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教学在外科手术学教学中的应用前景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來,随着移动通信和互联网的发展,教育事业与互联网相互结合已成为一种必然趋势,移动教学在医学高等教育中的优势已逐渐显现。该文分析了手术学教学过程中传统教学模式的不足,对互联网时代移动教学的特点和教学模式进行了综述,重点对外科手术学教学过程中采用移动教学模式,尤其是对慕课和翻转课堂结合微信平台的教学模式在手术学教学中的应用前景进行探讨。以期探索一种新的教学模式,充分利用互联网资源的优势,与时俱进,让移动教学为传统手术学教学带来新的活力与变革。
  [关键词]移动教学;外科手术学;微信平台;慕课;翻转课堂
  [作者简介]陈 旭(1975—),男,湖北秭归人,医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德国DAAD奖学金获得者,主要从事神经肿瘤、功能神经外科、医学教育方面工作;陈 坚(1958—),男,广西玉林人,医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导(通信作者),主要从事颅底神经外科、脑血管病研究。
  [中图分类号] G6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9324(2020)27-0368-03 [收稿日期] 2020-02-03
  手术学教学是外科学课程中的一个重要内容。虽然临床上不同手术科室的手术种类繁多,但是手术的基本操作技能相同,不外乎消毒、切开、分离、止血、结扎、缝合、换药、拆线、穿刺等,以及严格的无菌观念。医学生毕业后无论是从事临床各个专业的医疗工作,还是从事各个基础学科的实验研究,都会或多或少涉及手术操作[1](P1-5),因此,外科手术学基本技能是每个医学生必须掌握的基本功。如何通过高效的教学实现人人都学会知识,人人都能够进行标准操作[2],一直是手术学教师所面对的难题和追求的目标。
  随着“互联网+教育”时代的到来,网络资源蓬勃发展,学生学习以及教师教学的方式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教育事业与互联网相互结合将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3]。而随着移动通信设备在大学生中的广泛使用,为移动设备与教学相结合提供了契机。其中智能手机已不仅仅是手机通信和聊天工具,在学习过程中更多的是发挥学习工具的作用。医学生可以借助不同的手机软件(application,App)根据自己的兴趣随时随地地学习和查阅资料,打破了时间和空间限制。这种基于移动通信设备的移动学习模式,极大提高了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本文对移动教学应用于外科手术学教学的前景进行探讨,为推动“互联网+教育”时代外科手术学教学方法的更新与改进提供参考。
  一、手术学教学内容和传统教学模式
  手术学教学内容包括手术学基础知识、动物手术的实习、临床手术举例及外科病房操作技术等。通过教学使学生掌握外科的基本操作技术和严格的无菌观念。传统教学模式中,一般先由教师讲授理论知识,然后学生观看操作视频以及教师示教,最后学生以小组为单位自行进行操作练习,教师在实验室进行巡回指导[4]。长期以来,大多数医学院校采用这种教学模式,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由于手术学理论知识点多,细节多,但分配的课时有限,因此教师理论授课过程中往往是“填鸭式”教学,医学生课堂知识吸收效果参差不齐[2],加上医学院校几次大规模扩招后每个班级学生众多,教师人数有限,针对每个医学生实现一对一教学几乎不可能,特别是有些学生学习目的不明确,在思想上对手术操作不够重视或者有畏难情绪,课前没有对相关理论知识进行预习或准备,理论基础薄弱,动手能力差,在手术操作过程中存在不认真甚至敷衍现象,从而导致教学效果不理想,难以达到预期[5]。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学生自身因素外,教师和教育管理人员也有必要与时俱进,探索新的教学方法和教学模式,提高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让学生对手术学的学习更加有效与轻松。
  二、互联网时代移动教学的特点和教学模式
  随着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通信设备走进大学课堂,其依托的移动互联网作为强大的信息载体对传统课堂教学产生了深远影响,使得广大教育研究者对移动教学产生了极大关注,10余年来,国内发表的关于移动学习的期刊论文总数和核心期刊论文数都呈逐年增加的趋势[6]。移动学习作为一个较新的学习概念,是一种在移动计算设备帮助下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生的学习模式[7]。学习者可以通过移动设备随时随地交流信息,获取学习信息。移动学习具有这样几个特点:①在形式上与网络远程教育相似,都是利用互联网平台远程传递和获取学习信息,不同点在于,移动学习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利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MP3等便携移动设备进行随时随地学习;②内容上可以作为数字化学习的扩展,例如“微课程”、慕课、翻转课堂或者借助微信平台或其他手机App程序,利用零散时间,进行便捷而高效的学习,可以作为系统性学习的补充;③学习的个性化,学习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课程的内容,难度和进度[8]。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对于缺乏自律性的学生而言,大屏幕、高性能的智能手机也是不小的诱惑,在课堂上学生玩手机一直是让教师头疼的问题。对于教师和教育管理人员来说,只有转变观念,改进教学方法,引进新的教学模式,加强监督和管理,充分利用好互联网的优势,才能让移动教学真正为传统教学带来新的活力。
  如今,互联网技术和移动终端技术飞速发展,用于移动教学的平台也变得多样化,常见的有微信[9]、QQ[10]、蓝墨云班课[11]、超星学习通[12]等。其中微信平台因其覆盖面广,在教学中使用中尤其便利,在医学生多个学科的教学中取得了良好效果。[9,13,14]通过微信平台,教师可以随时将教学内容以文字、图片、视频、音频以及课件形式发送给学生,并可以通过微信平台发布微课程信息,进行课堂内容的延伸,方便学生利用零散时间进行移动学习。同时,可以充分利用微信的实时交流功能,进行师生互动。不过作为一种辅助教学手段,也不能夸大微信平台的作用,单纯依赖微信平台完成全部教学任务,如果将微信平台和其他教学方法结合起来能更好地发挥微信辅助教学的优势[13-15]。   慕课,又称为MOOC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MOOC),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是新近涌现出来的一种在线课程开发模式,是“互联网+教育”的产物。慕课提供了丰富的课程资源,突破了传统课程在时间、空间上的限制,通过学生的主动学习,拓展学生的知识深度和广度,提高学生主动思考的能力和求知的热情。目前很多世界一流大学都提供在线慕课,国内也有很多医科院校发布了慕课[16]。但单纯的慕课学习效果并不好,如果学生自律不够强而又缺少相应的监督机制,会出现学生参与度低、完成率低和退出率高等问题[17]。如果充分利用移动学习平台,例如微信、QQ等网络平台或电子邮件等在网络环境下进行答疑解惑,重视学生的学习过程中的反馈和接受程度,以增强教学时效性,则可以有效地解决单纯慕课互动性不足的问题[18]。
  除此以外,慕课结合翻转课堂也非常适合临床医学的教学。翻转课堂译自“Flipped Class Model”,是將线上教育与传统教育相结合的新教育模式。所谓“翻转”,实际上是将传统教学中的“先教后学”模式转变为“先学后教”模式[13,19]。在互联网和移动通信设备普及的时代,学生可以在课前通过互联网观看教学视频完成自学的过程(知识的传递),课堂上则以教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之间互动讨论为主,学生分组讨论完成问题的解答及对病例的分析(知识的吸收)。在此过程中课堂和老师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学生不再单纯地依赖教师讲课,而教师的任务更多是答疑解惑,引导学生去运用知识,学习效果特别好[17,20]。
  三、慕课和翻转课堂结合微信平台应用于手术学教学的探讨
  针对手术学教学学时少、实习时间短、学生理论基础薄弱的问题,充分利用移动教学的优势,将传统教学模式转变为“先学后教”,提高教学效率。
  课前教师根据教学大纲,准备慕课视频,以手术学基本操作和无菌术为要点,包括理论讲解和实际操作两方面内容。首先以课件形式讲解理论要点,突出重点以及学生学习过程中容易忽略和出错的地方,然后请专业人员录制标准操作的视频。其中视频课程内容包括洗手、穿衣戴手套、消毒铺单等无菌术和切开、分离、止血、结扎、缝合、换药、拆线等手术基本操作;对于动物手术实践操作部分,视频讲解可针对局部解剖结构进行必要的复习,在视频中穿插局部解剖的讲解有利于学生更好地理解并记忆该部位或者该手术步骤的操作要点,避免遗漏或出错。视频教学须采用标准操作,由教师或专人进行示范,配以语音同步解读,采用标准的示范操作,对重点和难点予以必要的强调,还可提出相关的问题供学生思考和讨论。
  自学阶段,教师可以通过微信平台建立教学群,教师1—2周前将观看教学视频作为课前作业布置给学生,学生可以自行安排时间和进度,利用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设备,随时随地反复观看视频,充分思考和吸收视频中的教学内容,对视频中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并归纳总结自学过程中产生的疑问。同时教师可以通过该微信平台建立学生群,对学生自学观看教学视频进行监督和实时指导,掌握学生的自学进度,对相关的理论知识、操作要点以及解剖知识进行补充,以文字、图片或短视频等形式发送至微信群中,对重点和难点进行必要的强调。对学生观看视频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可以进行一对一地交流,也鼓励学生在群里互相交流讨论。
  翻转课堂教学,以学生为中心,教师组织、引导每个学生针对视频及学生自学过程中积累的问题进行讲述,其他学生参与讨论。如果学生人数较多,可以分成若干小组,以小组为单位展开讨论,教师应掌握每个小组的讨论内容和进度,要求每个学生都要参与发言和讨论,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最后教师进行点评和总结,对学生讨论过程中提出的疑难问题进行解答,对学生理解和操作过程中容易出错的地方予以再次强调。课堂大部分时间留给学生实践操作,在进行实践操作时每4人为一组,固定配合,轮流分工,教师进行个体化指导。
  课后教师可以通过微信平台继续与学生交流和沟通,答疑解惑,更加深入地讨论相应问题或者对教学内容进行延伸。
  考核和教学评价环节,课后通过对理论知识和手术操作进行考核,了解学生对手术学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技能的掌握程度,客观评价教学效果。此外,可以采用记名或不记名的统一问卷形式对学生进行教学满意度调查和教学效果评价,主要是了解学生从该教学模式中是否获益或获益多少,例如通过学习是否对某种操作更容易,是否更激发了对手术学的学习兴趣,是否培养和提高了自学能力,团队合作能力,沟通能力,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能力,以及微信平台用于教学的可操作性等等。
  通过这种移动学习模式,以及教学角色的翻转,充分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及积极性,真正突出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宗旨。当然,这种新型的教学模式对教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进行课前全套教学视频的制作,教学过程中如何保证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充分完成对视频内容的学习,确保教师对其学习程度的掌控,如何在有限时间内实现每个学生操作过程中的个体化指导也是实施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13]。
  在“互联网+教育”时代,充分利用移动学习模式的优势,将微信平台结合慕课和翻转课堂应用于手术学教学,不失为一种很好地教学改革尝试,为推动外科手术学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法的变革提供了新的思路和途径,对改进外科手术学教学模式具有重要启发意义。
  参考文献
  [1]陈孝平,陈义发.外科手术基本操作[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2:1-5.
  [2]冀海东,韩瑞,赵若晗,史晓新,姜欢,温兆宇.计算机网络慕课教学模式在外科手术学课程中的探究[J].软件,2018,39(10): 267-269.
  [3]刘蕊.互联网时代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大学课堂教学变革研究[D].金华:浙江师范大学,2017.
  [4]樊小艳,冯秀亮.外科手术学基础实训课代课心得[J].科学大众(科学教育),2019(06):157+140.   [5]刘良波,孙延鸣.慕课在高校兽医外科手术学实验课程中教学改革初探[J].科技视界,2019(07):125-126.
  [6]汤跃明,付晓丽,卜彩丽.近十年移动学习研究现状评述[J].中国远程教育,2016(07):36-43+80.
  [7]移动学习[EB/OL].http://baike.baidu.com/view/3003454.html.sally20120708(2018-04-10).
  [8]苗勇胜.新型“移动学习”教学模式探究—以高等教育阶段教学为例[J].中国教育信息化,2013(07):21-24.
  [9]侯自明,杨俊,刘东远,王浩,张洪兵.微信平台在神经外科教学中的应用[J].继续医学教育,2019,33(02):15-17.
  [10]方维东,罗天友,吕发金.QQ群辅助CBL教学法在中枢神经系统医学影像教学中的应用[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6 (08):103-104.
  [11]曾萍,余欣悦,李建惠,李莉.信息化背景下高职院校移动教学模式的实践探索[J].管理观察,2019(16):105-107.
  [12]许雅苹,黄黎月.高等教育生理学教学中移动教学平台的应用[J].科技视界,2019(04):80-82.
  [13]肖健,杨德军,汤靓,徐文韵,张帆,孙璟川,沈宏亮,王志农.基于微信平台的翻转课堂在外科手术学基础教学中的应用效果研究[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8(01):112-113.
  [14]王巍,张一范,杨涛,李东升,黄寅鹏,孙宏治,李晴.微信平台PBL+CBL教学法在肝胆外科教学中的应用[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9,11(19):23-25.
  [15]王星智,叶新春,崔桂云.微信平台联合PBL在神经系统查体教学中的应用研究[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8,10(17):15-17.
  [16]杜慧,尹思,杜恒,杨秋叶.我国临床医学MOOC教学的现状调查及分析[J].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9,33(05):523-528.
  [17]林凡,张雪丽,董逢泉,朱合,陈佩丹.翻转课堂结合MOOC的教学模式在医学生临床技能培训中的应用[J].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2019,17(08):725-726.
  [18]李瑞春,祁磊,徐高峰,刘昊,王拓,廉民学,陈伟,宋千,王伟,李奇,鲍刚.慕课理念教学与传统教学模式的比较—神经外科长学制学生临床教学改革探索[J].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6,30 (04):417-419.
  [19]鄭兴锋,崔瀛书,李怡,张雷,章浩,赵志青.翻转课堂在外科手术学基础教学中的应用分析[J].医学教育研究与实践,2018, 26(02):348-351.
  [20]Strayer,JF.How learning in an inverted classroom influences cooperation,innovation and task orientation[J].Learning Environ Res,2012(15):171-19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287744.htm

服务推荐