾语中间插入了间接宾语,使动词所表示的动作和受事宾语分离。
   例如:这家公司赠送他们学校一百一十套桌椅。
   The company had presented their school ten laptops last week.
   两个例子中的直接(受事)宾语分别是“一百一十套桌椅”和“ten laptops(十台笔记本电脑)”。它们分别受动词“赠送”和“present”的支配,他们理应紧跟在动词后面表示受到直接影响,但是它们都远离支配它们的动词,它们和直接(受事)宾语中间都插入了间接宾语(他们和there)。间接宾语使它们和动词分离,但它们仍然受到动词支配,也受到动词表示动作的直接影响。
   3.现代汉语、英语中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都可以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但意思不会发生变化    上面提到过,现代汉语、英语中有的双宾语句可以变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句子变换之后,句子结构不同,句法成分不同。但是语义结构,语义关系没有发生变化。汉语中的双宾语句可以转换成把字句等其他句式,使直接宾语移到动词的前面。英语中的双宾语句可以用介词把间接宾语提到直接宾语后面,使直接宾语紧挨动词表示受到直接影响。
   例1.赵师傅告诉学生们这个消息。→赵师傅把这个消息告诉学生们。
   例2.我给了小赵这本书。→这本书,我给小赵了。
   例3. I made him a cup of tea yesterday.→I made a cup of tea for him yesterday.
   (昨天,我给他倒了一杯茶。)
   例4. She made me lots of money last week.→ She made lot of money from me last week.
   (上个周,她赚了我很多钱。)
   上面4个例子都含有双宾语结构,他们也都可以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汉语的两个例子中第一个例子采用“把”字提宾法,将直接(受事)宾语提前。“把”字和直接宾语合在一起组成介宾短语放在动词前做状语,整个介宾结构起到了修饰的作用,句式发生了变化,但是句义没有发生变化。第二个例子也是将直接(受事)宾语提前,只不过是把受事宾语提到主语前面,并用逗号隔开,使受事宾语变成独立语,句式也发生了变化,但是句义没变。再看英语的两个例子,两句话都含有双宾语结构,都是用介词把间接宾语放到直接(受事)宾语后面。介词和间接宾语构成介宾结构在句子中作状语。不过受句子和词语的搭配习惯影响,所有句子并不都是用同一个介词(例3句中的from和例4句中的for)来表示间接宾语和动词的关系和使句子结构平衡、完整,不会出现语法上的错误以及造成句子表意上和人们理解上的错误。其实,无论是英语还是现代汉语,它们所包含的双宾语结构的变化都是在保证不改变原句要表达的意思的基础之上利用介宾短语将双宾语句变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但是大多数都是采用“介词+间接宾语”的形式。综上所述,不论是在英语中还是在汉语中,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大多数可以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句子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是句子要表达的意思没有发生变化。
   (二)动词方面
   1.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动词的数量都是固定的,两种语言的双宾语动词后面接宾语的顺序大多数是一样的,都是间接宾语紧跟动词的后面,直接宾语紧跟在间接宾语的后面。另外,汉语、英语的双宾语结构中的动词都具有“给予”的意义,表示主语给间接宾语表示的人某一物品。换句话说,汉语和英语的双宾语结构中的动词都有“给予”义的类型。汉语中表示给予义的动词最明显的是“给”这个词,当然在汉语中像“送、教”等这一类词语也表示“给予”义。汉语“给”的英文单词give在英语的双宾语结构中最能体现出“给予”义,除了give以外,像award,teach以及cash这一类词语也表示“给予”义。
   例如:李先生给我一把钥匙。
   Mr. Wang taught me geography last year.(王老師去年教我们地理)
   两个例子中的动词“给”和“taught”虽然表示两个动作,但是两个动词都表现出一种“给予”义,都表示主语(李先生和Mr. Wang)给予间接宾语(我和me)“一把钥匙”和“geography(地理知识)”,也就是说这两个句子中所包含的双宾动词属于同一种类型。
   2.现代汉语、英语两种语言中有一些双宾语动词的用法完全一致。
   例如:They sent us a bunch of flowers last night.
   = They sent a bunch of flowers to us last night.
   中文表达:昨天晚上,他们送我们一束花。
   在这两个例子中,英、汉语的双宾语动词具有一一对应关系。
   (三)直接宾语方面
   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的直接宾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的直接宾语,通常情况下,都会在间接宾语的后面,它远离动词,可以由名词、短语以及从句组成。在双宾语结构中,直接宾语和动词的关系最为紧密,也就是说,动词直接支配直接宾语,直接宾语和动词可以直接组成动宾短语。
   例如:昨天,她给我一台笔记本电脑。
   She gave me a laptop yesterday.
   汉语中“给一台笔记本”和英语中“gave a laptop”是相互对应的,是由动词和直接宾语组成的动宾短语。
   (四)间接宾语方面
   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中的间接宾语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他们都是位于动词的后面、直接宾语的前面,他们大多数是由代词充当;另外,无论是现代汉语中的间接宾语还是英语中的间接宾语,都可以用介词将间接宾语提到句子主语前面,目的是强调间接宾语。这是英、汉中双宾语结构的间接宾语的相同点。
   例如:我昨天给他一本书。
   I gave her a bike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这两个例子中的双宾语结构分别是“给他一本书”和“gave her a bike”.其中间接宾语分别是“他”和“her”。从间接宾语的构成来看,例子中的两个间接宾语都紧挨着动词,在动词后面,而且他们还都是由人称代词充当。
   综上所述,我认为,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在结构上、动词方面、直接宾语方面、间接宾语方面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它们结构上构成一致,还都体现着一种距离相似性,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可以转换成非双宾语同义句。动词都具有“给予”义。直接宾语都远离动词,在间接宾语后面,由名词、短语充当,动词和直接宾语可以直接组成动宾短语。间接宾语紧挨动词,位于直接宾语前面,由人称代词充当。这些就是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构成的相同点。    二、汉英双宾语结构的不同点
   在结构上、动词方面、直接宾语方面、间接宾语方面,现代汉语的双宾语结构和英语的双宾语结构也有不同点。
   (一)结构上
   1.结构能发生变化,但变化后构成不同
   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可以变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这一点已在上文中有所阐述。但是,二者的转换方式不同。现代汉语中,我们可以用“把”字提宾法将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英语中,我们可以利用介宾结构将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这样会使两种语言的双宾语句发生句式变换,但句子要表达的意思不会发生变化。其实,两种语言里双宾语结构的变化都是在保证不改变原句要表达的意思的基础之上利用介宾短语将双宾语句变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不同的是,现代汉语中的“把”字提宾法是用“把”字和双宾语结构中的直接宾语组合在一起构成介宾短语来改变双宾句式;英語中改变双宾句式的介宾短语是由介词和双宾语结构中的间接宾语组成的,而且介宾结构所在的位置还不一样。由“把”组成的介宾结构在现代汉语的非双宾语同义句的句中,它位于非双宾句同义句主语的后面、谓语的前面,整个结构做句子的状语,修饰句中的动词。英语中非双宾句同义句中的介宾短语在句子的末尾,它在句中也是作状语,修饰句中的动词,它可以表示方式,也可以表示目的以及其他方面,而现代汉语中非双宾句同义句所包含的介宾结构没有英语中介宾结构表目的的功能。两种语言中非双宾句同义句所包含的介宾结构处在句子中的位置不同,是讲汉语和讲英语这两种人的语言思维不同的表现。
   例1.她告诉了我这件事情。→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
   例2. She has made me a lot of money so far. → She has made a lot of money from me so far.
   这两个例子都是双宾语句转换成非双宾句的同义句。转换之后意思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句式发生了不同的变换。上面两个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的非双宾语同义句中各自都含有一个“介宾短语”,分别是“把这件事情”和“from me”。这两个介宾结构都在句子中作状语,起修饰作用。不同的是,两个短语所处的位置不同。现代汉语中的介宾结构“把这件事情”是由介词“把”和双宾语结构中的直接宾语“这件事情”组合在一起的,它位于句中主语“我”的后面,动词“告诉”的前面,整个介宾结构用来标明和动作有关的事物。英语中的介宾结构“from me”是由介词from和双宾语结构中的间接宾语“me”组合在一起的,它位于直接宾语的后面,在句子的句尾处。介宾结构使得直接宾语紧跟动词后面表示受到动词的直接支配和影响。“from me”在句中用于标明动词的对象。
   另外,结构方面还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的转换除了用“把”字提宾法,还可以将直接宾语提到主语前面,并用逗号隔开,使得直接宾语成为句子的独立语。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的转换则不能采用这种方法。这也体现了讲汉语和讲英语这两种语言的人的思维方式的不同。
   例1.这个故事,我昨天告诉他了。(√)
   例2.The story , I told him.
   其实,例2可以转换成The story was told him by me.这样才符合英语语法规范,也符合讲英语这种语言的人的思维方式。
   2.现代汉语中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有的隐含着兼语句式,英语中没有
   无论是在英语还是在汉语中,双宾语结构都是“动词+间接宾语+直接宾语”这种形式。然而在现代汉语中,这个结构在句子中含有一种兼语形式,那就是动词后边的间接宾语既可以作宾语,也可以作主语。既可以是前一动词的宾语,又可以是直接宾语后面动词的主语。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是前一动词的双宾语,也是后一动词的双主语(施事主语和受事主语)。这一点在英语中没有。
   例如:我给你饮料喝。
   句子中的“给你饮料喝”这个双宾语结构中“你”既是“给”的宾语,又是后一动词“喝”的主语。“你”和“饮料”既是“给”的双宾语,又是“喝”的双主语。
   (二)动词方面
   现代汉语的双宾动词除了能表示“给予”义之外,还能表示“取进”义。如果说“给予”义表示的是一种“给出去”的意思,那么“取进”义表示的就是一种“拿进来”的意思,英语中的双宾动词不能表示出这层含义。英语中的双宾动词有的表示要求、拒绝含义,现代汉语当中没有这种含义。
   例如: 我拿你一支笔。(表取进)
   It takes me some money to live in this city.(表要求)
   He denied me any help while I was doing the work.(表否定)
   总之,现代汉语的双宾动词与英语的双宾动词所表示的含义既有相同的部分,也有不同的部分。现代汉语中双宾动词的部分含义是英语中的双宾动词所不具备的,另外,英语中双宾动词的部分含义也是现代汉语中的双宾动词所不具备的。在这里,笔者对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动词的类型做一下简单地归类。
   现代汉语中双宾动词类型:
   (1) 表示给予义(予以)。代表动词:送给、借给、教给、赔给等。
   (2)表示取进义(主语想从间接宾语处获得什么)。代表动词:拿、赚、抢等。
   (3)表示给予兼获得义。代表动词:借、缺、捐等。
   (4)表示交流义。代表动词:教、告诉、请教等。
   英语中双宾动词类型:
   (1)表示带给、讲给、写给、许给义等。代表动词:give、teach、write、read、mean等。    (2)表示拒绝义等。代表动词:deny、refuse等。
   (3)表示要求义等。代表动词:ask、take等。
   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动词类型大体上就有这些类型。他们会随着语言的发展发生或大或小的变化。不过,从数量上看,英语中能带双宾语的动词数量要超过现代汉语中能带双宾语的动词数量,这一点我们能很容易地看出来。
   另外,从现代汉语和英语的双宾动词使用情况来看,有的双宾动词在使用上具有单一方向性。也就是说,有的动词在现代汉语中属于双宾语动词,在英语中就有可能不属于双宾语动词。与之相反,有的动词在英语中属于双宾语动词,在现代汉语中就有可能不属于双宾语动词。
   (三)直接宾语方面
   1.排列顺序上
   现代汉语中绝大多数直接宾语不可以和间接宾语颠倒顺序。也就是说,直接宾语不能在间接宾语前面。而这种情况在英语中非常常见。在现代汉语中,除了一些特殊动词之外,绝大多数直接宾语只能位于间接宾语后面,不能越过间接宾语紧挨动词。但是在英语中,如果人称代词作动词的直接宾语,为了强调某个部分,直接宾语可以在间接宾语的前面。
   例如: You must give it to me the day after tomorrow.
   He will return it to you today.
   2.“把+直接宾语”只能出现在现代汉语里,英语中没有
   现代汉语中,如果直接宾语由具体的名词、代词充当,可以用“把”字句把直接宾语放在动词前面,而英语中没有这种用法。
   例如:我教你这种方法。
   =我把这种方法教给你。
   现代汉语中使用介词“把”将直接宾语提到动词的前面,既是修饰动词,也是为了强调直接宾语,使直接宾语成为中心语。这属于特殊句式。英语中没有此用法。英语中动词和宾语的位置相对稳定,所以直接宾语不能放到动词前面。不过在英语中,直接宾语可以放在句首,这样会使双宾语句变成被动句,但意思不会发生变化。
   例如: She gave me a pen.
   A pen was given by her.(转换成被动句)
   3.句子发生转换后,直接宾语能够充当的成分不同
   现代汉语中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之后,直接宾语能够充当的句子成分与英语不同。现代汉语中含有双宾语结构的句子可以采用“把”字提宾法和“独立语+逗号”的方法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采用“独立语+逗号”的方法转换双宾语句,转换后原直接宾语充当了句子的独立语;采用“把”字提宾法转换双宾语句,转换后直接宾语不能单独充当句子成分,它作介词的宾语,和“把”字一起充当状语。在英语中双宾语句可以用“介词+间接宾语”方法和“主动变被动”方法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用“介词+间接宾语”方法转换双宾语句,转换后原直接宾语紧挨动词,还作宾语;用“主动变被动”的方法转换双宾语句,转换后原直接宾语变成主语。
   例如:1.我给你这本书。→我把这本书给你。(“把”字提宾法)
   →这本书,我给你。(独立语+逗号)
   2. She gave us some clothes just now.
   同义句:She gave some clothes to us.(介词+间接宾语)
   Some clothes were given us by her.(主动变被动)
   这两个例子中的直接宾语分别是“这本书”“some clothes”,它们在转换后的同义句中做了不同的句子成分。“这本书”在“把”字提宾法转换的同义句中作介词“把”的宾语,它和介词“把”合在一起作状语;在用“独立语+逗号”转换的同义句中作独立语。“some clothes”在用“介词+间接宾语”转换的同义句中还作动词的宾语,在用“主动变被动”转换的同义句中作主语。
   总之,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的直接宾语在非双宾句同义句中都作宾语,但是,除了作宾语之外,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的直接宾语还可以作独立语,英语中双宾语结构的直接宾语还可以作主语,两个直接宾语在这方面存在着不同点。
   (四)间接宾语方面
   1.间接宾语的实际意义有虚有实
   现代汉语中有的双宾语结构中的间接宾语没有实际意义,只是虚指。英语中没有这种现象。在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中的间接宾语可以是一个“虚指”的他(它),本身并没有实际意义。但在英语中不存在这种用法。
   例:我喝它三天三夜。
   例子中间接宾语“它”是虚指的,本身无实际意义,起到了强调作用。
   2.二者强调间接宾语时所用介词不同
   为了强调间接宾语,现代汉语和英语里都有用介词把间接宾语提前的现象。但是二者所用的介词不同。现代汉语中为了强调间接宾语,用的是“关于”“对于”这类介词把间接宾语提到句子主语前面表示强调间接宾语;英语中用介词“for”“to”一类的介词把间接宾语提到主语前面。
   例如:关于这件事情,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To me they told everything, to him nothing.
   其实,英语中像“to me”这样用介词把间接宾语提前,也可以看作是用一个介宾结构去转换双宾语句。和前面提到的介宾结构构成相同,只不过所处的位置不同。前面说到的介宾结构是为了转换双宾语句,它位于句子末尾,不起强调作用。而这个介宾结构位于句子主语前面,有强调间接宾语的作用。
   3.间接宾语在现代汉语、英语的使用习惯中位置略有不同
   在现代汉语使用习惯中间接宾语可以和动词互换位置,而英语中没有这种使用习惯。这种使用习惯仅局限于“取进”类动词。汉语中“取进”类双宾动词后面的间接宾语可以放在“从……那里(这里)”结构中,然后将这个结构放在谓语动词前面,这样就实现了间接宾语和动词的位置互换。
   例:我拿了她一副羽毛球拍。→ 我从她那里拿了一副羽毛球拍。
   综上所述,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在结构上、动词方面、直接宾语方面、间接宾語方面也存在着诸多不同的地方,两种语言的双宾语结构都可以用“介宾结构”转换成非双宾句同义句,只是“介宾结构”的构成不同;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含有兼语义,英语中没有;现代汉语中双宾动词能表示“取进”义,英语中没有“取进”义动词;现代汉语中双宾语结构的直接宾语不可以和间接宾语颠倒次序,英语中可以颠倒;汉语中的直接宾语在非双宾句同义句中作独立语,英语中直接宾语在非双宾句同义句中作主语;现代汉语中的间接宾语有时是虚指,没有实际意义,英语中没有虚指;现代汉语的使用习惯中可以将间接宾语和动词互换位,英语的使用习惯中动词和间接宾语不能互换位置。这主要体现了说两种语言的人的思维方式的不同。
   通过对现代汉语和英语中双宾语结构构成异同的分析,笔者认为弄清这两种语言的双宾语结构构成的异同,对于我们学习现代汉语和英语的双宾语结构以及双宾语句会有很大的帮助,并且在针对大学生的现代汉语教学和英语教学以及针对留学生的对外汉语教学中也会大有裨益。
  参考文献:
  〔1〕黄伯荣,廖旭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2〕曹馨月.对外汉语中的汉英双宾句句法结构分析对比[J].边疆经济与文化,2017,(03).
  〔3〕郝冉.浅析英汉双宾语结构的距离象似性特点[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0,(03).
  〔4〕吕叔湘.通过对比研究语法[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9,(05).
   (责任编辑 徐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13037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